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許應和蚖七遠遠便聞到一股肉香味兒,讓本就饑腸轆轆的他們更加難忍。

許多模樣古怪的人正在酒肆裡飲酒吃飯,許應用目光的餘光瞥去,心中凜然。

餘光中,他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具具白骨骷髏坐在那裡吃吃喝喝,而桌上的飯菜則是人心人腦等物。

許應和蚖七在酒肆客人古怪的目光中向前走去,酒肆中的一具白骨骷髏問道:“他們這是去何處?”

一個老鬼道:“望鄉台。”

“不能再往前走了。走過瞭望鄉台,看到故鄉,就再也回不了陽間了。”

那老鬼喃喃道,“他們應該像我們一樣留在這裡,讓我們吃掉他們的血肉,變成和我們一樣的孤魂野鬼,而不是去裡麵送死……”

前方霧氣漸漸濃了,青色的霧氣中青瓦白牆映入許應的眼簾,這是一條長街,街道很寬,兩旁都是老舊的店鋪。

許應看著這條街道,隻覺有些熟悉,但是他確信自己冇有來過這裡。

這時朗朗的讀書聲傳來,許應循聲看去,聲音從一間私塾裡傳出。許應站在私塾的窗戶邊,向裡麵看去,隻見私塾中有二十多個孩童,正在搖頭晃腦的讀書。

私塾先生是個年輕的男子,看起來二十許歲,不到三十的樣子。

許應看著他的臉龐,覺得有些熟悉,但不記得何時見過。

過了片刻,下課了,孩童們從私塾裡呼啦湧出,歡鬨異常。

私塾的女主人走了出來,身著白裙,是個恬靜溫柔的女子,寵溺的摸了摸幾個孩童的小腦袋。

許應心中疑惑,這個女子也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卻不記得自己何時見過她。

那女子注意到許應,笑問道:“少年,你找誰?”

許應搖了搖頭,道:“路過。請問,你知道怎麼走出這裡嗎?”

那女子抬手為他指路,許應稱謝,向那女子指的方向走去。

那女子目送他離去,呼喚一個淘氣的孩童:“阿應,不要跑遠,要吃中午飯了!”

“知道了,娘!”那個淘氣的孩童從許應身邊跑了過去,撞了一下許應的腿。

許應呆住,木木的站在那裡。

他猛地回頭,私塾和那條街道塵煙般消散。

他看向前方的那個孩童,孩童停步,回過頭來,與孩提時的他長得一模一樣。

孩童臉上露出笑容,身形也如塵煙般消散。

隻一瞬間,許應便淚流滿麵。

“阿應,你怎麼了?”蛇妖蚖七發現他停下,不解道。

“我看到我爹孃了。”

許應杵在那裡,過了良久,澀聲道,“可是,我認不出他們了。我認不出來他們……”

他把大鐘丟下,蹲在地上,掩著麵低聲抽泣:“我記不起來他們的模樣,我記不起來他們的名字,我剛纔看到他們,可是我認不出他們……”

蚖七靠在他的身邊,拍了拍這個少年的肩頭,低聲道:“阿應,我們該繼續走了。”

許應默默的站起身來,順著那女子指的方向走去。

前方,道阻且長,是一條崎嶇的路。

旁邊還有一條平坦的大路,許應冇有順著大道走,而是走上這條難行的道路。

“停步!”一眾神靈很快追擊到酒肆附近,突然其中一個身著灰衣的男子沉聲道,“前麵就是望鄉,我們繞過去!”

那灰衣男子看起來年雖不大,但身材卻是極高,有一丈三四,額頭生著龍角,手指也長著鋒利的指甲,不似人類。

一尊神靈道:“石龍子前輩,進入望鄉會如何?”

那灰衣男子乃是寧遠文廟中的石龍,也是一尊神聖。

寧遠文廟規模宏大,香火旺盛,供奉至聖先師。文廟的正殿前後有四根銅柱,銅柱上盤繞著四條石龍,由最堅硬的石頭雕琢而成。

因為文廟香火鼎盛,連帶著這四條石龍也漸漸有了神通!

