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不久之後,風勢稍稍減弱,大鐘從空中墜落,噹噹砸來砸去,滾動了幾十丈這才停下。

許應從鐘內滾了出來,兩條腿還在顫抖,差點腿一軟倒在地上。他急忙扶住大鐘,才穩住身形。

混亂過後,一切安靜下來。

許應歪歪扭扭的往前走,爬上一座小山丘,不由呆住,隻見那根瘟神觸手將他們剛纔所立之地,直接打出一個方圓百丈的大坑,深不見底!

大坑中猶自冒著一道道白色煙氣。

許應喘勻氣息,大鐘搖搖晃晃飛來,道:“阿應,瘟神多半惦記上你了,祂這次一擊不中,肯定會隔三差五想起來,便給你來一下。”

許應打個寒顫,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瘟神被送迴天道世界,哪裡能這麼容易就下來?”

大鐘道:“除非有人再度召喚瘟神。祂降臨之後,立刻就會感應到你的氣息,便會一指頭戳來。”

許應哈哈大笑,以壯膽色,道:“召喚天神,頗為不易,我覺得短時間應該冇有人再召喚瘟神了。”

大鐘悠然道:“等到瘟神再度降臨的時候,我的傷應該已經痊癒。”

許應眼睛一亮,滿懷期待道:“你的傷勢痊癒,就可以抵擋瘟神?”

大鐘重重呸了一口:“我傷勢痊癒,當然是離你這個瘟神遠遠的,讓你這個混球被瘟神劈死!自從遇到你之後,我便冇有好日子過,不是被妖女重傷,就是被神靈暴打,還要被你用來敲牆。現在又多了一筆瘟神血債!”

許應道:“我感覺到這些日子氣血充沛,有衝關之勢,多半快要突破,進入叩關期。”

大鐘語氣放緩,勸慰道:“你安心修煉,不要老想著瘟神報複,天塌下來有鐘爺幫你頂著,鐘爺個頭高。那個,你突破之後,借我點氣血療傷……”

許應在山丘上坐下,調動天眼,望向這片陌生的土地,隻見瀰漫在天地間的黑色瘟疫之氣漸漸消散,遠處還有民眾,身上瘟神觸手儘去,隻剩下疤痕,要不了多久便會疫病痊癒。

這片天地,也漸漸變得清明。

“這麼說來,棺中少女的目的是送走瘟神,拯救世人。”

許應心中有些疑惑,少女被鎮壓在石山荒廟的枯井中,長達數千年,她不應該是窮凶極惡的魔頭魔王嗎?

魔頭魔王,怎麼會拯救世人?

倘若棺中少女是好人的話,那麼鎮壓她的人是好是壞?

那麼大鐘是好是壞?

許應突然想到,自己先入為主認為大鐘的主人是鎮壓邪魔的好人,但萬一大鐘的主人是壞蛋呢?

“也有可能是一對壞蛋。”許應瞥了大鐘一眼,心道。

他正在胡思亂想,大鐘擔心少女歸來,於是悄悄的鑽入他的後腦,躲在泥丸秘藏附近。

天空中雷霆不斷,時不時有明亮的光芒照耀,貫穿天地,駭人至極。

許應隱隱有些不安,過了許久,突然天空中的異象消失無蹤,又過片刻,一口黑棺飛來,落在他的麵前。

許應仰頭,便見少女從空中飄飄下落,輕輕落在自己麵前。

“我已經將召喚瘟神之人重創,元神還在追蹤他的下落,檢視他背後有何目的,無暇親自送你回去。”

少女打開黑棺,摸索片刻,從黑棺中取出兩片樹葉和一盆清水,將一片樹葉放在水盆中,道,“你到了奈河邊,便將這樹葉放在水麵上。你站在樹葉上,把水盆放好,對著盆中的樹葉吹氣。記著,不要有外物乾擾到盆中清水。我已經在盆中留下法術,可以送你回到無妄山。”

許應手捧這盆清水,捏著一片樹葉,還待說話,突然身不由己飄飄而起,淩空而行,下一刻便來到奈何邊。

他回頭看去,那少女已經消失無蹤。

許應定了定神,看了看手中的樹葉。樹葉是普通的楓葉,兩片樹葉尚且嫩著,並未變黃。

“這片楓葉,真的能帶我回無妄山?”

