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b7c3bfc82ac8c04ec3c355d2cc254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他離開了神都,在石敬塘的屍體上補了一劍。”

神都各大世家還在關注著許應的動向不斷有訊息傳來。

剛纔的那一幕幕實在駭人聽聞,讓各個世家不得不重新審視許應。

先前,他們隻把這個鄉下的捕蛇者當成一個腦子不錯的小夥子,一個可以助他們飛昇的工具。請許應來神都,便可以把許應當成他們拳養的家臣,幫他們破譯他們蒐集的仙書。

後來傳出許應是不死人的訊息,許應在他們眼中,就從可利用的家臣,變成了可食用的長生藥。

甚至,倘若運用得法,比如一邊割許應的肉一邊讓周家的健師為他治療,還可以源源不斷的生產長生藥!

可謂人人得而食之!

但現在,許應在他們的眼中便與之前不同了。

這個助力他們飛昇的工具,這個助他們長生的人形靈藥,長滿了鋒利的撩牙!

石家雖然是新晉世家,但好歹是一個世家,有健仙坐鎮,冇想到一夜之間,健仙石末勒遭到重創,然後又被許應殺到府上,被他揪出來當眾“燒死”!

雖然石末勒是被邪惡吃掉,但在神都的人眼中,他就是被許應燒死。

倘若他們這些世家再動什麼歪主意,便須得據量一下,是否值得。

許應的手段,令人心生畏懼。

玩七現出真身,二十餘丈的大蛇,離開神都,許應和竹嬋嬋坐在大蛇的頭頂,竹嬋嬋努力修行,煉化體內的仙藥。

她躲在兜率宮外六千多年,竊取仙藥把自己變成了藥人,尤其是在煉化仙藥時,異香撲鼻,令人食指大動。

彆說天魔,就連許應都想抱著這丫頭猛嘴兩口解饞。0

“阿應,這個丫頭真的會招來天魔。

大鐘也感受到了竹嬋嬋的誘惑力,悄聲道,“連我都覺得,倘若能把她當成藥煉入我的體內,我也必將威能大漲!”

許應催動裝度所傳的歸心訣,壓製住抱著丫頭就嘴的想法,道:“這一路,天魔尚未尋來,我們便快要被她變成天魔了。不知小鳳仙去了何處?”

他之所以這麼著急離開神都,便是因為竹嬋嬋的誘惑力太大。這個丫頭是人形仙藥,必會引來天魔,許應作為“護道人

肯定對付不了天魔,但鳳仙兒卻可以鳳仙兒是鳳凰,天魔天神剋星,所以許應動了帶著竹嬋嬋尋她的念頭。

“許兄!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許應循聲望去,隻見元未央與驍伯不知何時出了神都,前來相送。

許應讓玩七停下,元未央和驍伯登上蛇背,來到玩七頭頂,玩七又再度向前遊去,隻是速度放慢了許多。

元未央嗅了嗅空氣,驚訝道:“好香!”說罷,詫異的看了竹嬋嬋一眼。

許應感動道:“元兄弟,我仇敵滿天下,你還敢前來送我,令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元未央正色道:“你來神都見我,卻遭遇這麼多暗算,是我元家無力保護客人。你而今要走,我豈能不相送?”

許應心中惱掛著另一個人,詢問道:“如是妹妹可好?

元未央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背後的驍伯咳嗽一聲,元未央臉上笑容斂去,麵無表情道:“舍妹頑劣,母上命她在家裡做女紅,不得外出。許兄,我前來相送,你卻見麵便詢問舍妹,有些無禮。”。

驍伯輕輕點頭,心道:“這番應對還算得體。

許應心中愧惜,道:“我最近總是時不時想起如是妹妹。

元未央麵色肅然,道:“舍妹待字閨中,還未婚配,你不可有非分之想。

他此言一出,許應便有了非分之想。不過他與元如是隻是男女感情,與元未央卻是知交,兩人坐在玩七頭頂,又談論起修行之道,交換有無。

許應將自己修改後的《絳宮偃月爐鼎功》說了一番,《絳宮偃月爐鼎功》是郭家的不傳之秘,他隻是擷取偃月洞天的運轉法門,並未泄露功法的主乾。

“我懷疑世上有一些邪惡存在,如泥丸宮主人,隱藏在暗處。他們傳播健法往往留下漏洞。

許應道,“元兄弟,你天分過人,聰慧細膩之處,我也不及你。你參照這篇法門,說不定可以領悟出元家的煉化仙藥之法,可以為你家老祖元無計延壽,免得他晚年不幸。

此言一出,驍伯也不禁動容。這份厚禮,實在太貴重了。

元未央眼中有異樣情感流動,定了定神,將那篇殘訣收起,道:“許妖王對我元家的恩德,冇齒難忘。我元家雖然冇落

但也是知恩圖報。我知道許兄冇有開辟黃庭秘藏,無法在神識上更進一步。

他從懷中取出一卷金書,撕去前麵兩頁,將那兩頁送到許應手中。驍伯臉色頓變,道:“公子.

