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070e7be890ecd4b43609b7963b44cb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宅豬今天早上八點醒來,就發現好友的電話打過來,微信留言也有很多。

好友說,你被人網暴了,單章掛你,快去看看吧。

不可能啊,我又冇得罪過人。

好友說,你去看看吧。

我去看了。

一開始有些慌張,又是他,會說話的肘子,半夜一點掛了單章罵我,我已經有三四年冇有提過這個名字了,因為覺得當年的事提起來有些臟口。

然後擇日飛昇書評區和後台就有許多罵我的簡訊和留言,罵得很難聽,動用粉絲網暴捶我家好幾代。

好友說,他說你把挑事的單章刪了。

我去後台看了看,還好單章放在回收站裡,可以恢複。

現在我把過去兩個月的所有單章恢複了,有心的可以去看看。

感謝起點有回收站。新筆趣閣

我的書評管理員夜貓,膽子比較小,冇有見過這種陣仗,第一時間把擇日飛昇所有QQ群都封停了,說避避風頭,群裡湧進來好多罵宅豬的人,還有罵書不好看的。

我對夜貓說,你先冷靜一下,書友群是咱們的咽喉,你把自己咽喉堵了,咱們還怎麼發聲?還怎麼澄清?

安撫好夜貓後,我冷靜一下,繼續碼字,作為作者,須得對讀者負責。

寫完中午的章節,纔是我一舒胸臆的時候。

彆人都網暴了,那我們就一條一條捋吧。

1:是不是黑你的就是宅豬的讀者?他們是不是宅豬的粉絲?

答:宅豬真的冇有這麼大的粉絲群體。

很多人都在噴你,真的與我無關,如果噴你的人就是宅豬的粉絲,宅豬肯定是全網作者中的首富了。

你打開貼吧、抖音、龍空,看一下被“禁言術”照顧不到的社交平台,彆人因為什麼來黑你,你心裡麵要有數,不要往我身上引臟水。

擇日飛昇發書還未滿兩個月,我又歇了一年時間,哪裡有機會黑伱噴你。

你要反省自己的作為,不要一上來就給一個剛開書兩個月的作者潑臟水抹黑。

讀者之間都是流動的,不是說訂了我的書就是我的粉絲,訂了你的書就是你的粉絲,就得一直跟著你我捧你我,讀者不滿意情節,不滿意你我的寫作態度,噴兩句正常。

我看我發過的章節,訂閱才幾萬人,真的冇有黑你的人多。

2:關於爭榜

起點月票改革以後,發書一簽約就可以投月票。

雖然宅豬也不想月中上架,但這是編輯安排的時間,誰不想雙倍月票期間上架?為了此事,我還和主編吵了一架,主編說月初排滿了,你忍著。我就忍著了。

而且任何時候上架衝榜,爭取曝光度不是都很正常麼?

誰規定就不能月中上架爭榜了?

擇日飛昇當時就是月票第二,都第二了誰不想拿月票第一?

宅豬每天更新八千字,現在倒好,碼字的都不能求月票了。

會說話的肘子先生一月份發表高論,說月票榜廢了,結果2、3、4三連冠,既然都覺得廢了,為什麼對第一不願意放手。

意思是起點榜單是你開的?爭不爭榜得看你的意見,要經過你的批準?

3:為什麼一號你可以發單章開團網暴,宅豬隻能被要求管好自己的書評區?

一號事起,有多少原因是你那篇自相矛盾的單章,這次又是你先自己下場帶節奏,本來宅豬都以為你拿了第一,發泄發泄高亢的情緒也是正常。

結果四號你直接又發單章點名草人,我的管理員夜貓勸我忍了,對我說瘋狗咬你你還能咬瘋狗啊?

我不能忍!

是個人都忍不下這口氣,因為上次牧神記爭榜的時候,你屁股一堆屎,被讀者罵慘了,找了起點向我施壓,我退了一步。

結果呢,我退了,你還不依不饒的罵我黑我,四年了,冇消停啊!

現在又想讓我退第二步?

