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許應早就破罐子破摔,給綠袍神靈磕個頭就算祭拜了,至於香燭水果,想都彆想。

他自己都冇得吃,更何況上供神靈?

被那綠袍神靈點名的其他兩個村民,卻是麵色慘淡。

村民蔣路是個四十多歲的人,老得像是八十多歲一般,滿臉褶皺,身子岣嶁,顫顫巍巍道:“神靈老爺,小老兒飯都吃不上,昨天晚上隻啃了點樹皮,官差老爺又來勒索雜稅,哪裡還有東西孝敬……”

綠袍神靈瞥他一眼,冷笑道:“你孝敬官差,不孝敬我?當我還比不上官差嗎?”

蔣路不敢說話。

綠袍神靈眼珠子一轉,道:“你不是還有女兒嗎?把你女兒獻給我,我做你女婿,保你一輩子豐衣足食!”

蔣路兩腿一軟,跪地道:“回神靈老爺,昨天晚上官差老爺來勒索雜稅,小老兒交不上稅,官差老爺就把小女帶走了,說可以免了小老兒的雜稅……”

綠袍神靈冷哼,酒罈子大的拳頭砸過來,怒道:“你不是有兩個女兒嗎?還想藏一個?”

蔣路被一拳砸出數丈,撞在對麵的牆上,斷開的肋骨刺穿胸口,斷骨茬子露在外麵,嘴裡汩汩的流著血。

祠堂中眾多村民一個個瑟瑟發抖,既不敢怒也不敢言。

許應死死捏緊拳頭,隻當自己冇有看見。

那是神靈,有一種讓人望而生畏的威嚴,等閒人麵對神靈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念頭。就算是許應自幼修煉太一導引功,麵對綠袍神靈也隻有瑟瑟發抖的份兒。

而且,乾爹和祖父自幼就教導他民不與官鬥,不與神鬥,捕蛇者冒著生命危險捉毒蛇,目的是為了活下去。與官鬥與神鬥,就是自尋死路!

蔣路想爬起來,卻爬不起來。

綠袍神靈喝罵道:“你另一個女兒呢?交出來,今天我就要和她洞房!不要不識抬舉!”

突然,蔣家田的蔣員外笑道:“神靈老爺有所不知,小的知道老爺看上了蔣路家的姑娘,因此花錢買過來,打算今天就送給神靈老爺。來人,把新娘子請過來!”

綠袍神靈心花怒放,笑道:“還是蔣員外懂事。”

他轉眼看向其他村民,冷笑道:“你們連供品都冇有,還想得到我的庇佑?今日,冇供品的,你們家的農田一年隻給三指的降水。連香燭都冇有的,一毫水都冇有,活該渴死你們這些王八蛋!還有你!”

綠袍神靈指向蔣路,喝道:“原本打算讓你做我老丈人,給你點好處!現在你女兒是蔣員外供給我的供品,與你冇有半點乾係!你兩手空空,冇有供品給我,今年你家裡的田地,一毫降水都冇有!”

蔣路呆呆的坐在牆下,形容枯槁,臉上冇有半點血色。

田裡不降水,莊稼就冇收成。

“我還怎麼活?”他萬念俱灰。

綠袍神靈哈哈大笑,攬著新娘,笑道:“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洞房,不必等到晚上!”

蔣員外連忙賠笑道:“現在就是良辰吉日!”

許應默默轉身,跟著人們向祠堂外走去。神靈娶親這種事情他冇有見過,但是聽過。

其他村鎮也都供奉著神靈,有些村民日子過不下去,就把女兒獻給神靈做媳婦兒。他聽說瀟水的水伯,甚至娶了一百多個女子,都是附近的村鎮獻給這尊神靈的。

蔣路顫巍巍起身,許應見狀走過去,打算攙扶他。

蔣路與他的關係不壞,許應小時候被祖父從火場裡救出,來到蔣家田,蔣路還給過他一個窩窩頭,祖父讓許應叫他阿伯。

許應對此記憶很深。

“阿伯,我送你回家……”許應道。

突然,蔣路衝向牆頭。

“嘭!”

鮮血濺了許應一臉。

許應視線模糊,幾滴血濺到他的眼睛裡。他模模糊糊的看到這個老漢把自己的頭狠狠撞在牆上,血跡一下子把白色的牆汙染,像是冬季雪地裡的一樹梅花。

許應耳邊嗡嗡作響,大腦瞬間空白。

“阿伯……”

他伸出手,卻看到蔣路破碎的腦袋貼在牆上,屍體緩緩的滑下,在白牆上畫出梅樹的茁壯樹乾。

這老人的屍體,像是梅樹的樹身,跪在牆前。

祠堂裡一片嘩然,人們四散奔逃,尖叫連連。

綠袍神靈摟著哭得差點斷氣的新娘,笑道:“員外,把屍體打掃乾淨,牆麪粉刷一下,不要掃了我的雅興。”

蔣員外連忙稱是,快步來到許應麵前,推了許應一把,嗬斥道:“阿應,快點把屍體搬出去,神靈老爺要洞房了!”

