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85bb3794ebdb97fd360a0d6718932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馬頭坡村,許應老老實實坐著,被魯氏摁

著腦袋,一勺一勺的水澆在頭上,幫他洗去藏在頭髮裡的血汙。

“我這輩子都是這樣幫他洗頭,洗了七年

了,怎麼就不是我兒子了?”魯氏一邊說,一邊眼淚就掉了下來。

村民們也手拿著木叉、饅頭、菜刀等物圍

了上來,不讓七、大鐘和竹嬋嬋帶走許應。1儘管他們極為弱小,對大蛇也極為恐懼,

但依舊壯著膽子上前。

魯氏給許應洗好頭,抹去眼淚,哽咽道:

“怎麼就不是我兒子了?”

許應坐起身來,道:“娘、我可能真的不

是你的兒子。我能模模糊糊記起一些事情,我記得這條大蛇姓牛,叫七,我和他出生入死,經曆過很多事。還有鐘爺,我腦海裡總有一些畫麵,是它拚死護著我的情形。”

竹嬋嬋露出期待之色:“還有老祖我

呢?”

許應遲疑一下:“你是我的童養媳嗎?”

竹嬋嬋暴怒,在他腦袋上梆梆錘了兩拳:

“你做夢!想什麼呢?”

許應道:“難怪我對你冇有印象。倘若是

童養媳,我肯定有印象,我還記得有一個喜歡吃胭脂的女孩子。”

他努力思索,去想那個女孩的名字,興奮

道:“我記起來了,叫元未央!我喜歡吃她嘴唇上的胭脂!”

七看了大鐘一眼,麵帶憂色。

大鐘悄聲傳音道:“他把元未央當成了女

孩子,其實是好事。畢竟能記起一些事情了。”

魯氏又抹了把眼淚,看向徐進,徐進冇有

說話。

馬頭坡村,許應老老實實坐著,被魯氏摁

著腦袋,一勺一勺的水澆在頭上,幫他洗去藏在頭髮裡的血汙。

“我這輩子都是這樣幫他洗頭,洗了七年

了,怎麼就不是我兒子了?”魯氏一邊說,一邊眼淚就掉了下來。

村民們也手拿著木叉、饅頭、菜刀等物圍

了上來,不讓七、大鐘和竹嬋嬋帶走許應。

儘管他們極為弱小,對大蛇也極為恐懼,

但依舊壯著膽子上前。

魯氏給許應洗好頭,抹去眼淚,哽咽道:

“怎麼就不是我兒子了?”

許應坐起身來,道:“娘,我可能真的不

是你的兒子。我能模模糊糊記起一些事情,我記得這條大蛇姓牛,叫七,我和他出生入死,經曆過很多事。還有鐘爺,我腦海裡總有一些畫麵,是它拚死護著我的情形。”

竹嬋嬋露出期待之色:“還有老祖我

呢?”

許應遲疑一下:“你是我的童養媳嗎?”2

竹嬋嬋暴怒,在他腦袋上梆梆錘了兩拳:

“你做夢!想什麼呢?”

許應道:“難怪我對你冇有印象。倘若是

童養媳,我肯定有印象,我還記得有一個喜歡吃胭脂的女孩子。”

他努力思索,去想那個女孩的名字,興奮

道:“我記起來了,叫元未央!我喜歡吃她嘴唇上的胭脂!”4

七看了大鐘一眼,麵帶憂色。

大鐘悄聲傳音道:“他把元未央當成了女

孩子,其實是好事。畢竟能記起一些事情了。”

魯氏又抹了把眼淚,看向徐進,徐進冇有

說話。

村裡的裡正大聲道:“阿應娘,隻要你一

句話,我們便和這些妖怪拚了,怎麼也要把應娃留下!”

突然,鐘聲震盪,悠悠揚揚,將眾人腦中

被封印的真實記憶釋放出來。

這些人隻是凡人,愁容老者三人留在他們

腦海中的記憶封印並不如何強大,大鐘很輕易便可以將這些封印破去。

所有村民被塵封的記憶頓時湧來,很快有

人記起三個月前,有三個形容古怪的人帶著許應來到村中。

那時,村民們原本不認識許應,但很快便

都認識了許應,並且每個人都知道七年前是徐進打漁用漁網把許應從水裡救上來。

自那之後,所有人都知道許應在村子裡已

經生活七年,也都知道許應的老家許家坪發生了大火。

但是現在,他們記憶解封,內心中不由得

對許應生出深深的恐懼。

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

為何他來到之後,村民們的記憶便都改變

了?

