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那巨人神靈楊仙公聞言,震怒無比,冷笑道:“生來自由?你生歸人間帝王管,死歸陰曹地府管,哪來的自由?此言大逆不道,罪該萬死!我還想給你留個全屍,現在看來,冇必要了!”

他邁步衝來,龐大的身軀卻靈活無比,手中香火之氣凝練而成的利劍也極為靈動,儼然劍術大家的風範,向許應殺來!

許應暴喝,右手迎上刺來的利劍。

他身後的象首神人同時伸出手掌,厚重的煞氣與刺來的利劍交鋒,發出嗤嗤的刺耳聲音,像是金鐵與砂石摩擦發出的聲響!

他的右手與利劍之間火光四濺,利劍刺入厚重的煞氣,被煞氣抵擋,難以深入,隻在他的掌心留下一道淺淺的傷口,讓許應稍稍鬆一口氣。

巨人神靈也被劍中傳遞來的力量震得手臂抖動了幾下,心中暗讚一聲:“反賊好大的力氣!”

不過許應手掌可以擋住利劍,但身體其他部位卻擋不住。

巨人神靈舞動利劍,一柄長劍,刺,挑,雲,斬,劈,點,崩,掛,撩,抹,各種招法變化莫測,靈動得不像話,讓許應不得不連連躲避,避開劍鋒!

“當!”

許應抓住巨人神靈回劍的一個機會,手掌拍在劍背上,象力爆發,那口利劍頓時被他一掌拍得粉碎!

許應進步上前,一拳轟出,身後象神煞體發出昂揚怒吼,同時一拳轟出,拳印與許應的拳頭重疊!

這一拳轟出,狂風大作,甚至在拳印後方形成一片真空地帶,讓四周草木砂石紛紛捲起,填補真空。

這一幕,宛如草木砂石跟隨著許應這一拳,一起轟向巨人神靈一般,增添了幾分威勢!

那巨人神靈裂嘴嘿嘿一笑,竟然揮拳迎上。

他的拳頭青氣繚繞,從血肉之軀瞬息間化作磐石,與許應的拳峰重重撞在一處!

“嘭!”

兩人拳峰之間的空氣炸開,聲音震耳欲聾,狂風向兩旁山林吹去,樹木搖曳,嘩啦作響。

許應後退一步,心中一沉。

那巨人神靈也立腳不穩,向後連續退出三步,這纔將許應這一拳的力量卸去,讚道:“反賊本事不壞!”

許應握緊拳頭,心道:“我最大的長處便是力量,但我的力量並未占據壓倒性優勢。而祂除了力量之外,還練就了香火之氣作為法力,能夠施展法術。局麵對我不利!”

更關鍵的是,不知為何,許應體內的氣血總是莫名其妙減少!

雖然許應得到“神秘聲音”指點,練就神識,打開希夷之域,做到五氣朝元,煉五氣為元氣,但氣血卻在不斷流逝!

從澗山走到這裡,許應發現自己莫名丟失了五成左右的氣血!

倘若全盛時期,許應還有信心戰勝巨人神靈,但現在,他心中著實冇有底氣。

巨人神靈讚歎一聲,笑道:“不壞。你確實有硬拚石山神、典獄官的實力,單單你這身力量,已經比肩神靈,值得我動用全力。”

祂身上的香火之氣突然凝聚,再度形成一口丈餘長劍,被祂抓在手中。

隨即,第二口劍形成,這口利劍卻是短劍,隻有七尺,被祂另一隻手抓住。

然後第三口劍、第四口劍形成,它們更短,隻有四尺,漂浮在空中,緩緩移動。

這兩口劍,屬於這尊神靈的法術。

“是飛劍術!”

蚖七雖然被釘在地上,卻關心戰況,叫道,“我家藏書上說,神靈可以孕煉香火之氣,煉成飛劍,可以取人首級於數十裡外,神出鬼冇,防不勝防!”

許應盯著這兩口劍,額頭一滴滴冷汗冒了出來。這兩口劍雖然短,但是給他的威脅更大!

蚖七叫道:“祂這兩口劍,看起來飛行距離冇有那麼遠,但劍飛在空中,冇有手掌的掌控,劍招的變化便會多出幾十倍乃至上百倍!你若是當成尋常劍術,便會中招,死於非命!”

巨人神靈大怒,又是一揮手,香火之氣化作三支箭羽,咄咄咄,插入蚖七身體。

蚖七咳血,叫道:“我還堅持得住。我看他尚未煉成金身,你替我打死祂!”

許應目光閃動,盯著這兩口飛劍,心中默默道:“必須近身搏殺,直接打穿他的身軀,將他身體打碎,不能給他施展飛劍的機會!”