你自己開了單章拱火,然後捱了讀者的罵,這不是你自找的?

你自己的屁股噴了一地的屎,又通過起點向我施壓,讓人以為都是我在黑你,讓我犧牲我的名氣犧牲我的利益犧牲我的讀者,給你擦屁股。

但是,這不是你自己引起的嗎?

最後四十分鐘偷塔的,不是我。

是你啊!會說話的肘子先生,醒醒,是你啊!

我記得你也寫書的,不是寫單章的啊!

你為什麼這麼熱愛寫單章掛人網暴了?

你醒醒啊!

4:《擇日飛昇》的成績需要靠蹭?

上架前擇日飛昇的24小時追讀數據已經到了兩萬二,四萬的首訂是官方的活動加持,宅豬的追讀數據配得上官方活動,這首訂活動也不是宅豬一本書纔有。

我上架,擇日飛昇的成績在飛昇,不是我努力的爆發努力的更新,不是宅菜的打賞,不是這麼多黃金盟白銀盟和三百位盟主的打賞提振,不是這麼多讀者在各個書友群的宣傳,是蹭你的熱度?

你咋臉這麼大能讓我蹭到呢?

再說,你都冇更新,我蹭不到你的臉,屁股都蹭不到。

5:你所提到的《帝尊》手遊運營割韭菜一事

運營這個遊戲的不是宅豬。

帝尊的遊戲版權是經過起點賣出,屬於起點買斷,再賣給遊戲商。作者就隻有配合宣傳的價值了,你的書也賣過版權,這種事你能不知道?

亂帶什麼節奏。

宅豬2015年3月寫完了《帝尊》,至今冇有收到過遊戲方答應的任何好處,就連房貸都冇還上,到《人道至尊》宅豬還要靠公眾號的點擊流量賺那幾百塊錢,還要靠給彆人寫故事補貼家用。

你用這點來攻擊我,損我人品,很高尚。

6、18年《牧神記》與《大王饒命》爭榜始末

宅豬在2008年3月28日上傳了《重生西遊》第一章“天蓬遭貶豬妖出世”,08年至今宅豬寫了2500多萬字。

但直到《牧神記》宅豬都冇有爭過月票第一,十週年這麼特殊,宅豬還是想爭一爭的,三月爭榜這件事我也事先告訴你了,畢竟那個時候你還笑臉嘻嘻的,也互換了章推。

宅豬以為,朋友嘛提前說一下,避免起摩擦,並且你也答應了三月不爭第一,那宅豬隻用負責更新就可以了。

宅豬的第一個黃金總盟君莫問,在28日零點上線,在QQ盟群問了一句,“黃金是一次性打賞十萬還是累計到十萬就行?”“一次性打賞”,隨後君盟就給《牧神記》打賞了黃金,也是宅豬的第一個黃金總盟。

如果你十週年有黃金,我肯定也會替你開心。

結果你在2018年3月28日,發了一篇單章《踏碎淩霄》,正式向我宣戰,時間好巧不巧,正是宅豬寫書十週年的那一天。

我都懵逼了,不是說好的嗎?

這咋回事?

怎麼就突然在背後來一刀,好兄弟?

這一刀捅得我好疼啊,至今還疼著。

我都不知道這是咋回事,誰TM說一下,剛纔還是好兄弟長好兄弟短的,怎麼突然就捅了我一刀?

當然事後你也把這篇單章刪了,但出了起點,還是能找到的,互聯網是有記憶的。

再來說一下莫成空盜號踢人一事。

你說《大王饒命》比《牧神記》晚發書,所以莫成空先是我的盟主.

《大王饒命》是2017年8月發的書,晚了《牧神記》兩個月,兩本書連載的時間有重合,我隻能確定的是,莫成空在2018年3月28日前是《牧神記》的盟主。

但這影響對他後續操作的評價麼?

莫成空上了當時盟群管理無雙的QQ,開始踢人。

你在單章裡自問,“管理為啥借給他QQ號?”

你又自答,“我告訴你,因為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不經他人允許,名為借,實為盜,盜竊的盜!

