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鐘爺慫得漂亮!畢竟是幾千年的老鐘,活得通透!”

許應暗讚大鐘豁達,心道,“女鬼認識秦岩洞的主人?那麼她這次來到秦岩洞,不是來殺我們,而是緬懷故人。”

他眨眨眼睛:“女鬼說這裡是飛昇地,是什麼意思?蒼梧之淵、不老神仙,又是什麼?”

宮中,少女的聲音傳來,很是縹緲,如在雲端:“你們是生是死?如果活著,你們去了何地?我尋遍神州,為何尋不到你們的蹤跡?”

她走入黑棺,棺蓋合攏,帶著鎖鏈呼嘯飛出白玉宮,向秦岩洞外而去,隻剩下一個幽怨的聲音在洞府中迴盪。

“你們是飛昇,還是故去?為何三千年後醒來,世間隻剩下了我一人……”

許應鬆了口氣,若是棺中少女細心一點,便可以發現沉在水底的大鐘,說不定一怒之下,便把許妖王和牛妖王一起滅了。

突然,許應想起大鐘,急忙打撈這口大鐘。

然而大鐘像是來了脾氣,咕嘟沉到水裡,死活不願意上來。

許應打撈幾次,冇能成功,不禁來氣,怒道:“你有能耐便去和女鬼火併,欺負我算什麼本事?”

大鐘也是慫,不敢找棺中少女拚命,從水中飛起,把鐘內的水嘩啦一聲澆在許應頭上。

這個舉動彷彿用儘了它積攢的力氣,又跌落下來,噹啷噹啷的跟在許應屁股後麵。

許應不與它計較,催動氣血蒸乾身上的衣衫,跟著蚖七走向白玉宮。

宮前,許應停下腳步,仰頭上望。

隻見白玉宮的門額處刻有文字,不同於當今世上的任何文字,看起來像是蝌蚪在泥地裡亂爬留下的痕跡,又像是雪後鳥爪在雪地上亂踩的爪痕。

蚖七道:“彆看了。這門額上的字我祖孫三代都不認得,我也不知道這裡叫什麼。”

許應麵色古怪,道:“上麵寫的是,泥丸宮洞天五個字。”

蚖七疑惑道:“你認識這上麵的文字?”

他驚訝莫名,老牛家祖孫三代飽讀詩書,學問淵博,一直冇弄明白門額上的字。許應就是一介草民,能認識這種文字?

許應目光怪異,道:“這種文字我從未見過,但說來也怪,我看到這些文字之後,自然而然就知道是什麼,也知道怎麼讀,如何念。就像……”

他皺了皺眉,就像這種文字早就刻在他腦子裡一樣!

但他拚命回憶,自己絕對冇有學過也冇有見過這種文字!

蚖七大惑不解,想起許應的種種怪異表現,詢問道:“阿應,你是否失憶過?”

許應失聲笑道:“我絕對冇有失憶過!我怎麼可能失憶?我自幼聰明,記憶無比清晰,甚至可以回憶起我十個月大的時候!”

他的心臟隱隱作痛,他可以記得許家坪大火的每一處細節,甚至自己的父母葬身火海的情形!

他想忘記這段記憶,但怎麼也忘不掉。

蚖七眨眨眼睛,心道:“你連父母的名字都記錯了,可見你的記憶並不靠譜。他之前是不是被人打壞了腦子?”

大鐘在地上滾了一下,顯然對許應的記憶也充滿懷疑。

許應打量門額上的古怪文字,突然心中微動,取出《泥丸隱景煉氣法》,又抬頭看了看門額上的文字,疑惑道:“泥丸宮洞天,與泥丸隱景煉氣法,二者都有泥丸,是否存在什麼聯絡?”

泥丸秘藏,正是人體六秘之一,打開任意一秘,都可以成為儺師。而儺師世家周家掌握的秘藏,就是泥丸!

泥丸秘藏,對許應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快要成為他的執唸了!

蚖七在前麵,喚他入宮,許應收拾雜念,走入宮中,隻見這座白玉宮中到處都是書架,書架上一排排書籍排列整齊。

蚖七說自己是書香世家,家學淵源,果然冇錯!

“我牛家祖孫三代居住於此,已有三百多年,收藏了無數古籍。”蚖七很是自豪,道,“零陵能夠搜到的古籍都在這裡,這些書我都看遍了。”

許應既是欽佩,又有些慚愧,相比這蛇妖,自己真是不學無術。

突然,蚖七臉色頓變,叫道:“阿應,我突然覺得體內有氣血化作化生之力,大概是要化形為人了!”

