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79b259d794636b3fc53a37ed98d3aa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元無計正在悲痛,突然心有所感,仰頭看到天空中的異象,心中微動,便冇有了

悲慟之色,眼中光芒閃爍。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他哈哈大笑,朗聲道,“原來九鼎藏在這裡,難怪我久尋不到!”

他眉心神識爆發,忽然身後浮現出玄黃之氣,九大洞天如同冇有底的瓦甕,有吞

納天地之意!

那九口瓦甕忽然合而為一,隻剩下唯一一-座瓦甕狀的洞天,玄黃之氣,形成瓦甕

的表麵,浮現出各種複雜紋理!

驪山大墓那原本便已經傾斜的天空,竟然開始向那口瓦甕中跌落!

元夫人驚聲道:

祖上!

她驚疑不定,元無計展現出的力量太恐怖了,雖然他施展的還是元道諸天感應,

但是元家祖傳的元道諸天感應,絕對冇有現在這麼霸道!

元道諸天感應,其實需要修煉者謹小慎微,去感應藏在虛空中的大乾世界,感應

蘊藏在虛空中的大道,提升自己對道的感悟。

而元無計所施展出的元道諸天感應,竟以要吞噬諸天,吞噬虛空!

難道這便是修煉《黃庭證道功》帶來的效果?

隻是這變化未免太大了吧?

“老太君剛纔為何要我離開?”

元夫人想到這裡,不禁毛骨悚然,望向元無計的後腦。她曾經聽聞有些儺仙在進

入隱景潛化地之後,便會突然變成一具虛殼,血肉全無。

倘若從其後腦看去,能夠看到一條纖薄無比的亮光,彷彿一條冇有寬度的細線

將其人裁開,取走血肉。

萬一老祖宗元無計,也被邪惡所吞噬呢?是不是他的後腦也有-根細線?

她的目光落在元無計的後腦勺上,想要尋找到那條細線,然而卻冇有看到任何帶

著亮光的線。

“可能是我想多了。”

她剛剛鬆一口氣,就見元無計感應到她的目光,轉過頭向她看來。

元夫人後腦勺發麻,因為元無計的肩膀冇有任何移動,就硬生生的把腦袋轉了過

來,臉正對著她!

他的脖頸像是一-張紙搓成圓筒,扭動圓筒,形成乾乾癟癟的褶皺,似乎皮以下是

中空一般!

元道諸天感應的心法起了作用,元夫人心若冰清,天塌不驚,柔聲道:“祖上彆

再傷心了。”

”我冇事。”元無計轉過頭去,仰頭望向天空,有些焦躁,大喝一聲,身後浮現

出希夷之域,元神也自浮現,廣大無比。

瓦甕狀的洞天,吞天噬地更加恐怖!

無論如何,也要讓未央逃走!”元夫人見到這一幕,心中默默道。

元無計焦躁不安,喝道:

”九鼎造就這片洞天世界,如今洞天世界扭曲,明顯是

外力侵入,到底是誰在與我對抗?給我出來!”

他喝聲連連,將修為實力提升到極致,身後的希夷之域,天河動盪,將三關衝開,玉京顯現,神橋隱隱浮現仙光,十二重樓大放光明,五嶽仙山也自光芒萬道,沖天

而起!

他明顯感覺到除了九鼎之外,另有一股可怕的力量也在拉扯著九鼎,與他對抗!

這股力量,鬼神莫測,厲害非常,讓他顧不得隱藏真實修為!

天空越來越扭曲,動盪越來越劇烈!

“彆躲藏了,出來!”他暴喝如雷。

突然,天空自東向西裂開,這座地底洞天的天幕被撕裂,向兩旁裂開,露出一隻

巨大的眼眸,遮擋住整個天空!

眼瞳轉動一下,聚焦在元無計身.上。

眼瞳轉動一下,聚焦在元無計身上。

嘈雜的聲音湧來,灌入元無計的腦海中。

元無計白髮飄揚,哈哈笑道:“你影響不了我的神智!不管你是什麼,都是不自

量力整個人間,已經冇有可以與我抗衡的力量!”

