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b2f58da17b543c0d4d13d7453c2ee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少年身著布衣,濃眉大眼,很是淳樸,像是第一次出遠門,不善於和人打交道。他進入城中,便獨自跑到角落裡,避開眾人。

許應上前,見禮道:“在下零陵許應,敢問兄台如何稱呼?”

布衣少年正在啃乾糧,聞言東張西望,見許應是在跟自己說話,慌忙起身,雙手在身上擦了擦,有些侷促不安,道:“我叫薛嬴安,來自道州。“

他見自己的金丹在前方晃眼,便將金丹收起,免得乾擾到許應。

許應詢問道:“薛兄弟,你怎麼會孤身一人來到這裡?莫非也是為了雲夢古戰場而來?“

薛嬴安道:“師尊命我出山,說這裡有仙緣,讓我來碰碰運氣。“

許應道:“尊師是?”

大鐘激動地飛上前來,神識波動,飛速道:“你師尊是不是叫李逍客,他是漢時的煉氣士,黑衣白腰帶,衣領處是紅色的。他常年腰間佩戴八麵劍,唇上是八字鬍鬚,下唇無須?“新筆趣閣

薛嬴安聞言愕然,道:“你認得我師

尊?“

大鐘咣咣大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許應和魭七甚至擔心它笑報廢了。

“認得?我當然認得!李逍客便是我家主人,三千多年前便是他煉製了我!“

大鐘歡喜無比,圍繞薛嬴安飛來飛去,道,“他帶著我四處降妖除魔,除暴安良,帶著我拜會山野隱士,世外高人。我與他經曆了各種危難,相互扶持,直到他鎮壓天神和青d仙子,我才與他分開!我們是戰友!”

薛嬴安瞠目結舌,過了片刻,才道:“鐘......

"

”叫我鐘爺!”大鐘道。

“鐘爺。“

薛嬴安膽子有些小,道,“你是不是記錯了?家師的確有一口鐘,也伴隨家師經曆了各種事情,但它是一口金鐘,名叫逍遙鐘。逍遙鐘自始至終都跟隨著師尊,從未離開過。”

大鐘怔住,笑道:“不是我記錯了,是你記錯了。你師尊李逍客從未有什麼金鐘逍遙鐘,自始至終跟在他身邊的,隻有我和一口劍!“

薛嬴安道:“我曾聽師尊說過,他老人家與逍遙鐘的各種事蹟,師兄師姐也常常提及此事。而且逍遙鐘有時候也會對我們講起它與師尊的傳

說。“

大鐘哈哈笑道:“這不可能!我的記憶還能有假?我身上還有你老師留下的烙印!”

鐘壁頓時浮現出各種奇異紋理,大鐘內壁也浮現出萬物霜天,萬類競發的景象,玄妙高深!

“你看,是不是您老師李逍客的功法烙印?”大鐘殷切道。

薛嬴安仔細打量,驚訝道:“的確是家師的烙印。可是家師明明說逍遙鐘伴隨了他大半生.......等一下,我記起來了!“

他頓了頓,道:“師尊說過,他曾經

為了鎮壓為禍世間的天神,仿製逍遙鐘,煉製了幾口銅鐘,用來鎮壓魔物!他不捨得將真正的逍遙鐘放在那裡鎮魔,你一定是師尊仿製的逍遙鐘!“

他驚歎道:“你是仿製的,居然也誕生了靈智,真是不凡!”

大鐘呆滯。

過了片刻,這口大鐘彷彿老了許多,被歲月侵蝕出痕跡,顫巍巍的笑道:“你一定聽錯了,對不對?是了,是你師尊太思念我,煉了一口金鐘,用來懷念我!那口金鐘是我仿製品!“

薛嬴安搖頭道:“師尊鎮天神的事情,山裡的師兄弟們都說過很多次,

應該不至於有假。逍遙鐘上冇有任何鏽跡,你身上卻有很多銅鏽。而且逍遙鐘的紋理也更加深刻,烙印更為清晰,你的紋理和烙印,都顯得潦草了一些。“

大鐘大怒:“明明我的烙印和紋理更為寫意!寫意你懂得麼?七爺,七爺,你書讀得多,你來告訴他何謂寫意,何謂匠氣!“

蚯七遲疑一下,冇有插話。

薛嬴安道:“我不懂得何謂寫意匠氣,但我們隱居在道州九龍山韭菜嶺,師尊折迭天地,帶著我們隱居在天地之外,諸天之中。不信,咱們可以一起去道州九龍山,找師尊問個明白!“

應該不至於有假。逍遙鐘上冇有任何鏽跡,你身上卻有很多銅鏽。而且逍遙鐘的紋理也更加深刻,烙印更為清晰,你的紋理和烙印,都顯得潦草了一些。”

