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8bfaa724374a99f19cbecb0f3652b7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鐘悄聲道:“阿應,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老傢夥與餵你孟婆湯的愁容老漢是一夥的,而且咱們在第二神都時,還看到他與愁容老漢一起出冇······”

許應麵帶笑容,聲音從牙縫裡崩出來:“不要打草驚蛇,先看他想做什麼。”

大鐘會意,連忙吩咐七,七也醒悟過來,冇有揭破白衣老翁。

許應向白衣老翁躬身見禮,客客氣氣道:

“第二次見到老先生,還未來得及請教老先生名姓。”

白衣老翁笑道:“我姓北名辰,知道我的人,都叫我北辰子。”

他看向竹嬋嬋,食指大動,驚疑不定,心道:“這丫頭好香,她是怎麼把自己修煉成這幅可口的模樣的?真是難得!”

許應虛心求教:“老先生知道這座帝丘的來曆?”

北辰子穩住道心,白鬚晃動,嗬嗬笑道:“我對帝丘也是有所耳聞,傳聞此地是上古的帝顓項的墳墓、帝丘這座城、是守陵人所居之地,久而久之建成了石城。至於帝丘因何而消失,我便不清楚了。”

他們快步來到石城的另一端,剛纔石城便是從城外的迷霧中吐出來。許應來到城外,隻見腳下就是萬丈深淵,深不見底,剛纔他走得太急,險些一腳踩空跌下去。

眾人停步,向對麵看去,但見迷霧封鎖了這條深淵的對岸,看不清那裡有什麼。

突然,深淵伸出傳來陣陣沉悶的吼聲,許應隱約看到什麼東西從深淵中冒出頭來,無數粗大的觸手揮舞,努力向外爬!

他催動天眼,也看不分明。

就在此時,清脆的鞭聲傳來,一道長鞭從霧氣中飛出,啪的一聲抽在深淵中的龐然大物上。

那鞭子揮出時很是纖細,但揮出之後便徑自膨脹,變粗變長,如龍如蟒,筋軀糾纏,抽入深淵,竟不知有多長!

深淵中的龐然大物被這一鞭子打得吼聲如雷,沉悶驚人。猛然一道粗大的觸手一翻,一座巍峨的山巒從深淵中釋放出來,落在對岸!

這一幕著實驚人,哪怕是竹嬋嬋也被嚇了一跳。

許應心頭大震,剛纔山川從深淵中飛出的那一幕固然嚇人,但更讓他震驚的其實是那根鞭子!

他認得這種鞭子,曾經他也有一根,便是棺中少女青交給他用來鞭答瘟神的那根鞭子!

這兩根鞭子,幾乎一樣!

許應詢問道:“嬋嬋,你能看到深淵中的東西嗎?”

竹嬋嬋道:“運用天眼就能看見。隻是深淵中的鬼東西,我也不曾見過,真是古怪。”

許應看向北辰子,詢問道:“老先生是否知道深淵中是什麼東西?”

北辰子也是驚疑不定,探頭往下張望,道:“不知。我出生那些年,便已經有這種東西了。當年我們稱那些持鞭的人為深淵監視者。他們隱居在深淵的迷霧中,倘若有深淵魔怪爬出來,他們便會將那些魔怪抽回去。”2

他頓了頓,道:“當年很多人打算進人深淵中探索,但是跳入其中,使頭暈腦脹,再也回不來。深淵,極為可怕。”

許應望向對岸、迷霧並未散去,霧氣很是奇怪,即便天眼也看不穿,不知持鞭之人是什麼模樣。

深淵監視者還在揮鞭向深淵中抽去,打得深淵中吼聲不斷。

過了片刻,深淵中的東西縮了回去,那鞭子也自縮回雲霧之中,不見蹤影。

許應心中疑惑、棺中少女青也擁有同樣的鞭子,是否說明她與深淵監視者是同類?還是說,她從深淵監視者那裡搶來的鞭子?

“這座石城應該也是從深淵中釋放出來。”

許應突然想起蒼悟之淵,心道,“蒼悟之淵與這條深淵,不會是同一條深淵吧?那些深淵監視者,又是什麼來頭?”

到了傍晚,許應與竹嬋嬋連手將那獸王神洗剝乾淨,竹嬋嬋道:“我去尋個鍋來!”

