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c7d6b8f20024664fa45d4d547c819e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裴家的車輦行駛在香火之氣所化作的輦道上,向郭府奔去,突然,許應看到一個高大身影從天而降,落在車輦的前方。

那是一位老年儒士,有著一身凜然正氣。

“我在裴家禁地中見過他!”許應心中微動。

裴家那一座座洞天中,安葬著一尊尊隻剩下皮囊的裴氏儺仙,其中就有這樣一位老年儒士他冇有被吃完,隻被掏空五臟六腑。

隻是玉池秘藏在肚臍下一寸三分左右的地方,裴家的高手一身修為都在玉池秘藏中,被掏空了五臟六腑,這身修為也就煙消雲散。

更何況,這位裴氏儺仙的神魂也被吃掉,而今主導肉身的不過是一縷殘念。

突然,又有一個個強大的身影從天而降,落在輦道上,與飛奔的車輦齊頭並進。

“儺仙現世!”

遠處有人驚聲叫道,“是裴家的曆代儺仙,重現人世!”

那一個個從天而降的身影,正是裴家的曆代儺仙,在對外麵的說法中,裴家的儺仙自然是隱景潛化,與世共存,在各自的隱景地中做一個快樂逍遙的老神仙。

但實際上,他們晚年不幸,一個個死在自己的隱景潛化地中,被吞掉了血肉骨,隻剩下皮囊。

而今,這些皮囊從裴家禁區中飛出,出現在官家的驛道上。

他們雖然隻剩下皮囊,但依舊有儺仙的氣度氣質,尤其是為天地立心的氣勢,讓神都的氣象也為之動搖!

這股氣勢,立刻引得金吾衛和其他人等的注意,紛紛向這邊張望。

一個又一個裝家儺仙飛來,守護在車輦的左右,漸漸的,車輦四周的儺仙已經多大上百尊

“此去郭府雖然不算遠,但恐有險阻。’

裴度麵色淡然,道,“我一人難以對抗其他世家的圍攻,因此不給他們任何機會。作為家主,我有資格調動列祖列宗的殘靈。”

許應望向外麵那一個個頂天立地的身姿,心中被深深震撼,這是一個擁有著兩千多年曆史的古老世家,當底蘊展現出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為之震動!

一百多尊儺仙,他們雖死,但隱景地卻飄蕩在空中,鎮壓一切宵小。

身死魂滅,道氣長存!

許應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向裴度道:“多謝。”

裴度微微一笑,道:“無須謝我。禍事是我裝家管教不嚴引起的,做錯了事,便要有擔當。我隻能護送你這一路,能否保住你的性命,還要看郭家。這次,隻怕要連累郭家了。”

一百多尊儺仙護駕,震動整個神都,就算是皇帝出巡,也冇有如此龐大的手筆!

人們紛紛猜測車中人到底是哪位大人物,但誰能想到車中人不過是一個來自零陵鄉下的捕蛇者?

不過,也有人猜到車中人是誰,隻是裴家的聲勢太大,連傳聞中隱居避世的儺仙都出動了,自然冇有人敢於出手。

終於,車輦在百餘尊儺仙的守護下來到郭府,郭府已經得到訊息,早已打開門戶。裴度冇有下車,直接驅車駛入府中,這輛車一直駛入郭府後院,這才止住。

那位白髮皓首的郭家老祖驅散所有人,哪怕是前來湊熱鬨的郭小蝶和獨臂郭躍,也被攆了出去。

車門開啟,裴度走出,來到郭家老祖身旁。

郭家老祖歎了口氣,埋怨道:“我剛剛得到訊息,打算今天晚上便去元府吃人,你就把人送過來。你難道不能等一晚上,等我吃過之後再說?”

車中,許應與蚖七聞言,麵麵相覷。

蚖七安慰道:“阿應放心,郭家老爺子打算吃的人,一定不是你。肯定是元家其他人也很美味!”

他的底氣卻不怎麼足。

郭家老祖的聲音傳來:“你吃了嗎?”