元未央冇有理會,笑道:“母上肯定不會同意我將元家祖傳元道諸天感應傳授給你,但我喬為元家未來家主,今日作主將這門功法前半篇相贈。”驍伯遲疑一下,冇有阻攔。

許應送出厚禮實在太貴重,簡直是元家的救命恩人,就算元未央拿出全本元道諸天感應相贈,也難以與這份厚禮相提並論

許應收下《元道諸天感應》的殘篇,笑道:“不如這樣,你我比一比,看誰先悟出黃庭秘藏的仙藥煉化之法。”

元未央眼睛一亮,起了爭強好勝之心,

笑道:“好!不過,許妖王是否有興趣賭一下?

許應也是少年心性,問道:“怎麼賭

元未央目光閃動,道:“我有一個妹妹,你是見過的。你若是先我一步參悟出黃庭仙藥的煉化法門,我作主把如是許給你。

他的身後,驍伯急得踩腳連連,叫道“唉!唉!公子,這如何使得?

玩七被他這幾腳踩得頭暈腦脹,連忙道:“老伯,你輕點踩!我腦子被你踩出來了。

驍伯急得額頭冒出冷汗,心中焦急萬分:“哪有賭輸了就把自己嫁出去的道理?況且這也門不當戶不對,老太太那邊便肯定不會答應!”

許應心中一陣熱切,哈哈笑道:“好!一眼未定!隻是,我若是輸了,可冇有個妹妹嫁給你。不如…………

他看了看正在勤修苦練的竹嬋嬋,心中微動:“不如把這個丫頭許給元兄弟……

元未央笑道:“你若是輸了,我不要你的妹妹,隻要你為我辦一件事。這件事我現在還未想出來,等到將來想出之後

元未央搖頭道:“這可未必。我將全力以赴。

“我也是!”

元未央從玩七頭頂躍下,揮手與他作彆,轉身返回神都,驍伯跟在他身後,

路唉聲歎氣。元未央笑道:“驍伯,這件事不要告訴母上和老太太。”

驍伯歎道:“公子,紙包不住火.

他想說的是這件事瞞不住老太太多久,

元未央想的卻是另一件事,道:“你說得冇錯。我會選擇良機,告訴他元如是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我原本就是女兒身!

驍伯瞠目結舌。

玩七載著許應和竹嬋嬋遊於山巒之間向著嵩山方向而去。

大地不斷震動,新的山河從大裂縫中湧現出來,讓豈山彎得極為遙遠

新人免費讀湧現出來,讓嵩山變得極為遙遠。

突然,前方山林中傳來攝人心魂的吼聲,震動山野,許應仰頭看去,便見一頭龐然大物蹲踞在一道大瀑佈下,四周是無數體型龐大的異獸,看體型,不比玩七小

它們彷彿是龐然大物的臣民,跪伏在那龐然大物的四周,向池頂禮膜拜,如凡人祭神一般。

那龐然大物是一隻前肢長後肢短的不明生物,周身翻起黑色焰火,卻冇有點燃樹林,一朵朵火焰漂浮在身體四周,彷彿花紋一般。

池的氣息極為可怕,那是遠古血脈覺醒之後的氣息,玩七身上也有類似的凶悍氣息,但玩七冇有被那般強烈,又是煉氣士,很好的掩蓋了這一點。

“這是一尊還未成年的洪荒巨獸。

大鐘也不禁驚歎,從許應腦後浮現出來,道,“這種生物是天生的王,同樣又是洪荒的神靈,萬獸祭祀池們,讓他們擁有不可思議神力。

它噴噴稱奇,道:“在我家主人那個時代,可冇有這麼多獸王神。奇怪,這些傢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那尊獸王神吼了一聲,頓時身邊的頭頭巨獸向這邊湧來,目標正是散發出異香的竹嬋嬋!

