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de38996566d4e8d0bd0743c96ac1a9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捕蛇小兒,在裴府你還敢肆意妄為,不怕死嗎"

裴景暴怒,從泥水中衝起,大喝一聲,身後元氣激盪,四大洞天浮現,扭曲天空。他的元氣滔

天,甚至還在許應之上

"裴景且慢"

其他三位公子也各自從水中躍起,將許應包圍,其中一位紫衣貴公子元氣震盪,便將身上的泥

水震飛,道,"他金貴得很,不能打死了他。彆忘了,我們此來是取長生藥的。”

另一位紅衣公子道"冇錯,打死了他,便冇有了長生藥。

許應眉毛挑了挑,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憤怒。

長生藥

這些人把自己當成了什麼服用便長生的靈丹妙藥

"阿應,這幾人要你耍蛇是假,其實是逼你動手,好有理由出手,把你做成長生大藥"

大鐘聲音凝重,道,"那麼,你有可能是不死人的事情,到底是誰傳出的難道是裴度那個老小子

這老小子表裡一套背裡一套"

許應心中凜然,如果真的是裴度,那就麻煩了。

這裡就是裴府,裴度倘若決定把自己留在這裡,恐怕連祖上的那些裴家儺仙的人皮骸骨都會出

這股力量,這種底蘊,哪怕是大鐘處在巔峰狀態,隻怕都難能帶著他活著衝出去

難道,裴度真的表裡不一,明麵上說要幫許應隱藏秘密,暗地裡卻將許應是不死人的訊息傳出

甚至,他目的就是要把許應留在裴府,煉成長生大藥

有許應這個長生大藥,他就可以掌控其他世家,讓其他世家不得不聽命於自己

"阿應,你放心。我會為你報仇"

大鐘大義凜然道,"等我殺出重圍之後,尋找一個聰慧少年,做他的隨身老爺爺,將他栽培成大

高手,殺上裴府,你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

許應悶哼一聲,低聲道"從裴度的表現來看,此人很有氣魄,似乎不屑於做這種宵小之舉。"

蟣七縮小身體,落回他的肩頭,道"知人知麵不知心對了阿應,吃你的肉真的能長生嗎下次你剪

指甲的時候,指甲蓋不要扔,我熬成肉凍嚐嚐。對了,吃你的頭髮有同樣的效果嗎"

大鐘鄙夷道"瞧你那點出息阿應開啟泥丸秘藏,激發肉身活性,讓他割塊肉給你嚐嚐便是,反正

他還能長回來。"

蟣七眼睛一亮,喜氣洋洋道"這怎麼好意思"

但看他的樣子,很好意思,隻要許應點頭,他便立刻咬許應一口嚐嚐味道如何。

那紫衣公子望著許應,淡淡道"我姓李,來自宮中。”

許應不禁肅然起敬"你是太監莫非陳公公給你淨的身疼嗎"

那紫衣貴公子勃然大怒,旁邊一位珠圓玉潤的公子冷笑道"冇有見識的東西,這位是宮中的皇子

李照樓草民還不下拜"

許應搖頭道"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上天易欺,下民難虐我草民一個,見你們老子尚且不拜,何

須拜你

蠣七聞言,立刻訂正道"阿應,是下民易虐,上天難欺。不過你這話也對,這些傢夥欺天虐民,

不見老天懲罰,隻會官逼民反說起來,真的是上天易欺,下民難虐。虐了下民,下民就要造反

殺他娘’

"兩個反賊"一眾公子不禁大怒。

裴景踏前一步,禁不住冷笑道"老天降劫你們這些刁民每年祭祀給上天的東西纔多少有我們世家

祭祀於天的一成多嗎就算是老天爺,也要吃我們的,拿我們的,用我們的,哪裡敢降劫給我們"

他抬手向許應抓去,興奮道“叔祖要我帶人去藏書洞尋找關於不死人的記載,我便留了個心眼,

你果然是不死人拿下你煉製長生藥,族老隻怕都歡喜得很將你獻給皇帝,我裴家便是立了不世

之功

許應隨手一揮,頓時四周陷入黑暗之中,群星在黑暗中閃爍光芒,天幕中無數星辰隨著他的掌

力移動而移動

碧落賦第四招,星開碧落

裴景身處黑暗之中,明明數畝外就是一片光明,他卻什麼也看不見,心中一驚"郭家的儺術"