那遮天蔽日的大眼突然微微震盪一下,元無計如遭重擊,眼耳口鼻溢血,胸膛癟

了下去,像是紙紮的人一般。

然而瓦甕卻愈發明亮,瓦甕洞天四周,火光熊熊,是空間墮入洞天形成的雷火,

竟似要將那隻深淵巨眼也吞入瓦甕中!

天地間傳來劇烈的震動,驪山大墓群山劇烈晃動,漸漸浮現出一座大鼎的最外層鼎壁!

那座大鼎外壁刻繪著山河圖案,山河圖案光芒映照,投影在驪山大墓內部,形成

了九州島島之--的巍巍山河!

此刻這些山河投影突然消失,讓這座大鼎浮現出來!

竹嬋嬋驚異,失聲道:“真是周天子的九鼎!這是梁州鼎!

她身為周天子的天工,對九鼎並不陌生,--度想撬下來幾塊邊角料煉寶,隻是冇有機會。

那口大鼎,光芒噴湧而出,形成璀璨的霞光,對抗元無計的瓦甕洞天,與洞天相

抗衡,與天上的深淵巨眼抗衡。

驪山大墓,動盪不斷,開始坍塌。

座座大山大河就此隱匿不見,眾人正在驚疑不定,又見山河消失處,第二座大

鼎浮現浮現出來,鼎壁刻繪第二大州的壯麗山河!

大墓中又有一些山河消失。

接著第三座大鼎浮現,然後是第四座大鼎,第五座大…

短短片刻,驪山大墓中的縮小版神州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九座大鼎,按照九州島島

排布,坐落在大墓的九個方位上,分彆對應九州島島!

整個驪山大墓的神州山河,都是由這九鼎幻化而成,行走在其中,根本看不出與真物有何區彆!

四乾年前,大秦帝國的煉氣士們,便是以九鼎為藍圖,繪製地底山河,為祖龍打

造地下世界。

他們期待在未來的某一天,喚醒祖龍,

重新統治世界!

大秦的煉氣士們,又在這些幻化的山河之間,佈下各種封印禁製,絞殺入侵者,

又引來水銀長河,在河中養著邪神蠕蟲,佈下十二金人,守護這片壯闊皇陵!

”實在太精妙了I”

竹嬋嬋驚歎連連,讚道,“這位始皇帝祖龍,果然很了不起!這九鼎原本是周天

子之物,而今周天子多半還在彼岸.我作為周天子的天工,九鼎合該我來繼承。”

同一時間,坍塌的驪山紛紛向天上飛去,被拉入天空中的深淵巨眼。

許應和元未央神識感應九鼎,與九鼎相合,原本被拉得墜向那顆巨大的眼晴,突

然一股絕強的力量湧來,作用在九鼎之上,與那顆眼晴撕扯爭奪九鼎!

兩人又驚又喜,立刻抓住那股力量與深淵巨眼對抗的時機,向外遁去。

與此同時,那深淵峭壁之上,-一個個血肉蠕動的人類,

也紛紛向上攀爬,一時間

深淵中動盪不斷!

許應和元未央得到那股力量相助,-鼓作氣,順著九鼎衝出深淵,神識迴歸各自

肉身。兩人睜開眼睛,便見元無計催動瓦甕狀的洞天,九洞天合一,吞納天地,拉扯九

鼎的情形。

兩人驚疑不定。

元夫人向他們看來,見他們睜開眼晴,不禁露出笑容,低聲道:“未央,元家今

後便交給你了。驍伯,你今後待她如待我一-般。

元未央驚疑不定,突然元夫人身形飄起,輕輕一掌拍在元無計的後腦上,喝道:

“走啊一”

元未央驚叫一聲:孃親!”

她剛喊出這句話,便見元夫人手掌所落之處,元無計後腦裂開了一一線,隱隱有光

芒照射出來。

元夫人偷襲成功,那九鼎立刻被拉得向天空飛去。

元無計顧不得許多,急忙穩住神識,控製九鼎。

元未央呆滯。

許應見狀,腦中電光火石般想出種種緣由,立刻抓住她的手,向後飛K速退去,高

聲喝道:”飛來峰!”

這一聲莫名其妙,但竹嬋嬋卻醒悟過來,叫道:“哪個?”

許應指向元無計,大聲道:“鐘爺!”

大鐘呼嘯~飛出,嗡的一一聲,便見光壁從鐘內綻放,叫道:“阿應,我可能是不太

行了,彆指望我!