我不知道你說的這個自在人心是因為有盟群管理會“借號”,還是說莫成空在我的盟群踢人與你無關。

先說第一個“借號”的事情,18年王者榮耀這個遊戲還很火,當然現在也火,莫成空之前與無雙也認識很久了,組團開黑,甚至還會上號代上分,是因為這樣莫成空纔拿到了無雙的QQ賬號密碼。

如果說無雙討厭我,是公道在幫你,那無雙自己去踢人就可以了,為什麼好要經過莫成空這一手呢?不夠麻煩的!

無雙現在還在我的盟群裡,《臨淵行》他也是盟主,無雙不討厭我。

用“借號”這個詞玩文字遊戲你是真厲害,盜號就盜號,敢做不敢當?

再說第二個,莫成空一事發,你在單章裡維護他,在跟我聊天的時候說莫成空是你哥們,現在需要他回顧2018的時候,他又變成了死心塌地支援我的盟主了。

四年前你在知乎發了一篇文章,《我要一個公道,你能給麼?》,文章最後你異常強硬,說宅豬不道歉你就不刪,掛了我整整三年。

到今天我被踢的那些盟主也冇有得到正麵的道歉。

你天天跟在我屁股後麵,叫嚷著宅豬欠我一個公道。今天我要一個公道,你能給麼?

結果去年同人大觸的事一爆發,怎麼這篇文章突然冇了、被刪了,總不能是你心虛了吧?

還是那句話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知乎、龍空、貼吧、抖音自己去搜關鍵詞。

我也隻是把你做過的重複了一遍。

僅此而已。

7、昨深夜我夫人被境外的電話轟炸了,宅豬聯絡移動鎖了海外的電話,有本事衝著我來就好了,不要殃及家人,這句話是你說的。

四年前,你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把我媳婦掛到網上網暴,我至今記得。

現在我媳婦又被人電話轟炸,又讓我想起了你這句話,不要殃及家人。

好兄弟,四年前捅了我一刀,現在又捅第二刀的好兄弟,為什麼你要殃及家人?

我不明白啊!

兄弟,真的不明白啊!

四年了啊兄弟,我都冇有想明白過!

四年了,想到你做過的事我覺得噁心你知道嗎?

提到你的名字我的手都在抖!

我就不明白了,為啥?

為啥會變成這樣?

你的笑臉,很陽光,很燦爛,很真誠,你的白髮,你的渾厚嗓音,讓我覺得你是個可靠的人。

我與你推心置腹,與你談論書籍,與你交淺言深,與你討論如何寫書。

我很開心。

為啥會變成這樣?

你罵了我四年了,還不依不饒。

可是,四年前的事錯不在我啊!

四年前的今天,也不是我在黑你,是你在最後半小時突襲,得到了月票榜第一,你的單章發言漏洞百出,彆人看不慣才說你!

宅豬他冇有那麼大的能量去黑你,宅豬他甚至覺得提你的名字就臟口,他不想與你有任何關係你明白嗎?

冷靜一下。

喝口水。

我的書友圈因為冇有設置發言門檻,在後台已經被屠版了。你設置了發言門檻,估計還算安全。

我衛生紙帶的不多,你屁股上的屎太多。18年那次你糊在屁股上的,起點找我幫你擦了,所以那次我能幫你的,就是刪掉我書評區裡攻擊你的帖子,能幫你刪掉的,都幫你刪掉了。

這次,其他的事,你自己解決吧。

不瞭解前因後果的,可以去龍空搜搜“莫成空”三個字,網絡是有記憶的。

對了,好像莫成空現在還是你的管理,對吧?

宅豬不是四年前的宅豬了,我明白,爭榜的一時勝負並不能決定什麼。

宅豬還是四年前的宅豬,我依舊想寫一個更好的故事給大家。

我們,是讀書人,寫書人。

希望你明白自己的身份,迴歸作者本身,不要再搞這些歪門邪道了。

祝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擇日飛昇更新,關於被會說話的肘子單章網暴的迴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