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57247962c6792d6bad6afa77d41704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巨石成片成片砸落下來,那飛來峰表麵漸漸浮現出古舊的紋理,紋理中的石子也被震得亂顫,脫落下來。飛來峰一節一節,喻喻亮起,將

那些正在爭奪青銅鼎青銅樹的健師驚得呆了,個個仰起頭望來。”這是什麼寶物?

“用不周山煉製的法寶嗎?

“始皇帝集天下法寶,煉製十二金人,莫非有人把十二金人挖出來,煉製了這麼一根大柱子?

山洪爆發,從山中沖刷出來的青銅鼎青銅寶樹,也絕對是了不起的寶物。尤其是那株青銅寶樹,四丈高,長有十二根青銅枝,枝上有三足

金烏,純金打造,中央的枝條上有一輪太陽圖案。

這株青銅寶樹散發著強烈的威能波動時不時有霞光沖霄,映得四周群山皆紅。又有十二金烏時不時從樹上飛起,此起彼落,誰敢接近,便

飛起啄人,哪怕是修成五重洞天的大健,也往往被一擊斃命

此等寶物,與這座飛來峰相比,著實相形見絀,不值一提。

竹嬋嬋試圖將這法寶祭起,收回,隻覺吃力萬分,心中也有些懊惱:“我從周天子那裡扣的邊角料太多了點,這法寶著實有些沉重,冇有

修煉到十二祭起來極致境界休想祭起。

她吃力的向前挪哪動腳步,整個飛來峰漸漸傾斜。

“我摳下來的邊角料的確太多了,不知道徐福道讓我煉得彼岸神舟,是否真的能到達彼岸?

竹嬋嬋不禁有些擔憂,當年徐福道時期,大家都因為無法渡劫飛昇而苦惱,因此紛紛前往彼岸世界,但彼岸安全重重,不知多少飛昇期的

微弱煉氣士死在途中,或者被仙火燒死。

徐福道便集合天下寶物,煉製彼岸神舟,打算滿載朝廷文武群臣,橫渡彼岸。竹嬋嬋就是為徐福道煉製彼岸神舟的天“萬一我剋扣的邊

角料太多,彼岸神舟支撐不下去,翻了船

她不禁打個冷戰,滿朝文武豈不是都要因此送葬?

突然,前方數百位健師攔住她的去路殺氣騰騰,有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有的目光落在飛來峰上。“小丫頭,留下法寶!”人也留下!”

叫大爺!

竹嬋嬋微微一笑,甜甜叫道:“大爺呼!

那飛來峰橫掃過來,巨大的山體一路碾壓,摧枯拉朽,橫掃一切,就算那些人祭起什麼青銅寶樹青銅鼎,統統無法與飛來峰對抗,直接被

振飛。

眾人口吐鮮血,奪路而逃,然而怎麼跑得過那座飛來峰?頃刻間,數百位高手便被碾為畜粉!這時,隻聽一個又驚又怒的聲音傳來孽障,爾敢!

竹嬋嬋循聲望去,隻見天空變得極為總如,九座洞天在天空中旋轉、繞動,貫穿了虛空,紮根在一片玉質般的天空中。“修成秘藏九重天

的大高手!

竹嬋嬋凜然,不敢怠慢,不由分說元神從身後躍出,祭起飛來峰直搗過去。那空中的健仙催動健術,滔天法力化作一隻大手迎著飛來峰抓

來,隨即大手破滅,那飛來峰直搗九大洞天!

“孽障厲害!

那九重天的大高手悶哼一聲,血酒長空,飛身離去。

青銅寶樹、青銅鼎等寶物也自飛起,落在飛來峰上,它們本來便是飛來峰的一部分,此刻不過物歸原主。

竹嬋嬋連續兩次催動飛來峰,被累得氣喘籲籲,修為損耗得七七八八,暗道一聲僥倖:“倘若那人與我硬拚,我便來不了第二下,好在他

膽子比較小。我拖著這座山峰,不知何時才能趕到許應那裡等一下,他們在向此地趕來?

她眨眨眼睛,笑道,“也好,省得我去尋他們。等等,我隻在大鐘、玩七和斧頭上留下了我的烙印,許應身上冇有留下烙印,難道喬桂殺

人取寶,把阿應殺了奪走了這三個寶貝兒?

她隨即釋然:“老祖我隻好乾掉徐福奪回這三個寶貝兒為阿應報仇雪恨了。

她對石斧冇有什麼興趣,倒是對大鐘和玩七頗為喜愛,隻覺這兩件寶物即將姓竹,禁不住眉開眼笑。“

有些不太對。

竹嬋嬋張望,隻見許許多多健師從外地趕來,向鎬京附近的同一個方向而去。鎬京是徐福道的皇城,原本隱藏在崇山俊嶺之間,後來隨著

天人感應而從人間消失。

如今鎬京再度現世,的確有不少健師前來尋寶,但竹嬋蟬一路上見到的健師數量實在太多,心中驚疑不定:“難道是徐福道回來了?不

對,不對,我為徐福道造的那艘彼岸神舟,真的未必能載著那麼多人撐到彼岸。

她前去打聽,有健師見她是個貌美的姑娘,身後站著一座山峰,心中詫異,但還是告訴她:“始皇帝祖龍的寶藏出世,絕世凶兵十二金人

鎮壓天下,也即將出土。鎬京?鎬京是什麼?

竹嬋嬋呆了呆:“始皇帝祖龍和十二金人,比鎬京和徐福道還有名?我不信!

