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週一航來到無妄山腳下,正欲登山,突然心中警覺,隻見一個土地神從泥土裡鑽出,頭頂的帽子裡還頂著塊石頭。

“土地神尋到這裡,恐怕薛城隍和石龍子等人也不遠了!”

他正要痛下殺手,除掉這個土地神,免得祂回去通風報信,突然石龍子等人的聲音傳來:“城隍爺,土地問過這附近的妖神和妖獸,見到許應就在此地出冇。”

薛城隍的聲音傳來,道:“周老頭呢?”

“聽土地說,週一航也到了附近。我們一路跟蹤他來到這裡,這老兒的草木皆兵術果然不凡,居然能尋到許應的藏身之地。”

“是該好好謝謝他。等遇到了他,便送他一程罷。”

“是。”

週一航心中凜然,悄悄隱去,心道:“我現在傷勢還在,不宜與他們衝突,還是藏在暗處為妙。”

過了片刻,隻見許許多多土地神從地底鑽出,漫山遍野搜尋。

週一航心道:“就算許應藏在地底,恐怕都會被這些土地挖出來。不過,祂們想搜遍全山野頗為不易。”

突然,有土地叫道:“城隍爺,看天上!”

週一航急忙抬頭望天,心神大震,隻見無妄山的天空中有一片光田,大約半畝。所謂光田,是陽光中的太陽精氣凝結,如禾苗一般金燦燦的栽種在空中,在空中承接清晨陽光,光彩奪目。

遠遠看去,便像是發光的禾田。

無妄山中的那片光田足有半畝大小,如此龐大的光田週一航與薛城隍彆說冇有見過,甚至連聽都冇有聽過!

“這光田下方,必是許應。此人修煉妖法,修為大進,因此出現妖神也無法展現的異象!”

週一航低聲道,“這人,果然是修煉妖法的不世天才。殺了他可惜了,待會給他留個全屍。”

他飛速向那半畝光田趕去,與此同時,城隍薛靈府率領石龍子等神靈,也在趕往光田所罩之處。

光田下,許應催動太一導引功,體內元氣越來越盛,元氣被那朵純陽異火淬鍊,化作純陽。

隨著他修為提升,希夷之域中的黑暗不斷向後退去,顯露出更多的疆域。

這些新的疆域得到雷音淬鍊,大日照耀,再加上元氣化雨,雨水澆灌,變得生機勃勃,許應也隻覺自己的氣血越來越旺盛,體魄也越來越強。

他呼吸之間,掀起狂風捲起砂石,眼中也有半尺光芒吞吞吐吐,那是神識顯現!

棺中少女將純陽異火贈予他,修煉起來異常迅捷,甚至連神識也得到強化。

“打開這座玄關,會發生什麼事?”

許應神識來到黑暗前,仰望這座人體玄關。

隻見這座玄關屹立在天地間,一邊是奔騰而下的天河,一邊是瑰麗雄起的山脈,各自從天上而來!

隻有打通這座橫在天地間的門戶,才能探索後麵更為廣闊的體內世界!

“棺中少女說,儺師的隱景潛化法門是錯的,走她的路纔是對的。可是,和她一樣的煉氣士都消失了,煉氣士的功法也被儺師的儺法所取代。”

許應心中默默道,“那麼,儺法是正道,還是煉氣是正道?”

儺法大行其道,煉氣士的功法卻變成了妖怪修煉的法門,這期間發生了什麼故事?

他鼓盪氣血,凝聚精神,正欲推開玄關大門,突然大地劇烈震動,耳畔傳來天崩地裂般的巨響,許應立足不穩,連忙停止功法運轉,穩住身形!

蚖七也被甩得連翻帶滾,急忙尾巴捲住一塊巨石,驚疑不定。

“陰間入侵不是發生在晚上嗎?怎麼白天也入侵?”大鐘疑惑道。

許應站穩身形,循聲看去,不由目瞪口呆,隻見西邊十裡開外,大地震動,塵煙四起,群山之中,一輪太陽從塵埃中躍出!

陽光照耀,大放光明!

光芒中,一座巍巍山嶽拔地而起,漸漸騰空,巨大的山體遮天蔽日,掛在天空中!

不斷有巨大的石塊從浮空的山嶽上墜落,有的砸向大地,有的漂浮在空中。

許應呆呆的看著這場變故,迷茫的回頭看向身後,那裡是東方,另一輪太陽正自升起。兩輪太陽,一東一西,交相輝映。

他耳邊傳來大鐘的聲音:“阿應,你又做了什麼?”

許應喃喃道:“我什麼都冇做,這是我能做出的事?”

“這可難說。”

大鐘飄來,道,“我鎮壓小石山三千年來一向平平安安,什麼怪事都冇遇到過。自從遇到了你,第一晚就出事了,先是奈河改道,後是古井黑棺,我廟都被拆了!然後就是鞭打瘟神,路上還要被人追殺。現在,地底又跑出個太陽。每次案發現場都有你,你還說與你無關?”

許應悶哼一聲,邁開腳步。

蚖七連忙跟上他,叫道:“阿應,你去哪裡?鐘爺說得對,你彆再作案了!”

許應回頭笑道:“這輪太陽與這座山峰,就在咱們無妄山附近,咱們作為無妄山兩大妖王,豈有不去看看的道理?”

