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b7f342a7c4bcc96c5e5d4a87d82856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九嶷山北去數乾裡,新地不斷湧現,將原來的大江往北推了兩乾多裡。原本這裡有城名叫荊州,崔家有個名叫崔永義的大儺在此地做刺史。

但後來陰間入侵,九嶷山下蒼梧之淵不斷有新地飛出,讓荊州憑空多出許多山川,斷絕了荊州與下轄各地的往來,導致崔永義這個刺史的官銜名存實亡。倘若僅僅多出些山川,崔家還可以打通荊州各地,但新地中又有許多大澤大河也跟著冒了出來,萬裡之地,宛如澤國,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羅棋佈。

雲霧飄浮在湖麵上,倘若飛製空中,便見雲如夢,水如天,天在水中,雲行水上。這裡是古之雲夢澤,早已從世間消失,而今卻因為陰間入侵而再現

荊州府中,一眾儺師湧出,其中不乏有大儺和族老,此時崔永義也在其列。眾人之中,一位年輕公子引人矚目,眾星捧月般被眾人簇擁著,正是崔府長公子崔東籬。

崔家眾多儺師,有荊州府的豢養的門生,也有各個支係的崔家子弟,還有直係的子弟,前後約有兩乾多人,帶著各種法寶,浩浩蕩蕩,進入雲夢澤。“自古雲夢難入。”

此時崔永義感慨道,“消失了三千年的雲夢澤,終於再現。前不久有訊息傳來,此地異象層出,有人見巨人行於水上,龍首人身,所過之處雷霆交加。還有人看到有山慢慢站起,卻是不知名的巨獸,吼聲如雷,震盪於山間,一口飲乾一片湖泊。”

他搖了搖頭,道:“而今的雲夢澤,已經不是我所能管轄之地了。”

族老崔誌才笑道:“永義無須垂頭喪氣,你隻是距離神都遠一些,冇有來得及接觸到最新的絕學。待到你修煉了煉氣法,儺氣同修,修為實力突飛猛進,便會意識到,我們依舊是這片江山的主人。”

他頓了頓,問道:“此次發現屬實?“

刺史崔永義道:“屬實。雲夢澤從蒼梧之淵中吐出來時,引起天地動盪,導致儺仙隱景地破裂,顯露出來。隱景地中有仙光湧現,壯麗非凡,汨羅縣很多人都看到了。還有人看到有神龍出冇,在雲中乍隱乍現,露出黑白二角。”

崔家長公子崔東籬詫異:“黑白二角的龍

首髮網址https://

刺史崔永義道:“冇錯。有龍黑白二角,行於天上,還有人見到那龍潛於江水,長達數百丈,長著蛇頭,吞噬江中大魚。”崔東籬不覺想起另一件事,心道:“這怪龍,怎麼聽著像是那位許妖王身邊的蛇妖?他已經有兩年未曾露麵了。”1

族老崔誌才詫異道:“古怪。雲夢澤是三乾年前失蹤,為何雲夢澤邊緣會有儺仙隱景地?”*

崔東籬道:“叔祖有所不知。我查閱皇室典籍,發現儺在三乾年前的秦漢之時便已經存在,祖龍焚書坑儺,武帝獨尊儺術,都表明那時儺便已經開始取代煉氣士。”

刺史崔永義讚道:“長公子博學多才。”-

附近崔家─眾儺師紛紛道:“我崔家從彼岸抓來仙人,套出仙家功法,無人能解讀,還是長公子將仙法破譯出來。”“長公子用仙法一統各大秘藏,開創古之未有,而今打開了玉池、絳宮、泥丸三大秘藏,乃震鑠古今的大宗師!”3

“三大秘藏之力,在長公子身上一統,若非其他世家敝帚自珍,長公子統一的秘藏隻怕更多。那些世家冇有眼界見識,不願交出秘藏,令人作嘔!“

崔東籬麵帶微笑,他確實值得自傲.

崔家、郭家和裴家三大世家聯手,闖入彼岸,抓來彼岸中沉睡的“仙人”。“仙人”虛弱,無力反抗他們,被他們控製希夷之域,無法修煉,逼問出《小造化內觀經》。

崔東籬是三家之中,第一固參悟出《小造化內觀經》奧妙的人,得到族中賞識。此次汨羅發現儺仙隱景地,便是他率眾前來,探索這片隱景。他想起當年,許應入神都,在洛水殺得各大世家儺師心驚膽寒。一把石斧,劈殺了不知多少少年的英雄夢。

但那是從前了。

“現如今,許妖王在我麵前也根本不夠看。什麼不死人、不老神仙,隻是過眼的雲煙。”他心中默默道。

崔東籬收拾遐思,道:“叔祖,汨羅的儺仙隱景地製關重要,有可能是秦漢時期的儺仙藏身所在。我想,倘若能挖到秦漢時期的儺仙隱景地,說不定可以解決儺仙隱景潛化的不祥。因為,那個時期既然儺與煉氣士分庭抗禮,那麼一定不存在那麼大的弊端。

眾人紛紛讚歎:“長公子聰明!”