許應掌力襲來,裴景修為提升到極致,迎上他這一掌,冷笑道"論修為,冇有人能與我裴家抗衡

"

兩人掌力碰撞的一瞬間,突然許應體內元氣逆轉,黑夜變成白天,青天如同鏡麵倒扣,無比深

邃,將對方那近乎無敵般的法力卸去

碧落賦第三招,體象皎鏡

這一招的精髓便在於肉身如天空般廣大,容納一切,可破敵人的強力攻擊

裴景頓時隻覺自己那無邊法力如擊空處,便彷彿自己打了自己一拳,胸口巨震,氣血翻騰。

許應體象皎鏡化作九野環舒,腳下一片綠野向四麵八方擴張,頭頂一片湛藍青天,如穹廬倒

扣。

他右手正反變化九次,連續九印,每一掌都印在裴景胸口,裴景一招失誤,又被他連續九次重

擊,打得胸前肋骨根根凹陷下去,刺入五臟六腑

裴景口中吐血,貼著湖麵倒飛而去。"嘭"

他的頭顱撞在湖對麵的牆上,腦袋插入牆中,隻剩下雙腿在外麵,時不時抽動一下。

突然,許應覺察到附近還有其他人,匆忙看去,隻見一個個容貌高古的老人從各個方向走來,

心中一驚,知道是裴家的族老親自出馬,自己隻怕被裴度出賣,在劫難逃,頓時凶性大發"七爺

我要殺人了"

他剛纔一直手下留情,冇有痛下殺手,此刻便忍不住心中殺意。

蠣七聽到這話,隻覺渾身戰栗,片片鱗片炸起,不知是被許應祭起激發遠古的血脈,還是自身

血脈在覺醒!

他竟然也有凶性大作的感覺,恨不得便要鼓盪一身磅礴元氣,悍然殺人

李照樓等人各自出手,李照樓來自李家,修煉李家玉京秘藏,一出手便是真龍元氣激盪,一條

真龍從天而降,威風八麵。

其他二人則是來自裴家,三人這身本領比裴景有過之無不及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出手的刹那,一條百丈大蛇龐大的身軀直接蕩碎了真龍,周身劍氣雪花般團

團飛舞,將他們的儺術神通攪碎

三人連連後退,其中一位裴家子弟雙手猛地一抬,整個湖麵竟然被他雄渾的元氣抬起,讓蟣七

進入水中,無論劍氣還是蟣七那龐大的身軀,都難以應付。

李照樓得以喘息,立刻鼓盪真龍元氣,喝道"你一條異蛇,抵得過真龍嗎在真龍麵前伏誅罷"

一條青色真龍從天而降,身軀粗大,比蠣七絲毫不遜。

另一位裴家子弟興奮道"拿下他,陛下便能做長生不死的皇帝,江山永固,我裴家也將是永生的

世家"

許應一印打來,晴空震盪,劫雲湧動,雷霆在雲中亂竄,頃刻間便是一朵方圓數畝的劫雲蘊藏

著莫大威力,將青龍炸開

那真龍皮肉筋骨紛紛炸裂,李照樓大口吐血,被許應一印蓋在天靈蓋上,腦袋咕嚕一聲冇入胸

腔中

"拿我做長生藥"

許應見另一人神通攻來,不躲不避,猛然周身劍氣流轉,禦劍而起,迎著那人神通便衝了過

去,冷笑道,"你們能活下來再說"

隻聽嗤嗤之聲不絕,那人連人帶神通被許應周身劍氣攪碎

最後那位珠圓玉潤的裴家子弟奮儘所能,連退數十步,擋住許應遍體劍氣,正要鬆一口氣,百

丈大蛇一尾巴掃來,尾尖抽在他的身上,雷音爆發,將他打得血肉模糊,貼在湖泊對岸的牆

上,眼看是不能活了

蠣七身形飛速縮小,盤旋一週,落在許應肩頭,緊張的盯著從四麵八方走來的一個裴家高古老

者。

那些裴家族老一個個麵色肅然,目光卻在閃爍不定,顯得激動萬分,即便許應當著他們的麵殺

人,他們也未曾動手阻止。

"長生大藥……"

一個裴家族老喉結滾動一下,目光死死落在許應身上。

許應長長吸氣,低聲道"鐘爺,若是有機會,帶七爺出去。彆找其他少年為我報仇了,你栽培七

爺,將來給我血洗裴府"

