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b419ba22609f891aa0e28342283173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許應和元未央催動元道諸天感應,兩人調動黃庭洞天中的神識仙藥,化作更為磅礴的神識,感應到一個個諸天。

許應肉身各處穴竅與各大諸天相互交感,新漸隻覺從那一個固諸天中湧來一股股奇妙的力量,充斥在各處穴竅之中,提升穴竅的力量。

元未央則利用這些力量在穴竅中存想神祇,與他修煉方式不同。

兩人的神識在虛空中交感,相互碰撞,交融,新漸滲入虛空更深處,探索出更多的諸天。

然而,確如元未央所說驪山大墓中埋葬的不止是祖龍!

他們天人感應時,立刻看到原本便混亂的驪山大墓,充斥著強大的怨念、憤怒、仇視和血!

他們感應到無數屍骸掩埋在群山之中,感應到空中的仙山,變成了先奏大煉氣士的心肝脾肺腎,血淋漓的漂浮在空中!

他們還感應到那些枉死的大煉氣士,元神被煉成了法寶中的靈,帶著無休的咒怨之氣,隱藏在群山的暗處,襲擊暗殺每一一個闖入皇陵的

驪山大墓,說成屍山血海,室不為過!

它們在憂動,在乾擾許應和元未央,試圖將兩人的神識吞噬,同化,不過許應和元未央肉身各處穴竅與諸天相連,哪怕是大煉氣士的冤

魂,也憾動不了他們的神識。

記住網址

突然,許應和元未央各自身軀大震,這一刻,他們的神識遭遇了一股莫大的力量的吸引!

在他們神識的視野中,天空在旋轉,大地在傾斜,一道絢麗無比的天空裂痕映入他們眼簾。

裂痕中藏著一個異域時空,美好無比,有若仙山漂浮,仙光爛漫,仙光中有神仙居住的天言,恍如仙境!

他們的神識不由自主被牽引,向那道天空烈痕飛去,漸新有失控趨勢!

兩人急忙感應諸天,肉身各處穴竅都被繃緊,與諸天感應越發密切,控製住自己的神識,免得墜入另一個時空的速度加速到失控的程度!

突然兩人手掌一緊,情不自禁握住彼此的手,彷彿能夠帶給自己勇氣。

不遠處,蹺伯看到這一幕,眉頭桃了一下,繼續眼觀鼻鼻觀心,裝作冇有看到,心道:“他們在神都的時候,彆說牽手了,甚製天天啃胭

脂,以為我冇看到。我大抵真的老眼昏花了

許應和元未央距離那道裂縫越來越近,隻見天空在他們視野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無比狹長的深淵,兩側是縣崖峭壁,上麵爬滿了各種古怪的血肉,還有類

片附著!

但是,仙境就在深淵的儘頭,如此之近,彷彿在呼喚他們!

兩人竭儘所能控製神識的下墜速度,隨著他們神識深入,彷彿驚動了深淵中的生命,突然間深淵兩側,肉壁之上,一隻隻大大小小的眼睛

張開,望向他們!

這些眼睛有的驚恐,有的好奇,也有憤怒,喜悅,幸災樂禍,更多的是絕望,絕望,還是絕望!

許應和元未央心驚肉跳,繼續向“仙境”墜落,突然兩人看到一個身影趴在陡峭的崖壁上。

那是一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他的四肢、十指,已經變成了扇狀的血肉,那些血肉扣入崖壁任何縫隙之中,奮力向上生長,艱難無比的拖

動那男子的身軀,一點一點往外挪!

“速退!”

那男子彷彿能“看到”他們的神識,竭力抬起頭,向他們張口呐喊,“前方是嵬墟絕境!

他被一股力量拖拽著向“仙境”滑去,四肢和十指所化的血肉被扯拽得不斷繃斷。如此滑行了乾百丈,他纔再度穩住,繼續艱難的往上爬

行。

許應和元未央頭支發麻,向那無比遼闊的深淵兩壁看去,這時他們纔看到無數像縷蟻一樣爬行的身形

不知多少人,在拚儘一切努力,試圖爬出這座深淵!

”這些人,是大漢時期天人感應的煉氣士嗎?”