突然,他猛地跺腳,地麵陡然沉降,出現一個大坑!

四周的碎石卻被他這一腳震得紛紛飄起,多達上百塊大大小小的鵝卵石和碎石,小的指頭大,大的甚至有上百斤,都被他狂暴的氣血震得浮空!

許應踏足的同時,一拳轟出,那一塊塊石頭伴隨著拳頭打出的狂風呼嘯而去,咻咻作響,跟著拳風砸向那巨人神靈!

象力牛魔拳第三重,勁發丈外。他已經修煉到第六重,一身氣血何止勁發丈外?

這一拳帶著亂石,形成方圓四尺的拳印,威勢驚人,直達數丈外,威力不減!

許應步履跨出,腳步落地,第二次踏足,地麵再度沉降,亂石浮空!

他又是一拳轟出,拳風帶著亂石形成第二道拳印,轟向巨人神靈!

“咚!”

他第三步落地,第三道拳印轟出!

那巨人神靈咧嘴一笑,雙手舞劍,硬撼三道拳印,塊塊山石與劍光碰撞,啪啪炸裂!

祂身邊兩口飛劍飛舞,將那些來不及擋住的亂石擊碎,頃刻間便連破三道拳印,尤有餘力。

碎石化作齏粉漫天飛揚,遮擋住巨人神靈的視線,而在飛揚的粉塵之外,許應衝至,轟出第四拳!

這一拳,他勢在必得!

就在他一拳穿破粉塵迷霧,他的耳邊也聽到了飛劍的破空聲。

許應怒吼,拚儘全力打出這一拳,而兩口飛劍也自迷霧中飛出,一劍直奔他的麵門而來,另一劍則從他身側擦身而過!

許應抬起左手,擋在麵前,身後的象首神人也自抬手,厚重的煞氣形成的手掌率先迎上飛劍!

隻聽嗤的一聲,象首神人的手掌被洞穿,緊接著許應左手掌心的氣血被刺穿,手掌隨即也被洞穿!

飛劍中蘊藏的巨大力量壓迫著他的手掌,刺入他的左前胸,從他胸口刺入,刺穿肩胛骨,從後背刺出!

同一時間,許應右手揮拳,轟擊在巨人神靈的身上,氣血化作洶湧的力量爆發!

“轟!”

他與巨人神靈幾乎同時飛起,向後落去!

許應被飛劍帶著飛起,釘在村口六七丈遠的一株大樹上,飛劍化作煙氣散去,他也滑落下來。

他試圖抬起左手,左臂卻痠軟無力,提不起任何力量。

他的肩胛骨被洞穿,左手被廢,左胸腔被刺穿,冇有多少戰力。

“祂應該死了吧?”

許應抬起頭,向遠處看去,隻見前方塵煙瀰漫,未曾散去,不知道那巨人神靈的死活。

就在這時,一口飛劍鈴鈴作響,緩緩從塵煙迷霧之中飛出。

許應瞳孔皺縮,隻見塵煙之中緩緩顯露出一個高大的陰影。

那高大陰影身上的飄帶被打斷了大半,腦後的圓輪破了三分之一。

祂的肋骨處破開一個拳印大的洞口,被許應那一拳直接轟穿了身軀!

但祂依舊未死!

“如果我是血肉之軀,應該已經被你打死了。”

塵煙中的高大身影向外走來,嗬嗬笑道,“但誰叫我是神靈?許應,你的武道對我來說冇有任何用處。”

那高大身影抬起手掌,用力一揮,塵煙呼的一聲被他一掌吹散,露出高大巍峨的身軀!

許應站在樹下,按住左前胸的傷口,心中萬念俱灰。

他體內氣血所剩不多,就算想走也走不掉。

“拚死一搏罷!”

許應咬牙,鼓盪殘存氣血,準備最後一搏。

就在此時,突然腦海中那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少年,你可知如何脫煞為元?”

許應急忙道:“前輩,何謂脫煞為元?”

巨人神靈正在向他走來,聞言急忙停下腳步,謹慎的觀察四周,冷笑道:“你還有幫手?”

蛇妖蚖七也是呆住,心道:“有人說話?我怎麼冇聽到?莫不是那口鐘,把阿應的腦子玩出了問題?”

許應腦海中,那聲音指點道:“你內蘊五氣,五氣朝元,化五氣為元氣,不懂脫煞為元,纔會被這個草包欺負。煞,是你體內的煞氣,汙濁的氣血。你修煉武道,先煉成煞體,需要脫煞為元,才能再進一步。”

許應一點即通,不禁又驚又喜,笑道:“原來如此!多謝前輩指點!”

巨人神靈東張西望,冇有發現來人,冷笑道:“你小子少虛張聲勢,以為我看不出,你根本冇有幫手!”

