content->

張陽離了武當之後,直入高天,按照半邊老尼給指點的路徑,一路飛馳不停,不多時便已到達修月嶺上空。

張陽穿過雲層,飛落在一座山上。張陽看到這山崖上下到處都是參天棗樹,時值正月,棗樹還未開花。

看這樣看著此處美景,想到若是五月季節來此,這滿山的棗樹儘皆開花,滿山皆是金黃色的細碎花朵,想來彆有一番風趣,可惜此時距開花尚早,無法得見此等奇觀了。

張陽放開神念一掃,便感應到此山有人活動,便朝著感應處走去,上崖走不多遠,又轉過了一片棗林,果然看見前麵有一石洞,洞門上寫著“玉女洞”三個篆字,石門大開,一大一小兩個美貌的女子正在洞口看著自己。

張陽見那兩個女子皆是有道術在身,於是便走上前對二人開口問道:“此地可是**姑的清修之所?”

那兩個女子早就看到張陽朝自家洞府走來,二人見張陽高大帥氣,氣質非凡,不由春心盪漾,不過未明來人是敵是友,才未出口相詢,聽見張陽是來找自家師父陰素棠的。

便由那個大一點的女子眉目含情開口說道:“此地正是棗花崖,我乃陰素棠第三門徒桃花仙子孫淩波,這是我師妹唐采珍,你是何人,來我棗花崖找家師有何貴乾?我師姐妹二人剛回來,郎君便找上門來,莫不是藉口來找我師父實則是來找我的?”

那女孩隻有十三四歲,年紀雖小,卻是明眸皓齒,容態嬌豔,眉目間隱含蕩意,見來了生人也不害怕,隻把一雙媚眼盯著張陽不願移開。

張陽不見餘英男心中不快,加上此二人皆是眉目含情,色迷迷的盯著自己,哪孫淩波更是出言調戲。心中更是不喜,不願與這二人糾纏,便說道:“餘英男在哪?”

那女孩聽張陽說自己是來找餘英男的臉上不由露出驚異之色,說道:“那不知好歹的賤丫頭餘英男,她冇說過自己有朋友啊,你尋她作甚?”

那桃花仙子孫淩波也開口說道:“餘英男這個小賤丫頭整天就知道勾引男人,她也不看看自己長的什麼樣!”

張陽見這二女一口一個賤丫頭,便知餘英男在此冇少受到欺負,擔心餘英男的安危,不願與這二人糾纏,當即揮袖震開二人,直往洞內行去。

過了一會兒在洞外被張陽震開的孫淩波和唐采珍二人終於掙紮著爬起,跌跌撞撞的架起飛劍逃走。

張陽入洞之後才發現這洞在外麵看著雖大,但內裡隻有七八間石室,張陽還冇走幾步便聽到一間關閉大門的石室內傳來陣陣男女爭吵辱罵之聲,其中一個聲音正是餘英男的。

當下趕緊踹開石門,發現一個少年正在逼迫餘英男,欲要強行姦汙。張陽這哪能忍,幻化出一隻大手便將那少年一把攥死。

餘英男正嗬斥那少年間,見到石室大門被人踹開,再一看來人正是日思夜想的師父張陽,頓時心神一鬆,強裝的鎮定和堅強再也維持不住,崩潰的嚎啕大哭起來。

張陽見狀趕緊好聲寬慰起來,良久之後餘英男這才止住眼淚,帶著哭腔對張陽說道:“師父你怎麼纔來!”

張陽頓時又是好一陣道歉和安慰這才讓餘英男平靜下來。

張陽等餘英男平靜下來之後這才詢問起自己走後發生了什麼,張陽一邊整理餘英男斷斷續續的描述,一邊結合自己的記憶,兩相比對,這才明白髮生了什麼。

原來自己離去之後冇多久廣慧師太便圓寂而去,臨走前不知道張陽何事能回,便向將餘英男送到涑石棲雲和李英瓊一道居住,無奈此時李英瓊已經不在涑石棲雲,餘英男在去涑石棲雲的路上被回來找李英瓊的陰素棠看上,強收為弟子,帶到這棗花崖修煉居住。

那陰素棠自和赤城子破了身犯了崑崙教規之後脫離正教,便處心積慮想獨樹一幟,與崑崙對抗。二人到處物色門徒,不論男女,一律兼收。

又開辟了幾處洞府,做她門人修道之所。她門下原有四個得意門徒,三男一女,分帶了這些新收門徒散居各地。同時又命他們各地留心,物色收羅有根基的男女幼童。

這棗花崖隻是彆府之一,起初原住在這裡。新近在巫山十二峰中尋了一座好洞府,便帶了兩個得意門人移居過去,隻留下她最寵愛的第三門徒桃花仙子孫淩波和餘英男在此居住,並命餘英男先跟孫淩波學劍。

自陰素棠移居巫山之後,餘英男受孫淩波的管轄,常常受到辱罵,後麵孫淩波又在重慶物色了一個破落戶的女兒,名叫唐采珍,拜在陰素棠門下,算是二人的小師妹。

那唐采珍年紀雖小,頗解風情,又刁猾,又能說笑,會巴結人,深合孫淩波脾氣,二人便同惡相濟,一齊欺負起餘英男來。

孫淩波在無人管束之下竟從山下勾引了一個姓韓的少年來入洞淫樂,那姓韓的少年幾次想要強占餘英男,卻被餘英男告知孫淩波,那孫淩波本是個醋罈子,聽聞此事不去責怪那姓韓的少年,反而責怪餘英男勾引自己的麵首。

那姓韓的少年見此愈發的膽大,先是跟唐采珍勾搭成奸,後麵又不住的騷擾餘英男,今天更是趁著孫淩波和唐采珍出洞,又來和餘英男兜搭。那姓韓的少年被餘英男一頓痛罵之下,惱羞成怒,欲要強行姦汙餘英男,卻被趕來的張陽一把攥死。

張陽理清了事情經過便對餘英男說道:“好孩子,最近讓你受委屈了,我近來已經將事辦完,想到我二人先前的約定便趕到解脫庵尋你,不料卻聽說你被陰素棠抓到了棗花崖,打聽清楚了位置之後便馬不停蹄的趕到此處,萬幸你冇有出事,不然我心難平。”

“師父,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拜你為師了嗎?”餘英男聞言期待的問道。

張陽見餘英男一副期待的樣子不由點點頭對餘英男說道:“是的,如果你還願意拜我為師的話,我已經得峨嵋掌教妙一真人應允,自峨嵋外另開一派,你現在拜入我門下的話,以後就是咱們這門的大師姐啦!”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