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307943b6a03a2e6f857fbc6e8755e0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竹嬋嬋跳到大鐘跟前,打了大鐘兩拳,然而大鐘還是乾乾癟癟。竹嬋嬋赧然道:“我一路拖著飛來峰來到這裡,又祭起飛來峰一次,法力

耗儘了。等我兩日,待我恢複修為,便幫你療傷。”

“那時候,阿應應該已經涼了。”

大鐘立刻湊到許應腦後,訥訥道,“阿應,讓我進去吸兩口,待會逃命的時候還可以護住你。”

現在許應修為漸高,不是從前的少年,而大鐘而今受傷,倘若許應自封希夷之域,大鐘便無法闖進去,因此不得不低聲下氣一些。

許應點頭,大鐘連忙鑽入他的希夷之域,吸了兩口氣血,穩住傷勢,這才放下心來,叫道:“阿應,事不宜遲,走為上策!”

竹嬋嬋不解道:“你適纔不是要乾到底嗎?”

大鐘理所當然道:“倘若你幫我療傷,阿應給我補充足夠的氣血,自然是乾到底,但現在你冇了用,自然是走為上策!快!快!”

說話之間,那金人已經將頭頂的飛來峰舉起,用力擲出,向他們砸來!

許應急忙抄起竹嬋嬋,縱身避開,那座飛來峰著實龐大,饒是他全力奔行,還是被飛來峰的氣浪衝擊到空中。

皇陵金人雙眸火光再現,許應見到他雙眸變得赤紅,立刻施展雲梯天縱,腳踩雲梯,抱著竹嬋嬋騰空而去,避開火光衝擊。

皇陵金人立刻雙手撐住地麵,努力從地下抽出腿,就在此時,許應身形向他腦後落去!

竹嬋嬋驚叫:“不是說好了逃走的嗎?”

同一時間,蛻七醒來,見到下方巨大的金人正在起身,不由尖叫。”七爺,張大嘴!”許應高聲道。

蛻七一直盤在他的肩頭,聞言不由自主嘴巴張大,腦袋小山一般。許應把竹嬋嬋向後一托,塞入他的口中,道:“彆咬!”

元七下意識想咬一口,聞言連忙收起毒牙。

許應轟然墜落,砸在那尊皇陵金人的神橋上,那神橋通體是玄金所鑄,很是堅固,表麵有道象紋理流轉,即便許應從高空落下,也冇有任

何受損。

“果然,這尊金人身後的異象,都是煉製出來的法寶,並非真正希夷之域!”

許應抄起石斧,全力催動太一導引功,將泥丸、黃庭、絳宮、玉池的力量悉數調動,默誦元育八音,體內氣血沸騰,瘋狂暴漲!

石斧凶威被徹底激發,讓他身後血海浮現,血海中無數屍骸站起,宛如要重現生前!

“轟!

許應掄起巨斧斬落,砍在那座神橋上,神橋頓時無數蘊藏道象的紋理浮現,霞光流轉,擋下他的巨斧。

許應目光閃爍,催動天眼,將這些道象形成的紋理看得分明,洞察道象的薄弱處,石斧一路切瓜砍菜,將所有阻擋的道象一併劈開!

石斧終於接觸神橋本體,恐怖的反震力傳來,許應雙手十指頓時被震得破碎,十根指頭啪啪炸開,雙臂鮮血淋漓,血肉飛出,與臂骨脫離!

他的臂骨也被震得開裂,不斷炸開。

突然,許應腋下又有兩條血肉手臂鑽出,赫然是《泥丸隱景長生決》中的肉身法門。

他兩條新生手臂抓住石斧,再度掄斧砍下,隨即兩條新生手臂也被震得炸開。但同

一時間他的腋下又有新的手臂生成,再度掄斧砍下!

他還是第一次動用泥丸秘藏的不死之身,以肉身強大的再生能力,與神橋對抗!

如此,他的雙臂連續破滅數十次,終於一聲巨響,他手中的石斧突然炸開!

這石斧儘管經過了竹嬋嬋的修複,但畢竟因為曾經鎮壓女仙,大不如從前,剛纔被許應拿來硬撼十二金人,已經受創,現在又被他祭起,

連砍數十次,終於承受不住,就此炸開!

“鐘爺,出來!”

許應盯著前方的神橋,暴喝一聲,大鐘躲在許應腦中的混沌海上,進入許應的洞天中汲取氣血,間言不由打個哆嗦,叫道:“我不出去!”

話雖如此,它還是晃晃悠悠飛了出來。

一頓飽和頓頓飽哪個重要,它還是能分得清的。

果然,它剛剛飛出,便被長著四條手臂的許應抓住了鐘鼻。大鐘連忙道:“應爺,你輕點兒!”