四龍吸收香火,已有四百年,各有不凡成就,煉就金身。灰衣男子名叫石龍子,是四條石龍之一。

石龍子目光閃動,道:“望鄉不在陰庭管轄範圍,極為神秘,傳聞進入其中便會看到自己的故鄉。那裡介於陰間陽間之間,稍有不慎,便再也回不來,變成孤魂野鬼!”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笑道:“我聽聞有些將死之人會躲入望鄉,讓自己身處陰陽兩界,不生不死,不老不滅。貿然闖入這些存在的領地,極為凶險。這些存在,為了活命什麼都做得出來!”

石龍子循聲看去,隻見縣令周陽率領一眾官吏快步走來。

兩人對視,各自目光錯開。

石龍子道:“許應進入望鄉,休想活著出來。周縣令可以回去交差了。”

周陽淡淡道:“他犯了王法,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兩人目光再度對視,石龍子腦後煙霧繚繞,香火之氣漸濃,身上也漸漸浮現金光,赫然是金身運轉的征兆!

周陽微微一笑,氣定神閒,幽幽道:“陰庭的金身,與我周家的金剛不壞身相比,還差點一點。巧得很,我便煉成金剛不壞身!”

石龍子冷笑道:“金身與金剛不壞身,孰高孰低,未有定論。更何況,周縣令年紀尚小,能將金剛不壞身修煉到第幾重?”

周陽微笑道:“第二重!”

石龍子瞳孔緩緩縮小,感覺到壓力。

倘若周陽把不死之身修煉到第一重,祂還可以輕易取勝,但修煉到第二重,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兩人相爭,極有可能是兩敗俱傷,甚至同歸於儘的下場!

周陽也不願與他撕破臉,提議道:“既然許應進入望鄉台,生死不知,我們又何必拚個你死我活?石龍子,我們繞過望鄉台,在前路上等他。”

石龍子點頭,道:“許應落在誰手,那就看運氣了!”說罷,率眾離去。

周陽目送祂遠去,目光閃爍,看向迷霧重重的望鄉台,低聲道:“望鄉台,傳聞一個可以讓人處在生與死之間的地方。聽說這裡躲藏著許多極為可怕的強者,他們壽元將儘時,便藏身在望鄉台中。但是進入其中,便再也走不出來……”

他身後,一位官吏低聲道:“大人,望鄉台的傳說是真的嗎?”

周陽臉色陰晴不定,選擇從另一個方向繞過望鄉台,道:“我原本也以為是假的,但後來我聽到一個傳聞。”

他頓了頓,道:“這個傳聞在我族內流傳,說的是我周家老祖宗曾經麵臨了一場必死之劫,當時老祖宗便想進入望鄉台,讓自己處在非生非死的狀態,躲避死劫。後來他老人家才智通天,憑藉著過人的天資,終於度過死劫,為自己續命,這纔沒有躲進望鄉台。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望鄉台的傳說都是真的。”

一眾官吏對視一眼,望向那霧靄瀰漫的地方,一個官吏喃喃道:“案犯許應進入那裡,真的走出來嗎?”

周陽搖了搖頭,道:“他是壽元未儘之人,說不定有機會走出來。但也說不定……”

他麵色有些陰沉,道:“……會被那些壽元耗儘非人非鬼的存在,借屍還魂!”

一眾官吏不禁打個冷戰。

望鄉台中,霧靄重重,越來越濃,許應腳下的道路也愈發曲折崎嶇,下方便是萬丈深淵,頭頂怪石如刀戈森立,一不小心,便會甩得粉身碎骨!

走過山崖,又是獨木橋,架在兩座壁壘般的山峰之間,那是一根圓木,走在上麵須得萬分小心。圓木稍微滾動一下,便會摔下萬丈深淵!

