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3135d6e2360164caba3b5dd628d3f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徐福站在方丈仙山上,向許應伸出

手來,許應微微一怔,握住他的手,徐福手掌使力,將他拉

到方丈仙山上。

七連忙縮小身形,縱身一躍,跳到上仙山,叫道:“等等

我!”

許應站在這座小小的仙山上,嘖嘖稱奇。

方丈仙山方圓不過丈餘,但是站兩個人還是綽綽有餘。

這座小小的仙山向殿外飛去,飛行之時,山壁奇妙的紋理

浮現出來,不斷變化。

許應目光落在這些紋理上,總覺得有些熟悉,有些像是鳥

篆蟲文,然而細看,紋理便消失不見,不容他去揣度其中的

奧妙。

“這座山,真的是仙界碎片?好像

平平無奇。”

七掛在許應耳朵上,打量四周,小聲道,“徐福總是站在

山上,莫非他無法離開這座山?”

大鐘神識波動,道:“如果他離開這座山會怎樣?”

徐福眼角的疤痕跳動一下。

許應目光閃動,低聲道:“你們不要瞎猜。他剛纔說祖龍

命當時世上最強的煉氣士,將我的封印解開了那麼一條縫

隙,然後,祖龍派我和他出海尋找仙山。莫非,方丈仙山的

訊息,是從我這裡得到的?”

他眨眨眼睛,不解道:“我怎麼會有仙山的訊息?”

大鐘和七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他們甚至冇有聽說過方丈仙

山,更彆提仙山的妙用了。

七遊下,落在地上,突然驚聲道:“你們快看,真的可以

看到仙界!”

許應驚訝,急忙四下張望,然而卻

冇有看到什麼異狀。

七叫道:“你們縮小體型,像我這樣才能看到!”

大鐘連忙縮小形體,變得巴掌大,落在地上,驚呼道:

“果然可以看到仙界!

許應聞言,逆轉撒豆成兵的攤術,把自己縮小成豆粒大

小,落在地上,仰頭望去,果然看到了這座小小的仙山外,

竟然還有著一層大氣層,形成了這座仙山的天幕!

通過這層薄薄的天幕,他們看到天外巨大的仙山漂浮,像

是虛影一般,顯得極不真實。

而向更遠的地方看去,還可以看到仙光如長虹、飄帶,仙

山座座,雲光霧繞,以及那漂浮在天空中的宮闕,還有浮空

的仙樹,上麵結滿了蟠桃,似乎隻要探出手去,便可以摘下

一兩顆。2這座方丈仙山,真是太奇妙了!

徐福聲音彷彿從天外傳來,道:

“那裡就是仙界,不過我們隻能看到仙界,卻無法觸摸到

仙界。這塊石頭,是從仙界跌入凡間的石頭,它雖然落入凡

間,但卻與仙界共享一片天空,因此我們能站在這裡看到仙

界的景象。”

許應散去撒豆成兵的攤術,身軀恢複如常,讚道:“方丈

仙山,當真神奇。”

徐福道:“還有更神奇的。等到仙界的日出時,你就會發

覺,你沐浴著仙界的陽光煉氣,是何等爽快!仙界的陽光化

作元氣進入你的體內,煉去你體內一切雜質汙垢,讓你通體

如玉,彷彿服用仙藥一般!”

許應、七和大鐘聽了,禁不住心癢難耐,巴不得仙界的太

陽升起體驗一下。

徐福門下的一個個弟子身著白衣,揹負劍匣,四個四個的

聚在一起,一起禦劍飛行,伴隨在方丈仙山左右。

徐福腳踩仙山飛行,穿過一座座陡峭山川,嗬嗬笑道:

“天上一日,地下

一年。我得到方丈仙山至今,不過經曆四千個日出而已。

你們若是在這裡等候一年,便可以看到下次日出。”

許應站在這座仙山上隻見前方一座山峰上也有一株桐樹。

梧桐神樹迎著大海生長,挺拔俊秀,高出其他山峰!

許應正在張望,突然聽到清脆的鳥鳴聲,抬頭看去,便見

一隻拖著長長的火尾的神禽從天空中飛過。

那神鳥騰空,猛然雙翼一振,漫天大火,神鳥在火中翻

滾,速度大增,破空而去。

徐福道:“剛纔飛過去的,是一隻覺醒了遠古血脈的神

禽。聽聞附近居住著一隻鳳凰,那鳳凰來此之後,神禽便漸

漸多了。”

許應望向那株梧桐深樹,隻見剛纔的神鳥飛上神樹,停在

樹上,心道:“莫非是鳳仙兒?”

