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我肯定是人,絕不是妖怪!我家住在許家坪,我有父有母,我父母都是人,我父名叫許安,我娘名叫田蕊君,是田家坪人。”

許應小聲嘀咕道,“我還記得去許家坪和田家坪的路。我肯定是人……”

蛇妖蚖七聽著他的碎碎念,心中也有些納悶:“如果他真的是人,那麼他為何能煉成我妖族功法和拳法?可見他人的成分冇有那麼多,妖的成分更多一些。”

許應放下心事,一邊走,一邊催動太一導引功,汲取太陽之精。

隨著他將象力牛魔拳修煉到第六重,呼吸間陽光形成的光粒風暴越來越明顯,光粒伴隨著他的呼吸,紛紛進入體內!

許應催動雷音淬體和大日淬體,煉去體內殘存的真陽氣血,修複身體損傷。

不過他冇有打開泥丸秘藏,不能像丁泉、韋褚那樣的儺師快速治療傷勢。

而且這次與黃思平對戰,險些被開膛破肚,胸口留下見骨的傷口。就算傷勢痊癒,也會留下觸目驚心的疤痕!

許應歎了口氣,心中默默道:“若是有尋龍定位和開啟秘藏的法門,那該多好……”

開啟泥丸秘藏,修成不死之身,的確令人羨慕!

“而且我的臉一定可以白很多,說不定今後可以靠臉吃飯。”

少年的心中充滿了不切實際的憧憬,向蚖七道,“乾爹說,城裡有錢的婦人喜歡臉白的少年。前年吃不上飯時,他就想把我賣給城裡的婦人,隻是我皮膚不白冇有賣掉。隔壁蔣守正家的孩子,便買了個好價錢,在城裡活得很好。”

蚖七沉默片刻,道:“你不覺得這樣很可悲嗎?”

許應笑容很是純真:“這年頭,能活著就很好了啊。他吃得比我飽,穿的比我暖。”

他彷彿很羨慕那個被賣掉的孩子。

山腳下的河道裡有巨大的屍骨,單單指頭便比許應還要高。

許應和蚖七走在巨型屍骨旁邊,從屍骨的胸腔穿過河道,一人一蛇停下,抬頭望著粗大的肋骨,均有種光怪陸離的感覺。

“這是昨晚奈河河麵上,攻打破廟的存在嗎?”許應喃喃道。

這屍骨不知是神是魔,又或是其他什麼生物,被大銅鐘擊殺,屍骨落入奈河,化去了一身血肉。

經過屍骨身邊,他們又聽到奇特的聲音,像是有萬千人在竊竊私語。

蚖七道:“神靈享受祭祀,百年修成法力,三百年煉成丈六金身。這肯定一尊神靈,竊竊私語是神靈的香火之氣在作祟。香火之氣就是神靈的法力,這尊神靈雖然死了,但是香火之氣並未完全散去。”

許應打量這具骸骨,心中隻覺震撼,詢問道:“如此巨大的神靈,該是多少年?”

蚖七搖了搖頭:“三百年丈六金身,這尊神靈骸骨有三四十丈,恐怕需要上萬年的祭拜,才能養成如此強橫的金身神靈。但我讀了這麼多書,書中說有文字記載的曆史隻有三千年。上萬年祭祀的神,哪裡來的?”

許應注視著骸骨上明滅不定的金色紋理,腦海裡也是滿滿的疑問。

他們繼續前行,穿過庵子嶺的山林,在河道中又遇到一具屍體。

這具屍體更加龐大,堵在河道中央,冇有下半身,隻有上半身。

屍體上的血肉並未被奈河完全化去,還有血肉附著在粗大的骨骼上。

遠遠看去,白骨上的血肉還在慢吞吞蠕動。

許應和蚖七正要走過去,這時天空中一群野鳥飛來,黑壓壓的,從河道上空飛過。突然白骨上的血肉唰地齊齊射出,宛如青蛙的舌頭,將那群野鳥統統黏住,拉入河道中。

鳥群驚叫,羽毛翻飛,但很快就冇了動靜,隻剩下群鳥的白骨和羽毛落了一地。

而那具屍體上,血肉翻湧,比先前多了不少。

許應和蚖七毛骨悚然,連忙屏住呼吸,從河道旁繞過去。

突然,那巨大的屍體猛地抬起頭來,空洞的眼睛“看向”許應和蚖七的方向,祂的腦袋像是一座肉山,肉芽在上麵蠕動爬行。

“快跑!”許應急忙喝道。

一人一蛇冇命狂奔,而那半截屍體兩條胳膊用力爬行,速度飛快,沿著河道狂奔,追擊而去!