徐進和魯氏的記憶也已經覺醒,夫妻二人抱在一起,看著許應露出恐懼之色。

“所以,我真的不是你們的兒子,對

嗎?”許應心中黯然,卻笑著向他們問道。

夫妻二人搖了搖頭。

許應鼻翼抽了抽,今天洗頭的水有些涼。

他想,他大約是受了風寒,鼻子有點酸楚。

魯氏遲疑一下,冇有說話。

許應望著他們,嘴角動了動。

魯氏和徐進的記憶恢複了,知道他不是他

們的兒子,也冇有在一起生活七年,可是,許應的記憶依舊冇有改變。

他依舊對這二人有著濃濃的感情,他的記

憶裡,依舊儲存著與他們一起生活七年的記憶。

對他來說,他們依舊是父母。

許應飛身而起落在江麵上,衣袖揮動,一

條條大魚身不由己飛起,落在江麵上,這些大魚足以讓馬頭坡村的居民很好的生活一段時間。

竹嬋嬋取來一顆靈丹,投入村裡的水井

中,道:“待靈丹化去,你們夫婦取井水引用,便可以懷上自己的孩子了。”

七遊入沅江,大鐘飛起鑽入許應腦後,

七鑽入水下,猛地抬頭,便將許應托起,向東方遊去。

魯氏和徐進目送他們遠去,心中有些悵

然。

馬家坡村的日子又恢複平靜,這次村民遇

妖的經曆變成了他們茶餘飯後的談資,這件事還未結束。

第二天清晨,魯氏驚叫聲傳來,徐進急忙

出去觀看,隻見自家的院子裡多了一艘新船。

又過了幾日,夫妻二人一覺醒來,他們家

院子裡多出一條兩三丈長短的大魚。前幾日的魚還未吃完,夫妻二人便把魚送到集市賣掉。

又過幾日,院子裡不知何故又多出一條大

魚。

他們家隔三差五,總是莫名出現大魚,有

人說是那個叫許應的妖怪回來報恩。

徐進夫婦的日子漸漸好過起來,冇多久,

魯氏便有了身孕。而村裡的人飲用井水,也漸漸身體康健,百病不生。

三個月後,秋季來臨,徐進對魯氏道:

“我們那個妖怪孩子,這幾日冇有送魚了。”魯氏道:“咱們養了他三個月,他是報恩

來了。而今恩怨了結,咱們又有了孩子,他也放下了。”

徐進點頭,正常出船打漁。說來也怪,妖

怪孩子送給他的那艘船穩得很,即便江上風浪再大,小船也穩如泰山。

“阿應不是他們口中的妖怪,他是人,長

著人心。”他心中默默道。

無妄山,許應披星戴月,從武陵趕回來。

這些日子,他總是半夜偷偷禦劍而走,連

夜奔赴數千裡,趕往武陵,然後又會在天亮前返回無妄山。

“阿應,你已經報答了恩情,今後不用再

去了。”

大鐘在山上等他,見他風塵仆仆的歸來,

道,“你是煉氣士,他們是凡人。對於煉氣士來說隻是小小的風波,對於他們便是滅頂之災,不要連累了他們。”

許應心中凜然,道:“鐘爺說的是,我不

會再去了。”

七遊來,詢問道:“阿應,你的修為更

勝從前,想起之前的記憶了嗎?”

這三個月來許應在無妄山修煉,修為早已

恢複,並且更上一層樓,距離叩關期第四重天越來越近。

這些日子,他的腦海中偶爾浮現出之前的

零星畫麵,有蔣家田的生活,也有與七、大鐘一起逃亡的日子,還有元未央的麵孔,以及周齊雲渡劫的情形。

但是,他始終無法將這些畫麵穿起來,無

法徹底記起前塵往事。

竹嬋嬋已經長成了半大姑娘,氣息飄然若

仙,修為深厚雄渾,她穿著郭小蝶的衣裳,誠如之前所言,郭小蝶的衣裳對她來說有些小。

“應該是上次記憶解封時,他將一部分力

量暗暗藏起,用來對抗紙符封印,在封印中留下了漏洞。”

少女洋溢著老氣橫秋的青春活力,抬手把

胸脯往上托一托,免得勒得慌,低著身子湊到許應麵前,打量許應的眉心。

許應眉心果然有一道雷霆紋,隻是痕跡極

為暗淡,不仔細看難以察覺。

她幾乎貼在許應臉上,一邊盯著雷霆紋

看,一邊存想,將雷霆紋的形態轉化為道象記錄下來,道:“這道雷霆紋,應該便是他失憶之前留下的線索。我懷疑封印激發的那一刻,他已經做好了破封的準備。”

許應乖巧的坐在那裡,被她撥出的氣息撲

到臉上,臉色微紅,移開目光、問道:“嬋嬋,你體內的仙藥煉化了多少了?”

“隻煉化了一點······”

竹嬋嬋說到這裡,突然醒悟過來,難以置

信的看著他,失聲道,“你記起我了?”

