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086ab7211a08ae3c57f39369c1a128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震怒莫名,適才兩人看得清楚,徐福

所展示的金書,正是封印許應的祭壇上的紙符內容!

這還得了?

倘若被這個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煉氣士破解了紙符內容,許應脫困,他們三人都將遭到天道懲罰,萬劫不複!

更何況,天道還未來得及懲罰他們,許應便會把他們碎屍萬段了!

“這個疤痕男是什麼來頭?”

北辰子額頭青筋亂跳,低聲道,“怎麼會弄到鎮魔符文?鎮魔符文幾乎冇有在外人麵前展露過!

玉棠仙子牙齒咬得嚼崩作響,道:“半年了,我們才養好傷,現在又要出事!北辰,要不先試探一下他的來路?

北辰子遲疑一下,道:“能夠拿出鎮魔符文的,一定非同小可,還是等援兵來了再說。”

他的眼角抖了抖,謹慎很多。

畢竟他曾經因為不夠謹慎,被周齊雲打過,又因為不夠謹慎,被追殺竹嬋嬋的天魔打過,還差點被記憶解封了一些的許應弄死。

捱過了打,纔會老實。

徐福儘管是個疤痕臉,但看起來溫文爾雅,不像周齊雲那麼暴力,但也很難說。所以北辰子甘願小心行事。

方丈仙山上,許應警了徐福一眼,陷入沉思。

受命於天,此生永鎮:囹圄囚困,封禁囿圍。

這一段話,便是金書中所展現的內容,適才徐福隻是輕輕一晃,但許應便將這些文字的含義記下。

隻是他雖然記下這些文字的含義,卻無法複原它們。因為隻要他努力去想這些文字的構造,腦中便立刻有一團香火之氣溢位,將他的記憶

籠罩,讓他看不分明。

“我為何會將鎮魔符文交給徐福?我是哪裡知道這些符文的?

許應離開方丈仙山,來到小鳳仙身旁,小鳳仙站在一隻大鵬烏的背上,時不時張開小口吐出一連串火苗。

警見許應來了,這丫頭便有些緊張,應該是還在糾結選擇報恩還是選擇大義。

許應喚出玩七和大鐘,將自己先前所見說了一遍,道:“七爺學識淵博,可知這幾句話的意

思?

蛻七道:“受命於天這句話,表明自己是奉上天之命,替天行道。此生永鎮,表明此獠罪大惡極,永遠鎮壓。

大鐘頗為不滿,道:“阿應怎麼會是此獠?七爺也太小看阿應了。”

許應咳嗽一聲:“鐘爺,我還在這裡呢。”

玩七繼續道:“囹圄囚困,封禁雨圍,這八個字,前麵六個字,是封印囚禁囚籠牢獄圍困的意思,囿是困獸,圍是圈養。這八個字,都有

困住的意思。”

他頓了頓,道:“闡釋大道的鳥篆蟲文我不懂,但普通的文字,阿應便拍馬不及我了。”

許應道:“七爺給我留點麵子。”

七稱是,向小鳳仙悄聲道:“遠不及我。”

許應當做冇有聽見,道:“這些十六個文字,隻有親眼看到金書,我才能明白其蘊藏的道理,然後才能思索出破解之道。現在的難題在

於,金書是在徐福身上,如何才能盜出來?

小鳳仙麵色嚴肅道::“我聽到了!”

許應道:“鳳仙兒,想想我的救命之恩。”

小鳳仙便又陷入報恩和大義的糾結之中,不知是否該告發許應。

虹七道:“他那本金書,應該是藏在自己的希夷之域中,輕易難以盜出。不過,他說要破解金書上的文字,便一定會拿出來,隻要趁他拿

出來時,速度足夠快,便可以將金書奪走!

大鐘道:“奪走金書這個人,速度一定要極快,絕不能被徐福拿住。徐福的手段實在太高,我覺得甚製還在巔峰時期的周序雲之上!”

它與徐福交過手,26356新未能撼動徐福分毫,反倒被徐福抓住鐘鼻,無法動彈。

那一招名叫乾坤一手,著實有天地乾坤儘在掌握的感覺!

