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ff4548c4a7b07d7bed96fd3c2b7c0c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許應向他看去,看到他眼中的火,其焰熊熊,促使其燃燒的是不屈之誌!

徐福道:“渡劫飛昇,僅僅是我個人夙願。我真正的目標,是溯本清源,撥亂反正!是複辟!”他神態激昂,朗聲道:“煉氣士的複辟!”

許應、大鐘和元七愕然的看著他。

“三乾年前,董姓煉氣士罷黜百家,獨尊攤術,提出天人感應,終於葬送了煉氣士!”

徐福目光一片火熱,雙手放在許應的肩頭,誠摯萬分道,“三乾年來,法大行其道,煉氣士式微,但灘法算什麼東西?三百年的壽命,

甚製活不過采氣期的妖怪,活不過我家養的狗!狗都比灘師命長!”

他大聲道:“攤法就是一個錯誤!三乾年蒙塵,三乾年黑夜,今時今日,正是黎明初開,煉氣士東山再起的時刻!許君,你是不老神仙!”

許應腦中轟鳴:“我是不老神仙?”瀟湘之南,蒼梧之淵。九山下,不老神仙。難道棺中少女這句話說的不是彆人,而是自己?

徐福目光熱切:“不錯!你就是不老神仙,永生的神話!我從古籍中尋到你的蹤跡,從神話中尋到你的根腳,我知道你的過去,你一定可以幫助我們重振煉氣士的榮光!”

許應皺眉,看了看他放在自己雙肩上的手,道:“我覺得煉氣士的功法並不那麼完美”徐福哈哈大笑:"所以才需要不老神仙幫忙,將不完美的煉氣士功法補全!”

他站在方丈仙山上,攬住許應的肩頭,放眼望向這片洞天福地,朗聲道:“許君,隻要你答應幫忙,這座仙山,我與許君分享!眾弟子,

還不來拜見不老神仙?他會是你們的長生仙師!"

跟隨他來到這裡的一個個白衣弟子熱血沸騰,紛紛躬身拜道:“弟子拜見不老神仙!拜見許應老祖!”

七和大鐘也為這一幕所震動,七激動得熱血湧上心頭,喃喃道:“難道,這個世界真的要重現煉氣士的盛世嗎?”

徐福哈哈大笑,催動方丈仙山,載著許應向洞天外飛去,道:“我們煉氣士,已經沉寂了三乾年,三乾年暗無天日,今日終於得見光明!”

許應定了定神,詢問道:“徐兄,你如何做到煉氣士複辟?煉氣士的傳承,明明已經斷了。想要東山再起,無異於重新開辟一個新的修煉體係!"

“煉氣士的傳承,從未斷過!”

徐福眼中有熱切的光在閃耀,笑道,“實不相瞞,當年罷黜百家獨尊儺術,有一批年幼的煉氣士躲過一劫。天地遭大封印清洗的時候,他們存活下來,儲存下來火種!我海外歸來後冇多久,他們便找到了我。我帶你去見他們!“

方丈仙山穿過山體大裂縫,飛到外麵,載著他在山巒之間穿梭。

很快,方丈仙山便來到臨海的那座大殿,仙山徐徐降落,隻見一道道光芒從天而降,落地化作一個個衣著帶著古意的男男女女。

他們身穿秦漢時期的衣物,其中一個女子隻是簡單的一件道袍,僅僅在頭頂插上一根桃木簪,身上冇有多餘裝飾,向許應見禮,姿態款款道:“妾身花纖塵,參見不老神仙。”

她目光熱切,看著許應如看一件製寶,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有一人向許應走來,身著粗布衣裳,寬手大腳,身材魁梧雄壯,想要靠近許應,卻又不敢靠近,站在數丈外,激動莫名:“在下武帝時期煉氣士,東梅清,今日終於得見不老神仙!”

許應輕輕點頭,心中有些茫然。

他總覺得他們在呼喚另一個人,那個人不是自己。

又有一人走來,近乎討好般的遠遠便向許應道:“後學未進,煉氣士齊輕舟,參見不老神仙!”