“不用!”大鐘飛起,越來越大,鐘口朝天。

許應在鐘內放滿水,把獸王神送入鐘內,又走入七腹中,取出鹽巴和各種佐料,灑入鐘內。

七吐出一朵天火,放在鐘下燒鍋。

竹嬋嬋和北辰子看得呆了。至於大鐘,早就習以為常。

天火邊,許應翻閱元未央給他那兩頁金紙,靜靜等待肉熟。金紙上的內容是黃庭秘藏的尋龍定位,以及元家的不傳之秘元道諸天感應的開篇。

對他來說,他冇有必要得到元道諸天感應的完整功法,隻需要得到洞天內運轉的法門即可。

“不知道太一導引功,能否同時調動泥丸、絳宮和黃庭三大秘藏?”

許應屏氣凝神,施展尋龍定位術,搜尋自己的黃庭所在。元道諸天感應中說,黃庭秘藏藏在脾中,是魂魄之室,意識之源。

他開啟黃庭秘藏,隻見這座秘藏的洞天形如瓦釜,探入一片玄黃之氣中。頓時,他神識大增,隱約間看到玄黃之氣中馱著一座金色的大殿,極為醒目!

他正要細看,便見玄黃之氣湧來、將他視野擋住,讓他無法看清。

“黃庭秘藏中,也有一片彼岸!看來人體六秘,多半真的對應六大彼岸,那裡纔是長生之門!”許應心中暗道。

他與元未央有過約定,看誰能先煉化黃庭彼岸的仙藥,因此冇有著急修煉元道諸天感應,而是潛心思索,尋找這功法的破綻,嘗試著加以補全。

隻是《元道諸天感應》開篇極為晦澀,深奧難懂,許應一時間也無法尋到破綻到底藏在何處。

鐘內漸漸有肉香傳來,七、竹嬋嬋早就饞得食指大動,許應也被肉香喚醒,嚐了口,道:“可以吃了。”

一人一蛇歡呼一聲,撈起肉便吃。

竹嬋嬋把自己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的,甕聲甕氣道:“好吃、好吃、我六千多年冇有吃過飯了!”

北辰子聞言,驚疑不定:“六千多年?難道她年紀比我還大?”

許應請北辰子就餐,北辰子也不客氣,坐下來便吃。那尊獸王神把自己煉得異常爽口,尤其是皮連著肉的地方,絲毫不膩,一口下去唇齒流芳,說不出的滿足。

他們都是煉氣士,放開吃,那獸王神的肉到肚子裡便很快化作元氣,極為滋補,又有七這個龐然大物,整隻獸王神很快便被他們吃光。

許應在神都城中一戰,元氣修為一直冇有恢複,吃完晚飯,氣力便恢複到巔峰。

眾人在城中尋找落腳地,城中有一處宮殿,名叫神思宮,頗為寬敞,裡麵有床有被、七盤在幾根柱子之間睡覺,許應選擇在床上安眠,竹嬋嬋睡在另一個房間。

北辰子也找了個房間住下,卻坐在桌邊,擺上棋局,始終未睡。

窗外有月光灑落下來,照在這位白衣老翁的身上,北辰子臉色陰晴不定,突然心血來潮向窗外看去,隻見石城外的一座山頭上,有人開壇作法,燭光直上雲霄。

那人法力高強,身後一座座洞天旋轉,在月光下的夜晚,顯得異常絢爛。

山頭上,還有大大小小的攤師,約有百十人,也是各自綻放洞天,將修為提升到極致!

祭壇下,還站著百十尊神靈,一個個香火之氣濃鬱,法力強大,向祭壇躬身便拜。祭壇中央,是一張弓,七支箭。

“釘頭七箭書?”

北辰子心中一驚,手中的棋子不覺落地,低聲道,“這幫攤師了不起啊,居然能尋到這種異術!”

釘頭七箭書是上古煉氣士的法術,專門害人魂魄,在北辰子那個時代已經失傳。

冇想到,在煉氣士絕跡的今天,這些攤師居然還能尋到這種法術,並且複原出來!

“好像是神都皇室的攤師。皇室李家,挖了不少煉氣士的墳吧?不然怎麼可能複原這種凶術?”

北辰子催動天眼看去,將城外山頭上的眾人看得一清二楚,心道,“應該是皇帝派來的高手,用釘頭七箭書來取許應的性命!”

他不由激動起來,他久聞釘頭七箭書的凶名,這等凶悍的上古法術,甚至連神仙都能射死!

“倘若皇室李家的攤師,真的能射死這禍根,那麼我便自由了!”

北辰子忍不住心中的歡喜,恨不得在房間裡手舞足蹈大唱一曲,“射死了他,還要什麼鎮魔符文?”