就算再度對陣徐福,它也冇有把握逃脫。玩七道:“大鐘跑得不快,我和阿應修為跟不上,逃不掉。那麼我們之中速度最快,最有可能逃

出徐福掌控的人便是…

小鳳仙警覺起來,隻見許應和大蛇都在盯著自己,那口大鐘雖然冇有眼睛,但彷彿也有一雙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我不會背叛徐福老祖.…”小鳳仙囁嚅道。玩七勸道:“想想阿應的救命之恩。”

小鳳仙哭喪著臉。

大鐘道:“咱們是自己人,想想阿應是怎麼救你的,再想想你是如何報答的。

許應想了想,確實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救她的,於是道:“你再想想。

小鳳仙跺腳道:“好罷!我幫你們便是!”許應舒了口氣,與玩七對視一眼,會心一笑。

隻是之後幾天,徐福都冇有拿出那捲金書,小鳳仙始終冇有尋到機會。

追隨徐福的煉氣士們拿著各種經文來求教許應,許應來者不拒,無論功法還是神通,或者是陣法煉丹印法指法,統統解答,甚製幫助他們

補全。

這些煉氣士固然收穫匪淺,但許應卻也積累了不知多少煉氣士的不傳之秘,修為實力也有了長足進步!

鎬京越來越近。

這幾日總是有霞光從地下湧出,直衝九零雲上,極為壯觀,即便相距尚遠,許應等人也能看到璀璨的光芒,如雲中藏著然燒的火燭,流光

溢彩。

不僅如此,他們還感應到一股可怕的悸動,像法寶散發出的滔天鹹能,又像一個絕代強者散發出的鎮世氣息。

“是十二金人。”

徐福心有所感,道,“其中一個金人復甦了。十二金人負責守護祖龍的陵墓,看來被引到這裡的催師的確有些手段,已經挖到祖龍陵墓

了。”

許應詢問道:“七爺,十二金人是何物?”

玩七道:“我隻聽聞十二金人是始皇帝廣搜天下兵器,鑄造十二金人,讓天下人無

法造反。具體是怎麼回事,書上冇說。

徐福道:“那時始皇帝祖龍一統天下,集合六

國煉氣士最頂級的法寶,鑄造十二金人,用來鎮壓煉氣士氣運,免得煉氣士氣運流失。當此之時,煉氣士已經式微始皇帝祖龍用這個法子,企圖為煉氣士續命。隻是他死之後,這一切都成了夢幻泡影,連十二金人也隨著他一起下葬。

許應道:“我從未聽過死人可以複活的,祖龍既然已死,又如何複活他?

方丈仙山向驪山方向飛去,徐福道:“祖龍未必真的死了。他這等存在,渴望長生,他可能用秘術封住自己的肉身元神,讓自己處在假死

狀態,等待複活。

驪山迎麵而來,高聳入雲,周圍數百裡,比原本的驪山大了許多倍。

這座山巒遠看如同“金”字,扣在那裡,巍峨肅穆。

不過驪山大幕已經被人尋到門戶,打了進去,許應還看到外麵橫七豎八躺著幾十具屍體,應該是有人為了爭奪驪山大墓所屬,發生了激烈

的搏殺。

“我曾經前往陰間,搜尋了二百多年,試圖找出祖龍的魂魄去了何處。但始終冇能找到他。

徐福道,“我又尋來開啟湧泉秘藏的催師,他們招魂的高手,用催法召喚鬼魂。但是他們也說,祖龍的魂魄不在陰間。

他們來到驪山大墓門前,許應又看到幾十具屍體,不過從衣著服飾來看,這些人並非催師,

而是普通人。

花纖塵上前打量,道:“墓門上有封禁,封禁裡藏有鬼神,極為危險。那些催師為了開門破禁,將這些普通人獻祭,用血汙了封禁,將鬼

神引出殺掉,這纔打開門闖了進去。”

他們走入驪山大墓,墓道中每隔幾步便有一具屍體,也是普通人的裝束。

“用來獻祭的。

花纖塵取出一麵明鏡,照得四周墓道纖毫畢現,甚製能照入牆內,可以看到牆壁內部,有一尊尊已經死掉的鬼神!

這些鬼神隱藏在封禁之中,隻待封禁啟動,便會從牆裡飛出殺人!

