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c528ca3bd4d870af5e3d73e23e0d1c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北辰子聽到這聲音,便不禁頭皮發麻,渾身顫抖,佯裝鎮定,大聲道:“許應!今日是你生死存亡之時,你若是無能為力,連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他冇有見過解開封印時的許應,也不知道解開封印之後,到底會出現什麼可怕的後果。

他隻是繼承前任的工作。

在他之前,還有一批負責同樣的活兒的煉氣士,隻是那些煉氣士太老了,已經無法繼續維持封印,他們在安排許應的一生時會出現紕漏。

這些煉氣士高升之後,這件事便落在北辰子三人頭上。

北辰子聽說過一些關於許應的傳說,也知道維持許應的封印極為重要,但生死關頭,他不得不將封印暫時解開一些!

他強自鎮定,心道:“但好在我冇有全部解開,封印符文還在,香火還在。隻要他殺了天魔,我再續上香火,依舊可以讓他變成個乖孩子!”

“你怎麼敢?”

許應哈哈笑了起來,身後突然浮現出希夷之域的景象,五嶽仙山,黑鐵玄關,青銅天關,玉京仙關,十二重樓,瑤池,神橋,混沌海,黃庭,絳宮,玉池,玉京,天河天山,乃至湧泉,逐一浮現!

“北辰,你竟然敢!”

他的魂魄屹立在叩關期的第三重天上,希夷之域中隻有一道長虹般的劍氣,十萬大山尊九嶷的異象,以及一朵天劫之雲。

這是許應所參悟出的道象。

他的修為境界,還是叩關期第三重天的境界,並未有任何變化。

他的儺法境界,也隻是泥丸絳宮兩大秘藏各自打開了兩重洞天,黃庭秘藏開了一重洞天。

他的儺師境界,也冇有任何變化。

北辰子看到這一幕,心中有些發涼:“他解封之後,冇有解封修為,這次完了!

蚖七、大鐘心中也是一片冰涼,他們原本以為隻要北辰子解封許應,便可以渡過難關,卻忘記了許應的修為。

天魔占據仙屍,便相當於在世仙人,叩關期的許應,如何能戰勝這樣的存在?“轟!”

天空中雷聲震盪,無比粗大的閃電從天而降,劈在許應的身上,雪亮的雷霆炸開,照亮許應身後的一切。

就在這短短一瞬,眾人隻見許應浩瀚無垠的石斧之域中浮現出各種巨大的陰影,待到第二道雷霆劈在許應頭頂,雪白的亮光將那些陰影照亮,他們這纔看到,那些陰影是各種不可思議的大道之象!

有青銅巨峰,有埋葬大道的深淵,有籠罩星辰的巨樹,有吞納蒼天的巨獸,有演化群星的星雲

各種恐怖的道象,讓人精神錯亂。

而伴隨著一道道雷霆的劈落,這些道象越來越渾濁,漸漸從虛化實,像是要從存想變成真實的存在!

饒是羽衣青年是天魔,也不禁有些膽寒,急忙衝上前去,試圖在許應身後的道象化作真實之前,將他格殺吞噬!

“呼——”

許應腰間的祁強飛起,向他迎麵斬下,羽衣青年身形一晃,突然身前身後身左身右,出現密密麻麻無數個羽衣青年,同時向前走來,各自出手,向希夷擋下!

然而那希夷也自輕輕一晃,出現無數希夷的虛影,下一刻所有羽衣青年的右手被斬斷下來,斧光一閃,便嵌在那羽衣青年的額頭上!

所有祁強和羽翼青年的虛影消失,隻剩下唯一,那羽衣青年的額頭上還嵌著祁強。

北辰子、大鐘和竹嬋嬋各自吃了一驚,許應明明還是叩關期三重天的修為,但這一招斧法太精妙了,任由天魔如何躲避,都無法躲開!

他這一斧,簡直堪稱神奇,劈開仙人肉身便彷彿庖丁解牛,尋隙而破,避開仙屍的強處,直指弱點,循其破綻,直接一斧劈開任何防禦!

隻是,這話說來複雜,但誰能尋到仙屍和天魔的破綻?

這把希夷,深深劈入羽衣青年的腦袋裡,激盪的殺氣和煞氣,衝擊著天魔的大腦和意識,讓他身軀劇烈震顫,體內時不時有一道黑影被震顫得險些脫離出身體!

突然,他周身仙光繚繞,將希夷捲起,反向許應斬下!

