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585a3d8edc506295395ae6469401bf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元無計的強大著實出人意料,許應一直以為落敗在周齊雲

手中的元無計,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儺仙,但這一刻元無計

展現出的實力卻超乎他的預計!

從元無計破禁的手段來看,此人招法迭麗,各種神通千變

萬化,層出不窮,當真是極儘變化之能事!

許應從未見過有人能把儺術神通施展到這等層次,心道:

“難怪周齊雲說元家子弟個個聰慧過人,元無計作為元家老

祖,也是如此。”

突然,神光湧現,一尊金人偉岸的身姿冉冉升起,出現在

群山之間,即便隔著這麼遠,依舊可以聽到嗡嗡的萬民誦唸

聲,讓人神魂錯亂!

許應身邊修為低微的煉氣士再難堅持下去,一個個頭暈腦

脹,跌入水銀長河。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他們冇有沉入河中,而是漂浮在水麵

上,冇有因此而死。

但下一刻水銀長河中竟像是有什麼生物,伸出纖細無比的

根觸,鑽入他們的皮膚之中,接觸皮膚的部位立刻噴血!

“河中有東西!”

其他煉氣士驚叫,急忙來救,瘦竹翁抓住一人往上一扯,

便見被扯的那人血肉都被撕開,那銀色的根觸多大百十條,

此刻竟已鑽入那人的皮膚和血肉之中,攀附在骨骼之上!

瘦竹翁用力一提,那煉氣士半邊身子險些被撕扯下來!

瘦竹翁心中一驚,不敢用力,正在無可奈何之際,隻見那

銀色根觸竟然已經鑽遍了那煉氣士的全身!

那煉氣士的雙眼也變成了水銀顏色,從眼耳口鼻中噴出汩

汩的水銀,落在瘦竹翁的手上!

瘦竹翁隻覺手掌一痛,急忙後撤,卻將自己的手皮扯下一

大塊!

那水銀中竟然也有銀色根觸,在接觸到他手掌的那一刻,

便鑽入他的肌膚之中,讓他這位飛昇期的大煉氣士也扛不

住!

瘦竹翁忍住痛,四下看去,隻見剛纔出手營救落水者的煉

氣士,此刻手中抓著的人竟然眼耳口鼻也汩汩湧出水銀!

他心膽俱裂,連忙高聲道:“不要觸碰到那些水銀!”

然而為時已晚,湧出的水銀落在那些救援者身上,便有纖

細無比的銀色根觸鑽入他們的肌膚之中,順著肌膚鑽入血

肉,再纏繞他們的骨骼!

這種跗骨根觸生長速度極快,下一刻便將那些人的骨骼纏

滿,然後滾滾的水銀便從這些人的眼耳口鼻中湧出!

“避開他們!”

瘦竹翁急忙揮手大喝,厲聲道,“都避開,不要接近!”

其他煉氣士早就嚇得渾身發麻,立刻遠離那些被水銀汙染

的煉氣士。

眾人看去,隻見那些煉氣士呆呆的站在水銀長河上,並冇

有沉下去,他們的眼耳口鼻中不斷有水銀湧出。

突然,無數銀色根觸從他們的眼耳口鼻中鑽出,漫天飛

舞!

那些被汙染的煉氣士飛身向他們殺來,眾人驚叫,四散而

逃,一時間大亂,不

斷有人被捉住,或者失足落入水中,還有人被逼上河岸!

那些被捉住的,稍微被觸碰到,便立刻與對方粘黏在一

起!

被粘黏的那人驚恐大叫,用力逃走,力氣太大,半個人連

同自己骨頭都被撕下!

那些跌入河中的,身體無論何處稍微接觸水麵,便立刻被

入侵,冇多久便滿臉湧出水銀,站起來撲向其他人!

至於那些慌不擇路逃到岸上的,或者火光一閃,便被燒成

灰燼,或者刀光乍現,便被劈成兩半,各種死法!

許應腳下的船是小鳳仙的鳳羽舟,小鳳仙雖然對許應無可

奈何,但對其他煉氣士可謂心狠手辣。

那些被汙染的煉氣士還未殺到船邊,便被一道火光點燃,

頃刻間燒成灰燼!

而那些試圖逃到小鳳仙船上的煉氣士,也被這丫頭一道火

光燒死,卻是她擔心對方被汙染,或者人太多壓沉了自己的

小船。

蚖七見她如此凶悍,嚇了一跳,想起自己先前對她說的那

些話,一顆心七上八下:“這位姑奶奶不會記仇吧?她不會

乾掉阿應,但我若是說錯了話,一定會乾掉我!或許我應該

像鐘爺那樣,豁達一些”

許應想的卻是另一件事:“能否趁此大亂,徐福無暇顧及

我,偷偷溜走?”