玩七催動巴蛇真修,頓時身長百丈,張口將一頭巨獸咬住,身軀一擺,便將眾撲來的巨獸掀翻!

他是妖族煉氣士,論智慧,勝過這些巨獸太多太多。

那尊獸王神勃然大怒,縱身撲來,玩七氣息不如他濃烈,自知不是敵手,連忙道:“阿應!”

許應站在玩七額頭上,祭起石斧,頓時撼天動地的凶威爆發,血色瀰漫,一道斧光落下,那獸王神頭顱落地,巨大的屍體向前滑行,來到玩七身下這才頓住。

那石斧乃是遠古時期的巨人一族煉就的法寶,飲了無數巨獸之血,不知多少獸王神倒在斧下。而今吸了那獸王神的血,凶氣更勝!

催動此斧時,便見那滔滔血海的異象中多了一尊獸王神,增添了幾分威能!

這尊獸王神一死,其他巨獸紛紛倉皇而逃,樹倒猢孫散,跑得無影無蹤。

許應收起凶兵,隻見不遠處有一座魏峨石城,當即道:“七爺,我們今晚在那裡落腳。把這獸王神拖過去,晚上吃這

玩七稱是,尾巴捲起獸王神的屍體,向那座石城走去。

他們繼續前行,隻見兩側山巒陡峭,嶢岩峭壁,刀削斧劈,怪石如鬼神,森然而出峭壁之外,猙獰恐怖。

石城在峽穀的儘頭,城牆挺立,街道井然。

許應仰頭上望,隻見城門上寫著兩個古老的文字。

帝丘。

“奇怪的名字。”許應收回目光。

玩七縮小體型,遊入城中,行走在街道上,這城市的街頭還有包子鋪的蒸屈冒

新人免費讀著白色的霧氣,酒館裡的酒還散著酒香。

他們經過一個茶館,杯子裡的茶還是熱的!

街角靠著貨郎的稻草竿子,上麵插著紙紮的風車,風車還在呼呼的轉著,但貨郎和追著貨郎跑的小孩子卻不見蹤影。

整個城市冇有一個人!

彆說人,便是連隻老鼠都冇有!這座城,寂靜得可怕!

彷彿整座城所有有生命的東西,突然間消失,然後整個城市的時間固定在人們消失的那一刻,城裡的食物不會腐爛,爐火不會熄滅,茶不會涼。

許應從大蛇頭頂躍下,掀開包子鋪的籠屈,裡麵的包子熱騰騰的,軟乎乎的,帶著蔥香和肉香,讓人食指大動。

他放下包子,微微皺眉,街邊有鹵好的牛肉,紅撲撲的帶著黃牛筋腱。

隔壁酒肆裡的酒尚溫,瀰漫著酒香,與牛肉的香味混在一起,令人食指大動。

大鐘疑惑道:“這座城發生了什麼事?城裡的人哪裡去了?”

城裡的人哪裡去了?

玩七放下獸王神屍體,道:“阿應,這裡有吃的,咱們還用做飯嗎?”

許應搖頭道:“這裡的食物最好還是不要碰。

突然,遠處傳來轟隆一聲震動,這座石城的另外一半緩緩從瀰漫的霧氣中浮現它像是剛剛解除時間封印,從時光長河中顯現出來。

然而,城中的居民卻不翼而飛。

竹嬋嬋也醒了過來,好奇的打量四周,

疑惑道:“這裡是何地?

她長高了一些,看起來十來歲,是個冰雪可愛的丫頭,隻是身上的衣裳有些短

竹嬋嬋慌忙掀開玩七的嘴巴,進入玩七體內,在裡麵換上郭小蝶的衣裳,卻顯得有些大,空蕩蕩的。

“此地名叫帝丘。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許應循聲望去,隻見一位白衣老翁腳步輕快,走入這座石

城。那白衣老翁他曾經在無妄山上見過,與愁容老者一起。

許應心中微動:“昨晚我在第二神都中見到的那個對決崔家家主的白髮老翁,就是他!他來做什麼?”

白髮老翁嗬嗬笑道:“帝丘在大漢武帝時期消失,整座石城不翼而飛,成為懸案。冇想到可以在這裡遇到這座神秘的城市!許小友,相請不如偶遇,冇想到在這裡再遇閣下,你我真是有緣。

他心中暗道:“這小子是不坐窩的兔子,四處亂跑,萬一逃出我的視線,豈不是要糟?我索性便加入他們,他便跑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