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f7019356557bc66e6bb795fff994c4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三人看到黃表紙上的文字,如釋重負愁容老者道:“我去天神殿,取鎮魔符文,你們二人留守此地,看穩了他,不容有失!”他

紅裳女子道:“封印符文事關重大,當此之時,亂世之秋,路上若是有什麼閃失,那就不妙了。我陪你去!”2

愁容老者思索片刻,道:“好罷。事態緊急,我們速去速回,許應這邊就勞燈道兄了。

白衣老翁道:“你們路上切莫耽擱,免得我擔驚受怕。”

“我們理會得!愁容老者與紅裳女子匆匆離去。

白衣老翁看向神都城,隻見許應一鐘蕩死了石北荒,繼續殺入石府,祭起那柄血光滔天的石斧大開殺戒,一時間血流成可。

無論來者何人:統統一斧斬之,就算父訴不了江應隨壬鈾聲-

一斧斬不了,許應隨手鐘聲-

便也蕩

得魂飛魄散!可

這番殺戮,還伴隨著琵琶聲,聲聲催人,急切無比,琵琶聲中殺意騰騰,每當許應殺人時便會嘈嘈切,當許應收起斧頭時,便會緩慢下來。已

饒是白衣老翁見多識廣,也不禁心驚肉跳:“再讓他這樣殺下去,隻怕更多的記憶甦醒,等不到他們拿來封印符文,他便脫困了!”口

突然,石府中傳來令人心悸的波動,

石末勒從閉關中醒來,營救族人。

他即便被純陽異火燒斷了生機,魂魄遭到重創,也還是一位打開了九重洞天的儺仙!

然而,他剛剛破關而出的一瞬間,力鐘便被許應祭起,將他連同那座閉關的大殿一起扣在鐘下。也

與他一起扣在鐘下的還有一一朵純陽異異火的威力被激發,鐘下火光熊熊,隻聽石末勒的慘叫聲不絕,淒厲無比,響徹神都!口

大鐘懸在石末勒頭頂,層層光壁旋轉內刻萬物萬類,外刻紋理圖案,流轉不木。工

石末勒被困在鐘下,無論肉身還是魂,抑或是希夷之域,統統燃起純陽異火燒得這位灘仙麵容猙獰,瘋狂捶打光壁

光壁被打得動盪不休,但始終未破。而在鐘外,許應身形圍繞大鐘飛舞,掌又一掌印在鐘壁上,大鐘震盪,威力爆發,鐘聲激發純陽異火,讓異火威力更雖!

純陽異火剋製石末勒的湧泉秘藏力量許應正是察覺到這一點,才用異火燒他硃紅衣飄在半空,身不由己跟著許應身形飛舞,紅裳在空中國繞大鐘飄飛,琵琶聲也愈發高六激昂,聲奪命!

神都的空中,一個個強大的身影看著這一幕,心神悸動。D

突然,大鐘下,火海中,石末勒催動自身的隱景潛化地,藏身在隱景之中,

化藏形,對抗異火焚燒。

許應的修為也即將耗儘,漫天異火將石末勒的希夷之域燒焦,

藏中的隱景潛化地。

硃紅衣隻覺手中的琵琶琴絃猛地一鬆如釋重負,急忙懷抱琵琶匆匆離去,刻也不敢停留。

就在這時,大鐘光壁微微晃動一下,許應怔了怔,停下手掌,留存最後一絲修為。大鐘下漫天的異火也猛地一收,又還原成一朵小火苗。

大鐘怔住,疑惑道:“阿應,怎麼了?你還認得我麼?’

許應詫異的看它一眼,疑惑它為何會問出這種奇怪的問題。

大鐘道:“你剛纔突然間變得好嚇人將石斧的威力發揮到極致,還將異火的威力完全催發,甚至連我都被你祭起,釋放最大威能。你剛纔則像具變成了另一個人

許應失笑,道:“鐘爺,我一直是我_個1我日咖戰問當但應三

冇有另一個人,我隻是突然間覺得,應該如此祭起石斧、異火,心裡並未多想。

大鐘聞言,這才放心下來,笑道:我不想你有事。’

它鬆一口氣,許應適才的表現雖然嚇人,但還是從前那個許應,並未突然變成另一個人。許應心中感動,詢問道:“鐘爺,你剛纔是否有察覺到什麼東西穿過光裡,進入鐘內了?大鐘驚訝莫名,道:“我的光壁乃是我自身的大道象形,怎麼可能有什麼東西穿過我的道象而不被我察覺?你看花眼了

許應道:“我明明覺察到一一個奇怪的東西穿過了光壁,進入鐘內:....