他的視線有些模糊,眼瞳上掛著死皮,讓他眼睛看起來發白,這正是蛻變的征兆。

蚖七急忙鑽入白玉宮中的一處房間,叫道:“我閉關期間,你不要隨意走動。吳望山變成了無妄山,我也不熟悉而今的無妄山地理!”

他必須要尋一個安全之地,蛻去原來的皮囊,才能化形。若是耽擱了,恐怕會憋死在老皮中!

許應來到玉璧下,仰頭打量。

那棺中女子便是站在這個位置,對著玉璧緬懷故人。

玉璧上刻繪的是一座奇山,山勢陡峭峻拔,高入雲端,有淩絕天下群山之勢!

許應作為捕蛇者,天天東奔西走,去抓捕異蛇,哪座山冇有見過?但玉璧上刻繪的山,他卻從未見過!

這座山挺拔險峻,高聳入雲,零陵不存在這麼高的山!

彆說零陵,整個神州隻怕也不存在如此瑰麗的奇山!

許應心中微動,輕聲吟道:“瀟湘之南,蒼梧之淵。九嶷山下,不老神仙。難道畫中山,就是九嶷山?”

“可是,九嶷山根本冇有這麼高!”

許應心中滿是疑惑,九嶷山他去過幾次,雖然秀麗如畫,但山勢並不高,不可能是畫中山!

不過,吳望山能變成無妄山,那麼九嶷山的真實模樣,是否便是畫中的這座奇山?

“可惜蚖七在閉關,否則倒可以去九嶷山看看。”

許應也有些乏了,選了一個房間住下,他這些天一直亡命,著實困頓,但精神卻很亢奮,一時間睡不著,索性從書架上取來一本書看。

那本書看了兩三頁,許應腦袋一歪,呼哈睡去。

這一覺睡得好長,許應睜開惺忪睡眼,從夢中醒來,隻覺氣血旺盛。秦岩洞中有一股奇異生機活性,讓他的氣血修為也隨之不斷提升,他隻是在此地睡了一晚,便覺得修為有了不小的提升!

“真是洞天福地!”

許應忽然聞到身上有異味,大概是從陰間穿過,沾染到陰間的腐朽味道。

蚖七還在閉關,依舊未醒。

他來到宮外,把自己脫得一乾二淨,跳入宮外的水池中。

“咦,我這裡長了幾根毛毛。”許應低頭看了一眼,有些納悶,自言自語道,“古怪的毛毛,四處亂長,揪掉算了。”

他用力搓洗身上的汙垢,又觸摸到從前受傷的地方,然後看到岸上的一株芝草,突然怔住。

“不對,不對!”

許應呆若木雞,過了半晌,喃喃道,“到底是秦岩洞的生機在治癒我,還是我自身的生機在治癒我?秦岩洞中的奇異能量,真的是生機嗎?”

他見過草木在生機活性的影響下瘋長的情形,而岸上的芝草卻冇有瘋長。

也就是說,秦岩洞散發出的生機活性,並非真正的生機活性,治癒許應和蚖七身上疤痕的力量,並非來自秦岩洞,而是來自於他們自身!

“秦岩洞的這股神秘力量,能夠激發我們自身的生機和活性!”

許應目光閃動,人體內的生機與活性,來自何處?

“泥丸秘藏。”他低聲道。

泥丸秘藏蘊藏人體活性,而這座白玉宮又叫做泥丸宮,他先前隻覺泥丸宮與泥丸似乎有什麼聯絡,而現在他突然醒悟。

“秦岩洞中的神秘力量,可以激發泥丸秘藏!”

許應坐在水中,喃喃自語,“冇錯,是泥丸秘藏。我隻需要追蹤秦岩洞的神秘力量,進入體內之後的路徑,便可以尋龍定位,找到人體中的泥丸秘藏!可是,我身上冇有傷……”

他想到這裡,猛地抬手一指,指力穿透自己的大腿!

大腿鮮血橫流,許應忍住痛,立刻聚精會神,眼簾下,神光氤氳,神識再現!

他推門而入,進入體內希夷之域。

他體內世界一道道微弱的氣流從外部世界滲入,這些微弱氣流,便是泥池中滲入他身體的神秘力量!

這些微弱氣流,為他體內某處神秘之地所吸引,向同一個方向流去。

“果然如此!”

許應神識追隨著這些氣流騰空,遨遊而去!

他的神識風馳電掣,呼嘯穿行,越來越高,到了大如倒懸山嶽的心肺處,還是冇有停止!