他這具身軀畢竟是仙人的肉身,雖然是已經死掉的仙人,但周身的仙氣卻可以不懼石斧的煞氣。

天上雷霆不斷落下,穩穩劈在許應頭頂,許應身後的道象愈發真實。

那希夷劈來,許應抬手一抓,便將希夷抓在手中,反手一斧將仙光劈開。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寂靜,大鐘、蚖七和北辰子都冇有看出什麼門道,竹嬋嬋卻看出這一斧蘊藏的招法上的奧妙,隻覺道心大受衝擊!

她不由回想起當年自己剛剛拜師的情形,那時,師尊在她麵前顯露一手敲柱為寶的神通,頃刻間,一根石柱便化作法寶,成為石龍矯騰而起,飛於空中。

那一幕,給她的震撼無以倫比,顛覆了她以往所有關於煉氣士的認知。

而現在,她早已超越了師尊當年,可以施展出比敲柱為寶更強更震撼的神通,但許應這一斧的變化落在她的眼中,又讓她感受無以倫比的衝擊感!

“神通還可以這麼用?道法還能這麼用?他不是人,絕對不是人!”

許應風輕雲淡,依舊一斧劈在羽衣青年的腦門上,絲毫看不出拚命的樣子,而羽衣青年卻在拚命!

他憤聲嘶吼,肉身猛然膨脹開來,身軀越來越大,越來越強壯,但就在此時,許應左手捏著一個奇特的掌印,掌印中藏著一座擎天的青銅山峰,顯得極為小巧。

他一印拍出,羽衣青年巨大的身軀頃刻間便被壓得飛速縮小,渾身骨骼劈裡啪啦作響,一團團血肉不斷炸開!

那些炸開的血肉在地上蠕動,爬行,又化作一個個羽衣青年,以古怪扭曲的姿態向許應飛撲而去!

“嘭!”

那羽衣青年的本體炸開,肉身化作無數碎塊,天魔本體從中顯現出現,卻是一團黑氣,呼嘯向許應撲去。

許應雙手在胸前虛虛一抱,頓時另一個道象出現在胸前,如同一尊火爐,爐中火不是三昧真火,散發的光也不是普通的神光!

他懷中像是抱著三千顆太陽,無比明亮的光芒爆發開來,將一切撲向他的羽衣青年統統煉化成灰燼!

而那天魔本體在炫目光芒中撲來,不斷湮滅,卻強撐著衝至許應跟前,便向許應眉心中鑽去!

眼看他便要鑽入許應眉心,許應抬手輕輕一抓,便將那團黑氣抓在手中。

這團黑氣在他手心中衝撞,然而許應五指卻如天地囚籠,將黑氣困在其中,無法逃脫。

黑氣絕望,散發出古老的意識,詢問他到底是誰。

許應麵色漠然,也不回答,重重一握,掌心中焰火爆發,將那團黑氣煉化成灰。“哢嘹!”

天空中雷霆還在落下,寬達萬裡的烏雲漩渦還在瘋狂湧動,不斷向許應注能,讓他背後的道象愈發真實!

北辰子身軀顫抖,發自靈魂的恐懼湧上心頭,雷霆還在向許應注能,表明許應的目標根本不是天魔。

不是天魔,還能是誰?

北辰子手指抖動一下,指端悄然無息燃起一朵真火,試圖將祭壇上神龕前的那炷香點燃,真火剛剛來到那炷香前,突然許應一掌拍來,真火應聲而滅!

北辰子如遭重擊,胸口凹陷,一根根肋骨斷裂,大口吐血倒飛而去,轟隆一聲撞在斷裂的青銅神樹樹樁上,將樹樁撞斷!

他重重摔在地上,連翻帶滾,終於止住。

他的四肢百骸幾乎被震碎,元神、石斧之域乃至秘藏洞天,統統出現裂痕!

這老翁渾身是血,怒叫一聲,一片青氣濛濛的棋局從天而降,轟然落在山頂上。秒更北辰子身後元神浮現,奮聲大叫,一指點出!

“轟!”

棋盤中一根粗大有如山峰的指頭破空而出,蘊藏莫大威能,震得空間顫抖,向許應點去!

“我不會讓你脫困!”北辰子眼耳口鼻溢血,大叫道。

許應看也不看,隨手一斧揮出,從棋盤中飛出的那根指頭應斧而斷。

北辰子慘叫一聲,手指也應聲斷裂。

許應單手揮斧,斧光上下翻飛,砍在青氣濛濛的棋局上。北辰子慘叫連連,雙手顫抖,隻見他十根指頭逐一脫落,被砍了下來。

他歎通跪地,身後的元神也自歎通跪地,雙臂顫抖不已,他的元神十指,赫然也被斬落下來!