竹嬋嬋走來,讚道:“不愧是我選的護道人,阿應,你這攤師的本事果然不錯!大鐘也很厲害!

蠣七連忙道:“我呢?”

竹嬋嬋瞥他一眼,冇有說話。心許應詢問道:“嬋嬋,你是否看到什麼東西進入鐘內?

竹嬋嬋搖頭道:“不曾見到。”

許應詢問虻七,虻七也並未見到。許應沉吟,讓大鐘散去光壁,道:“我們去石家老祖的隱景潛化地看一看,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大鐘頓時緊張起來,連忙道:“咱們能困住他煉死他,是占據先手,若是正麵抗衡,我未必能保護得你們!’

許應堅持進去,大鐘隻得道:“待會你們切不可離開我鐘口籠罩範圍,走出去的話,我怕我護不住你們!”

它散去光壁,高懸在許應等人頭頂,冇有它的鎮壓,石末勒這位儺仙的希夷之域頓時釋放出來,一個被燒焦燒爛的希夷之域出現在他們麵前。

想要進入儺仙的希夷之域,需要儺仙接引,或者強大的存在以力破界,便如水口廟的那道劍氣一般,強行打開希夷之域。

然而石末勒的希夷之域卻被純陽異火燒得空間破滅,顯露在世人的麵前。

從外麵看去,它像是被燒得千瘡百孔的紙,順著被燒出的洞口走進去,可以看到天空還在燃燒,五座仙山已經被點燃,山河湖泊被燒乾,天河斷流!

石末勒的希夷之域,多了幾分森然之氣,空中到處遍佈黑氣,被異火燒得吱吱亂跑,像是黑色的著火的耗子,漫天竄來竄去。

竹嬋嬋連忙抓住許應的手,這才放心一些。

許應四下張望尋找,過片刻,禦劍向下飛去,穿過一片被燒乾的黃泉,深入地底。那黃泉九曲十八彎,深入地下,到處都掛著亂麻般纏繞的粗大線條,縱橫交錯,森然恐怖。

“這裡應該對應著石末勒雙足的位置

我們正在沿著他的左腿向下飛去!”許應打量四周,向蚯七和大鐘道,我先前還未留意到,希夷之域中還有這樣的地方。”

他一-路穿行,終於來到希夷之域的最深處,停在石末勒的隱景潛化地前。

那是一片幽冥之海,海中有蓮葉,大數畝,蓮葉六片,飄在海麵上,中央一朵蓮花,白色的花瓣,粉紅的尖兒,蓮花盛開,石末勒坐於花中,儘顯肅穆莊嚴。

許應牽著竹嬋嬋飛身上前,大鐘緊張的當了一聲,垂下光壁,護住眾人。

“鐘爺,應該不需要了。”許應落在蓮花上,看了石末勒一眼,道。

大鐘還是不肯散去鐘壁,竹嬋嬋上前打量石末勒,隻見石末勒隻剩下一張人皮端坐在那裡,栩栩如生!

他的後腦被人裁開,從後腦順著脖頸往下切,切到背後的尾椎!

他像是冇有穿人皮,血肉就這樣赤條條的跑出去,把自己的人皮留在這裡!

這一幕,饒是竹嬋嬋天不怕地不怕,也被嚇得夠嗆,急忙躲在許應身後。

大鐘還是冇有散去鐘壁,沉聲道:阿應,倘若有人進入此地,吃掉了石家老祖,那麼他多半還未走!”

許應、蛻七和竹嬋嬋心中凜然,急忙看向四周,竹嬋嬋心裡更是直犯嘀咕:現在這個世道,好像比我當年還要不堪!

冥海平靜無波,像是明鏡一麵。

過了半晌,冇有任何動靜。

許應鬆了口氣,道:“吃掉石家老祖的那個人,應該已經走了。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儘快離開!

他當即催動禦劍訣,裏挾著竹嬋嬋向上飛去。

大鐘依舊不敢有絲毫怠慢,一邊飛起,一邊光壁還罩住眾人。

許應飛到極高處,不經意間往下看去隻見那波瀾不生的冥海海麵下,漂浮著-張微笑的臉。

那張笑臉,占據了整個冥海海麵,幽幽的注視著他。

許應心中一股涼氣往上湧,不禁打個冷戰,卻見那張臉緩緩下沉,漸漸消失在冥海深處的黑暗中。

大鐘飛出石末勒的希夷之域,這才散去光壁,飛速縮小,鑽入許應的腦海之中,心道:“阿應越來越奇怪了。不知他記憶覺醒,是好是壞。”

許應行走在石府的廢墟上,四下張望,突然抓起石家的一位受傷儺師,道:“石敬瑭呢?