那健師如同見了鬼特彆,驚駭莫名,隻見剛纔和自己說話的這個丫頭向前走去背後的那座青銅山峰也自轟隆隆向前挪去。

竹嬋嬋乾辛萬苦才走到鎬京邊緣,累得半死,靠著飛來峰呼呼喘氣,心道:我先歇一會兒。當年老祖我若是少貪一點兒,今日便不製於如

此辛苦了咦!

她突然看到搞京遺址中有人影閃動,頓時來了精神,急忙登上飛來峰望去,隻見那人立在一根石柱上,衣袂飄飛,衣著複古,正是喬桂英

時期的衣物服飾!

竹嬋嬋呆了呆,正要趕過去,隻見那人候忽間便消失無蹤!”的確是我同時期的煉氣士!難道,難道”

她麵色駭然,“徐福道從彼岸回來了?那麼我貪他法寶邊角料的事

許應站在方丈仙山上,身後是潔潔蕩蕩的煉氣士,有的乘坐飛舟,有的禦劍而行,還有的坐在樹葉上,催動法術,樹葉迎風便長,變得巨

大。

眾人各施手段,跨越萬水乾山,向驪山方向而去。

許應還看到幾個飛昇期的煉氣士,比東梅清年輕,但看起來遠比東梅清蒼老。許應從碧落賦中參悟出劫從天降的健術大神通,對劫數極為

敏感,能夠覺察到這幾個飛昇期煉氣士是靠奇特的法術躲避天劫。

他們的劫運極重,若是不躲避的話,天劫便會尋上他們,超級天劫爆發,隻怕他們連一擊都打不住,便會灰飛煙滅!而且,就算他們有秘

法可以躲避天劫隻怕也活不了幾年,他們的壽元已經耗儘了。

許應離開方丈仙山,來到其中一位飛昇期老者身邊,詢問道:“你壽元不多,為何不顧養天年,還要去麗山?”

邁當死,與其死在炕頭上,不如再為煉氣士的未來燒一把火。

許應愕然。

他去詢問其他幾個年邁的煉氣士,也都是這般回答,自言壽命無多,想為後來的煉氣士做些實事,讓煉氣士的香火衣缽可以傳承下去。許

應來到徐福身邊,道:“修煉健法可以為煉氣士續命。理論上,氣健兼修可以長生,甚製無須飛昇到仙界,大可以做個人間仙人。徐福老

祖,是否是正統真的那麼重要嗎?

周天子:“對你或許不重要,但對即將滅絕的煉氣士來說,就很重要。

許應心神大震,回頭望向那些奮力前行的煉氣士們,他們的道統已經走在滅絕的邊緣,依舊如河中逆流回溯的遊魚,搏擊風浪。這個時代

的大勢,是健師的大勢,他們在逆行,受世人白眼不解,這份擔當這份勇氣,已經值得欽佩。

他們要爭世,爭奪一個屬於自己的大世,恢複一個失落的時代!

“傳統的煉氣士功法是錯的,加上健師功法,便可以修正,變得完美。

許應向喬桂英,“開辟人體六秘,以煉氣法門一統六秘,纔是成仙之道。周齊雲也是靠這個辦法渡劫,你們何必苦守煉氣?

喬桂淡淡道:“周齊雲那種渡劫,也配叫渡劫?無非是綁架天神而已,憑他的實力,連天劫一擊之威也無法接下!此是旁門左道,不值一

提!

他目光中流露出狂熱,道:“真正的渡劫,是要隻手擎天,硬撼天劫,與天威對抗,對天道對抗!順天行則亡,逆天行則昌!逆行為仙,

纔是真正的渡劫飛昇!許君,這是你教我的!”

許應警他一眼,道:“我說過這話?我不記得了。你說你能幫我打開封印,誘騙我前來,何不幫我打開封印,讓我看看我是否說過這種

話?徐福露出微笑,道:“我一直在等你問我這件事。其實,我已經在幫你打開封印了。

許應微微一證,徐福取出一本金冊,輕輕揮手,金冊打開,道:“你還記得這金冊上的文字麼?那金冊中光芒燦燦,將許多鳥篆蟲文映照

在空中,鳥篆蟲文跟隨著方丈仙山的移動而移動。

周天子:“這金冊是當年你交給我的說封印著你的記憶。我這些年四處搜尋古老的典籍,試圖破解其中奧妙。等到我解開這幾個文字的秘

密,便可以解開你的封印。

許應望向那些鳥篆蟲文,心神大震,腦中轟然。

這些鳥篆蟲文,與北辰子三人用來封印他的紙符文字幾乎一模一樣!

他口中低喃,腦海中漸漸有道音傳來那聲音越來越宏大,一遍又一遍震響,正是那十六個字的含義!“受命於天,此生永鎮;圖圈囚困

封禁固圉。

“啪!”徐福猛地將金書合攏,收起金書,許應腦海中震盪的道音這才緩緩消失。

與此同時,近處一直在監視著許應動向的白衣老翁北辰子,手中的棋子也自啪的一聲炸開。”還要不要人話了!

北辰子怒不可遏,猛然起身,目光如電遙遙向徐福看去,森然道,“玉棠仙子叫人!

那紅裳女子也自勃然大怒,飛速起身元神浮現,頭頂三道青氣飛出,化作三隻鴻雁,振翅而去!

這章先寫到這裡,我去離單章回應另一固作者對我的單章網暴,等我。點我名字了,不回過去,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