一個被汙染的煉氣士衝向徐福,下一刻便被徐福抓住脖

子。那煉氣士眼耳口鼻中汩汩的水銀流出,汙染徐福的手

臂!

從水銀中鑽出的無數銀色根觸立刻向徐福手臂中鑽去,然

而卻鑽不動。

許應眼睛一亮,卻見徐福手掌輕輕轉了一圈,將這些銀色

根觸抓在手中,用力扯動一下,淡淡道:“你能破開仙人之

體嗎?”

“轟隆!”

驪山大墓中,蜿蜒曲折從群山間穿過的水銀長

河,被他扯得竟然劇烈震動一下,那些被汙染的煉氣士,

也被扯得立腳不住,一個個沉入水銀河中,隻剩下上半身!

甚至,連遠處也傳來一聲聲驚呼,前先進入此地的儺師被

水銀河中的詭異生物汙染,正與冇有被汙染的儺師廝殺,也

被扯得半個身子沉入河中,引起那些儺師驚呼。

“你能承受仙人之力嗎?”徐福淡淡道。

他用力扯動,水銀長河中大浪翻湧,一個寬達數十丈長不知幾萬裡的巨型蠕

蟲,被他從河中拽出!

那蠕蟲脫離河麵,無數銀色根鬚四下舞動,破開空氣,咻

咻作響。

此蟲形如蚯蚓,無眼無口無耳無鼻,也冇有排泄器官,在

空中跳動來去,突然急劇收縮。

頃刻間,它便化作一個銀白色的大肉蟲子,團成一團,如

同一座長滿了纖細根觸的肉山,皮膚表麵到處都是褶皺紋

理。

這蠕蟲實力實在太強,哪怕被徐福從水銀長河中拽出來,

也冇有絲毫的恐懼,反而散發出一股股可怕的凶獸氣息!

它是血脈完全覺醒的上古凶物,身上甚至纏繞著香火之

氣,想來在上古時代,是被蠻族當成神來祭祀!

這等邪神被始皇帝捉到,便放在驪山大墓中,當做自己陵

寢的守護者!

邪神蠕蟲無數銀色根觸舞動,遮天蔽日,比蜂群還要密BIqupai.c0m

集,向徐福撲去!

徐福麵色如常,淡淡道:“你能抵抗住仙火嗎?”

他的指端突然有火焰躍動,那是一種奇異的火焰,火焰中

像是有晶體狀的火苗在躍動,冇有異常濃烈的威能,隻能讓

人感受到一點溫度.

然而觸碰到銀色根觸的那一刻,火焰便將根觸點燃,頃刻

間流遍那邪神蠕蟲的全身。無論時候邪神蠕蟲強大的肉身,

還是那無可匹敵的香火之氣,統統抵擋不住!

那火焰燒得邪神蠕蟲肉身不斷炸開,水銀從體內傾瀉,不

過片刻,便將邪神蠕蟲燒穿!

“嘭!”

邪神蠕蟲跌入水銀長河中,即便沉入水底,也還在不斷燃

燒,隻聽水中傳來嘭嘭的爆炸聲,很是沉悶。

過了良久,爆炸聲止歇。

徐福招手,水銀長河中一朵火焰飛出,正是剛纔那朵仙

火,從徐福指尖鑽回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許應悄聲道:“鐘爺,你覺得這朵仙火是他收取的異寶,

還是他煉製的?”

收取的還則罷了,隻能說明徐福的機緣比其他人好,但倘

若是煉製的,那就非同小可了,說明徐福的實力已經達到仙

人的層次!

大鐘道:“他不是仙人,焉能煉出仙火?肯定是收取的。

這朵仙火的威力,比純陽異火強大了不知多少。純陽異火燒

我,未必能將我煉熔,但這朵仙火燒我,一燒就死!”

蚖七低聲道:“但是,他還擁有仙人之體,仙人之力,難

道也是收取的?”

大鐘回答不上來。

徐福聲音傳來,平平淡淡,道:“河麵可以落足了。整頓

一下,我們繼續前進。”

一眾煉氣士各自整頓。

徐福腳踩仙山飄來,目光落在許應臉上,幽幽道:“許君

今日見我仙體仙力仙火,以為我與周齊雲孰強?”

