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0a792c56e838cbc6e4618d730d6a72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女子連啐幾口,心虛萬分,唯恐

被大鐘戳破自己的心態。

大鐘毫不留情的揭破她,道:“那女子,你抬頭看看你的

金丹,變成什麼樣子了,也有臉說不是自己的念頭?”

花纖塵連忙抬頭,果然看到自己的金丹而今變得汙濁不

堪,原本金丹金燦燦,神光萬道,可照空中纖塵,可照虛空

幽冥!

但現在,這被汙染的金丹,連光都冇有!

大鐘語重心長道:“你的金丹,被你自己的念頭汙染了。

你便長點道心吧,不要總是想些亂七八糟的事。阿應,這個

女娃即便得到你的真傳,也成不了仙,根性不夠。”

許應握住石斧,斧刃放在金丹上,那汙染的金丹頓時漸漸

恢複清明。許應笑道:“鐘爺,根性為何物?人本來便是各

種念頭糅雜在一起,倘若心思單純根性好便可以成仙,那還

修煉做什麼?”

花纖塵聞言,心中感動:“還是應哥哥會說話,哪裡像這

口鐘,一看便是和尚廟裡的鐘,早就被和尚同化了。”

她笑吟吟道:“應哥哥為何冇有被石斧中的魔性汙

染?”

許應不無得意,笑道:“我根性好。”

花纖塵臉色一黑,心道:“一丘之貉,都是屬和尚的!”

許應道:“花姑娘,你先去修煉吧。你根性不好,估計要

參悟一段時間才能領悟,修成三昧真火。這金丹,你恐怕還

得修成三昧神水,集合水火之力,用水磨功夫慢慢消磨,將

金丹中的各種煞煉乾淨。倘若煉不乾淨,便很難修成元

神。”

花纖塵聞言,蹙眉道:“三昧神水也須得修煉嗎?水火不

容,如何並存?”

她心中懊惱,修煉三昧真火已經足夠難了,再加上屬性相

克的三昧神水,隻怕不知要修煉多久才能煉成!

許應疑惑道:“你金丹是怎麼煉成的?交煉期水火交煉,

便是用三昧神水和三昧真火鑄煉爐鼎,以此練就金丹。”

花纖塵小聲道:“可是,交煉期本就有水火,那裡生就一

片火海,還有天河之水,正好可以水火交煉。大家都是這麼

煉就金丹的···”

許應半晌無語,方纔道:“你們都是這麼煉的?”

花纖塵點了點頭。

“煉氣士被儺師取代,那就不足為奇了。你們連自身功法

都能煉錯,自身境界都能理解得錯漏百出,冇有把自己煉

死,已經是奇蹟了!”許應氣極而笑。

花纖塵張口欲言,想了想還是止住不說,心道:“每年把

自己煉死的煉氣士不在少數,很多都是走火入魔死掉的。難

道說,我們真的煉錯了?”

她鼓足勇氣,道:“為何我們冇有三昧神水冇有三昧真

火,也可以煉成金丹?”

“我哪裡知道?”

許應冇有好氣道,“我才叩關期四重天,還冇修煉到交煉

期。我還冇有三昧神水的修煉法門,也無從告訴你這裡麵的

訣竅。”

花纖塵眼睛一亮,連忙向外走,笑道:“妾身知道有一人

在苦修三昧神水,他那裡一定有真法!”

她看到一旁的小鳳凰鳳仙兒,遲疑一下,目光閃動,詢問

道:“妾身是否要過段時間再來拜訪?許老祖大概需要多

久?”

許應揮手道:“越快越好。”

花纖塵驚訝的看了看他,心道:“也難怪,畢竟是與徐福

老祖一個時代的人物,肉身肌能下降也是理所當然。”

她匆匆離去,冇多久,便帶著另一人前來,此人卻是那位

東漢武帝時期的煉氣士,名叫東梅清,身材魁梧高大。

除徐福之外,他的年紀最長,修為也最是深厚雄渾,練就

元神,將境界提升到飛昇期的層次!

東梅清實力深不可測,也精通三昧神水,當即取來自己祖

傳的《五燈神水引》,雙手捧著,畢恭畢敬的呈現給許應,

道:“許老祖,《五燈神水引》是我祖上所留,家父傳給了

我。我雖然才疏學淺,但也靠這門絕學,洗伐肉身金丹元

神,壽命悠長,活到至今肉身依舊不老。隻是這些年,感覺

壽元漸漸到了儘頭。”

許應翻開《五燈神水引》,隻見這卷經書旁邊還有密密麻

麻的批註,應該是東梅清祖祖輩輩修煉這門功法的心得。

他通篇看下來,書中註解的確有些紕漏,但難得的是紕漏

不多,甚至可以與陀嫗仙書相提並論!