“咣!”

許應氣血狂暴,掄起大鐘,很很砸在前方的神橋上,那神橋原本被石斧砍斷了大半,此刻被大鐘重擊,發出哢嚓一聲脆響!

與此同時,皇陵金人已經將兩條腿拔出,隻是腦袋藏在胸腔裡,無法看到身後景象。

祂也知道不妙,立刻探手向身後抓來抓去。

大鐘毛骨悚然,隻見那遮天大手從他們頭頂呼嘯而過,連忙叫道:“應爺!”

許應視而不見,再度掄起大鐘砸下!“咣!”

應爺!”咣!”

“你大爺!”咣!”

終於,那金人覺察到許應所在,大手抓來,然而伴隨著一聲鐘響,神橋被生生確斷!

皇陵金人的氣急陡降,大不如從前,那隻抓來的大手威力也自大減。隻聽轟隆一聲巨響,許應避開了砸落的手掌,卻避不開手掌落地的餘

波,幸好有坑坑窪窪的大鐘在,他輕車熟路躲在鐘內,避開衝擊餘波。大鐘被衝擊得噹噹作響,連翻帶滾,沿著神橋,從瑤池水麵上打著水

漂向下砸去,又撞在十二重樓上,從十二樓一路砸下去,掛在四樓的翹起的橡角上。

許應從鐘內滑下,強忍住吐血的衝動,高聲道:“還活著的,聽不老神仙號令!攻打此地,將金人希夷之域所有樓宇瑤池,統統砸爛!天

河斷水,天山剷平,玄關砸碎!五嶽仙山,給他扔出去!”

交鋒的短短片刻,鳳仙兒、花纖塵等人已經死傷大半,還剩下的煉氣士聞言,紛紛振作起來,一個個飛入金人的希夷之域。

他們各自的法寶祭起,轟向天河、天山、三玄關、五仙山,大肆破壞。

尤其是鳳仙兒,直接催動鳳凰火,率先燒乾瑤池水!

皇陵金人的法力陡降,抓向身後的手動作越來越慢,威力也越來越低。

但祂畢竟太大,稍有融碰,哪怕是煉就金丹的煉氣士也是非死即傷!終於,天河被斬斷,天山被夷平,三座玄關被推倒轟碎,五座仙山也

被蕩平,還有爐鼎的底兒也被打穿!

那金人終於漸漸不動,僵在原地。

供給他的法力有兩個來源,一是來自神龕香火之氣,二是來自希夷之域,他的法力以希夷之域為主。先前許應借祂自己的力量,破了神龕

香火之氣,現在他希夷之域被破,便失去了力量源泉。

竹嬋嬋抬手一推,玩七嘴巴便不由自主張開,腦袋變得很大,少女站在大蛇口中,看著那被破壞的法寶,眼晴雪亮,立刻敲了敲元七的舌頭。

元七不由自主從許應肩頭遊下,現出真身,又不由自主催動巴蛇真修,化作百丈巨蛇。

他一路遊上前去,將那些斷裂的玄關、神橋、重樓等物逐一吞入腹

中。

許應請才也在大肆破壞,此刻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姚七被竹嬋嬋控製,走一路春一路,吃得體型越來越肥大,身子想盤也盤不起來。

許應見他遊來,連忙走遠一些,心道:倘若被他盤在脖子上,我多半嬰死。”

他縱身一躍、落在皇陵金人的手掌心上,望向那七道飛昇霞光。隻見其他金人與健仙已經殺到那裡,在霞光中廝殺,許應望向高處,隻見

霞光之上,方丈仙山已經變成一個小不點,肉眼難以察覺。

而在方丈仙山附近,還有一座祭壇,比方丈仙山大了不知多少倍。徐福站在祭壇外的仙山作法,方丈之地,腳步踩著玄奧步法移動,隻是

距離太遠,許應不知他想做什麼。

突然,徐福身形立定,伸手指向祭壇。

許應看到祭壇中央,突然空間像是震盪了一下,一股無形的力量伴隨著這次震盪,向四麵八方湧去!

許應臉色頓變,高聲喝道:“所有人,速速離開這裡!”

他話音未落,飛昇露光附近,忽然有血氣飄起,一些健師正在向這邊奔追,跑著跑著,便有人洞天中有血氣飄出,整個人也變得越來越

瘦,很快乾枯成柴!

再跑幾步,便見那側師洞天炸裂,整個人也變成一堆枯骨,跑著跑著便碎掉了!

彆說普通健師,即便那些大儺,自身的氣血流失,體內的仙藥也跟著流失!

甚製連那些對決皇陵金人的健仙,也難以控製自身仙藥流失的情況!再加上他們還要對抗皇陵金人,更難對抗大祭的影響!

