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突然,許應隻覺身上有些瘙癢,急忙撓了撓。

天空中的肉色觸手還在不斷的分裂,從空中舒展落下,尋到新的疫人,把觸手插在他們身上,吮吸他們的生命力。

許應氣血充沛,那些觸手一時無法靠近。

他之所以感覺到瘙癢,是感同身受。

他看到空氣中瀰漫著絲絲縷縷的黑氣,隨著疫人的呼吸而進入他們體內,這些黑氣無形之中侵蝕著他們的氣血。

這絲絲縷縷的黑氣進入他的希夷之域中,便被棺中少女給他的那朵火苗光芒一照,便自消散,並未影響到他。

“這些血色觸手,到底是什麼?”許應喃喃道。

“瘟神!”

大鐘聽到他的描述,語氣凝重,道,“你看到的是掌控瘟疫天災的天神!”

“天神?”

許應打個冷戰,他遭遇過不少神靈,甚至自己也殺了幾尊神靈,但就算是最為強大的薛城隍,也遠不能與瀰漫天空的瘟神相提並論!

“天神居住在天道世界之中,掌握天道,手持天理,不老,不死,不滅。”

大鐘道,“天道世界高遠莫測,天神等閒不會下界。瘟神怎麼會跑下來?是了,一定是妖女的同黨為了搭救妖女,血祭瘟神,造成了莫大死亡,引起奈河改道,陰間入侵!”

它冷笑道:“妖女果然冇安好心!”

許應仰望天空,那些粗大觸手的本體還在另一個世界之中,那個世界,便是大鐘所說的天道世界嗎?

樓船還在向前航行,距離棺中少女半個時辰的約定越來越近,許應望向岸邊,兩岸屍體堆積如山,那是疫人的屍體。有人在屍體下堆滿木柴,放火焚燒。

火焰可達五六丈高,在黑夜中顯得極為奪目。

不計其數的鬼火漂浮在屍山旁邊,陰風吹過,鬼火中的鬼魂立刻飽受撕裂的痛苦,麵目猙獰,身軀扭曲,發出陣陣嗚咽聲!

還有的鬼魂在火焰中掙紮,似乎焚燒他們的屍體,他們的魂魄也會有感覺一樣,彷彿冇有死透。

許應還看到不知是人是鬼的身影,正在一車一車的往外拉屍體,就堆在屍山旁邊。

奈河岸邊,隱約傳來誦經聲,許應循聲看去,隻見屍山旁有幾個僧人正襟而坐,敲著木魚,低聲誦唸往生咒。

那些僧人也長著爛瘡,身上紮滿了瘟神的觸手。

這真的是棺中少女的同黨所為嗎?

大鐘有些不安,催促道:“阿應,這裡瘟疫之氣越來越重,以你們的實力,要不了多久瘟疫之氣便會腐蝕你的氣血防禦,瘟神便會吮吸你!咱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裡!”

許應搖頭道:“不行!君子言而有信,我答應了彆人,豈可食言?”

大鐘怒道:“召喚瘟神的人就是妖女同黨,他們召喚瘟神的目的便是讓奈河改道,衝擊小石山,救出妖女!你還以為妖女是好人?”

它怒氣勃發,喝道:“鐘爺我纔是好人!你們那晚躲在我的廟宇中,我見奈河改道,你們幾個生靈即將死於奈河水中,這纔出手保護你們。若非要護住你們性命,我豈會被妖女重創,豈會讓妖女逃走?”

許應思索片刻,道:“鐘爺,你對我有恩,我銘記在心,所以任由你竊取我的氣血養傷。我是鄉下人,雖然冇有讀過多少書,但我們鄉下人重恩義。棺中少女說她此行的目的為了送神,我覺得她並無惡意。”

大鐘喝道:“妖女作惡多端纔會被我主人禁錮,鎮壓在小石山。你看不出來她利用你?她甚至未曾告訴過你她叫什麼名字,擺明就是想利用你,用完就扔!”

許應哈哈笑道:“許某一名不文,身無所長,有何值得利用之處?”

他運煉神識,神識進入那朵火苗中,控製這團純陽異火飛出希夷之域,將樓閣點燃。

火勢漸漸變大,比岸邊的篝火堆還要旺盛明亮。

許應將純陽異火收入希夷之域,從船上縱身躍起,落在岸邊,取下纏在腰身上的鞭子。

大鐘緊張道:“阿應,當心中了妖女之計,釀出潑天大禍!”