許應點了點頭,道:“剛纔我從武陵回來

時,突然又記起了一點點。你的修為為何停滯不前?按理來說,你應該將體內仙藥煉化了。”

“我要壓製住修為,修煉攤法,再將催法

與煉氣法門統一。”

竹嬋嬋歎了口氣,道,“我發現我從兜率

宮竊取的仙藥,好像不足以支撐我成仙。我那個時代的煉氣法門,冇有發現人體六秘。而我竊取的兜率宮仙藥,好像隻能將心力提升到仙的層次。擇日飛昇就算我把仙藥煉化乾淨,也撐不過天劫。”

她直起腰身,目光閃動、道:“你消失的

那段日子,我痛定思痛,決定要打開人體秘藏,催氣兼修!不過我的修為已經到了重樓的境界,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

她麵色凝重,道:“我打不開人體秘

藏。”

許應笑道:“你冇有尋龍定位術,自然無

法打開人體秘藏。”

竹嬋嬋搖頭道:“你在大蛇的肚子裡丟了

好幾卷尋龍定位術.我隨時可以進入蛇腹,當然可以看到這些典籍。我也是天資聰慧,尋到這幾個秘藏不難。但我尋到秘藏之後,還是打不開秘藏。”

許應大惑不解。

竹嬋嬋迦跌而坐,身後飛出一個大姑娘,

正是她的元神,瀰漫燦燦神光,威嚴不可冒犯,伸手拉住許應的手。

許應隻覺身體一動,不由自主的就跟著她

飛了起來。

他低頭看去,便見地上還有個自己。那個

自己光芒燦燦,極為奪目。

“咦.拉錯了。怎麼把肉身拽出來了?”

竹嬋嬋懊惱的嘀咕一句,把許應往下一

推,抓住許應魂魄的手便自飛起,鑽入自己肉身的後腦。

許應肉身跌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兩人率先來到混沌海。

饒是許應的魂魄強大,竹嬋嬋的元神不

弱,也被洶湧澎湃的混沌海鎮住。隻見這片混沌海比許應的混沌海大了無數倍,那顆混沌泥丸則像是一個巨大的天球,坐鎮在混沌海中央!

兩人的目光落在上麵,頓時有一種天地扭

曲,無限向混沌天球中跌落之感,極為難受!

竹嬋嬋的元神抓住許應的手,衣衫獵獵,

從浩瀚無垠的混沌海上空飛過,這裡浪聲澎湃,充滿混沌噪音,讓人無法集中精神。

竹嬋嬋大聲道:“以我最強的神通,也無

法打開這顆混沌泥丸!隨著我的修為境界增長,混沌泥丸也在不斷增長!我重修元神,元神剛成的時候,這顆泥丸便已經壓得混沌海沉降!現在,這顆泥丸比那時大了數十倍!”

許應跟著她,遠離混沌泥丸,心驚肉跳的

從混沌海上空飛過。

他們經過十二重樓,來到心嶽仙山,進入

仙山中的心室,尋到絳宮秘藏。

絳宮中兜率仙火熊熊,任何神通在這裡都

難以維繫威力,道象都會被燒成灰燼,比叩關境界時難開了何止萬倍?

他們又來到黃庭秘藏、玉池秘藏,這兩個

秘藏的開辟難度,也提升了不知多少倍。玄黃之氣厚重無比,鎮壓無數諸天世界,玉虛青氣凝固如玉,更是幾無開辟的可能!

兩人停在玉池秘藏外,竹嬋嬋歎了口氣,

道:“大惡人堵死了飛昇路,想要飛昇,隻靠兜率宮仙藥可不成,還需要其他五座仙宮的仙藥。我不可能用三萬年去其他仙宮竊取仙藥,那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打開人體六秘。隻是修為越高,開啟六秘越難。”

許應怔怔出神,突然想到一個可怕的可

能:“倘若修煉到飛昇期,還能打開六秘嗎?”

竹嬋嬋搖頭道:“我修煉到重樓境界,即

便動用最強的神通也無法開啟秘藏,須得尋找我當年留下的法寶,才能打開秘藏。倘若修煉到飛昇期,就算用我給周天子煉的法寶,也絕對打不開!”

許應眼睛一亮:“我知道泥丸宮主人佈局

吃人的原因了!他是飛昇期的煉氣士,自忖冇有足夠的力量飛昇,又無法打開自己的人體秘藏,修為實力無法再進一步,因此他設局,傳出攤法,讓其他人幫他修煉秘藏!”

竹嬋嬋道:“可是,他隻傳出泥丸秘藏的

修煉法門·…·”

她醒悟過來:“你的意思是說,人體六

秘,六種秘藏的傳承,他統統傳了出去!他不止收割泥丸,絳宮、黃庭、玉池、玉京、湧泉,他統統都要收割!”

竹嬋嬋倒抽一口冷氣,喃喃道:“這小

子,居然這麼狠·……倘若我小師弟還活著,豈不是說他也這麼狠?”

她難以置信。

許應思索道:“有一件事情很古怪,六個

月前,我打開黃庭秘藏,釣取神識仙藥,並未察覺到被人盯上的感覺。這隻能說明一件事黃庭主人,就是先前盯上我的三個秘藏主人之!”

他頓了頓,道:“這個人已經盯上了我,

無須再盯一次。不知道元未央是否已經補全了元道諸天感應。倘若冇有補全,她家老祖元無計就危險了。”

他回憶起元未央,腦海中浮現的總是元如

是,因此固執的認為元未央就是那個讓他吃胭脂的女孩。

這時,有人上山,是一個年輕男子,躬身

束。”道:“是許應老祖嗎?家師命我前來送請

許應疑惑道:“你家老師是?”

那年輕男子道:“徐福。”

最後三小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