許應將信將疑,將楓葉拋入奈河,隻見這片楓葉落下時便在飛速變大,待落在河麵上時,已經變成兩三丈長短,葉梗向上翹起。

楓葉停在奈河中,紋絲不動。

許應小心翼翼探出腳,落在楓葉上,試探一下然後站了上去。

這片大楓葉漂浮於水麵上,居然穩穩噹噹,並不會被奈河風浪所侵襲。

許應放下心來,捧著盆坐在楓葉上,對著盆裡的楓葉吹了口氣,心道:“她讓我這樣吹氣就可以回到無妄山,到底是真是假?”

盆中的楓葉被他一口氣吹得向前漂去,說來也怪,那盆不過尺許方圓,楓葉往前漂,卻總也漂不到盆的邊緣。

這小小的盆,竟似有無量空間!

許應正在看盆裡的樹葉,突然狂風驟起,從他身後吹來,將他座下的這片大楓葉吹得逆著奈河呼嘯而行,頃刻間便逆流而上數十裡!

許應驚疑不定,卻見那股突然而來的狂風越來越微弱,大楓葉的速度也漸漸降下來。

他鬼使神差,再度鼓起腮又是一口氣向盆中楓葉吹去,果然狂風再起,吹動奈河上的大楓葉,讓大楓葉一路逆流,風馳電掣,向來路趕去!

許應驚歎連連,道:“不曾想世間還有這等法術,真是神乎其神!”

大鐘從他後腦飛出,不屑道:“不過是摺疊了空間而已,不值一提。”

許應伸手一根手指,試圖去戳盆中的那片樹葉,大鐘慌忙道:“阿應,不要亂來!”

突然,他們頭頂的天空雷聲轟鳴,許應抬頭看去,便見天空裂開,一根無比粗大的指頭摩擦空氣,迸發出滾滾雷火,從天外而來,向楓葉小船按下!

許應急忙頓住指頭,那根天外而來的巨大手指也隨之頓住。

許應收回指頭,那根擎天柱子般的指頭也隨之向天外縮去,最終隱匿消失。

許應驚得一身冷汗。

大鐘鬆了口氣,道:“空間法術不是隨便玩的,當心把自己玩死。你老實一點兒!”

許應老老實實坐在水盆前,待到楓葉小船速度慢了便吹一口氣,為小船提速。

不過,他究竟是少年心態,悄悄伸出手指探入盆中,天外手指再現,探入蒼穹。

“我的指頭,好大!”許應驚歎。

他調整位置,讓天外的指頭避開河麵,悠然自得的欣賞著自己的大指頭。突然隻聽轟隆一聲巨響,那根指頭撞在一座山頭上,許應指頭吃痛,急忙收手,隻見自己的指端已經被撞破出血。

而在奈河左岸,一座山頭炸開,亂石排空,飛到數十裡外。

許應嚇了一跳,不敢貪玩。

大鐘見他吃癟,不由樂得開懷大笑,噹噹作響。

楓葉小船東行千餘裡,來到一片荒涼之地,群山陡峭,奈河湍急,楓葉小船來到河灣處,水流放緩。忽然前方有亮光傳來,卻是一艘畫舫,燈火通明,行於奈河之上。

河灣處,水麵寬如海,西山上掛著一輪鬥大的月亮,山峰顯得比月亮小了很多。

許應暗讚,這陰間氣象,頗有另一種美感。

“阿應,不是什麼船都能行於奈河之上。”

大鐘悄聲道,“這艘畫舫隻怕來者不善。”

忽然,那畫舫中有人聲傳來:“奈月,河麵上風緊,把避風燈籠掛上去。”

女子的聲音:“是,香公子。”

許應看去,隻見一女子手提燈籠從畫舫中走出,身姿婀娜,翹起腳尖將燈籠掛在簷下。

這燈籠掛起,突然大風止歇,楓葉小舟緩緩停下,漂在水麵上。

許應揚了揚眉,冇有說話。

這時,畫舫中那位“香公子”走出,遠遠望向許應,驚訝道:“竺度國鞭笞瘟神,將瘟神攆迴天道世界的存在,竟然是個毛頭小子。”

另一艘畫舫駛來,畫舫中一個美貌女子噗嗤笑道:“香公子,他被你的避風燈籠定住風勢,便不知所措,分明就是一個雛兒。你這麼大陣仗,請我前來幫忙,就是為了對付這樣一個小輩?”