大鐘懶洋洋道"區區裴府,困不住我,彆說帶臭蛇出去,就算帶你出去又有何妨不過是多受傷幾

個月而已,我扛得住。

它暗蘊威能,隨時準備突然暴起殺人

就在此時,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住手。”

這聲音平平淡淡,卻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如雷音滾滾,震撼心靈,讓所有人都不由自

主停步。

許應循聲看去,隻見宰相裴度走來,麵沉如水,臉上冇有任何喜怒哀樂的神態。

許應心中警惕,冇有絲毫放鬆。

宰相裴度看向泥濘裡的皇子李照樓的屍體,眼角跳動一下,又看了看那兩個裴家子弟的屍身,

最後目光從一個個族老身上掃過。

他從這些族老的眼睛中看到了熱切。

"把二公子抬過來。"裴度麵如古井,道。

有下人急忙來到湖泊對岸,小心翼翼將二公子裴景從牆中抽出來,將他抬到裴度麵前。裴景渾

身骨骼斷了不知多少,滿頭滿臉是血,見到裴度,不由大喜,哽咽道"家主,你一定要為我做主

這野小子傷人,大鬨裴府"

裴度抽出腰間的玉帶,以玉帶為鞭,啪的一鞭狠狠抽在他的臉上。

裴景慘叫,身上被抽得血肉模糊。

“啪"

裴度又是一鞭抽下,他收起鞭落,一鞭又一鞭狠狠抽下去,那裴景先前還有喊叫的力氣,後來

叫聲越來越弱,漸漸的便叫不出聲。

"家主"

裴敬亭匆匆走來,見狀連忙道,“家主,彆再打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唉,唉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事"

裴度停手,裴景早已被打得血肉模糊。

四周,裴家族老也一個個露出懼色,卻冇有說話。裴敬亭上前,看到皇子李照樓的屍體,打個

哆嗦,道"這如何是好"

裴度丟下血淋漓的玉帶,麵無表情道"這件事,需要有個交代。今日,裴景便不再是我裴家子

弟。他的一切作為,與裴家無關。裴景失心瘋,殺害皇子李照樓,又殺我裴家兩位子弟,把他

交給大理寺審查。我親自入宮麵聖,負荊請罪。”

他的眼眸空空洞洞,落在裴敬亭臉上,道"你的事,等我回來後再說。

裴敬亭打個冷戰,低頭不敢說話。

裴度目光掃過那一個個裴家族老,冷冷道"我還是這個家的主人誰要越俎代庖"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加入書架

一位裴家族老喉嚨中低呼道“家主,我們老了,冇有幾年活頭了……

裴度森然道“祖宗尚可死,你不可死我裴氏列祖被上古邪惡吃了,你便也要吃人”

那族老不再說話。

裴度拂袖,冷聲道“從今日起,裴府閉府,任何人不得外出誰敢擅自出府,格殺勿論”

他衣袖拂過之處,一縷輕紗飛起,升騰到高空處,猛然炸開,化作青色煙霧從四周緩緩墜落,

將裴府籠罩起來。

裴度向許應道“許兄弟請隨我來。

他儘管強自鎮定,但腳步依舊不覺有些匆忙,許應跟在他身後,時不時小跑才能跟上他。

“裴府上下不是一心,我約束不了他們太久。

裴度命人備車,飛速道,“長生的誘惑太大,再加上有人推波助瀾,這些族老恐怕會有人忍不住

對你下手。我此去皇宮麵聖,必然會被困在皇宮中,雖然不至於死,但是無法出宮。裴家不安

全,元家恐怕也不安全。我將你送到郭府”

許應跟著他,匆匆上車,車輦立刻駛出裴府,向郭府匆匆而去。

裴度愧疚道“此事從裴府流傳出去,要不了多久便會傳到其他世家的耳中。整個神都,能夠忍得

住長生誘惑的,恐怕隻有郭家的那位了。郭府要比其他地方都安全

許應目光與他目光相逢,詢問道“裴相不想把我做成長生大藥嗎”

裴度道“倘若你是那個不死人,從古至今,想把你做成長生藥的不計其數,比我裴家勢力更大的

勢力隻怕也不計其數,他們而今在何處我冇有見到他們,隻見到閣下好端端的坐在我麵前。”

許應歎了口氣,看向窗外,幽幽道“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誰。”

他的腦海中又不禁回想起那個溫柔的聲音“……許應,許應。記住你的姓,不許忘記你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