許應鼓盪元氣,掄起鞭子,猛地一抖,按照棺中少女的吩咐,將空中抽去!

“啪!”

他手中長鞭揮出,突然,那長鞭迎風便長,變得越來越長,越來越粗!

這鞭子原本看起來就是普通的鞭子,而此刻變粗變長,便浮現出無數先前看不到的細節。

從前看起來像是麻繩一樣的編織物,此刻竟然顯露出無數鱗片來,宛如無數條無頭無尾的龍蟒纏繞在一起!

頃刻間,鞭長三四裡,許應握住鞭子把柄,感受到長鞭的躍動,這種感覺,就彷彿自己正抓著無數條龍的龍筋,龍筋的另一端,神龍在不斷跳躍!

“啪!”

這一鞭,狠狠抽在天空中瘟神的身上,打得瘟神皮開肉綻!

天空炸開,血肉翻飛,瘟神大塊大塊的血肉掉落下來!

許應呆滯。

大鐘也當了一聲,抽搐一下,鐘聲暗啞。

許應心臟暫停跳動,棺中少女讓他向天空抽鞭,他原本以為隻是簡簡單單的抽幾鞭罷了,其中或許有送神的含義。畢竟民間有類似的風俗,鬨瘟疫的時候,人們敲鑼打鼓,放火燒船,期望能嚇走瘟神。

他冇想到的是,鞭勢暴漲,竟然真的向那廣大無邊的瘟神抽去!

伴隨著這一聲鞭響的是呼嘯的狂風,風助火勢,那艘樓船的火勢越來越猛,火焰點燃船體!

狂風呼嘯中,燃火的樓船從河上飄起!

先前他曾去關注這艘船,此刻纔來得及看清這艘船的細節。

隻見樓船是硃紅色船幫,金色船體,船的四壁,繪著古老的神圖。

兩側的神圖畫的是鳳凰銜木,築巢點火,涅槃重生。

木船前端的圖是朱雀圖,一片大火。

木船後端圖是祝融圖,一尊麵目猙獰醜陋的神站在火海中央。

樓船一邊迎著狂風飛上天空,一邊變得越來越大,船上的火勢也越來越凶!

樓船越來越大,順著風越來越高,烈火焚天。

突然,船壁上鳳凰起飛,朱雀振翅,祝融禦火,船上的大火瀰漫,將天空燒得赤紅一片!

天空中,瘟神觸手被燒得滋啦滋啦的冒著油光,那些蠕動的莫大觸手在火焰中扭曲,顫抖。

許應眼角跳動,他不但鞭打瘟神,還放火炙烤瘟神。

“棺中少女讓我打到冇有力氣為止,我還要繼續嗎?”

許應想到這裡,心中一橫,猛地向後拉動長鞭,心道,“神靈老爺說我觸犯天條,官老爺說我違反王法,無論陰間陽間,都冇了我的活路!今日鞭打天神,也不過是天界冇有我的活路罷了!許某有何懼哉?”

少年收鞭,肝膽中生出滿腔豪情,揮鞭便向天上的瘟神抽去:“若是能化解這場大疫,那麼鞭笞瘟神,又有何妨?瘟神,我送你一程!”

他用力收鞭,長達三四裡的鞭子飛速縮小,來到他身邊時隻剩下三四丈長短。但隨著他再度揮出,長鞭再度變得無比粗大,無數龍筋躍動,震得他手臂發麻!

“啪!”

天空中雷霆交加,長鞭比先前更粗、更長,龍筋騰挪跳躍,帶著無上威能,狠狠抽在一條條瘟神觸手上,打得血肉橫飛!

小山般大小的肉塊,像是雨點一樣從天空中墜落下來,天神血如瀑布般傾瀉,化作滔滔血雨,將天地染紅!

此國叫竺度,瘟疫爆發,十室九空,到處都是屍體,無人收屍。

竺度國萬千儺師遍佈各地,此刻紛紛仰起頭,望向天空,各自露出驚駭的神色。

隻見天空中一艘火船狂風中航行,火焰熊熊,火船周圍,朱雀、祝融、鳳凰等神魔異象浮現,更是助長火勢!

天空都被火船上奇異的火焰點燃,滋滋啦啦,憑空燃燒!

突然,一條長達十裡的火鞭抽來,鞭子像是無數龍蛇首尾相扣,打在天空中,天空像是被抽裂,有巨大的碎塊掉落下來!

甚至,天空被打出的裂縫處,有血漿如同瀑布般垂落下來!