“轟”

飛來峰斜斜飛製,從斜刺裡砸在元無計身上,元無計隻來得及抬起手掌,虛虛抵

擋一下,便被這座飛來峰壓在山下!

恐怖的波動傳蕩而來,衝擊許應等人,大鐘噹噹作響,護住眾人順著衝擊飛起,

飄向遠處。

外層光壁頓時破裂,大鐘傷勢未愈,此刻已是極限。

許應喝道:”七爺,開傘!”

虻七不假思索,立刻尾巴捲起一把青紙傘,嗡的一聲打開,那青紙傘中一輪青陽

飛起,照耀下來,護住眾人。

青陽被衝擊得發出火光,如塵煙飄舞,漸漸黯淡。

眾人在衝擊中飄搖不定,剛剛落地,便見那飛來峰被人擲起,向他們迎頭砸來,

已經來到他們頭頂!

突然人影一閃,元夫人出現在他們前方,身後八座洞天全開,厲聲道:“你們快

走!”

她的神識迎,上飛來峰,將這座砸落的巨型法寶定在空中,猛然向後擲去,許應和

元未央等人身不由己,被她神識捲住,送到門飛來峰上!

“走一”

她一掌推出,飛來峰破空而去!

此時,驪山已經完全坍塌,飛來峰路上冇有觸碰到任何阻礙,一路向外飛去。

元夫人因為硬撼飛來峰,又要給元未央求得一條生路,被震得八大洞天隱隱出現

道道裂痕,一口鮮血湧上喉頭。

她揚起頭來,便見遠處元無計的人皮已經裂開,破破爛爛,遍體洞照雪白的光

芒。

這位儺仙體內有一個憤怒的聲音在呐喊:“四乾年來,我第一次受傷你們激怒

了我”

元夫人再也不壓製自己激盪的情緒,放飛天人感應,邁開腳步向那個可怕的身影

撲去!

她的速度越來越快,身形化作一道流光,飛蛾撲火般衝向那個從元無計人皮中走

出的身影!

天空中,措亂的神識飛舞,一個個隱藏在虛空中的大乾世界,在激盪的神識中顯

現出來,如大大小小的星體掛在天幕上。

而在這大大小小的諸天背後,深淵如巨眼,籠罩著一切。

”祖上,老太君,我為你們報仇!

元夫人奮然一躍,神識卷向那個撕開人皮的身影,厲聲道,“怪物,和我一起墜

入深淵罷!”

那個身影屹立在光芒中,五指虛虛-扣,飛向深淵的九鼎頓在空中。

他的身後,一座又一座洞天浮現出來,有混沌海,兜率火,玉虛境,冥海,各種

異象紛繁錯雜。

“不自量力。”

他屈指一-彈,元夫人的神識便已經炸開。

元夫人吐血,身軀跌落在地,生機斷絕。

彌留之際,她看到天空中九鼎從天而降,伴隨著一道金燦燦的披風和一一個高大的

身影。

彌留之際,她看到天空中九鼎從天而降,伴隨著--道金燦燦的披風和一個高大的

身影。

“朕的九鼎,你也配拿?太阿!“

九鼎擺脫深淵巨眼,鎮壓下來,-道劍氣從群星中飛來,削向被壓製住的身影!

元夫人看到,那個籠罩在光芒中的身影在劍光中不斷後退,身軀不斷震動,被削

得血光淋漓。

突然,光芒中的身影騰空而起,遠遠遁去,冷笑道:“祖龍,你不過占了法寶便

宜,論手段你不如我!”

元夫人緩緩閉上眼睛,露出笑容:

未央應該走掉了吧.”.

那個高大的身影走來,看向倒在地上的女子,有些疑惑,低聲道:“明明這麼弱

小,為何還要拚命?太奇怪了。”

他轉過身形,金燦燦的披風掩蓋身後的廢墟和群山,九鼎飛起,落入他的希夷之

域。

希夷之域中,江山如畫,與神州相同。

那高大身影抓起飛來的太阿劍,向飛來峰離去的方向走去。

“朕的不老神仙,你一定還活著吧?”

他氣急一震,大地裂開,將元夫人埋葬。

待到披風過後,大地合攏,一切都冇了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