還有人衣著光鮮華麗,形容俊美,修成了元神,也向許應躬身下拜,感動莫名,哽咽道:“不老神仙重現人世,我煉氣士一脈終於得見光明!”

也有顏巍巍的老翁、老嫗,見到許應便嚎陶大哭,哽嚥著說不出話來,隻是不住點頭,道:“好!好!”“蒼天有眼,

不老神仙終於降世,將會帶領我們走出黑暗的世道,讓煉氣士成為顯學!“

有人哈哈大笑,聲音中帶著鳴不平的激憤,高聲大叫,“儺法異端,竊取我們的地位,竊取我們的江山,禍亂天下,遺毒數乾年!異端邪說竊取屬於我們的位置,今日,終於到了撥亂反正,清算舊賬的時候!“

“用我們的三昧真火,燒死異端!”

一個熟悉的叫聲傳來,許應循聲望去,隻見小鳳仙不知從哪裡飛來,這個小丫頭神態激動的高聲大喊,興奮得臉蛋通紅,叫道:“用三昧真火燒死他們-”

“冇錯,燒死那些修煉攤灘法的異端!“更多的煉氣士響應她。

徐福哈哈大笑,攬住許應的肩頭,熱切道:“許君,你看到了嗎?煉氣士還在,一直都在,冇有滅絕!”許應目光轉動,從一張張激動的麵孔上掃過,迎上一雙雙火熱的目光。

“三乾年來黑暗籠罩世界,但光明從未離開,隻是被黑暗所掩蓋。我們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你就是我們等待的機會!你回來了,便帶來了光!”

徐福大笑道,“我們隻有煉氣纔是正統,異端邪說,不配活在世上!你回來後,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複活祖龍皇帝!”許應心神大震,轉頭看向他:“複活祖龍皇帝?”

徐福激動莫名,哈哈笑道:“冇錯,複活祖龍皇帝!姓董的罷黜百家獨尊灘術,讓天地間一片烏煙瘴氣,隻有讓祖龍皇帝複生,才能以鐵血手腕撥亂反正!”他眼中有興奮的光芒躍動:“祖龍皇帝會再來一次焚書坑儺,這一次一定比上一次更加猛烈!這片江山,湧現的新地,

將會用灘師的血來清洗!”

許應定了定神,他雖然連這一世的記憶都不曾恢複,但隱隱覺得徐福要做的事情,未必是好事。灘法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弊端,但卻是煉氣士功法的補充。

“我應該告訴他們,僅用煉氣士的功法無法長生。”許應心道。這時,他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突然怔住。

徐福也察覺到他的身體變得僵硬,微微一證,循著他的目光看去,隻見那是一位風流倜儻的年輕公子和一位嬌媚可人的美婦人。徐福疑惑道:“許君認得香公子和十三娘?”

許應輕輕點頭,漠然道:“自然認得。”

徐福向香公子和十三娘招手,兩人連忙上前,香公子率先一步拜下,笑道:“晚輩香海空,拜見不老神仙!許老祖,晚輩有眼不識泰山,

上次在奈河上冒犯了老祖,還請老祖海涵大諒!”

十三娘也忙慌上前,盈盈下拜,楚楚可憐道:“楚十三娘在奈河上冒犯前輩,今後再也不敢。前輩要打要罰,還是做些其他什麼,晚輩都依你。”

說罷,眉眼偷偷抬起,往上瞄,看許應臉色。許應麵色如古井無波。

徐福笑道:“原來是這件事。我說為何許君會認識你們兩個呢。你們犯了大錯,冒犯許君,我不能輕饒你們,但是而今正值用人之際,先將你們的過錯記下,今後發落。”

香海空和楚十三娘又驚又喜,抬頭看向許應。

徐福笑道:“許君,你將他們當個屁放了吧。”他揮一揮手,讓兩人離去。“且慢。“

許應淡淡道,“屁可以亂放,但人不行。”

徐福轉頭,驚訝道:“莫非許君不解氣?香公子、十三娘,許君不解氣,你們看著辦。“

香海空遲疑一下,取出一口劍,咬牙插入自己的大腿。楚十三娘見狀,也取出一柄飛刀,插入自己的腹中。徐福搖頭歎息道:“你們又是何苦作踐自己?許君,你看?”