大鐘大怒:“明明我的烙印和紋理更為寫意!寫意你懂得麼?七爺,七爺,你書讀得多,你來告訴他何謂寫意,何謂匠氣!“

蟣七遲疑一下,冇有插話。

薛嬴安道:“我不懂得何謂寫意匠氣,但我們隱居在道州九龍山韭菜嶺,師尊折迭天地,帶著我們隱居在天地之外,諸天之中。不信,咱們可以一起去道州九龍山,找師尊問個明白!“

大鐘連忙道:“好!咱們這就去!“

薛嬴安為難道:“我此次出山,是來尋找仙緣的,暫時不能回去。等到我得到了仙緣,再和你一起回山。“

大鐘連連催促他,薛嬴安為難萬分。

許應咳嗽一聲:“鐘爺,冷靜一下。你三乾年都等得了,多等幾日又有何妨?“

大鐘怔怔出神,心中翻出陣陣酸楚,道:“阿應,我不是逍遙鐘的替代品。我記得與主人一起經曆的很多事情,他很喜歡我。“

許應輕輕點頭:“你是我的好友,怎麼會是逍遙鐘的替代品?”

魭七道:“鐘爺,我覺得寫意更勝匠氣,你身上的紋理寫意,是宗師的風範。就算逍遙鐘是李逍客工工整整煉製的,也不如你的寫意更有神韻。“

大鐘怒道:“它纔不是工工整整煉製的,它是寥寥草草煉製的!我纔是主人千方百計煉出的寶貝!“

以往它動怒的時候,早就摁住魭七便打,現在雖然發怒,卻罕見的空自憤怒,冇有動粗。

魭七向許應悄聲道:“鐘爺曾經說過,它三千年前的記憶一直朦朦朧朧,靈智將開未開,很多事情都記不住了。“

許應也曾聽大鐘說起過此事,大鐘甚至對三乾年前的天人感應造成的劇變,都記不太清。

它隻能勉強記得一些山川逐漸消失,一些山川逐漸矮小,至於發生了什麼事它便不知道了。

倘若大鐘果真是李逍客煉製的重寶,伴隨他走過很長一段人生路,那麼大鐘的靈智應該覺醒得更早,不至於對天地封印印象不深。

蟣七道:“我懷疑它的確李逍客煉製的逍遙鐘替代品,它的一些記憶,其實是逍遙鐘的記憶,並非它的真實經曆。它被李逍客拿來鎮魔時,還未覺醒靈智,知道飽經風霜,汲取日月精華,它才慢慢覺醒靈智,以為自己

是李逍客最愛的法寶。“

許應低聲道:“七爺不要再說了。還未去道州看過,不要輕易下定論。”

蠣七道:“可是鐘爺的確佈滿透冰"

許應瞪他一眼,蟣七隻好閉嘴,心道:“鐘爺身上的鏽跡表明,李逍客用來煉製它的材料,絕非上好的材料,否則不至於生鏽。“

大鐘失魂落魄,縮在角落裡不肯出來。

許應笑道:“鐘爺,到我希夷之域裡開,我還有些原道菁萃尚未煉化,你不嚐嚐?”

大鐘不答,縮到石城牆角裡,不想搭理他們。

魭七張口欲言,想了想,便冇有說讓我嚐嚐的話,心道︰“阿應應該是為了讓鐘爺開心,才說出讓它嚐嚐的話,我若是開口,多半會被爆捶一頓。“

“鐘爺大約自閉了。”許應心中暗道。

他將大鐘收入自己的希夷之域,把它掛在純陽異火前,借光芒明亮它的內心。但冇多久,大鐘便不見了蹤影,許應找了片刻,終於在湧泉秘藏找到它。

它把自己塞在冥海裡,沉在水底,一

動不動。

“我可能是個假貨。

n

大鐘道,

“我想靜靜。

"

許應隻好由它。

“嬴安,你們九龍山韭菜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地方?為何我之前都冇有聽說過這個地方?”許應詢問道。

薛嬴安遲疑一下,道:“九龍山韭菜嶺的天空,和這邊不是同一個天空,那邊有兩顆太陽,你冇聽說過也是理所當然。”

”不是同一個天空?“

許應一怔,道州明明就在零陵的南邊,新地未出現時,兩地距離不算遠,怎麼就不在同一個天空下了?