可惜,如此精妙的封禁,被人用血祭的方法破掉了。

“用人命堆出來的破禁方法,粗暴。”徐福評價道。

他們繼續前行,隻見沿途死掉的人越來越多,漸新地凡人越來越少,癱師越來越多,還有些是體魄巨大的妖神,也被拿來獻祭破禁!

許應甚製還看到一張熟悉的麵孔,是裴家的煉氣士,曾經有過一麵之緣,也被人當成祭品獻祭鬼神。

可想而知,這裡經曆了一場多麼可怕的爭鬥廝殺。

走到驪山深處,前方豁然開朗,廣袤乾裡的山中世界映入眼簾,一座座仙山漂浮在天空中多達百十座,遠遠地便見群山之間有明亮的霞光滌盪下來,閃爍著仙的光彩,異常炫麗繽紛。

“這裡是飛昇地?”

許應驚訝莫名,這處驪山大墓,竟然是飛昇地!

而且,在這裡飛昇的仙人不止一個,從飛昇霞光的數量來看,此地曾經有七位仙人飛昇!

”難道這裡是洞天福地?

他剛剛想到這裡,便察覺到不對,這裡應該不是飛昇地,而是有人將洞天福地裡的飛昇地切割下來,搬運到此地!

因為,那些被切斷的空間泛著疏璃般的色彩,移動視線的時候,便能看到五彩繽紛的顏色從空間斷麵映照出來!

徐福指向遠處,道:“始皇帝移植了七處飛昇地,用這些仙人飛昇留下的霞光來掛住自己的棺淳,讓自己離仙界更近。你們看到他的棺淳

了嗎?

眾人紛紛將目力運轉到極致,但很少有人能看清飛昇霞光中到底有什麼。許應運轉天眼,徹強看到有一口金棺漂浮在飛昇霞光中,緩慢的

旋轉。

難道那就是始皇帝的金棺?

地上有群山,天上也有群山,仙山倒懸,泛著血色。

1364/1367

有的山上有血龍盤繞,遠遠望去,血色的鱗片在滑動,不知是錯覺還是真的。

“那是始皇帝祖龍,斬殺絕世強者,用其希夷之域的五嶽仙山設置封禁。想要過去極為困難。

那個已經老得隻剩下三四尺高的老者瘦竹翁喘了口氣,道,“那些催師來到這裡,

應該是從這條河麵上過去,進入群山之中。

他們腳下,有一條銀白色的長河,河麵寬約百丈,大河在流淌,這是一條水銀河,河水是沉重無比的水銀。

水銀長河穿過了群山,從山川川之間流過,看河道走勢,應該會接近始皇帝祖龍的金棺!

徐福正要渡河,突然停下腳步,許應也心中凜然,隻覺一股無比強橫的氣息向這邊而來。

眾人循著這股氣息看去,但見河麵上飄來一座長寬各有十四五丈的祭壇,祭壇浮出水銀河麵的地方隻有一尺多高,水下不知有多高。

祭壇上,站著一尊二十餘丈的金人,遍體金光燦燦,手持青銅劍,身披金甲衣,周身香火之氣濃烈無比,還帶著震天撼地的法寶氣息!

它的身後,竟然還有神龕,除了神龕,還有五嶽仙山山漂浮的異象,天河倒掛,天山從天而來,尾閭、夾脊、玉京等玄關,清晰在列。

水火交煉的爐鼎,金燦燦的十二重樓,瑤池神橋,一應俱全!

大鐘當了一聲,鐘聲有些暗啞:“阿應,這就

是金人嗎?好像強得有些不太像話,我可能不是威力第一強的法寶了…”

突然,有人叫道:“你們看金人的麵孔!不老神仙!

眾人紛紛看去,驚訝莫名,紛紛轉頭看向許應,又轉頭看向那祭壇上的金人。

隻見那金人的麵孔,與許應簡直一模一樣!“始皇帝祖龍的十二金人,是按照不老神仙來打造的!”

虹七也看直了眼,喃喃道:“阿應,驪山大墓中到處都是你的傳說。

獻祭撲街作者宅豬的一本《臨淵

行》,我看還行,能打發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