許應和元未央神識戰栗,突然隻覺深淵之中,一股強大無邊的識,與他們的神識相連。

甫一接觸,那個深邃無邊的識,便向他們展現了深淵儘頭的仙境種種的美好。

這一刻,兩人的神識隻覺天花亂墜,各種道法感悟紛製遝來,飄飄然彷彿飛昇了一般,頓覺世間如地獄,一切情感如糞土,一切快樂如槽

糠,隻有飛昇到深淵儘頭的仙境,才能得到最大的快樂,永恒的快樂!

許應突然向元未央傳遞一個意識,兩人神識立刻調轉方向,借力向上飛去。

這時,天崩地烈股的巨響傳來,深淵儘頭的仙界傳出嘣嘣的斷裂聲,兩人神識匆匆一警,隻見深淵在擴張、裂開!

一個準以言喻的巨眼,出現在深淵的儘頭,注視著他們。

那龐大無比的眼中,有無數仙人飄飛。

突然,一個仙人的身體貼在眼瞳表麵,顯露出一張慘白的臉。

“未央,拉住諸天!”

許應大聲道,“不要被拉進去!”

兩人的神識難以穩住,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拽向那隻眼睛,無論元未央還是許應,都拚命的感應諸天,試圖穩住自身,然而麵對那股力量,他們根本無法抗衡!

驪山大墓中,元老太君和元夫人一一左一右,為元無計左右兩翼。元無計還在不斷深入驪山大墓,雖說現在驪山大蔓中很多封印禁製被破

除,但依舊極為凶險。

修造麗山大墓的先素煉氣士在山中掛著法寶,有些法寶針對魂魄,極為陰損。

難師很難煉到魂魄,隻有開啟湧泉秘藏的灘師才能把魂魄煉得強大,隻是得到湧泉秘藏的人太少。

“老爺到底想找什麼?”元老太君詢問道。

元無計笑道:“我聽聞先秦時有異寶,隨侯珠,洞徹天地幽冥,可照見萬界。得此珠,配合我元家諸天萬道,便可進入萬界空間,得到無數

財富。又聽聞先秦史上最強兩位天工,歐治子與乾將聯手,集天下無形無跡的威道,煉氣為劍,打造太阿劍。

此劍,秉承天下之劍氣,劍氣可滅人國,無可阻擋!隨侯珠和太阿劍,多半在驪山大墓中。“

他頓了頃,目光漸漸熱切起來,道:“除了這兩件寶物之外,最有可能被葬在這裡的,還有九鼎!“

他的衣袖一捲,蕩袖生雲,雲氣侵入前方,隻見林中樹,上突然掉下一麵旗幟,衝著他們便是輕輕一蕩。

元老太君和元夫人頓時魂魄動淫,險些被蕩碎三魂七魄。

就在此時,元無計擋在前方,元神自背後升起,廣大無邊,一指點去,便見那麵旗幟能能燃燒,再也不能威脅他們。

元老太君心驚肉跳,喘了口氣,道:“老爺,此地太凶險,老身還可以頂住,但未央娘冇有這個修為,上她下去陪未央罷。”

元無計點頭。

元老太君向元夫人拋個眼色,笑道:“你快去陪那幾個孩子,這邊有我。”

元夫人不明其意,還是依言退下,來到許應和元未央身邊。

元未央和許應手牽若手,坐在銳七的腦門上,元夫人見狀,不由昏眉,卻冇有阻止兩人,心道:“未央總歸是女孩子,不能一直裝作未央公

子。作為孃親,我也希望她能有個好歸宿。

她冇有發現許應和元未央此時的險境。

前方,元無計道:“九鼎要追溯到更為古老的歲月,差不多是,上古與遠古之間。

有一位叫做大禹的聖皇,依照神州形態,煉製了九鼎,用來鎮壓神州氣運。你知道嗎?周齊雲之敗,還有一個原因。

元老太君道:

妾身不知。

元無計道:“周齊雲之敗,敗在他的隱景上。

元老太君大為不解。

元無計道:“他的隱景,與神州大地相同。他腳踏神州,丈量土地,踏遍山河,

將神州大地的山川河海當成隱景。他隱景潛化地鋪開,便可以挾整個神州之力與天劫對抗,挾持眾生對抗天道那時,他將不戰而勝,飛昇輕

而易舉。”

元老太君恍然大悟,道:“老爺說的是。“

元無計道:“但是錯就錯在他的隱暴上。他功法大成時的神州,並非真正神州,而是封印後的神州。因此當奈河入侵陰間入侵,封印的天地

重現世間時,他的隱景便會無法與天地相融。他便無法綁架神州眾生對抗天道,所以他隻彰退而求其次,選擇綁架天神。”

他禁不住笑出聲來,道:“夫人,大奏得到九鼎,之後奏漢交替,從此九鼎失蹤。那麼,九鼎隻有一個下落,那就是被祖龍皇帝帶入驪山大

墓。驪山大墓的山川江河,與上古時期的神州一-模一樣,夫人你說,九鼎是不是就藏在這裡?”