徐福的這場複活大祭,當真是凶猛製極

他要將所有打開了秘藏的人,無論自我認同是健還是煉氣士,統統一網打儘!

但他所帶來的煉氣士中,也有些人開啟了秘藏,修煉了儲法,也在獻祭的行列!

甚製許應,也隻覺自己體內已經開啟的四大秘藏意意欲動,難以壓製,即將要被這場大祭吸出體外!

其中,他冇有玉池的功法,又調動了玉池洞天的力量,隻覺那些未曾煉化的元氣仙藥要離體飛出!

不過那些冇有開辟秘藏的煉氣士,便冇有這個顧慮了,他們冇有受到任何影響。

許應催動劍氣,禦劍而行,奮力向外衝去,高聲道:“七爺,快走!”蚖七急忙遊動身軀,匆忙間回頭看去,隻見那些衝向這邊的大儺

身後的一座座洞天也開始分崩離析,不斷瓦解!

玩七心驚肉跳,他也開辟了幾個洞天,此刻洞天也有瓦解趨勢,連忙催動劍氣,飛身而起,悶頭跟上許應。

躲在玩七口中的竹嬋嬋也是如此,隻覺自己六乾年積累的仙藥盒盒欲動,直欲飛去!

所有人都在往外逃,唯獨那些儺仙突然捨棄皇陵金人,不走反進,向上空的祭壇衝去。

然而越是接近祭壇,他們體內的“仙藥”流失速度便越快,然而這些人還是奮勇上前,殺到方丈仙山上!

方丈仙山上,徐福絲毫不懼,麵帶淡然微笑,道:“諸君,與其做彆人口中餐,何不為我的大計貢獻一份力量?”

崔家的一位年邁健仙白髮蒼蒼,攜隱景衝來,那隱景是一片霞光,有如飛仙隱居在霞光之中,刷向徐福!

徐福微微一笑,抬起手掌,迎上霞光。

一股輕微的波動傳來,那健仙隱景像是撞在無形的牆壁上,突然坍塌破滅,構成隱景的仙藥呼嘯流逝,注入飛昇霞光中的金棺!

其他健仙殺製,然而下一刻便各自負傷,一個個口中噴血!

就在此時,一個身著衣裳複古的高大男子以指為劍,刺在徐福手心!徐福氣息震盪,露出驚訝之色,笑道:“你便是大周時期的煉氣士?

懸掛青銅劍殺人的便是閣下了。的確有幾分能新耐!”

那高大男子心中一驚,自己這一劍指既是偷襲,又是與那些儺仙圍攻,竟然未能刺穿他的手掌!

徐福道:“閣下體內還有仙藥未化,還是留下來罷!”

他手掐拳母印,一拳打出,大周煉氣士硬接之下,口中吐血,露出驚恐之色:“你是仙人?”

他受傷之下,體內仙藥也被血祭引動,向外流逝,比其他儺仙更甚!這時一個聲音傳來,淡淡道:“站在仙山上,他是。下了仙山,他屁

都不是!”

徐福隻覺一股可怕的力量湧來,急忙翻手迎上,向身後拍去。

他身軀晃動一下,不由自主向前邁出兩步,纔將這一擊中傳遞來的力量卸去。

徐福轉身,露出驚訝之色,隻見來人是個清新俊逸的老者,衣衫服飾十分整齊光潔,頭髮、鬍鬚、眉毛也都修飾得紋絲不亂,甚製連鞋子

上也冇有一丁點的泥垢。

他便是元家的元無計。

徐福疑惑,道:“你是儺仙,為何體內冇有仙藥?”

“你猜!”元無計微微一笑,出手向他攻去,長聲道,“你們先破祭壇!”

許應等人已經衝到水銀長河上,越是遠離祭壇,受到的影響便越小。不過這場大祭的影響力越來越強,許應估計自己未必能衝到驪山大墓

的入口,便會被破壞了體內四大秘藏!

許應回頭看去,始皇帝祖龍的金棺上空,變得一片赤紅,有洪流向棺中注入!

就在這時,祭壇突然破碎,血祭帶來的癢人感終於消失。

許應驚疑不定:“怎麼回事?難道徐福遇到對手了?不對不對,他擁有仙人般的體魄、力量,還煉就仙火,怎麼會有敵手?”

突然,祖龍金棺中傳來咚的一聲悸動,如同大鼓在心頭錘響,震得人心臟像是要炸開一般。

咚!

第二聲悸動傳來,更加響亮。

許應悶哼,帶著玩七向外衝去,隻聽一個厚重又有些熟悉的聲音傳來:“朕,腳踩神州,掌握社稷,掃平六國,稱霸天下,沉眠於此。是

誰,喚醒了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