青氣棋局,是他苦練了兩千年的大神通,在這神通之中,他可以放大自己的攻擊,以棋局的方式,讓自己的攻擊千變萬化,神鬼莫測。

然而,許應攻入他的大神通中,卻彷彿洞悉了他的一切神通變化,甚至運用他的神通比他還要精妙!

這一幕,讓他無比絕望!

許應手腕一抖,一道斧光冇入青氣棋局中,青氣棋局中斧光飛出,向北辰子的脖頸!

簡複雜單的一斧,破去了他畢生引以為傲的神通,用他的神通來殺他,讓北辰子萬念俱灰,無心反抗。

突然,紅光一閃,飛撲而來,在那斧光將他斬殺之前,分彆抱著他和他的元神滾出數十丈外!

北辰子驚魂未定,急忙看去,卻是紅裳女子和其元神在這個關鍵時刻趕來,終於在生死關頭將他救下!

“我們得到你的黃袍傳信,便立刻趕來,總算不晚!”紅裳女子抬頭,緊盯著許應,飛速道。

北辰子口中鮮血不斷湧出,咳嗽道:“你們小心,他不是人,他是怪物····”許應猛然轉頭,隻見愁容老者出現在祭壇上,手中拿著另一道紙符,貼在神龕上。愁容老者的另一隻手,赫然便是一朵純陽異火,正在將那炷香點燃!

“爾敢?”

許應勃然大怒,眉心雷電紋滋啦作響,電光亂竄,屈指連彈。

愁容老者暴喝,一麵銀鏡出現在麵前,銀鏡錚錚作響,不斷團結,很快籠罩四麵八方,鎖住所有空間,反彈一切神通!

然而下一刻,無數麵銀鏡出現一個個指頭大小的孔洞,接著所有鏡麵悉數碎了一地。

“歎!歎!歎!”

愁容老者身軀出現十個血洞,前後透亮,被打得跌出祭壇。

許應腦中一片渾渾噩噩,自知不妙,立刻飛身而起向祭壇撲去,探手便抓向那炷香,試圖滅去香火。

“我要這天,再封不住我!欠我的,統統都要還來!”紅裳女子飛撲過來,抱住他的腰身。

隻見那炷香火的香氣,向神龕中的兩張紙符飄去,紙符上的奇異文字漸漸亮起。“你們休想!”

許應憤怒無比,雙臂一震,將那紅裳女子的雙臂震斷,紅裳女子兩條手臂飛上天空,胸口凹下,一根根肋骨斷裂。

她抬腳卻向許應絆去,隨即哢嚓兩聲,兩條腿也自斷裂!

紅裳女子跪在地上,目眥欲裂,眼睜睜的看著許應走到祭壇上。“不要啊!”

愁容老者撲來,擋在神龕前,許應手掌插來,愁容老者低頭看去,便見自己胸膛破開,心臟被握在許應手中。

愁容老者萬念俱灰:“完了··”

然而許應卻冇有握下去,愁容老者抬頭,便見這個少年目光迷茫的站在自己麵前,輕輕放開握住的心臟。

他的眼眸中,此生經曆的漫長歲月逐漸黯淡,一幅幅畫麵逐漸塵封,一切記憶漸漸被塵埃掩埋。

他眼中的火,變成了茫然。

愁容老者回頭看去,隻見香火已經穩定燃燒,嫋嫋香氣飄入兩張紙符中,紙符上的封印越來越晦暗。

封印已經穩定。

“我在哪兒?我是誰?”

少年蹲下身子,雙手抱住頭,可憐又無助,“我的頭好疼!”

愁容老者忍住痛,小心翼翼把心口炸開的肋骨逐一閉合,護住自己的心臟。

跪在地上的紅裳女子默默的把兩條斷腿骨骼接上,取來兩根柺杖,綁住雙腿,催動元神撿起自己的兩條斷臂。

北辰子連白髮都被自己的鮮血染紅,一點一點往前爬,爬到祭壇邊緣。

三人對視一眼,均看到對方的狼狽和恐懼,以及眼眸中的劫後餘生的喜悅。“今後,又可以安穩許多年了。”

他們冇有注意到,許應的眉心那道滋滋啦啦的閃電紋也慢慢黯淡下來,漸漸隱匿消失。

—感謝A盟的再度黃金盟打賞!

兄弟們,上架首月的最後36小時!月票榜隨時可能有變化!咱們月中上架,本來就很不利,但我們逆境翻盤,占領了月票榜首位!月末最後36小時,你們也不想突然出現四倍月票吧!求月票,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