那儺師道:“少主逃走了,不知所蹤。

許應丟下他,四下掃視,冇有尋到石敬瑭的下落。

石敬瑭負責蒐集鬼魂,給石末勒修煉魔功,城外那些撈偏門的儺師是他的麾下,石末勒開啟湧泉秘藏能修煉到而今的境界,石敬瑭功勞不小。

“倘若被他逃走,將來他也修煉石末勒的魔功,不知要禍害多少人!”許應走出石府,皺眉道。

蛻七道:“阿應不必揪心。石家老祖已死,石家這個大世家也就此隕落,各大世家就是食腐的禿鷲,聞到屍體味肯定會蜂擁而F.連骨鬥都能啃乾淨1這個石敬

蜂擁而上,連骨頭都能啃乾淨!這個石敬瑭若是不走,肯定會被各大世家吃乾抹淨!”

大鐘道:“七爺說得冇錯。周家的下場在前,石家的下場可想而知!你無須擔心石敬瑭逃脫。

神都城外,白衣老翁遠遠看到石敬瑭倉皇逃出神都,也是鬆了口氣,捏起一顆棋子,低聲道:“而今神朝已經出現衰亡跡象,皇權搖搖欲墜,將星進犯紫薇。這個石敬瑭,便是天象中進犯紫薇的將星之一,將來有成為皇帝氣象!”

他露出一-絲笑容,把玩棋子道:“天意難違,石敬瑭當有此劫,不過這場劫難過後,他將逃到塞外,在那裡時來運轉,今後割據神州,成就一番霸業。”

他剛剛說到這裡,突然隻見神都城中一道雪亮的劍光騰空而起,在半空中頓住,又猛然折向,向城外激射而去!

那道劍光的方向,赫然便是石敬瑭逃走的方向!

白衣老翁呆了呆。千中的植子啪的.

白衣老翁呆了呆,手中的棋子啪的聲炸開。

與此同時,那道劍光急速穿行,從天而降,向奔逃中的石敬瑭刺去!

“轟!”

那劍光落下之地,恐怖的劍威炸開,無數道劍氣咻咻四下亂射,將方圓畝許範圍的山林摧毀!

白衣老翁抬起顫抖的手掌,去捋下巴的白鬍須,卻不小心揪下幾根白鬍子。“吉人自有天相,吉人自有天相!”他心神大亂,喃喃道,“石敬瑭是天選之人,有大氣運的少年,一定不會死在這裡!一定不會....”.

他看到那片山林所化的齏粉中,一個少年渾身是血,從粉塵中衝出,這才鬆一口氣:“石敬瑭果然還是未來的將星,有望稱帝的存在!”

“咻!咻!咻!咻!

天空中飛來更多的明亮劍氣,一個個大如房椽,自神都中飛出,在白衣老翁的注視中,轟轟轟落在石敬瑭的身H!

那片山林被狂暴的劍氣覆蓋,山地被削平!

這-次,石敬瑭冇能走出來。

白衣老翁悶哼一聲,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事關未來的一大將星,還未成長,就這樣隕落了!0

“觸犯天條了啊!”

白衣老翁抬頭望天,內心在呐喊,快點降劫啊!快點劈死他啊!你們這些天神,吃乾飯的嗎?他觸犯天條了!”

然而,天空中雲捲雲舒,冇有半點蒼天降劫的意思。

白衣老翁怒不可遏,叫道:“不降劫是吧?冇人管了是吧?冇人管,我也不管了!

話雖如此,他還是緊緊盯著許應,唯恐許應溜出他的視野。

許應將最後的元氣揮霍一-空,禦劍氣殺人於百裡之外,確認石敬瑭已死,這才鬆一口氣,向大鐘和蛻七道:“禦劍取人首級於千裡之外,我還做不到,百裡還行。斬草除根,現在殺了他,我可以高枕無憂了。

大鐘道:

“阿應,你確定他死了嗎?

許應向城外走去,道:

“鐘爺說的是

咱們去看看屍體,再補上一劍。”

蛻七讚道:“阿應還是和以前一樣謹慎,這個習慣不錯。”

竹嬋嬋呆了呆,連忙蹦蹦跳跳跟上他們,心道:“我的這幾個護道者,好像不是善類....不過,我也不是啊!”

.感謝神朝Array的黃金盟主打

賞!感謝晚了,向大佬致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