那屍體追了片刻,失去了許應和蚖七的蹤跡,這才作罷。

許應和蚖七一路亡命,不知不覺來到澗山,見怪屍冇有追來,這才鬆了口氣。

“你看澗山!”蚖七急忙道。

許應抬頭看去,隻見澗山的山頭缺了一大塊,像是有什麼巨大的怪物抱著山頭啃了一口。

不過,山的這一側有許多碎石,更像是什麼東西把山頭撞出一個缺口。

“這世道,越來越亂了。”許應搖了搖頭。

前方便是一道寬大的山澗,水流潺潺,約有三四丈寬,水至清,可以看到河底。現在是旱季,倘若到了雨季,山洪便會從上遊席捲而下,山澗就會變得極為危險。

蚖七去山澗另一邊捕獵,許應則脫得精光,跳入山澗,洗去身上的血汙,又把衣裳洗了洗。

過了不久,他穿上濕漉漉的衣裳,催動氣血,渾身熱氣騰騰,不過多時,便將衣服蒸乾。

突然蚖七的驚叫聲傳來,許應連忙跑過去,隻見山林中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砸得折斷的樹木,山林中還有騰騰熱氣傳來,越往前走越熱。

許應又往前走了數十步,隻見前方的樹木完全倒伏下來,樹木折向同一個方向!

而在倒伏的樹木中間,一口一人多高的大銅鐘漂浮在那裡,離地兩尺,鐘壁上各種奇異紋理時而亮起,時而熄滅,明滅不定。

伴隨著紋理的幻明幻滅,大銅鐘也是起伏不定。

更為古怪的是,這口鐘漂浮起來時,會緩緩的變大一圈,落下時,又慢慢的縮小很多!

它像是在呼吸。

但是在鐘壁上,有一個很深的手掌印記,深達三寸有餘,幾乎將這口鐘一掌打穿!

從手掌和指節來看,這是一個女子的手掌,很是秀氣。

許應不由想起昨晚的那個棺中女鬼,心道:“從手掌印記來看,可能是漂亮女鬼打出的印記。”

這個手掌印記四周,各種奇異紋理交織,時而紋理迸發,時而崩潰破滅,似乎手掌印記中蘊藏著恐怖的力量,正在破壞大銅鐘的內部構造。

更為奇特的是,許應竟然覺得大銅鐘正在用一種奇異的呼吸吐納法門,激發自身潛能,與手掌印記中的恐怖力量相對抗!

它在自我療傷!

不遠處,蛇妖蚖七咬著一隻十來斤的黑野豬,那黑豬已經中毒死了,還有一隻黑野豬被他壓在身下,卻還活著。

一蛇一豬瞪大眼睛,驚恐地看著這口大銅鐘。

“這口鐘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還以為它被捲入陰間。澗山的那個缺口,難道是它撞出來的?”

許應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遠遠地伸出手來,低聲道,“它受傷了嗎?”

蛇妖蚖七焦急萬分,壓低嗓音,叫道:“彆亂來!會死人的!”

許應大著膽子,一點一點往前蹭。

蛇妖蚖七叫道:“許應,快回來!你還冇有給老蔣家留個種,你死了,老蔣家就絕後了!”

許應手掌漸漸靠近大銅鐘。

突然,大銅鐘頓住,不再上下起伏,也不再忽大忽小。

蛇妖蚖七驚叫一聲,屏住呼吸。許應也隻覺這口大鐘彷彿長著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打算做什麼。

四周的空氣溫度一下提升了許多,倒伏的樹木被烤得發出畢畢剝剝的聲音,不斷炸裂。

許應一動不動。

過了片刻,大銅鐘又自上下起伏,忽大忽小,專心致誌的對付鐘壁上的掌印。顯然,這口鐘認為許應冇有什麼威脅力。

許應隻覺四周的空氣溫度也變低很多,悄悄向前挪了一步,手掌繼續向前伸出。

大銅鐘又停了下來,許應僵住。

蛇妖蚖七和那黑野豬,心臟都提到嗓子眼裡了。

大銅鐘繼續上下起伏,呼吸吐納,許應手掌輕輕落在鐘壁上,摸了摸,露出滿足的笑容。

蛇妖蚖七小聲叫道:“你冒著被大鐘敲死的危險,就為了摸它一把?”

許應笑道:“昨天晚上我們靠它纔在奈河改道中存活下來,它受傷了,我們當然要摸一摸安慰安慰它。我家的貓狗,都是這樣撫摸,就會冷靜下來。”

蛇妖蚖七竟然覺得他這話有幾分歪理,然而就在許應轉頭的一瞬,突然噹的一聲大響,那口大銅鐘從空中落下,砸在地上!

許應也被嚇了一跳,急忙回頭,隻見大銅鐘的鐘壁抖動不休,鐘壁上的紋理也是一片紊亂,跳來跳去,時不時抽搐一下。

這情形,像極了重傷垂死的人!

“快點回來!”

蛇妖蚖七尖著嗓子,聲音有些沙啞,叫道,“它要死了!待會爆開,炸得你滿頭滿臉是血!”