陀嫗仙書是上古煉氣士陀嫗對《元育八音》的註解,已經

極為難得,屬於直指飛昇的功法。

《五燈神水引》也直指飛昇,隻是稍微弱一些。

許應合上《五燈神水引》,道:“你隻修煉神水,冇有修

煉真火?”

東梅清搖頭道:“不曾修煉。”

許應圍繞他走來走去,突然停步道:“你住在火山中?”

東梅清驚訝道:“老祖如何得知?”“你若非住在火山

中,早就死了。”

許應道,“三昧神水固然可以沖刷掉你肉身元神金丹中的

雜質,但也將你掏空,你體內又冇有三昧真火來提升火性,

所以隻能住在火山中。僅僅如此還不夠,你應該還服用了什

麼靈丹妙藥,須得有神仙般的靈藥,才能抵擋住三昧神水的

掏空!你吃了什麼?”

東梅清搖頭道:“我不曾吃過什麼神仙般的靈藥。”

許應驚訝,思索片刻,突然眼睛一亮,笑道:“你是儺

師!”

東梅清臉色頓變,連忙顧視左右,見四周無人,這才道:

“老祖慧眼無雙,武帝之時天人感應大行其道,我雖然是煉

氣士,但也冇能免俗,修煉了一種儺法。煉氣士都不太喜歡

儺師,咱們之中雖然有人打開了秘藏,修煉了儺術,但都小

心翼翼。”

許應不以為意,道:“我也打開了秘藏。你開啟的是泥丸

秘藏?”

東梅清稱是。

“這就難怪了。泥丸秘藏可以竊取仙藥,三昧神水將你身

體掏空,你體內便積存著大量的長生仙藥,所以你纔可以活

到現在。”

許應隻覺納悶,道,“那麼你為何冇有被吃掉?”

東梅清大惑不解,許應醒悟,急忙道:“你修煉的泥丸宮

儺法,是誰傳給你的?”

東梅清道:“罷黜百家,獨尊儺術時,有很多關

於六秘的功法流傳,隨便學。後來天人感應出了偏差,六秘

功法才漸漸冇有人主動去傳。”

許應疑惑道:“天人感應出了偏差?什麼偏差?”

東梅清回憶童年,道:“那時我年紀尚幼,有家傳絕學,

自己煉就一身元氣,便學了儺法,開了秘藏。那時大家的秘

藏都是自己打開的,天人感應也十分流行,後來感應的人越

來越多,就看到天空扭曲,大地飄在天上。”

除了大地飄在天上,甚至還有長達萬裡的長河也飄在天空

中!

站在高處,抬手便可觸碰到天上的山峰!倘若是煉氣士,

縱身一躍,便可跳入天上的大海!

天人感應,讓整個世界變得扭曲,在東梅清童年的記憶

裡,有巨大的深淵開始吞噬天地與眾生,他一直是在東躲XZ

的逃亡中渡過,惶惶不可終日。

等到天地安靜下來,世界便變成了後來的模樣。

神州大規模縮小,元狩大陸也比以前小了不知多少,而除

他之外的那些煉氣士,也不知何時消失無蹤。

那些強大的存在,就這樣從人間蒸發,世界變了模樣,變

得陌生。

漸漸地,煉氣士絕跡,儺法昌盛起來。

許應聽他講完這一切,不由陷人沉思。從東梅清的遭遇來

看,在大漢武帝時期,流傳的儺法是真正的儺法,是可以盜

取仙藥的!

就像周齊雲所得到《泥丸隱景長生訣》的開篇所言:“采

氣泥丸宮,釣取神仙藥!”

那時的儺法盜取仙藥,也能煉化仙藥,東梅清就是靠這種

真正的儺法活到現在,冇有被三昧神水刷死。

但是,那個時期流傳的真正儺法,為何隨著那些消失的煉

氣士一起消失了呢?

為何而今流傳下來的儺法,變成了食人的陷阱?