許應心中一沉:“糟糕!看來瘟神降臨的背後,不止一個人。有人引走棺中少女,其他人則在河麵上攔住我。”

許應咳嗽一聲,壯著膽子道:“你們是何人?膽敢阻攔本座去路,好大膽子!你們比那瘟神如何?”

那美貌女子與香公子對視一眼,不禁笑出聲來。

許應冷冷道:“瘟神我打得,你們我便打不得?速速退去,本座不與你們兩個小輩計較。”

那美貌女子咯咯笑出聲來,道:“這小鬼還在我們麵前鼻孔裡插蔥,裝大象。你的修為高低,我們一眼分明。香公子,是你出手還是我來?”

香公子手持摺扇,嘩啦一聲展開,微微晃動,風流倜儻,笑道:“十三娘,擒住送瘟神之人也是一場大功勞。這個功勞,我讓給你了。”

那美貌女子看向許應,突然心中微動,道:“往年都是擄來些俊俏白嫩的後生,這個皮膚黑的卻冇有嘗過滋味兒……”

許應心中又驚又怒:“她要吃我!”

那美貌女子咯咯一笑,突然船上飛出兩條紅綾,在河麵上飛舞,猛然間化作兩條紅龍,頭大如小山,凶焰滔天!

為首那紅龍咆哮一聲,龍吟激盪群山,向楓葉小舟撲來。

許應不假思索,一根指頭摁在麵前的銅盆中,頓時天空中電閃雷鳴,雷火滾滾,一根肉色擎天巨柱從天而降,柱子周身纏繞著滾動的雷火,按在那紅龍身上,如同按著一條蚯蚓,將那紅龍從水麵上一直按到奈河水底!

水麵炸開,掀起百丈波濤,將兩艘畫舫和楓葉小舟都掀上空中。

香公子與美貌女子大驚失色,急忙各自穩住身形,美貌女子叫道:“他扮豬吃老虎,是個老陰逼,我們小覷了他!”

許應另一根指頭與拇指圈起,屈指一彈。

天空中頓時有大拇指落下,與中指相扣,中指彈出,另一條紅龍口噴鮮血,被一指彈飛,撞在附近的陰間山巒上,五臟俱裂,骨骼破碎,眼見時不能活了。

而被他碾在水底的那紅龍,也被壓得五臟六腑儘碎,血肉被奈河腐蝕乾淨,隻剩下一堆枯骨。

許應不禁又驚又喜:“這銅盆,還有這個能力?”

美貌女子又驚又怒,厲喝一聲,身後浮現層層洞天,大洞天套著小洞天,洞天外又有長河異象,道韻轟鳴!

她正要出手,許應連忙手放在銅盆中,再度屈指一彈,那根中指頓時衝破層層儺法神通,一切儺法神通,統統破滅,粗大無比的中指徑自彈在那美貌女子身上。

畫舫轟然炸開,那女子被打得口吐鮮血,頭髮散亂,倒退數裡,轟然撞在一座大山上。

另一邊香公子揮舞摺扇,正要出手,突然隻覺烏雲壓頂,急忙抬頭看去,不由目眥決裂(眥,讀zi)。

隻見天穹之上,一隻遮天大手帶著無儘的烈焰,從天而降,向自己襲來!

他顧不得許多,立刻騰空而起,腳踏虛空,履空長奔,奮力逃亡。

那大手化作拳頭,追了百十裡,遙遙一拳打去,砸在他的身上。

香公子墜入山野之中,不知死活。

美貌女子嘩啦一聲炸開掩埋自己的山石,驚鴻般飛起,叫道:“十三娘眼拙,冒犯了黑臉前輩,還請恕罪!”

“黑臉?”

許應怒不可遏,伸出食指,在銅盆裡連連戳了幾下,終於戳中那美貌女子,將她打得骨斷筋折,口中吐血墜落在地。

許應身後,大鐘早就看得呆了。

“看來這些年唯獨冇有長進的,就是我。”

它心中暗道,“妖女被我鎮壓了三千年,修為冇有長進,但神通著實驚天動地。就算冇有人出手營救她,她過些年也會擊敗我,自己脫困!”

它掛在石山荒廟中,沉睡數千年,荒度光陰。而棺中少女卻還在精進,此消彼長,它發覺自己已經看不透棺中少女的神通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