許應見狀,也不敢確定這口劇烈抖動的大鐘會不會爆開,連忙向蛇妖蚖七走去。

他剛剛走出兩步,隻聽身後傳來大鐘拖著地麵的敲擊聲。許應回頭看去,隻見大銅鐘還在他身後,向他移動了兩步的距離,依舊在抽風般抖動,像是要斷了氣。

許應向前邁開一步,大銅鐘也向前拖動一步的距離。

許應再向前走出一步,大銅鐘抽搐著向前滑動一步。

許應快步向前走去,身後大銅鐘噹啷噹啷滑行,跟在他的屁股後麵。

“你被訛上了!”

蛇妖蚖七尖著嗓子,小聲叫道,“你剛纔摸了它,被它訛上了!它受了重傷,難以自保,你摸了它,它就賴上你。我就說不能扶老太太過馬路的吧?”

旁邊的小黑豬連連點頭,深以為然。

許應撒腿就跑,身後大銅鐘噹噹噹當連碰帶撞,一路冒煙,塵煙滾滾,始終跟在他屁股後麵!

許應閃身從兩株並排的大樹間穿過,身後哢嚓兩聲巨響,兩株大樹整齊倒地!

許應跳過一塊兩三人高的山石,下一刻山石被碾成齏粉,大銅鐘噹噹作響,還是跟在他的身後,不離不棄。

許應又跑了回來,蛇妖蚖七和小黑豬看著他屁股後麵,大鐘還在拖著地噹噹撞來撞去。

少年停步,臉色木然,臉上有兩行淚滑了下來。

“我殺了人,還弑了神,而今正在被城隍和官府通緝。屁股後麵掛著這口大鐘,生怕人看不到聽不見,我可能活不過半天。”許應仰頭望天,免得眼淚滑到嘴裡。

突然,他身後的大銅鐘無聲無息的漂浮起來,緩緩旋轉,越來越小,而後唰的一下,鑽入他的後腦之中!

許應看到蛇妖蚖七和小黑豬驚恐地看向自己身後,猛地轉頭,卻見大銅鐘不見了蹤影,不由又驚又喜,笑道:“總算丟掉了這個拖油瓶。”

蚖七的尾巴尖指著他的腦袋,結結巴巴,正要說話,突然腦海中傳來一聲鐘響,蚖七悚然,尾巴軟了下來。

“蚖七,你抓了兩頭野豬,我看這頭野豬怪有靈性的,不如放了吧。”許應打量被蛇妖壓在身下的小黑豬,提議道。

蚖七道:“這隻黑豬是被我毒死的,我的毒無藥可解,你若是吃它肯定一命嗚呼。這隻活的冇毒,你確定要把活的放了?”

過了不久,兩隻小野豬被架在篝火上烤得油光錚亮,油脂滑落,滴在火堆上,頓時空氣中泛著鬆木的煙香和肉香味兒。

許應和蚖七吃飽喝足,繼續向著吳望山而去。

“小七,也不知為何,我晃頭的時候,總是能聽到鐘聲。”

許應晃了晃頭,有些詫異,側耳傾聽片刻,道,“我好像幻聽了。”

蚖七眼觀鼻,鼻觀心,一言不發。

許應又晃了晃頭,又聽到了鐘聲。

“彆晃了,再晃當心把腦袋晃掉!”蛇妖蚖七暗暗揪心,總擔心許應晃得太猛,大鐘把他腦袋從裡麵敲破。

許應不僅經常聽到鐘聲,還覺得自己氣血不那麼充足,冇走多遠便有些氣喘,他隻當自己傷勢未愈。

蚖七看在眼裡,卻是駭得險些魂飛魄散,隻見短短片刻,許應便形容枯槁,臉色蠟黃,眼圈發黑,像是被女鬼采補了三百回合一般!

突然,許應腦海中一個洪鐘大呂般的聲音響起:“少年,你可知道何謂內觀存想?”

許應一怔,急忙道:“誰?誰在說話?”

蛇妖蚖七怔住,四下打量,道:“有人說話?我怎麼冇聽到?”

許應腦海中,那聲音懶洋洋道:“你明明氣血修為到了,采氣期也修煉到絕頂,卻不懂內觀存想,修為無法再進一步。”

許應左右看去,卻冇有看到說話之人,試探道:“敢問前輩,何謂內觀存想?如何內觀?如何存想?”

那個聲音悠悠道:“所謂內觀存想,內觀者,取足於內。采氣期采太陽之精氣,是取於外,采精氣,足氣血。內觀,則是觀於內,觀自己體內,打開希夷之域,內見五臟六腑,非凡景象,如玄似幻。到了那一步,五氣朝元,調和五氣,化作元氣,纔是采氣期大成。采氣大成後,才能看到人體玄關,進軍下一境界。”

許應不解,道:“前輩,你說的下一個境界,與儺師境界對不上。你說的莫非是妖族修煉方法?”

蚖七聽到許應在嘀嘀咕咕,急忙看過來,卻見許應對著空氣說話,鬼鬼祟祟,心道:“阿應這是怎麼了?”

那聲音疑惑道:“儺師是什麼?我說的是煉氣士!你不是煉氣士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