元老太君是他的原配妻子,也是一個洞天九重的大高手,聞言道:“老爺說得很有道理。可是,老爺要這九鼎做什麼?”

元無計笑道:“周齊雲的作為,讓我看到了一個可能。”

他目光閃動:

“將九鼎完全祭起,與隱最相容,就此鋪開,籠罩整個神州,綁架神州芸芸眾生,對抗天道天劫。夫人你說,天道敢毀滅眾生阻我渡劫”

飛昇嗎?”

元老太君笑道:“老爺,你修煉元道諸天感應,保持心如誓石,亙古不動,為何最近些日子,你的道心反倒不如從前了。”

元無計身軀僵硬一下,隨即恢複如常,笑道:“有這等事?可能是我修煉《黃庭證道功》,解決了悟道時被大淵吞噬的隱患,所以放肆了一

些。”

元老太君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是妾身誤會老爺了,還擔心老爺的心態出了問題。老爺還記得咱們定情時候的海誓山盟嗎?”

元無計笑道:“我怎麼會忘記?當年你我在洛水邊,指洛水為誓,此心同結,如洛水萬年不息。夫人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元老太君鬆了口氣,放下心來,道:“妾身見老爺這幾日與從前有些不同,有時得意忘形,難以控製情緒,還以為老爺在修煉《黃庭證道

功》時出了差錯。

元無計哈哈笑道:“夫人想多了。我隻是想起周齊雲的故事,心朝有些難以平複。我會小心的。

元老太君道:“原來如此。你我兩百多年的夫妻,我見你一些小習慣都改變了,還以為你被《黃庭證道功》影響,變成了另一個人。

元無計淫頭道:“夫人多慮。你看前麵的山壁!”

他神態激動,向前官出。

元老太君急忙跟上他,叫道:“小心!”

兩人都是當世頂尖的高手,速度極快,很快衝到那麵山壁下。

後方,玩七載著元夫人、竹嬋嬋以及許應等人,想要追上元老太君和元無計時,突然前方大霧鎖天,從山穀中湧出,將他們完全籠置,深

不可測。

元夫人神識強大,立刻釋放神識,探索四周,以她的神識,竟然在四周探索不到任何東西!

甚製,她以神識觸碰四周,覺察不到地麵,覺察不到許應元未央等人。

地有一種自己抬腳走出一步,便會跌入無底深淵的感覺,永遠墜落,冇有儘頭!

她一動也不敢動,額頭冒出冷汗:“麗山大墓中還有這等厲害的禁製?這等禁製,像是悟道時的大恐怖!”突然,霧氣中傳來一聲驚呼,聽著

是元老太君的呼聲,接著有神通爆發的悸動,之後一切平息。

這時,一聲淒厲的長嚎傳來,撕心裂肺,霧氣也漸新散去。

元夫人不顧一一切,急忙衝上前去,隻見前方的山腳下,血流滿地,白髮蒼蒼的元老太君倒在血泊之中。

元無計跪在元老太君的屍體邊,仰天長噴,悲痛欲絕。

元夫人心中一涼,身體像是被抽空了力氣,軟綿綿的跪在地上。

竹嬋嬋、玩七等人見狀,心中側然。

元無計老淚縱橫,在曉伯的勸慰下新漸停止了抽泣,回頭向眾人道:“我想敷下她時,已經來不及了。痛哉!亡妻

竹嬋嬋落淚,大鐘暗鳴。隻是準也冇有注意到他們頭頂的天空,越來越傾斜,越來越扭曲。

深淵之中,眼看許應和元未央的神識即將永恒墜落,突然兩人感應到另一一個清天。

那是一尊尊大鼎,藏在驪山大墓中的九尊大鼎形成的諸天!

“未央!”

許應大喝,兩人心意相通,神識立刻與九鼎相連,拴住肉身穴竅!

“來吧!

兩人齊聲化吒,“要麼九鼎把我們拽出去!要麼把九鼎和褚天也拉入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