許應脫掉鞋子,調整自己的氣息,光著腳走在圓木上,用心去感應腳掌力量的變化,一點一點向前走去。

後方,蛇妖蚖七則盤繞著大圓木,一點一點向前蠕動。

他們向下看去,隻見雲霧繚繞,深淵下是一道綠水河,河裡咕嘟咕嘟冒著綠色的氣泡,還有一具具腐爛的屍體飄在水麵上。

每一個氣泡鼓起來,便見氣泡腫脹成人頭的模樣,被吹得越來越大,漸漸從河麵上飄起來。

“少年郎從哪裡來?”一個氣泡上的麵孔是妙齡少女,詢問許應,姿態嫵媚。

許應不答。

蚖七對著氣泡吹了口氣,氣泡上妙齡少女的臉越來越扭曲,叫道:“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

氣泡啪的一聲炸開,綠色的河水塗了蚖七滿臉都是。

蚖七哆哆嗦嗦,跟著許應過了獨木橋,來到對岸。

他們沿著山路向前,卻見有人站在路邊,長著三條腿,一動不動。

走到近前,才發現不是三條腿,而是被人釘在木樁上。

許應和蚖七看得頭皮發麻,悄然從一旁走過去,那人卻還未死,顫抖著叫道:“救我……”

蚖七於心不忍,道:“怎麼救你?”

“給我兩年陽壽!”那人叫道。

蚖七向許應道:“給他兩年陽壽,就可以救他,我們陽壽尚多,何不救他一命?”

他剛說到這裡,突然道路兩旁的樹木紛紛轉過身來,卻是一個個三足怪人,身下各有木樁,看起來像是長著三條腿,紛紛叫道:“給我兩年陽壽,救我性命!”

蚖七嚇了一跳,這纔看出他們並非被人釘在木樁上,而是他們的身體紮根在大地中,他們已經與樹木生長在一起。

蚖七急忙跟上許應,再也不提救人一事。

兩人提心吊膽,一路走過去,又見有人坐在路邊仰頭朝天,嘴裡長出茁壯的花株。還有人宛如稻草人,站在地裡,生出枝杈,形態如人,枝杈肋骨中央跳動的心臟肉眼可見。

如此等等。

這些人以奇怪的儺術為自己續命,往往將自己木化,變成植物,姿態怪異。

他們走了良久,終於看到一處房屋,房屋前有個正常人,是個身材魁梧的虯髯男子,打量許應和蚖七,目光中有些詫異。

許應大著膽子,上前問路,那虯髯男子驚訝道:“你們是從陽間來的?誰指點你們走到這裡的?此地是望鄉的唯一一條生路,冇有高人指點,休想過來!”

許應踟躕片刻,將自己來到望鄉,看到父母一事說了,道:“若非雙親指點,我們必然走不到這裡。”

那虯髯男子更加驚異,道:“望鄉、望鄉,在這裡望見的當然是自己的家鄉!少年,你看到的是你孩提時的事情。你父母早在七八年前,就看到未來的你,為你指點了一條生路!這是兩位高人,了不起,很了不起!”

許應錯愕非常,他記憶中的父母葬身在許家坪,而且就是兩個普通人,高人從何談起?

他回憶望鄉台所見的父母麵孔,突然記憶一陣恍惚,父親和母親的臉也漸漸變得模糊。他們站在自己的記憶中,臉卻是兩張白紙,冇有麵目。

那虯髯男子道:“我可以送你們離開望鄉,隻是我有仇家尋來,快要到了。我生前與他約鬥,前不久他也來到望鄉。今日正是我們約定的日子。你們先在我房中稍歇,待我殺了他,便送你們離開。”

許應和蚖七震驚莫名。

生前約鬥,死後決戰,這虯髯男子還真是彆有一番豪情。

許應和蚖七進入房中,卻見那虯髯男子取出一個半人多高的劍匣,立在身前,一手拄著劍匣,傲然而立。

過了片刻,風雨如晦,這陰間突然狂風暴雨吹拂,電閃雷鳴,天空黑暗下來。

隱約間,隻見有巍峨神人立在烏雲之中,叫道:“袁天罡,你在蟠龍山斷我龍頸,壞我修行!今日定當斬你報仇雪恨!”

———推(獻祭)一本書,重生85:暴利從修縫紉機開始,書質量水準還可以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