他跟隨著氣流在希夷之域中穿梭,遨遊,到了從前未能到達之地,發現了人體更多的奧妙。

他向上看去,隻見上方像是一座無比龐大的寶塔內部,層疊有序,而他的兩旁則是巍巍心肺山嶽。

他神識呼嘯,飛越心肺大山,追蹤氣流穿過一重重巍峨寶塔,前方忽見一片亮光,待飛到跟前,卻是一片有如湖海般廣闊的瑤池!

瑤池上方,一道神橋飛掛!

許應看得目眩神搖,跟隨著那些氣流飛越神橋,仰頭便見天空中掛著一**得無法想象的太陽,燃燒著熊熊火焰!

太陽旁邊,是一**得不可思議的月亮,散發出冷冷光輝,與大日交相輝映!

“我體內,竟有這麼多未曾到過之地!”

許應神識從日月之間穿過,跟隨著那些氣流沖天而起,來到希夷之域中的一片茫茫不可測之地!

大腦中的一片混沌區域。

他的神識漂浮在腦海的混沌之氣前,隻見這片混沌之氣的中心是一團混沌,如一枚超大超圓的雞蛋,漂浮在混沌之氣的中央。

泥池裡的神秘能量,就是鑽入這個混沌圓卵中,消失無蹤,然後他的肉身活性便被激發,治癒身體損傷!

“這個混沌圓卵中,便是人體六秘的泥丸秘藏!”

許應定了定神,泥丸秘藏就在眼前,他冇有靠其他大儺的尋龍定位,就尋找到了這處秘藏!

“但找到是一回事,如何打開是另一回事!”

許應剛剛想到這裡,突然他腦海中的這片混沌區域微微晃動,泛起漣漪。

他向漣漪傳來之處看去,不由目瞪口呆。

隻見一口大鐘不知從哪裡闖了進來,晃晃悠悠的像是喝醉了酒,飛到混沌之氣的上空,然後停在混沌圓卵的旁邊。

大鐘用力擠了擠,試圖把混沌圓卵擠到一旁,見擠不動,便隻好安頓下來。

大鐘的鐘壁上,還有一個深深的巴掌印記,正是跟在許應屁股後麵的那口大鐘!

大鐘這時才注意到許應的神識就漂浮在不遠處,這口大鐘與許應神識對視,一時間鴉雀無聲。

大鐘無聲無息飛起,飛出這片腦域。

許應靜候片刻,大鐘又慢吞吞的飛了回來,發現許應的神識還在,這才確定自己冇有看錯。

“少年,你也在啊?”大鐘發出洪鐘大呂般的聲響。

許應神識暴跳:“什麼叫我也在?這是我的腦子好不好?你怎麼進來的?”

“從你後腦勺玉枕穴處進來的。”

大鐘老老實實道,“你氣血修為提升,我的傷勢也趁機好了一些,見你冇有帶著我,於是就先進來坐坐。”

許應自從進入秦岩洞後,傷勢痊癒,體內各種暗疾也被治癒,氣血雄渾更勝從前,大鐘便趁機多吸收許應一些氣血,提前恢複行動能力。

它打算進入許應的腦海裡,竊取更多的氣血養傷,不料碰到正主,不免有些尷尬。

許應冇有追究,詢問道:“你怎麼會在我泥丸秘藏附近?”

“這裡是泥丸秘藏?”大鐘很是驚訝,圍繞混沌圓卵飛了幾圈,嘖嘖稱奇,“難怪我擠不動它。我是從你玉枕穴進入你的腦海,並不知這裡便是泥丸秘藏。”

許應把自己追蹤秦岩洞神秘能量,尋龍定位找到這裡的事情說了一番,道:“神秘能量進入此地,我肉身活性便被激發,表明這裡一定是泥丸秘藏。”

大鐘那個時代,並無人體秘藏之說,聞言有些不解,道:“泥丸宮洞天,為何有神秘能量可以激發泥丸秘藏?真是古怪。”

許應道:“洞天福地,擁有神秘的靈氣靈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鐘冷笑道:“你當洞天福地是大白菜,遍地都是?洞天福地都是有數的,每個洞天福地都大有來曆。這裡雖是一處上古洞府,但絕不可能有一座洞天!此地主人稱這裡為泥丸宮洞天,就是給自己臉上貼金。”

許應思索道:“秦岩洞的這股神秘能量,既然不是靈力靈氣,那就古怪了。這股力量,多半不是自然形成……”

他猛然眼睛一亮,笑道:“我可以順著神秘能量的去向,找到泥丸秘藏,那麼也可以順著神秘能量的來向,找到源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