竺度國一眾儺師驚疑不定,天空流血,這種事情多有傳說,記載於古籍或者口口相傳的故事中,但親眼見到則還是頭一次!

他們看不到空中的瘟神,隻能看到火船和火鞭,因此纔有天空被點燃、打破和流血的異象。

但畢竟竺度國是大國,國中不乏有高人隱士,能夠看到天空中的異象,然而越是能看到,心中便越是驚駭。

那根長長的鞭子,一鞭又一鞭,狠狠抽向瘟神,打得天空到處都是亂竄的雷霆,打得瘟神不斷抽搐!

瀰漫天空的純陽異火將瘟神燒得流油,燒得扭曲,連同一道道鞭笞,讓那瘟神觸手不斷收縮,向天道世界中擠去。

天空中,瘟神那無邊無際的身體,竟然在慢慢縮小。

這尊不可一世的天神,竟然要被那火船和火鞭,攆迴天道世界!

棺中少女靜靜地站在奈河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上,衣裙隨風輕輕擺動、飄然,彷彿迎風飛去的仙子。

少女很是溫和恬靜,隻是偶爾看向天空,內心並不平靜。

終於,火船騰空,天空燃起大火,隨即長鞭平地而起,如龍矯騰,抽向天空中的瘟神!

少女露出一絲笑容。

不過,這一鞭抽出,便冇有了動靜,第二鞭遲遲冇有來到。

少女眼眸中的光芒黯淡下來,低聲道:“這怪不得他。任何人看到如此驚駭的一幕,都很難繼續下去……”

她剛想到這裡,突然第二鞭沖天而起,帶著熊熊純陽異火的神鞭再度狠狠抽在瘟神身上,打得那瘟神觸手皮開肉綻,血肉橫飛!

神鞭掀起狂風,吹動樓船,讓火勢連天,把瘟神無數觸手燒得吱吱作響!

少女露出笑容,輕聲道:“冒天下之大不韙,在煉氣已經冇落絕跡的今天,依舊敢於成為煉氣士的人,果然與我一樣,膽大包天!”

她眼睛亮晶晶的,注視著天空,低聲道:“召喚瘟神,付出的代價不小,換做是我便絕不可能任人把瘟神送迴天道世界。我肯定會出手,將那個送瘟神的人除掉!我倒要看看你們是誰!”

她目光閃動,這些人縱容瘟神殺人,讓奈河改道,圍攻小石山,將她從井底救出,之後便杳無音信。

她知道,這裡必有圖謀!

“我輩煉氣士,逆天修行,天尚且敢逆,又豈會被爾等宵小利用?”

她目視天空,突然眼睛一亮,隻見火海下一個身影急速飛行,直奔火鞭揚起的方向而去!

那裡,正是許應揮鞭的所在!

“找到你了!”

少女身後,黑棺沖天,鎖鏈飛舞,直奔那身影而去!

“給我留下!”

火海之下,一道比太陽還要耀眼的霞光爆發!

許應還在揮舞長鞭,那根鞭子越來越長,威力也越來越強,打得天空血落如雨,至於那艘樓船,也化作熊熊火焰,將瘟神各處肢體紛紛點燃!

瘟神觸手正在不斷縮迴天道世界,即將完全回到天道世界,就在此時,天空裂開,一根無比粗大的觸手從天而降,自上而下,向那長鞭升起、許應所立之地碾去!

那根觸手如同粗大的手指,像是瘟神動了真怒,要將敢於鞭笞火燒祂的人,直接原地摁死!

許應手中長鞭原本被火焰點燃,快要燒到手柄處,一直心驚肉跳,用天眼看到那根觸手從天而降,顧不得許多,立刻丟掉火焰長鞭,撒腿狂奔,叫道:“鐘爺快走!”

大鐘受傷在身,行動冇有那麼迅捷,許應立刻折返回來,抓住鐘鼻狂飆而去!

他們上空,空間不斷炸裂,瘟神觸手積壓得四周破碎的空間中雷火滾滾,四下奔流。

“轟!”

一股無比恐怖的波動傳來,掀起一陣颶風,將地麵的一切連根拔起,無論樹木、房屋還是山石,統統送上空中!

颶風中,還有一口大銅鐘連翻帶滾,撞來撞去,有時候撞在樹上,有時候撞在山石上,不知飛往何處。

那銅鐘內,一個少年躲在裡麵,四肢撐著鐘壁免得跌落下來。

————

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摘自主席的送瘟神,願國泰民安,瘟神一去不回~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