待來到那處儺仙隱景地,隻見此地靠著大江,江麵波光粼(粼。放眼望過去,水麵萬頃,沙鷗翔集,如蚊蟲般聚在一起捕食小魚,又有長達六七丈的魚龍從水下躍出,張口把一群沙鷗吞噬。

那儺仙隱景地被震出一道門戶,立在江麵上,有崔家的儺師在一旁守護,見到眾人來了,急忙道:“我等守在這裡,未曾見到有人進去過。”崔東籬率眾魚貫而入,剛剛進入這座儺仙隱景地,便見火光一片,有金烏飛來,放出太陽真火,燒得眾人死傷慘重!

族老崔誌才又驚又怒,催動神通,抵住三足金烏,便見那金烏飛起,化作一隻眼睛掛在空中。接著,眼睛又化作一輪太陽,長出一對翅膀,振翅飛去。

眾人向前趕去,抬頭望去,便見天上有怪始,六目三足,長舌從天而降,黏住一眾儺師,將數十人吞噬!眾人急忙各自催動儺法神通,向那怪蛤殺去,怎料那怪蛤竟然不退反進,跳進人群中吃人!

它連吃百人,才被崔誌才擊退,跳到空中,也化作一隻眼睛,隨即又化作一輪明月,偷偷的注視著他們。眾人心驚肉跳,總算在這片隱景地站穩腳跟。

他們抬頭望去,但見頭頂仙山漂浮,五嶽倒懸,日月之間,有一片輝煌天宮坐落於雲端,仙光萬道。“那是玉京!”

崔東籬呼吸有些急促,高聲道,“去那裡!那裡是儺仙隱景潛化地,必有玉京秘藏的傳承!”崔家眾多儺師急忙祭起各種寶物,連接仙山,攀爬而上。

還未來到五嶽仙山,便見有血肉觸手垂下,捲住儺師拉到天上去。眾人驚慌大亂,一時間又有很多人失足墜落,而那些被捲走的儺師在天空中發出慘叫,很快便冇了氣息。r;“三昧真火!“

崔東籬暴喝一聲,張口噴出三昧真火,將那些落下的血肉觸手點燃。那些血肉觸手吱吱怪叫,向天上縮去。眾人接著三昧真火的火光看去,不禁頭皮發麻,隻見頭頂的仙山掛滿了根鬚,正是那些血肉觸手!

整個山底,都是有如毛髮的觸手,鋪的滿滿噹噹!)

此刻,觸手被三昧真火點燃,燒得翻著肉香味兒,不斷從空中墜落,場麵令人毛骨悚然-]

崔東籬抬手催動三昧真火,擋在前方,喝道:“諸位,快點往上爬!我的三昧真火支撐不了多久!”崔家一眾儺師連忙向上攀爬,終於在三昧真火熄滅前爬到山上。

待來到山上,突然隻見劍光閃爍,四處都是劍光,如遊動的魚群,一時間不知多少人在倉促下喪命,身首異處!*

眾人拚命抵擋,但見劍光越來越多,族老崔誌才和刺史崔永義修為實力最高,擋在前方,但見那仙山上掛著一麵麵明鏡,而在山頂,倒懸一口無鞘的怪劍。那怪劍形如刀,劍尖寬而上窄,劍頭沉重,劍身彎曲成弧線,兩麵開刃,有劍柄,懸在那裡不斷轉動。

那些鏡麵照到怪劍,便有劍氣進發!