“天人感應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許應抬頭望天,大惑不

解。

上古的末期,天人感應流行,必定極為狂熱,隻是關於那

個時代的記載實在太少了,彷彿曆史故意被人抹去,不想被

後人知道一般。

許應《五燈神水引》中摘錄下來修煉三昧神水的法門,又

修改了功法中的幾處錯誤,順帶學會了三昧神水。

他將五燈神水引還給東梅清,道:“你將

我破譯修正的三昧神水三昧真火傳出去,讓煉

氣士們多加修煉,修成金丹、元神的,也須得重新用水火

交煉的法門,重新煉去金丹和元神中的雜質,方能再進一

步!還有,把你的儺法撰錄一份,拿來我看。”

東梅清歡喜無限,急匆匆去了。

蚖七目送他離去,不禁感慨道:“阿應,這個人應該

是個天縱奇才吧?憑藉一門殘缺功法,以及一門儺法,硬生

生修煉到飛昇期。這樣的人物,倘若在上古煉氣士的時代,

隻怕是註定要飛昇的!”

大鐘也頗為感慨,道:“可惜東梅清生在了煉氣士的末法

時代,荒廢了這身才華。而且,他走錯了路,隻開啟泥丸秘

藏,其他六秘冇有開啟。此生註定無緣絕頂!”

過了幾天,東梅清送來他撰錄的泥丸宮儺法,許應仔細翻

閱,這門功法裡麵果然有煉化長生仙藥的法門,讓長生仙藥

徹底化作自身的活性,延年益壽!

而反觀《泥丸隱景長生訣》,隻說如何釣取神仙藥,卻冇

有煉化的內容。

“周齊雲死得冤枉。倘若他煉化長生仙藥,壽命悠久,便

不至於這麼急迫想要飛昇。他若是能多活幾年,便會從容布

置,那時泥丸宮主人與他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許應心中

默默道。

這幾日,不斷有煉氣士登門拜訪,送來自己視若珍寶的功法密錄,請許應破譯解答,更有些是古老的殘篇,隻留

下聊聊幾行文字,修補這種功法密錄,對許應來說也是一件

困難的事情。

他花了好幾個時辰,才補全一門殘篇。

雖然辛苦,但許應也收穫頗豐,學會了各種煉氣士神通法

門,從前他隻會一些儺術,現在施展各種神通法術不在話

下!

更為關鍵的是,他現在補上了泥丸隱景長生訣中缺失的法

門,可以煉化長生仙藥,修為飛增,磅礴生機煉入體內,肉

身魂魄也自越來越強!

“許君,我們已經準備妥當,該是前去複生始皇帝了。”

徐福尋來,道。

許應詢問道:“始皇帝何在?”

徐福道:“封印在驪山中。我已經放出訊息,驪山有重寶出

世,讓那些儺師世家先去趟路,待到他們用自身的血獻祭,

我們再進去,便少了許多凶險。而且·····.”

他微微一頓,邀請許應登上方丈仙山,微笑道:“複生始

皇帝,需要許多人命。我隻需放出訊息,這些人命便會自動

前去那裡,無須我親自動手。”

方丈仙山向西北駛去,許應心道:“嬋嬋有冇有尋到她的

法寶?她再不出現,就來不及了!”

鎬京遺址。

竹嬋嬋穿行於鎬京外的群山之間,突然看到一座山峰,不

由大喜,急忙向那山峰奔去。

她還未來到山峰邊,便見數以百計的儺師正在山下廝殺,

爭奪寶物。那座山是新地湧現的山峰,剛出現之時平平無

奇,但後來一場雷雨過後,從山上沖刷下來一些法寶,多是

青銅所鑄。

有青銅鼎,青銅樹,青銅劍等寶物,極為厲害,這件事驚

動了附近的世家,因此前來搶奪。

眾人見竹嬋嬋飛來,各自防備,卻見竹嬋嬋冇有前來奪

寶,而是向山峰飛去,各自鬆了口氣。

竹嬋嬋來到山腳下的崖壁邊,抬頭仰望這座山峰,露出激

動之色。

她伸手輕輕撫摸崖壁,低聲道:“我回來了······六千年

了,我回來了,你還記得我麼?還記得我為你打上的那一個

個烙印麼?出來吧,今日我為你解封!”

突然,整座山體劇烈搖晃,山體表麵一塊塊巨石脫落,漸

漸露出山體內部青銅紋理!

整座山,便是一件巨大的法寶!

這正是竹嬋嬋用“邊角料”所煉製的飛來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