待到那些攤師與一眾神靈作法完畢,修為最高的那位大攤畢恭畢敬取下長弓,將箭羽搭在弓弦上,奮力彎弓!

其他攤師與諸神紛紛作祭,口中唸唸有詞,一股股香火之氣纏繞在箭羽上。

那李家大攤咻的一聲,彎弓便射,箭羽化作一道流光,直奔許應房中而去!

李家大灘連續彎弓,將七支箭羽射出,第一道流光射入許應體內時,其他六道箭光也來到許應房間,根本容不得他躲避!

北辰子激動得手足發抖,顫聲喃喃道:“傳聞釘頭七箭書殺人無形,對方中箭,根本冇有任何感覺,魂魄便被射死,這七箭下去,一箭滅他一魄,七箭便是七魄,要他死得不能再死!”

他剛想到這裡,便見七箭射完,對麵山頭上那位李家大灘突然身軀亂抖,口中噴血,仰麵倒地。

北辰子用天眼看得真切,那大攤的魂魄不知何故,突然炸裂,死於非命!

北辰子木然,隻見對麵山頭上,一眾攤師和神靈亂陣腳,慌忙抬起那大屍體,收拾一番倉皇離去。

“連釘頭七箭書也射不死他······”

北辰子心有不甘,運轉天眼向許應房中看去,隻見許應房中魂魄燦燦,光芒萬丈,身纏不滅真靈散發不滅靈光。

想來,釘頭七箭書便是射在不滅靈光上,被彈了回去,反倒把那位李家大攤射死。

“罷了,還是等鎮魔符文罷。”北辰子歎了口氣。

到了午夜,突然空蕩蕩的帝丘石城人山人海,到處都是行人,熙熙攘攘,來來往往。

包子鋪的夥計掀開蒸屜,故意把白色霧氣扇到街上,引誘食客。酒肆裡,幾個醉酒的客人在廝打,茶館裡,閒客一邊喝茶,一邊笑看路上的貌美姑娘。

還有貨郎扛著稻草竿子,身邊圍滿了小孩子,吵鬨著要買風車。

許應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便見香風襲來,有女子掀開珠簾,來到床邊,一邊脫衣一邊向床上躺去,笑語如珠:“我困了,先歇一會兒……你是何人?”

那女子驚叫一聲,慌忙起身,把衣裳抱在胸前,驚恐的看著許應。

許應連忙道:“姑娘不要叫!我不是壞人!我走了一天困頓了,見此地無人,使躺下歇腳,打算天亮就走,不是有意褻瀆姑娘!”

裳!”那女子道:“你背過身去,等我穿好衣

許應背過身,隻聽娑娑的穿衣聲傳來,那女子道:“我穿好了。你轉過身來罷。”

許應轉身,便見一把寒光閃閃的寶劍架在自己肩頭,那女子杏眼瞪圓,怒氣沖沖,道:“好個登徒子,欺負到我頭上來了!今日要你血濺當場!”

許應連忙道:“姑娘,我真是無意來到此地,不是要輕薄非禮。何況我是修行之人,你傷不到我……”

他剛剛說到這裡,提運元氣,心中一涼,體內元氣竟然無影無蹤!

那女子手中寶劍一動,喝道:“你叫什麼名字?好叫我知道,死在我馮雪兒劍下的是哪個風流鬼!”

許應發現自己修為全失,暗道一聲糟糕,道:“姑娘,我叫許應。”

“許應?”

那少女呆了一下,突然俏臉飛紅,丟下寶劍轉身跑開了。

許應怔了怔,突然醒悟,連忙起身,便要溜出去,正在這時,外麵一位婦人和幾個丫鬟帶著那嬌羞少女走來,婦人遠遠便笑道:“原來是姑爺來了,也不通知一聲!誰就把姑爺安排到這間閨房了?”

許應愕然,不知所措,連忙道:“我何時

……”

那少女含羞帶怯,白他一眼,竊竊私語,約有百十人,也是各自綻放洞天,將修為提升到極致!

祭壇下,還站著百十尊神靈,一個個香火之氣濃鬱,法力強大,向祭壇躬身便拜。祭壇中央,是一張弓,七支箭。

“釘頭七箭書?”

北辰子心中一驚,手中的棋子不覺落地,低聲道,“這幫攤師了不起啊,居然能尋到這種異術!”

釘頭七箭書是上古煉氣士的法術,專門害人魂魄,在北辰子那個時代已經失傳。

冇想到,在煉氣士絕跡的今天,這些攤師居然還能尋到這種法術,並且複原出來!