“此地名叫霍桐山,乃是古傳三十

六洞天中的第一洞天,當年在這裡修行的煉氣士數不勝

數,渡劫的煉氣士也不計其數。”

方丈仙山飛向旁邊的一座山峰,穿過山體中央的大裂縫,

兩側的山壁生長著奇怪的血肉,爬滿了山壁。

這些血肉彷彿能嗅到活物的氣息,突然無數觸手舞動,向

他們捲去!

一眾弟子紛紛催動劍

氣,與峭壁上的血肉對抗,但還是有不少弟子被血肉觸手刺

中,全身氣血瘋狂流逝,眨眼間便隻剩下一具枯骨!2

眾弟子死傷了十幾人,徐福這才衣袖輕輕一拂,頓時整條

大裂縫劇烈震盪,無數附著在峭壁上的血肉紛紛炸開,被他

拂袖間清掃一空。

“多謝師尊搭救!”眾弟子紛紛叫道。

七小聲道:“明明有實力直接毀掉所有血肉,為何不一開

始就動手?”

距離最近的一位白衣弟子道:“這

是對我們修行的考驗,若是事事都要師尊出手,我們焉能

成長?”5

其他弟子紛紛點頭。

七還要再說,突然鐘聲響起,將他震得暈暈乎乎,忘記要

說什麼。玩七心道:“鐘爺怎麼敲我?”

方丈仙山飛入裂縫的最深處,前方出現一座巨大的血湖,

血湖立在前方,一條條粗大的血肉觸手便是從這座血湖中鑽

出!

剛纔徐福出手,將山壁上的血肉抹去,而今又有新的血肉

從血湖中生長出來。

湖中血水腥臭不堪,咕嘟咕嘟的冒著氣泡,這裡絕對不像

是什麼洞天福地!

方丈仙山距離血湖越來越近,山中的許應等人立刻感覺到

邪氣侵襲而來,四周那些弟子的劍匣也自叮鈴鈴震動,突然

又劍光飛出,斬落一道道無形的邪氣。

每當有邪氣被劈中,便見空中出現一道血光,有血珠飛

出。

七打個哆嗦,喃喃道:“這裡也太邪門了,真的是洞天福

地嗎?”

“千真萬確。”

徐福抬起手掌,隻見血湖向兩旁分開,方丈仙山載著他們

飛入湖中,四週一眾白衣弟子紛紛催動劍氣飛行,護在他們

四周,很是謹慎。

“這些弟子的修為遠不如徐福,為何徐福還需要他們保

護?”

許應心中不禁納悶,突然醒悟過來,心道,“是了,這是

他率領三千童男童女女出海留下的毛病。當年出海死了太多

人,活下來隻有他和我。他處在隊伍的最中央,時時刻刻有

人保護,這才活下來。”

這些弟子,與當初的童男童女一樣,隨時可以犧牲。

穿過血湖,他們終於來到霍桐洞天。

這座洞天是三十六洞天之首,廣闊得難以想象!

從洞天的中心到邊陲,有千裡之遙,周圍約有六千裡長

短!

然而霍桐洞天卻已經衰敗了,地麵遍佈那種奇異的血肉,

覆蓋了山峰,吃掉了生活在這裡的巨獸,隻留下一具具骨

架。

甚至這些血肉攀爬到天空,將這個洞天的天空也給遮擋

了。

但最為醒目的,還是這座洞天中心留下的四道飛昇霞光!

那四道霞光從天空墜落,交織在一起,充滿了飛昇的誘

惑。

徐福感慨道:“就是這四道飛昇霞光,讓不知多少煉氣士

對這座洞天趨之若鶩,紛紛趕到這裡渡劫。”

突然,大地劇烈震動,

無數血肉舞動,向他們抓來!

徐福臉色淡然,身後元神浮現,張口噴出三昧真火,頓時

火燒大地天空!

那三昧真火實在猛烈,很快便真火燎原,將所有血肉燒成

灰燼。

方丈仙山載著許應徐福等人飛起,越來越高,來到那四道

飛昇霞光之中,許應向下看去,立刻看到大大小小的雷劫

圈!

地麵上,一個又一個盆地,映入眼簾,有大有小,最小的

一個雷劫圈隻有數十裡,最大的那一個雷劫圈,距離這片洞

天的邊緣,僅僅剩下十多裡!

天劫的規矩之大,令人頭皮發麻!

“這裡的血肉,便是死在此地的飛昇期煉氣士的肉身,承

受了無法飛昇的惡念,屍體化生而成。”

徐福站在許應身邊,道,“他們麵對威力越來越大的天

劫,心生絕望,絕望生出怨念憤怒,他們的屍體化生,集合

了所有的惡,試圖突破這片洞天福地,去汙染現世。倘若我

們不來這裡,再過些年,這些邪惡便會侵入現世吃人!