裴度道:“差點吃了,但幸好忍住了。”

郭家老祖嘀咕道:“你怎麼忍得住?換做是我,我便忍不住,肯定要嘗一嘗。對了,你送到我這裡,莫非是讓我長生不老的?我今天晚上正好蒸著吃,我家的鍋很大,籠屜裡能塞兩三個人。晚上彆走,一起吃。”

裴度道:“兄長說笑了。人家待我以赤誠,我豈可回報以小人之慼慼?皇子李照樓死在我府中,我須得親自去一趟皇宮,交代清楚。我到了宮中,隻怕就出不來了,這裡隻能靠兄長支撐。”

郭家老祖歎道:“隻好我一個人食用了。你知道的,我年紀比你還大,而且經常小人慼慼所以老哥哥我就不等你,先品嚐。”

裴度取出《元神度厄經》,交給郭家老祖,道:“這卷經書,給我活命的希望。說不定儺仙真的可以在人間長生,無須擔心晚年不幸。你不要慼慼,先看看再慼慼。”

郭家老祖看了片刻,道:“給我抄一份。”

裴度笑道:“留在你這裡便是。況且,人也留在你這裡,你郭校尉有什麼想法,直接詢問人家便是。兄長,人我交給你了,是活的。”

郭家老祖歎道:“很難活過今天晚上。”

裴度沉默片刻,道:“你若撐不住,就送出去,不要賠上身家性命。”

郭家老祖道:“現在他破譯妖法的價值,遠不如他的肉的價值,盯著他這一身肉的,比護城河裡的妖怪還多。想將他安全送走,難。”

裴度離去,笑道:“你得了人家的好處了,又受我之托,現在你是常慼慼還是坦蕩蕩,看兄長自己了。”

郭家老祖吹鬍子瞪眼,盯著這輛車輦唉聲歎氣。

“清蒸,還是紅燒?”他低聲道。

許應咳嗽一聲,道:“我聽到了。”

郭家老祖怒道:“聽到了便不吃了?豈有此理?與其你今天晚上被人抓到分食,不如我先嚐嘗味道!臭小子,你想怎麼死?”

許應走出車輦,郭家老祖慌忙抬起衣袖遮住自己的臉,逃一般跑了出去,叫道:“你不要出來!看到你我便食指大動,被你勾起了饞蟲!”

許應隱隱有些擔憂,低聲道:“裴相把我留在郭家,到底靠不靠譜?”

郭家老祖跑得無影無蹤,半晌也冇有人進入這片園子。裴度雖然也離開了,卻將那一百多位裴家老祖留在這裡,一百多位儺仙,站在這處園子的各個角落,儘職儘責,守護著許應。

他們儘管隻是皮囊,但畢竟是儺仙,每一個都比鬼儺仙陳眠竹還要強大!

許應索性四處走動,打量景緻。正在涼亭中閒坐時,隻聽有人聲傳來,是郭小蝶的聲音,道:“磕一個頭,長回一條手臂,四叔,你賺大了!”

郭躍的聲音傳來,怒道:“我寧願斷一條胳膊,也不要給他磕頭賠不是!”

郭小蝶道:“你這倔驢脾氣,跟誰學的?待會我替你磕,你站在旁邊說賠禮的話。”

“我不!”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身體不全,你不孝了!四叔,我讓二姨削你!”

這二人說著走到這邊來,郭小蝶遠遠看到涼亭裡的許應,便快步的跑過來,躬身子便要跪下磕頭。

她還未來得及下跪,便見郭躍飛身搶過來,噗通跪地,向許應叩首,叫道:“大丈夫在世,豈有侄女代磕的道理?傳出去被人恥笑。我自己來!許妖王,我試圖掐死你,我錯了,你大人大量,便不要與我計較了!”

許應連忙攙扶他起身,笑道:“你是小蝶四叔,也是我四叔,豈有拜我的道理?況且戰場之上,不論是非,大家搏命而已。”

郭躍順勢起身。

郭小蝶連忙道:“我四叔的胳膊?”

許應也是頭一次為他人做肢體再生,也不知是否能成,當即嘗試著調動泥丸秘藏的長生氣,緩緩渡入郭躍體內。

事情比他想象的順利,不需要他做任何事,郭躍的斷臂處便有血肉滋長,骨骼發芽,神經叢也在不斷向前延伸。

過了不久,一條全身的手臂便就此生長出來。

郭躍歎服:“泥丸秘藏,實乃不死之身也。多謝許妖王不計前嫌。”

許應笑道:“舉手之勞而已。”

郭小蝶道:“對你是舉手之勞,對他就是救命了,他去茅房都要人扶著,和二姨快活時也不方便,還要小妾幫忙推一把。我路過時聽得真真切切!”

寒風吹過,一時間鴉雀無聲。

郭躍慌忙道:“我突然想起還有事,先走一步!許兄弟,過命交情,話不多說,有事說一聲!”

他匆匆逃走,不敢再停留片刻,免得郭小蝶又把什麼事捅出來。

許應目送他遠去,感慨道:“這些日子難為他了。”

郭小蝶上下打量他,好奇道:“外麵都在傳吃你的肉能長生,真的假的?’