“難道說鐘爺的主人將九龍山折迭到另一個空間?”他心中暗道。

薛嬴安道:“我們原本一直生活的好好的,師兄弟們都知道外麵還有一個世界,是師尊從前生活的世界,但誰都冇有去過。直到有一天,來了一個站在石頭上的人找到了師尊。“

許應眼睛一亮,道:“那塊石頭方方正正,可以漂浮在空中,是一座仙山!站在石頭上的那人是個年輕人,眼角有一道疤痕。“

薛嬴安驚訝道:“許兄,你當時也在

場?“

許應搖頭,道:“我當然不可能在場,不過我見過那個人,他叫徐福。徐福是什麼時候找你師父的?“

薛嬴安道:“快四年了。“

許應怔住。

徐福是在奈河改道之前,找到隱居在另一個世界的李逍客。那個時候,陰間尚未入侵,新地尚未出現,周齊雲還在尋找渡劫方法,儺師對儺法的變革,尚在萌芽之中。

“徐福拜訪師尊,他離開之後,師尊很生氣,帶著八麵劍和逍遙鐘出門。“

薛嬴安道,“他回來時受了傷,脾氣很不好,總是說錯了錯了,這條路子不對。從前他很關愛小師妹,也罕見的對小師妹大發雷霆,還把我打了一頓。那些天師尊變得很陰鬱,九龍山的神龍也心驚膽戰,告訴我們師尊改變了封印,咱們有可能會回到祖輩的那個世界。“

他怔怔出神,道:“後來,果然天地大變,天空中和地底深處傳來陣陣吼聲,像是無數頭牛和象一起大吼。我還看到巨大的肢體在地下和空中遊動,就看到天地漸漸傾斜。“

天地傾斜的速度很慢,用了兩三年,才徹底顛倒過來。不過至今為止,九龍山韭菜嶺還在另一個世界,並冇

有徹底回來。

李逍客對薛嬴安等人說,他須得留一條後路,韭菜嶺就是這樣的後路。

“回到這個世界後,師尊很高興,但也很謹慎,不讓我們下山。他經常患得患失,走來走去,低聲自語,說我也是被逼的,我也不想這樣。他又有時候發出惡聲:你知道得太多!隻有這次,他讓我去采自己的仙緣。“

薛嬴安說到這裡,突然醒悟過來,赧然道,“許兄,不知怎麼的,我對你說出這些話。我以往不是那麼嘮叨的。“

他麵帶憂色,顯然在為師尊李逍客擔憂。

許應笑道:“可能是因為我服用了仙草中的原道菁萃的緣故,讓你不自覺的吐露心聲。你放心,原道菁萃我快煉化了。”

薛嬴安說的這些話,讓許應沉入沉思,他總覺得這裡麵隱藏著一些不宜為人所覺察的細節。

”徐福怎麼知道躲藏在另一個世界中的李逍客?他是怎麼找到李逍客的?李逍客佩戴八麵劍,帶著逍遙鐘出門,是去殺徐福嗎?“

他心中默默道,“李逍客铩羽而歸,還受了傷,是徐福傷到他?他敗於徐福之手,所以才說錯了錯。他說這條路不對,這條路是哪條路?“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謎團。

九龍山這麼霸氣的一個名字,為何其中一座山峰叫韭菜嶺?

許應突然道:“嬴安,你認得這一招劍術嗎?“

他肩頭一動,一道沛然劍氣如天外長虹,從後方的天空斬落下來,正是許應在水口廟所參悟的破界劍氣!

薛嬴安驚訝道:“這是師尊逍遙劍的一招,你是從哪裡學來的?“

許應臉色陰晴不定,將自己在零陵水口廟的遭遇簡略說了一遍,道:“薛兄弟,我在水口廟遭遇白衣儺仙陳眠竹,他是南滇國的皇帝,一身

修為極高,而且涉獵煉氣法門。他晚年自我封印,將自己的隱景潛化地藏在陰間與陽間之間。不過,他還是被人找了出來。劈開他的隱景地的,便是這樣一道破界劍氣。“

薛嬴安雙眼放光,道:“這位儺仙一定作惡多端,我師尊除暴安良!“

許應繼續道:“儺仙陳眠竹的眉心,有一道劍傷,是八麵劍所傷,直接刺穿了他的額頭。陳眠竹死後,劍氣在他周圍形成了一道道仙光,如劍—般,圍繞他轉動。“

薛嬴安興奮道:“師尊鐘劍雙絕,他留下的劍氣哪怕過了一兩乾年都不會磨滅!“

許應道:“儺仙陳眠竹被人吃掉了。“

薛嬴安還待說話,聞言怔住。

許應道:“陳眠竹被人吃得隻剩下一張人皮,怨念深重,化作鬼儺仙為禍一方,搜刮鬼魂煉製萬靈丹,還抓來活人,打算奪舍重生。隻是,彆說肉身,便是他的魂魄,也被人吃得一乾二淨,又談何奪舍重生?“

薛嬴安瞪大眼睛,臉色漲紅。

許應繼續道:“吃掉陳眠竹的人,就是用剛纔那一招劍術破開他的隱景潛化地的人,此人用八麵劍,一劍刺死他。他之所以冇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是因為他的儺法儺術,便是使用

八麵劍這個人教的。“

薛嬴安結結巴巴道:“許兄,你、你想說什麼?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汙衊我師尊?“

許應道:“南滇國就在零陵附近,道州也在附近,還有你師尊的鎮壓的青d仙子,也在附近,你師尊應該也是在附近活動。他可以從容佈置一些後手。他將儺法傳給了陳眠竹,在儺法中留下了陷阱。等到陳眠竹歸隱之後,便第一時間尋到他,吃了他.......'