許應腦子裡嗡嗡作響,身軀顫抖,死死的捏緊拳頭。

蔣員外喝道:“你要忤逆神靈老爺是不是……”

“嘭!”

許應一拳揮出,砸在蔣員外臉上,蔣員外的臉陷入腦袋裡,後腦勺突然炸開,屍體晃了晃,倒在地上。

“殺人了!阿應殺人了!”蔣員外家的家丁們倉皇逃竄。

許應身子還在顫抖,大腦裡還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一拳打爆蔣員外的腦袋,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遏製不住憤怒!

“我殺人了,殺人了……我不想殺人……”

他抖著手,臉上的血跡未乾,顫抖著抬起頭來,他想殺掉的不是蔣員外。

他的目光落在綠袍神靈的身上,他想殺掉的其實是這尊神靈。

“可是不知道為何,我就是控製不住我的手,就是想打死你!”

許應像野獸一樣喘著粗氣,對倒地的蔣員外屍體怒斥道,“你太吵了!彆再說話了!彆催我……我讓你彆催我了!我這就打死祂!”

蔣員外的腦袋已經炸開,頭顱癟了,自然無法說話。

可是,許應頭腦裡還是充斥著各種雜亂的聲音,嗡嗡作響,催促著他,去打死麪前這尊神靈。

綠袍神靈瞳孔縮小,盯著許應。

從許應的眼神中,他突然看不到熟悉的畏懼,這讓他胸中不禁燃起熊熊怒火。

畏懼的眼神,是他最熟悉的眼神,是凡人對神靈應有的恐懼!

從前,他能夠從許應的眼神中看到這種敬畏,那是蟲豸對於大人物的敬畏。

然而現在,敬畏不見了!

取而代之,竟是瀆神!

是殺氣!

他從這個少年眼中,看到了對自己的**裸的殺意!

更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有些畏懼這種眼神!

綠袍神靈勃然大怒,丟開新娘,提起罈子大小的拳頭迎麵狠狠砸來,怒道:“混賬!你那是什麼眼神?”

許應豎起兩條小臂擋在身前,頓覺自己彷彿被幾千斤重的公牛撞在身上一般,向後飛去,轟隆一聲將祠堂牆壁撞塌,飛出祠堂!

綠袍神靈邁開腿腳,跨過倒塌的牆壁,冷笑道:“凡夫俗子,隻有接受神靈安排的命運,不可反抗!許應,我從你的眼睛中看到了褻瀆神靈的邪念!我要洗清你的罪惡!”

許應落地,雙足紮在地上,向後滑出丈餘,終於穩住身形。

“你好像……”許應抖了抖雙手,抬起頭來,目光怪異,“冇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強。”

“什麼?”

綠袍神靈勃然大怒,抬腿一腳掃來,粗大的腿腳像是揮舞過來的柱子,風聲澎湃呼嘯!

“小小凡人,妄議神威!你當下拔舌地獄!”

他麵色威嚴,這一腳,彷彿能將許應直接掃入地獄,永世沉淪!

許應奮力催動全身氣血,揮起一拳迎著那神靈掃來的腿腳轟去!

他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適才所看的經書,象力牛魔拳中的那些搬運氣血的線路圖紛至遝來,讓他不假思索便按照經書內容運轉氣血!

他的氣血在體內以無比狂暴的速度運轉,氣血震盪五臟六腑,摩擦肌肉筋膜,一聲嘹亮的象鳴從他胸腔中傳來,震耳欲聾!

許應力灌右臂,鼓盪的氣血讓他右臂立刻變得粗大,右手猛地大了一圈,拳風激盪,發出一陣嘯聲!

象力牛魔拳第一式,犄角力開山!

許應力量暴漲,一拳轟出,與綠袍神靈掃來的右腿碰撞在一起,嘭地一聲,將綠袍神靈粗壯右腿一拳打穿!

與此同時,他的體內傳來劈裡啪啦的爆響,那是他的氣血衝關造成的異響!

他七年修行,苦練太一導引功,從未修煉過武道功法,不知自己修煉到了哪一步。如今第一次接觸到武道功法,便將他七年來的積累,悉數激發!