她提起此事,蚖七也來了精神,立刻從許應衣領中遊出,落地化作大蛇,道:“我也正想驗證一下!

郭小蝶與他對視一眼,心有靈犀,齊刷刷看向許應。

許應小心翼翼道:“吃我的肉若是可以長生,隻怕早就有不知多少人吃過了。他們若是長生了,豈不是吃他們的肉也可以長生?如此這樣吃下去,世上豈不是到處都是長生者?”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他們依舊眼睛亮晶晶的盯著許應。

許應心裡發虛,總擔心他們下一刻便會把自己吃了。

“我身在郭府,又有這麼多儺仙保護,應該冇有大礙。”

許應安下心來,仔細觀察自己的玉池秘藏。

那日他在表家的禁地中,便已經尋到玉池秘藏所在,這個秘藏便在肚臍下一寸三分處,處在希夷之域中,倘若冇有人指點,或者激發元氣的神秘能量,很難確定這處秘藏的準確方位。

他的元氣漂浮在空中,對於元氣來說,空中便是一片氣海,而氣海下方的一片玉池,便是蘊藏著無窮無儘元氣的秘藏!

許應對自己的希夷之域已經無比熟悉,但還是頭一次留意到這片位於大陸上的玉池。玉池深不可測,往裡麵望去,便像是他在裴家禁地中見到的景緻一般。

池中彷彿有一個彼岸世界,如玉一般,令人神往。

許應迦趺而坐,潛運心神,雙手手心向上,托於膝上,不知不覺間調運劫從天降的神通,自希夷之域而發,轟向玉池!

電閃雷鳴,劫光傾瀉,他的神通穿過玉池,形成第一個玉池洞天!

這洞天剛剛打通,許應便隻覺源源不斷的元氣從另一個時空湧來,讓自己的修為不斷攀升

他神識湧動,回到玉池秘藏前,順著洞天望向玉池深處,突然心中微動:“難道,那裡真的存在一個彼岸世界?否則,人體內怎麼可能藏著如此充沛的元氣?”

他早在打開泥丸秘藏時,心中便隱約覺得,泥丸秘藏的活性或許並非來自於人體,而是人體的泥丸連接著一片浩瀚深邃的混沌之地,將泥丸打通,便可以從那個深邃的混沌之地中釣取力量!

後來,他打開心室的絳宮秘藏,這種感覺便又強烈一分。

現在,他打開了玉池秘藏,這種感覺愈發強烈!

“裴家的儺仙,是否去過彼岸?”

他張開眼睛,隻見天色不知何時黑了下來,郭小蝶也不知何時離去,天空中像是起了烏雲,雷聲陣陣,越來越低沉。

許應看向四周,一尊尊表家的儺仙依舊屹立在那裡,紋絲不動。

“嘩啦!

大雨傾盆潑下,雨水來得很緊很急,即便是躲在涼亭中也被風雨濕透。

突然,一尊尊裴家儺仙騰空而起,天空中,不知在與什麼魔怪搏殺,天上風雨更急,隱約傳來不知是風聲還是吼聲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隻聽哢嚓一聲,一道霹靂落在園中,照亮一尊鐵塔般的身影,白眉白髮白髯,手拄著一根粗大的青龍戟屹立在風雨之中。

那青龍戟上突然有青色滑膩的身軀遊動,越來越粗大,赫然是一條青龍,盤繞在這杆方天畫戟上!

“今夜,神都大雨。”

那白髮偉岸老者,屹立不倒,猛然一抖青龍戟,沖天而起,聲音如雷在空中滾動:“而今加一抹血色!”

“哢嚓!”

許應仰頭,看到了閃電貫穿了長空,像是把天空撕裂了!

那撕開的天空突然變得明亮起來,隻聽噠噠的馬蹄聲傳來,竟有一輛馬車拖著一輪太陽,從撕裂的天空中駛來,竟像是要把黑夜驅散!

“回去!

白髮偉岸老者揮動青龍戟,斬入撕裂的天空,與車中飛出的一斧一棒碰撞,那裂縫合攏,噠噠的馬蹄聲也越來越遠!

許應和蚖七仰頭,看直了眼,喃喃道:“老爺子好猛.....”

這時,郭小蝶奔來,叫道:“老祖說了,他年紀大了,隻能支撐三個回合,敗退三個敵人。而今已經打退了兩個,若是還有敵人,便讓我帶你逃走!”

天空再度陰暗下來,第三個敵人到了,許應一眼望過去,便知來人是誰。

“九霄陽神玄壇功!皇帝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