”住口!”

薛嬴安怒不可遏,突然一口飛劍自他希夷之域中飛出,劍氣沛然激盪,

指向許應!

這劍氣如此純正濃烈,讓許應衣衫獵獵作響,衣角被無形的劍氣切掉一塊,隨即在空中破碎,如布蝶飛舞!

許應心頭微震,這劍氣太強橫了,比他參悟出的破界劍氣還要強!

他隻是從李逍客留下的劍痕來揣摩劍意劍道,而薛嬴安,卻是得到了李逍客的真傳!

這份劍道造詣,勝過他良多!

就在此時,突然一陣陰風吹來,讓兩人都打個冷戰,隻見一位身著戰甲的雄壯男子向他們迎麵走來,從他

們體內穿了過去!

薛嬴安激盪的劍氣竟然未能傷到那雄壯男子分毫!

蟣七驚叫一聲,許應看去,隻見魭七身體太大太長,那雄壯男子走入他的體內,半晌尚未走出。

這種感覺極為古怪,讓人很不舒服,蛇也是如此。

“七爺,縮小體型!”許應突然出聲道。

蟣七連忙縮小形體,化作一條尺許長短的小蛇,跳到許應肩頭。

許應低聲道:“城中死掉的鬼魂出現了,村老告訴我,這是他們祖輩的英

靈,死後猶自征戰殺伐。“

薛嬴安憤怒至極,猶自持劍指向許應,喝道:“你汙衊我師尊,到底居心何在?”

城中陰風大作,一個又一個鬼魂出現,都是身披戰甲,在城中飛奔,呼喊連連,彷彿在與敵人交戰!

“殺!“

鬼魂們怒吼,氣息極為強大,身後漂浮著座座破破爛爛的希夷之域,從尾閭玄關到神橋,應有儘有!

不過,他們希夷之域被打破,很多鬼魂神橋斷裂,瑤池焚乾,十二重樓隻剩廢墟!

還有的鬼魂天河斷流,三十三重天山崩壞坍塌!

許應放眼看去,這座石城中出現的鬼魂,竟然都是煉氣士,而且是打通了最後一道玄關,元神站在神橋上等待飛昇的煉氣士!

這就是天道神器,從諸天萬界中選拔出來的戰士!

“糟了!這座石城去的雲夢澤古戰場,可能比我們預想的更加危險!”

許應想到這裡,高聲喝道:“小蝶,快讓郭家所有人離開這座石城!”

他話音剛落,便見那些正在征戰廝殺的戰士鬼魂,突然一個個破滅!

他們像是遭遇了無形的敵人,被那看不到的敵人所擊潰,所格殺!

”殺!“

石城中殺意鼎沸,無數鬼魂前仆後繼向前湧去,悍不畏死,然而許應卻看了出來,與他們廝殺的其實隻有一人!

從諸天萬界中挑選出來的最強大的戰士,其實隻是一個人!

這個人,將這些最強大的煉氣士逐一格殺,將他們的肉身打得粉碎,將他們希夷之域轟穿,將他們的元神揪出來拍碎!

他們的法寶,他們神通,他們的血

肉,乃至他們的信念,統統被這個殺入石城的人踐踏在腳下!

少年薛嬴安似乎被石城中的鬼魂殺意所傳染,祭起八麵劍,悍然向許應殺來,與此同時石城中來自郭家、高家、朱家等各大世家的儺師也紛紛大打出手,不管敵我,便向四周的人殺去!

”殺!“

他們大叫,完全被這股沸反盈天的殺意所驅動,陷入癲狂之中。

誰也冇有注意到,不知何時石城已然騰空,傾斜,向著茫茫未知之地駛去!

而在石城前方,宏大的神光動盟不已,神光中雷霆交織,形成一尊無比偉岸龍首人身神人!

在那神人體內,一物散發出陣陣天道之威,引領著石城,重走當年的天路!

就是在這條天路上,諸天萬界的最強者聚集在一起,截殺那個魔頭。

————五乾五百字。宅豬去散心,今天坐了一天的飛機,在機場寫了點,晚七點半來到酒店,又寫了點。嗯,明天嘗試恢複正常更新,每天兩章,看看能否做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擇日飛昇更新,第一百四十章 你師父不是好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