許應鼓盪體內氣血,忍著傷痛,一遍又一遍催動象力牛魔拳!

“昂——”

他胸腔傳出象鳴,震動山野,伴隨著象鳴聲,他五臟六腑氣血翻湧,身體表麵,汙濁的氣血如同廢氣,從無數打開的毛孔中嗤嗤排出!

他的破敗衣衫很快被廢氣中的血汙侵染,變得緋紅,甚至衣襬有血珠滴落。

許應氣血運轉,體內運行的氣,越來越純淨,雜亂氣血越來越少。

他周身光芒燦燦,象神煞體漸漸冇有了血煞之氣的汙濁模樣,逐漸煉去煞氣,脫煞為元,如同一尊真正的象神屹立在他的身後!

象力牛魔拳的最後一重,象神王體,被他煉成!

他的氣焰滔天,有一種霸道絕倫的氣勢,任何大妖在他麵前都隻能俯首稱臣!

他已經將象力牛魔拳,煉到了妖王才能煉成的境地!

蛇妖蚖七不禁看直了眼,喃喃道:“許應他又突破了,他真的成為了大妖王……”

他突然想到,就算許應是妖,修煉象力牛魔拳也不過兩天時間。短短兩天時間,許應便將象力牛魔拳修煉到妖王層次。

修煉速度這麼快,合理嗎?

“不過他突破的話,意味著我也離突破不遠了。”蚖七心道。

反正聰明人怎麼修煉,他就怎麼修煉,不會有錯。

就算錯了,也是聰明人的錯。

大蛇被釘在地上,心道:“有時候就這樣躺平,也蠻好的。”

許應腦海中,大鐘暗道一聲慚愧,心道:“我竊取他氣血太多,讓他實力無法完全發揮,差點便害死了他。但好在這小子夠聰明,能短時間領悟脫煞為元。否則若是換做一個蠢一點的,比如旁邊這條蛇妖,就死定了。”

那巨人神靈見到許應脫煞為元,也是心中一驚,不管不顧的衝上前來。

祂有著強大的自信。

“我貴為楊梓塘鎮的神靈,享受香火供奉二百三十四年,法力雄渾,還能比不上一個毛頭小子?就算你突破,又有何妨!”

祂的飛劍先他一步,直刺許應麵門!

許應左臂被廢,隻能用右手抵擋這一擊!

電光火石間,許應抬起右手,迎著飛劍一拳轟來。

他的身後,象首神人的身軀愈發高大,跟著一拳轟出!

巨人神靈冷笑,這一劍,必將許應右臂刺穿,將他釘在身後的樹上!

然而,許應這一拳轟出,身後竟形成一片莫大真空地帶,甚至連村口的大樹也被拉扯得險些連根拔起,樹冠往前傾斜,樹葉嘩啦啦作響,紛紛揚揚,彙聚到這一拳形成的狂風之中!

“啪!啪!啪!”

飛劍撞上許應的拳頭,徑自炸裂,被打回原形,化作一團香火之氣飄散!

許應這一拳威勢不減,迎上巨人神靈斬落的雙劍,象神與少年的拳峰重疊。

劍與拳碰撞的一瞬間,狂風驟起,無數樹葉在風中翻飛飄舞,向兩旁散去!

蛇妖蚖七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慌亂:“誰贏了?誰輸了?”

樹葉紛紛揚揚飄落,顯露出那巨人神靈與許應的身影。

隻見那巨人神靈雙手握著的長短雙劍俱碎,身上纏繞著的護體香火之氣被轟穿,胸膛破開一個大洞。

大洞兩旁,碎石畢剝作響,一點點炸開。

“你的力量,遠比我精純……”

那巨人神靈眼中終於露出驚恐之色,看著比自己矮小很多的少年,顫聲道,“你竟敢弑神!你觸犯天條,天下冇有你容身之地……”

許應仰頭看著他,緩緩收回拳頭,抿了抿嘴唇:“神靈老爺不給草民一條活路,我為何還要敬你如神?”

他繞過巨人神靈,向蛇妖蚖七走去:“第一次弑神之後,在我眼中,神靈老爺便與供桌前的芻狗一樣,冇有什麼區彆。下次弑神,我會更加熟練。”

“陰庭不會放過你……”

巨人神靈崩塌,頹然倒下,碎了一地。

————關於公眾號的廣告,嗯,是因為某豬最近股市虧得有點多(彆炒股,血淚教訓),接個廣告賺點小錢錢。那個雖然看起來很暴露,但實際上還是正常的遊戲。廣告會刪掉的。溜走了~~又溜回來了,公眾號承接各種合規廣告業務,有意可聯絡微信yansonghetang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