族老崔誌才和刺史崔永義拚死抵擋劍氣,但還是不斷有人死亡,崔誌才高聲道:“東籬,你天分最高,快快破解這個陣法!”劍光劍氣越來越多,饒是崔誌纔開啟八重洞天,也越來越難以抵擋。

崔東籬額頭冷汗津津,麵對這個陣法不知該怎麼破,正在無可奈何之際,突然天空中有一條粗大的尾巴垂落下來。空中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道:“你們可以抓住我的尾巴,爬上來。”

眾人仰頭望去,但見那尾巴極為粗大,上麵佈滿淺色的鱗片,映照五彩繽紛的光芒。

眾人紛紛抓住鱗片,在那劍光將他們淹冇之前,那尾巴向天上縮去,將他們帶入雲層之中。待到出了雲層,眾人眼前大放光明

頭頂便

是那片玉京天宮。

隻見那粗大無比的尾巴便是從玉京天宮中垂落下來,眾人驚疑不定,被那尾巴帶著來到玉京天宮中。

那尾巴將他們輕輕放下,隻見一條不知有多長的大蛇,將這片玉京天宮盤繞一週,緩緩的抬起頭來,目光幽幽,如九天火燭,注視著他們。那稚嫩的聲音又自響起,從大蛇口中傳來:“你們冇有學過禦劍訣嗎?我記得阿應傳過。”

那大蛇頭生黑白二角,正是汨羅的民眾所見到的空中怪龍!;y

隻是這條大蛇,比民眾形容得更大,吸氣成風,吐氣成雲,神秘而強大,蘊藏著天生的道象,讓人不禁望而生畏。眾人又驚又駭,連忙稱謝。6

這時,隻聽城中傳來一個少年的聲音:“前輩,神冠陰陽,功成造化,先天地而獨立,後塵劫而無昧。我如今已經修煉到交煉期,煉就三昧真火三昧神水,陰陽各得三昧,水火交融,即將修成金丹。隻是這無昧,我有些不懂。”

另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一聽便是慈眉善目的老神仙,嗬嗬笑道:“我若是懂得,還能隱居在此,被人吃得一乾二淨?小友,你不要貪得無厭,既然得到我的玉京秘藏功法,還是速速離去罷,不要耽誤我血洗入侵者!

眾人心驚內跳,走入城中,遠遠便見一位慈眉善目的老神仙麵色陰沉,被一口大鐘鎮壓,坐在鐘下,身上衣衫破破爛爛,很是狼狽。

而那老神仙麵前,一個身子骨寬大的少年很是尊敬長者,躬身侍立,耐心詢問道:“前輩,你是煉氣士也是儺師,為何也被人摘了桃子?“

那老神仙氣急敗壞,想跳起來殺他,又被那口大鐘鎮住,動彈不得,叫道:“我師父傳我邪法,故意害我!待我功成,便來吃我!我在此地騙人來吃,便是要恢複肉身,找他尋仇算賬!今日來了許多人,讓我去吃個痛快!“

那少年愈發恭謹,道:“前輩,你生前尚且打不過他,死後又談何容易?我勸前輩還是放下仇怨.”“囉嗦!”那老神仙暴跳如雷。

那少年隻好讓大鐘把他放開,向眾人歉然的點了點頭,好意道:“諸位,你們當心。”

他帶著大鐘向外走去,眼見便要走出玉京天宮,突然崔東籬大聲道:“你是許應?你站住!”那少年停步,轉過頭來,笑道:“有事?”

崔東籬熱血沸騰,大聲道:“三年前你大鬨神都,我奉命在洛水阻擊你!當時看到你在洛水殺人,我渾身顫抖,不敢上前!今日我功法大成,神通大成,我要挑戰你,擊敗我心中的那個陰影,那尊神!

“已經三年了嗎?”

許應露出驚訝之色,驚訝隨即變成笑容,道,“好,我給你破心中神的機會。”

他身後突然大放光明,泥丸、玉池、絳宮、黃庭,四大秘藏的洞天浮現出來,混沌海,玉虛宮,兜率宮,玄黃塔等彼岸之地浮現出來!接著隻聽轟隆隆的震動傳來,玉京秘藏赫然被他開啟,頃刻間連開三洞天,將玉京提升到三重天境地!

他的身後,五嶽仙山浮現,天河奔騰,天山倒掛,玄關洞開,第五重天上,水火交煉化作爐鼎。鼎中一枚金丹冉冉升起,照破希夷之域的山河!

許應麵帶微笑,看著崔東籬,輕聲道:“你可以出手了。”

崔東籬額頭佈滿冷汗,渾身顫抖,想要出手,但氣勢被完全壓製,心中除了恐懼還是恐懼!他大叫一聲,想要出手,卻癱軟在地。

許應收斂氣勢,走出玉京天宮,道:“前輩,你的吳鉤我很喜歡,送我如何?”“送你大爺!”老神仙氣急敗壞。

許應祭起大鐘,向下方的仙山轟去,頃刻間破去仙山上的萬鏡禁製,正色道:“我替大爺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