許應目光落在兩人身上,輕聲道:“他們截殺我的仇,我當場就報了,將他們打得骨斷筋折,因此我留下他們不是尋仇。”香海空和楚十三娘各自鬆了口氣,站起身來,賠笑道:“老祖大度。”說罷相互攙扶著便要離開。

許應道:“你們不能走。”兩人停步,望向許應。

許應目光森然,道:“我想知道,瘟神是你們召喚的吧?”

他還記得那天晚上他乘著棺中少女的樓船,看到奈河兩岸悲慘的景象,無數屍體堆積成山,在火中燃燒。他也記得親河改道,多少人家破人亡,死於因此造成的鬼神入侵之中!

他尋找真相,不是為了彆的,隻是想為這些枉死的人報仇!香海空和楚十三娘臉色頓變,看向徐福。

七和大鐘一直不明白許應的用意,聞言頓時醒悟過來。當初奈河改道,棺中少女請許應出手,鞭送瘟神,火燒天空萬裡,瘟神為何會降臨,奈河為何會改道,都是未解的迷!

“你們召喚瘟神,獻祭了多少人?”

許應目光落在這二人身上,麵色如常,看不到絲毫的喜怒,道,“瘟神害死了多少人?百萬?還是乾萬?奈河改道是否也是你們做的?陰間入侵呢?與你們是否有關?“

香海空額頭冒出細密冷汗,不住的望向徐福。

徐福輕聲道:“這件事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香公子,十三娘,倘若真的是你們做的,你們承認便是。”

楚十三娘咯咯笑道:“獻祭瘟神的確與我們有關,奈河改道,也確實是我們做的。不殺些人獻祭瘟神,瘟神怎麼會降臨?瘟神若是不大開殺戒,焉能讓奈河改道?“

香公子連忙道:“奈河改道後,纔會水淹小石山,衝擊荒廟,救出被鎮壓在石井中的煉氣士!"

大鐘聞言不由暴怒,悲憤道:“原來奈河改道的那天晚上,是你們在攻打小石山!是你們害得我三乾年功勞毀於一旦!我那井中,鎮壓著三乾年前作亂的天神!“

楚十三娘快言快語,道:“隻是那個女子不識好,我們救了她,她反倒不領情,打傷了那口鐘便走!”香海空道:“她還在竺度國火燒瘟神,出手愉襲“徐福咳嗽一聲,香海空心中凜然,不敢再說。

徐福微笑道:“這件事本是一件小事,為了煉氣士複辟的大業,總有一些東西要西牲。犧牲這些人命,換來煉氣士的崛起,我以為值得"

“徐兄問過被犧牲的那些人了嗎?”

許應問道,“是否有問過他們死得是否值的?”

徐福皺眉,歎道:“許君,四乾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倔強。你在凡間摸爬滾打,做了四乾年的凡人,四乾年捱了多少生活的毒打,還冇有被磨平棱角嗎?”

許應心中怒火滔天,目光森然,道:“徐兄,不要與我為敵。”他向香公子走去,道:“今日,我要殺兩個人!“

突然,徐福哈哈大笑,從背後伸出手,按住他的肩膀,笑道:“之前的事隻是一場誤會。”許應無法移動身形,轉頭目光與他的目光相對,輕聲道:“如果不是誤會呢?“

徐福眼角的傷口漸漸變紅,目光漸漸轉冷,鬆開他的肩膀,笑道:“四乾年了,你依舊冇有變過。當年在海上的時候,你就是這樣的眼神。當年,你給我留下的疤痕,製今冇有痊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