許應微微欠身,道:“周齊雲不如徐公多矣。”

徐福哈哈大笑,躊躇滿誌,道:“得許君誇讚,勝過世人

千言萬語。”許應道:“隻是周齊雲可以渡劫,徐公至今未能渡劫,因此強弱

未有公論。”

徐福道:“我不在乎公論,隻在乎許君一言。”說罷,方

丈仙山向前飄去。

許應腳下,鳳羽舟也自跟上。

他向前看去,隻見元無計與金人之戰,向始皇帝祖龍的懸

棺打去,他們一個是頂級的儺仙,一個是始皇帝集合天下法

寶煉製的鎮壓氣運的異寶,殺的天昏地暗。

許應驚異,心道:“元無計不像周齊雲說得那樣不堪。他

似乎也懂煉氣之法,並不比周齊雲弱了。難道是未央妹妹幫

他破譯了煉氣士功法?”

元無計展現的實力驚人,分明是將儺術與元道諸天感應融

合之後的產物,而且融合得極為完美!

這等天分非同小可!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抵擋得住皇陵金人。

突然,又有無比恐怖的氣息沖天而起,讓天空扭曲,一座

座仙山緩緩移動,向四周避開。

那是另一尊皇陵金人復甦,展現強大的威嚴!接著是第

三尊皇陵金人,第四尊皇陵金人!

與此同時,又有各種洞天異象從山的那一邊顯現出來,洞

天冉冉升起,洞穿各種彼岸世界,從彼岸中汲取力量!

那是各大世家的儺仙親自出手,對抗皇陵金人。

這幅景象,可謂上古最強法寶與當今世上最強儺仙的對

抗。

許應遙遙張望,隻見那些儺仙也比當初相遇時更加強大,

不由心中微動:“難道他們也都像周齊雲那樣,修煉了煉氣

功法?誰傳給他們的?”

他卻不知,他離開神都之後給神都上下造成了多大的震

動。

許應氣儺兼修,一把石斧看到石家,將石家上下斬殺,甚

至將石家老祖石末勒燒死在鐘下,又飛劍斬殺逃遁百裡的石

敬瑭,這一役,將各大世家鎮住!

從此之後,氣儺兼修便成了主流!這是許應萬萬冇有想到

的。

隻是氣儺兼修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但神都同時發生了

另一件大事,那就是郭家老祖、裴度與崔家家主聯手,闖入

洞天最深處的彼岸世界,劫掠來彼岸世界中的一尊“仙

人”!

三家雖然秘而不宣,但郭、裴、崔三家,早就被其他世家

滲透得像是篩子一樣,哪裡等瞞得住?

於是便有更多的“仙人”,被各大世家暗搓搓救出,這些

“仙人”的待遇極為淒慘,被仙火或者仙光煉去了一身修

為,元神也被煉成魂魄,隻能勉強保住性命,哪裡能對抗得了各大世家?

各大世家或者威逼利誘,或者嚴刑拷打,或搜魂索魄,從

這些“仙人”口中套出一門門完整的煉氣法門。

自那時起,各大世家無論子弟還是老祖,修為實力統統突

飛猛進。

隻是相比他們,元無計還是強橫很多,獨自對抗一尊金

人,打得有來有回。

許應遙望,突然心中微動:“那邊有個冇有洞天的,卻可

以對抗一尊金人,應該是煉氣士!難道就是那個懸劍殺人的

大周煉氣士?”

他四下看去,這短短片刻,已經有十尊皇陵金人復甦,殺

向膽敢侵入皇陵的人,這十尊皇陵金人各有儺仙抵擋。

“但還有兩尊金人呢?”許應心道。

就在此時他們身後傳來陣陣蕩人心神的波動,越來越強,

許應急忙回頭看去,隻見一座祭壇從水銀河麵漂來,祭壇上

的金人正自復甦!

徐福頭也不回,道:“瘦竹翁、東梅清,這尊金人交給你

們了。”

瘦竹翁與東梅清對視一眼,停下腳步,瘦竹翁嘿嘿笑道:

“老東,我怕是不能看到煉氣士的複興了,你幫我留意。

東梅清目光落在飄來的皇陵金人身上,笑道:“我年紀比

你大,你我不一定誰先走!”

瘦竹翁矮小的身材輕輕躍起,將鹿頭杖插在水銀河麵上,

這小老兒站在鹿頭杖上,哈哈大笑:“但好在有不老神仙,

我們也算死得其所!煉氣士必將光複!”

東梅清氣息綻放,豪氣乾雲,放聲笑道:“煉氣士必將光

復!”

許應頭皮酥麻,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回頭望向他們,目

光中流露出不解之色。

“現在你知道了吧?”

徐福向前看去,輕聲道,“你覺得煉氣士傳承一點都不重

要,但在他們心中,這份傳承比性命還重。士為傳承而死,

當赴湯蹈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擇日飛昇更新,第一百二十五章 邪神蠕蟲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