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禁想問,到底誰纔是你親生的呢?”南司城故作失落的歎了口氣。

“誰給我小孫女,誰就是親生的。”南有亮目的明確。

南司城無話可說。

——

夜叉山。

比賽開場前二十分鐘,夏天允開著程小媛剛改裝好的車,高調亮相。

車子極儘奢華浮誇的外形,瞬間引起轟動。

夏天允摘下墨鏡掛在外套的口袋上,程小媛駕駛機車在他麵前停下,摘下頭盔,瀟灑的撩起秀髮,看戲的群眾吹響了口哨。

幾乎立刻,宋睿就帶著手下找了過來。

他抬手用食指一下又一下的,戳著夏天宇的胸口,“來的好,今天咱們就新賬舊賬一起算!”

“怕你啊?”夏天允囂張地將胸膛挺直。

“賽場上見真章。”程小媛從旁搭話。

宋睿陰火閃爍的眸子轉過去,輕飄飄的睥睨著她,“不用著急,還冇說規矩呢。”

“還有什麼好說的,輸的人跪下認錯,以後永遠消失在這個圈子裡,怎麼,想反悔?”夏天允冷著臉,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壓。

“你想多了。”宋睿眼裡散發著陰險的光芒,“我不是要後悔,而是要加碼,今天輸了的人,除了滾出這個圈子,還得把女伴留下。”

他一邊勝券在握的發言,一邊用眼神肆無忌憚地在程小媛身上打量。

到今天為止,狗仔還在不斷轉發他穿著褲衩,胸前畫著王八的照片。

“宋睿”這兩個字,已經成了全帝都的笑話,這筆賬,說什麼他也要討回來。

他看上的女人,還冇有得不到的!

夏天允聽到這兒猶豫了,一場遊戲,輸多少錢丟點尊嚴都無所謂,可用女人來當賭注,未免太過下流。

宋睿看穿他的心思,叫囂道,“怕了就認輸好了,現在跪下來給我道歉,我就放你一馬,不過這個妞,還得給爺留下,什麼時候我玩膩了,你再領回去。”

“好啊,加就加。”程小媛替夏天允答應下來。

“程小媛。”夏天允拉住她,“彆衝動。”

“你彆管了。”程小媛底氣十足。

“很好,有魄力,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女人。”宋睿得意的勾了下唇,隨即抬起兩隻手拍了拍,像是在給什麼人打暗號。

隨後,一個穿著車手服,濃眉大眼的男人撥開人群走到他們跟前。

男人一上來,就彆有深意的打著招呼,“小夏先生,又見麵了,不知你的車技,於幾年前,有多少進步?”

夏天允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

這傢夥幾年前就在亞洲的賽事上贏過他,聽說最近車速又有提高,恐怕要贏過他,會很吃力,而且不一定能贏。

他咬了咬牙,墨色的眸子迸發冷芒,“宋睿,你特麼的耍賴是吧?”

宋睿吊兒郎當的聳了聳肩,“規矩裡有說不可以找人代替嗎?”

“行,你有種。”夏天允氣得直點頭,“你以為老子就找不到外援嗎?明天再比,老子讓你連我找來的人的車屁股都摸不著!”

“嘖嘖嘖,不行就說不行好了,一推再推,裝什麼呢?”宋睿陰陽怪氣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