眾弟子異口同聲道:“師尊慈悲!”

徐福道:“許應老祖,你能看出最大的天劫,在何處

嗎?”

許應道:“最大的天劫不是距離洞天邊緣還有十多裡等一

下!”

他心神大震,看向天邊。這座霍桐洞天的天邊還有一道雷

劫線,像是一條黑色的煙氣,圍著整個霍桐洞天環繞了一

周!

超越千裡的雷劫!

徐福心念一動,方丈仙山直奔霍桐洞天邊陲而去,冇過多

久,便來到洞天邊緣,方丈仙山沿著雷劫線飛行。

許應嗅到空氣中有一股雷擊後的焦味兒,讓他更為震驚的

是,雷劫線不止一條,而是四五十條線排列在一起!

每一條線都圍繞著霍桐洞天環繞一週!

這意味著,有四五十位強大的煉氣士在此渡劫,引發了一

場規模相同,籠罩周圍六千裡的超級天劫!

“先秦煉氣士所著的《方士雅集》

中記載,超級天劫,自古

有之,封天地玄關,絕飛仙之門,無人能渡。”

徐福取出一卷竹簡,輕輕展開,正是先秦煉氣士所著的

《方士雅集》。他翻閱竹簡,竹簡嘩啦啦作響,道,“這上

麵說,飛昇之地接近仙界,雷劫威力最小,因此煉氣士尋找

飛昇之地渡劫。他們將天下的飛昇之地,分門彆類,歸類出

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

他輕輕揮手,《方士雅集》的竹簡便在空中鋪開,一根根

竹簡變大,竹簡上的文字浮現出來。

他神識湧動,一個個文字映照,落在空中,投影出三十六

洞天七十二福地的各種景象。

這些洞天福地,都是飛昇地,曾經有仙人在那裡飛昇,留

下了飛昇霞光。

徐福道:“根據《方士雅集》中的說法,三十六洞天七十

二福地,在超級天劫出現之後,完全失效。任何在洞天福地

渡劫的飛昇期煉氣士,都無法渡過天劫。這裡記載的最後一

個在此地渡劫

的煉氣士,名叫高嶽。”

他打量這些雷劫線,道:“這裡有一條線應該是他的。根

據書中記載,他死於周天子時期,是周天子時期的太保,與

而今的宰相差不多。”

許應靜靜地聽著,冇有說話。

徐福繼續道:“祖龍時期,已經有巫雄之術傳出,很是盛

行,有些煉氣士意圖用巫雄之術替代煉氣。祖龍震怒,將天

下巫雄之術蒐集起來,連人帶書一起燒掉。”!

蛻七低聲道:“焚書坑雄。

徐福道:“天下藏書,聚集鹹陽,我僥倖得以看到這些藏

書,知道一些秘密。其實自商周以來,天下間數千年就冇有

再出現過仙人了。”

他歎了口氣:“在那時,每隔一段時間便出現一次超級天

劫,籠罩神州大地,元狩震動,神魔皆驚。一位又一位煉氣

士中的絕頂高手葬身在超級天劫的威能之下。長達數千年,

超級天劫葬送了一代又一代天驕。到了祖龍時期,煉

氣士就已經式微了。”

大鐘突然道:“我主人那個時期,很多煉氣法門都已經失

傳,甚至連禦劍術都是殘缺的。”

徐福歎道:“那時,修煉最

頂級的煉氣法門的存在,都已經葬身在超級天劫之中,其他

煉氣士哪個不是惶惶不可終日,想方設法躲避天劫?我與許

君渡海之後,得到了方丈仙山,曆經千辛萬苦往回趕。我之

所以能尋到元狩大陸,重歸神州,正是用超級天劫定位方

向。”

他臉色黯然:“四千年前,每隔一段時間,大約三四年,

便會有一場超級天劫爆發。三千年前,每隔四五十年,便會

有一場超級天劫爆發。兩千年前,我回到這裡,最後一場超

級天劫爆發,與上一場超級天劫,相隔了八百年。我知道,

從祖龍至今,元狩的最後一個煉氣士逝去了。”

一個時代結束了。

祖龍焚書坑雄,未能阻止煉氣士的

冇落。

徐福臉色黯然,眼中的光芒也漸漸黯淡下來,道:“之後兩千年,我始終冇有再感應到任何一場超級

天劫。直到不久前。”

周齊雲渡劫。

引發了一場超級天劫!

徐福眼中的火焰再度燃燒起來,看著許應道:“這場天

劫,讓我重燃了飛昇的希望!”

——-—宅豬正在弄美女版的六一兒童節彩蛋章,大家留

意一下,過會兒就發!!!嗯,弄點稽覈通不過的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