“好像是神都皇室的攤師。皇室李家,挖了不少煉氣士的墳吧?不然怎麼可能複原這種凶術?”

北辰子催動天眼看去,將城外山頭上的眾人看得一清二楚,心道,“應該是皇帝派來的高手,用釘頭七箭書來取許應的性命!”

他不由激動起來,他久聞釘頭七箭書的凶名,這等凶悍的上古法術,甚至連神仙都能射死!

“倘若皇室李家的攤師,真的能射死這禍根,那麼我便自由了!”

北辰子忍不住心中的歡喜,恨不得在房間裡手舞足蹈大唱一曲,“射死了他,還要什麼鎮魔符文?”

待到那些攤師與一眾神靈作法完畢,修為最高的那位大攤畢恭畢敬取下長弓,將箭羽搭在弓弦上,奮力彎弓!

其他攤師與諸神紛紛作祭,口中唸唸有詞,一股股香火之氣纏繞在箭羽上。

那李家大攤咻的一聲,彎弓便射,箭羽化作一道流光,直奔許應房中而去!

李家大灘連續彎弓,將七支箭羽射出,第一道流光射入許應體內時,其他六道箭光也來到許應房間,根本容不得他躲避!

北辰子激動得手足發抖,顫聲喃喃道:“傳聞釘頭七箭書殺人無形,對方中箭,根本冇有任何感覺,魂魄便被射死,這七箭下去,一箭滅他一魄,七箭便是七魄,要他死得不能再死!”

他剛想到這裡,便見七箭射完,對麵山頭上那位李家大灘突然身軀亂抖,口中噴血,仰麵倒地。

北辰子用天眼看得真切,那大攤的魂魄不知何故,突然炸裂,死於非命!

北辰子木然,隻見對麵山頭上,一眾攤師和神靈亂陣腳,慌忙抬起那大屍體,收拾一番倉皇離去。

“連釘頭七箭書也射不死他······”

北辰子心有不甘,運轉天眼向許應房中看去,隻見許應房中魂魄燦燦,光芒萬丈,身纏不滅真靈散發不滅靈光。

想來,釘頭七箭書便是射在不滅靈光上,被彈了回去,反倒把那位李家大攤射死。

“罷了,還是等鎮魔符文罷。”北辰子歎了口氣。

到了午夜,突然空蕩蕩的帝丘石城人山人海,到處都是行人,熙熙攘攘,來來往往。

包子鋪的夥計掀開蒸屜,故意把白色霧氣扇到街上,引誘食客。酒肆裡,幾個醉酒的客人在廝打,茶館裡,閒客一邊喝茶,一邊笑看路上的貌美姑娘。

還有貨郎扛著稻草竿子,身邊圍滿了小孩子,吵鬨著要買風車。

許應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便見香風襲來,有女子掀開珠簾,來到床邊,一邊脫衣一邊向床上躺去,笑語如珠:“我困了,先歇一會兒……你是何人?”

那女子驚叫一聲,慌忙起身,把衣裳抱在胸前,驚恐的看著許應。

許應連忙道:“姑娘不要叫!我不是壞人!我走了一天困頓了,見此地無人,使躺下歇腳,打算天亮就走,不是有意褻瀆姑娘!”

裳!”那女子道:“你背過身去,等我穿好衣

許應背過身,隻聽娑娑的穿衣聲傳來,那女子道:“我穿好了。你轉過身來罷。”

許應轉身,便見一把寒光閃閃的寶劍架在自己肩頭,那女子杏眼瞪圓,怒氣沖沖,道:“好個登徒子,欺負到我頭上來了!今日要你血濺當場!”

許應連忙道:“姑娘,我真是無意來到此地,不是要輕薄非禮。何況我是修行之人,你傷不到我……”

他剛剛說到這裡,提運元氣,心中一涼,體內元氣竟然無影無蹤!

那女子手中寶劍一動,喝道:“你叫什麼名字?好叫我知道,死在我馮雪兒劍下的是哪個風流鬼!”

許應發現自己修為全失,暗道一聲糟糕,道:“姑娘,我叫許應。”

“許應?”

那少女呆了一下,突然俏臉飛紅,丟下寶劍轉身跑開了。

許應怔了怔,突然醒悟,連忙起身,便要溜出去,正在這時,外麵一位婦人和幾個丫鬟帶著那嬌羞少女走來,婦人遠遠便笑道:“原來是姑爺來了,也不通知一聲!誰就把姑爺安排到這間閨房了?”