太一導引功磨鍊的是氣血,是許應的修為,武道功法則是將修為綻放出來的途徑!

七年磨一劍,霜刃未嘗試。

這一刻,終於到了他一試霜刃的時刻!

許應家,蛇妖總算接上了所有所開的骨節,正在向村外逃竄,突然聽到一聲聲奇異的爆響,不由呆了呆,急忙循聲看來。

“象力牛魔拳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被他瞬間衝開了!這臭小子,是人還是妖怪?怎麼修煉得如此之快?”

他剛剛想到這裡,突然許應氣血運轉,胸腔中迸發出昂揚的象鳴,厚重悠揚,震得蔣家田六十七戶人家,所有房屋的窗欞,呼啦啦抖動!

臉盆、水缸乃至水溝、池塘裡的水,也被震出一道道波紋!

蛇妖腦中轟然。

一瞬間氣血衝關,衝破象力牛魔拳第四重,已經是駭人聽聞,許應竟然又再破一關,修成第五重!

他急忙向許應看去,隻見許應的氣血狂暴運轉,甚至從皮膚表麵的毛孔中滲出!

外溢的氣血,在他身後形成象首神人的異象!

這異象是由氣血組成,很是虛幻,彷彿透明的幻影,個頭比許應要高出一尺七八,隨著許應的拳腳而動!

這正是修成第五重纔有的異象!

象力牛魔拳共有七重,第一重血貫全身,氣行百骸,第二重雙倍氣血,第三重勁發丈外,第四重神象之力,第五重象神牛魔異象,第六重氣血煞體,第七重象王神體!

妖族中的強者,但凡修煉到武道第七重,便可以稱為妖王,被封為山神、河伯!

修煉到第五重,已經可以稱為大妖!

許應現在便可以稱得上大妖!

“可是,這小子明明是個人……”蛇妖茫然。

許應腦袋裡冇有多想,施展出象力牛魔拳第二式,白象甩鼻!

他側身旋轉,右腿破空,如象鼻甩出,空氣被撕裂,發出尖銳的呼嘯!

他的身後,象首人身的神人同時轉身擺腿,象腿與他的腿重疊,啪的一聲脆響,砸在綠袍神靈腰間,將那神靈砸得一個踉蹌,腰肢彎折,身體幾乎伏在地上。

綠袍神靈又驚又怒,連退數步,避開許應的攻擊,猛地將旁邊一堵牆拆下,高高舉起,像蓋蒼蠅一樣,要把許應狠狠蓋在牆下!

牆麵轟然破碎,許應一拳轟碎牆壁,磚石亂飛,砸在那神靈臉上。

綠袍神靈一手遮麵,另一拳砸來。

他的拳頭與許應轟來的拳頭碰撞,隻聽哢嚓一聲脆響,竟然生生折斷!

綠袍神靈心中驚恐,與許應的目光相觸,他的心靈再度被那種恐懼所支配。

那是凡人對神靈的恐懼!

他竟然像一個凡人生出了畏懼之心,而許應彷彿纔是那主宰他生死的神靈!

他左支右擋,終於無法再躲過去。

他看到許應越來越大的拳頭向他麵目轟來,連忙高聲叫道:“我乃城隍冊封的神靈,在陰庭和皇庭都有名冊,你殺我便是觸犯天條……”

“條”字尚未出口,許應拳頭從他臉上轟進去,從後腦穿出來,將他腦袋打穿一個大洞!

綠袍神靈呆了呆,屍體晃了晃,撲倒在地,精氣渙散,化作一堆木頭。

“啊啊啊啊——”不遠處,蛇妖嚇得張著大嘴,尖叫起來。

————感謝宅菜,恒灃大佬的白銀打賞!感謝漫步雲端QAQ,靚鴻,神朝_窗叔,久伴灬孝輝,神朝_嬴安,穿空石_,林妹妹吖,星辰千般且隨變,神朝_夜貓kull,神朝_隻爭今夕,神朝大冰箱,我在今夜愛上神明,仙魔妖道祖師,流點淚、纔會長大,欣悅齊天,鏡花水月和馬虎,神朝_時代,叁生緣小刀,神朝_晴兒,水錶抄寫員,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四蒸的拽,焰靈姬,快樂的吉吉,不離藍山,Q紫夜星空,墨蘅106,清夢、了無痕,層樓終究誤了少年,飛天魚本尊,神朝_Array,玉小清,拾儘人間夢,神朝_咖啡,我住黑山上,馬翼濤,iampetty,濯妖,叁生緣縱獵者,寶媽在修真界富甲一方,各位的打賞,大家破費了!!!拜謝!!!-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