許應愕然,不知所措,連忙道:“我何時

……”

那少女含羞帶怯,白他一眼,竊竊私語道:“我還以為是登徒子,差點便害了他…

…”

那婦人正色道:“雖然是早就訂下的親事,但我家姑娘還未過門,豈有亂闖閨房的道理。姑爺既然來了,不如這樣,便在我馮家把婚事辦了,免得彆人說閒話。”

“鐘爺!鐘爺!”

許應連忙呼喚一聲,大鐘冇有聲息,許應

又叫七,七也冇有迴應。

許應心中慌張,低聲道:“是夢!是幻覺!待會醒來就好!”

他以為是夢,便安定下來,冇有反抗。

這日成親,雖然倉促,卻很美好,到了洞房花燭夜,賓客儘去,歡鬨遠離,許應坐在床邊,隻覺心裡怦怦亂跳,告訴自己這是夢,不是真的。

但是心臟還是止不住的亂跳。

那少女馮雪兒掀開一角蓋頭,吃吃笑道:“你這人敢闖人家閨房,躺在人家床上,便不敢揭人家的蓋頭麼?”

許應鼓足勇氣上前,把少女蓋頭揭開,紅著臉不敢看她。

馮雪兒靠在他懷裡,覺得身子都酥軟了,笑道:“不知怎麼地,我見到你時,便心跳得厲害。覺得好像早就認識你一樣······”

她仰起頭,眼眸如星,許應從她眼眸中看到熟悉的光。

這種星光,他在元如是的眼眸中見過。

她親了上來,是熟悉的味道。

夜色打翻了珠簾,隻覺一夜**苦短。

第二天,許應覺得這是一場夢,心中默默呼喚著大鐘,卻始終得不到迴應。這場夢很漫長,馮雪兒起床,與他一起去拜見家長。

這日子,突然就幸福起來,是捕蛇的少年郎從前所不敢想的幸福。

過了幾個月,他漸漸忘了七,忘了大鐘,忘了還有一個竹嬋嬋。他覺得,那纔是自己的一場夢,自己不能活在夢中。

眼下的幸福,纔是真的。他特別珍惜和馮雪兒在一起的日子。

這一天,馮雪兒告訴他,帝丘來了幾個**師,奉武帝之命,來帝丘做天人感應。天人感應是一位董姓的煉氣士提出的修行之道,溝通天地神明。

許應原本不放在心上,那幾位**師舉辦的天人感應很漫長,溝通天地鬼神,漸漸的天象發生了極為可怕的變化,天地在傾斜,城中人都很擔心。

但好在一直冇有事情發生。

這一天,許應從睡夢中醒來,突然身邊空空蕩蕩,他心中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走出房間,馮府空了,一個人也冇有。

他踉蹌衝出馮府,街道也空了,一個人也冇有,街邊的籠屜冒著騰騰熱氣,茶鋪裡的茶還是溫熱的,鹵好的牛肉散發著香氣。

然而帝丘一個人也冇有。

所有人都消失了。

他的心慌亂起來,去找自己的妻子,去找**師,卻什麼也找不到。

“你們去哪裡了?”他聲音嘶啞,像瘋子一樣四處尋找。

“人呢?”

“雪兒!”

他像是失去了一切,嚎啕大哭,涕淚橫流,孤獨的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

這一天,他失去了一切,他像受傷的野狼,撕心裂肺的大哭。

上天給了他最美好的,卻又奪走了。

如果冇有給過,他不會如此傷心。

茶鋪裡,一個愁眉不展的老人出現,桌上擺了一杯熱騰騰的茶。

“喝下這杯茶,你就會忘記這裡發生的一切,你會有一段新生。”愁容老者向他說道。

許應萬念俱灰,踉蹌走向那杯茶。

……

“阿應!阿應!”鐘聲響起,大鐘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越來越近。

許應猛然醒來,看到自己不知何時來到帝丘城的街道邊,他此刻如夢中一般,站在茶鋪裡,手中端著一杯熱騰騰的茶。

許應急忙放下茶杯,摸了把臉,臉上滿是淚水。

“阿應,你夢遊了!”七嚴肅道。

“我夢遊了?”許應失魂落魄道。

竹嬋嬋道:“是啊,你夢遊了,大喊大叫.你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一切,哭得好慘。你夢裡總是在找一個人。”

“是麼?”

許應定了定神,低頭看向桌子上的那杯茶。

夢中的是真的嗎?

還是僅僅是一場真切的夢?

“如果是的話,這便是一杯孟婆湯。”

他端起三千年前的那杯茶,一飲而儘,是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