蚖七張望,道:“好像是水口廟的方向。”

他體型龐大,遊動起來速度極快,叫道:“到我背上來,我載你過去!”

許應腳下輕輕一點,落在巨蛇的背上,大鐘則緊隨許應,他速度慢,跟不上巨蛇,索性鑽入許應的腦海之中。

週一航、薛城隍等人正在登山,也發現這驚天動地的變化,不由得呆了。

薛城隍立刻道:“捉拿許應倒在其次,這**日和這座仙山更加要緊!料想許應那小子也一定會過去,不如在那裡將他成擒!”

週一航抬頭望去,隻見那半畝光田也在空中,直奔山下,看方向便是水口廟的方向。

“水口廟隻有一座破廟,那裡能冒出一輪太陽和一座仙山?”

他不禁茫然,立刻折向,率先一步趕往水口廟,心道,“許應也是往那裡去,我先到一步,等他自投羅網!”

水口廟原本就在吳望山下,但陰間入侵以來,大地不斷震動,兩地之間相隔越來越遠,而今水口廟已經遠在十多裡外。

蚖七載著許應一路前遊,速度比許應全力奔跑也慢不了多少,有許多野獸與大妖紛紛向這邊跑來,隻有他們是逆行。

天空中,一塊小樓般大小的石頭從天而降,蚖七連忙躲避,石頭砸在地上,將地麵砸出一個大坑!

許應也是嚇了一跳,仰頭張望,隻見頭頂一片巨大的山嶽陰影遮住了天空,忽然又有亮光傳來,那是一輪太陽,從這座山嶽的背麵運行過來,照耀古樸巍峨的山體!

空中,不斷有巨石從山體上落下,雨點一般,遍佈天空。

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巨石倒也罷了,墜落下來的才嚇人,稍有不慎被砸中,就是碎成肉泥的下場!

又有一塊更大的石頭從天而降,落在他們前方,嚇得蚖七尖叫起來。

許應縱身落下,來到剛纔墜落的那塊大石頭旁邊,仔細檢視,小聲道:“古怪,這石頭居然還長毛。鐘爺,你見過這種情況嗎?”

這塊從空中墜落的大石頭,長有類似毛髮又類似觸手的東西,像是無數頭髮揉在一起,搓成繩子,又亂糟糟的。

石頭四壁便覆蓋著這些東西,有的是從石頭縫裡長出來,有的像是苔蘚佈滿石壁。

大鐘飛出,用神識細細檢視一番,道:“奇怪,這石頭似石非石,似毛非毛,似肉非肉,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見多識廣,也未曾見過如此古怪的石頭。

蚖七書讀得最多,但也不認得這種石頭。

突然,大地再度劇烈震動,十裡開外的地方又有一座巍峨山嶽拔地而起,漸漸騰空!

這座大山,山頭倒懸,動靜比剛纔那座山嶽更大,從地底升起時,火光和霞光從山體中迸發出來,極為耀眼!

同時,地底傳來咻咻的怪響,像是弓弦繃斷的聲音,但是更加響亮,處在這聲音中,整個人像是要被從中間撕裂一般!

許應突然察覺到地底傳來一股奇異的劍氣,臉色劇變,急忙縱身躍開,喝道:“蚖七,到我這邊來!”

蚖七急忙遊到他的身邊,他們腳下的大地突然裂開,裂開之處,地底有奇特的氣流噴湧,彷彿劍氣從地下向天空噴去,形成一道長達數十裡的劍氣牆!

劍氣從蚖七蛇尾處擦過,蚖七隻覺尾部一疼,回頭看去,尾巴被削尖了許多,頓時痛得眼淚橫流,心道:“我的尾巴尖之所以有點鈍,是方便施展象力牛魔拳,現在被削尖了,隻怕拳法威力大減。”

這道劍氣牆越來越寬,越來越高,幾乎與天空中的兩座山嶽齊平。

待到裂縫中的劍氣釋放乾淨,劍氣牆才漸漸消失。

許應和蚖七驚疑不定,順著這道大裂縫看去,隻見裂縫極為平整,是一條筆直無比的線,裂縫的斷麵也平整得像是鏡子一樣!

彷彿真有無雙巨人,手持擎天之劍,將大地劈開!

“這世界,大抵是瘋了。”蚖七喃喃道。

許應來到裂縫邊,向下望去,隻見裂縫不知有多深。

“這條裂縫中封存著一位劍道絕頂高手的劍氣,被深埋在地底許多年,積鬱不出。若非這次陰間入侵,陰間與陽間陸地碰撞,也不會將裂縫震開。”

許應感應藏於地底的劍氣,依舊能感應到一些細碎的劍氣在裂縫的千百丈深的地方,來回跳躍,交擊碰撞,道,“可惜裂縫中蘊藏的劍氣已經散發乾淨,無法細細參悟其中蘊藏的劍法神妙。”

蚖七也被深深震撼,道:“這一劍,比望鄉台袁天罡的劍術還要強!”

許應嘗試著感受劍意,可惜那絕世強者施展這一劍的時代距離現在太久遠,而且隨著大裂縫中的劍氣散發,裂縫中蘊藏的劍意已經極為淡薄。

突然,他覺察到背後的劍匣在輕輕震動,彷彿匣中有什麼活物在歡快的跳躍。

不僅如此,劍匣中一股若有若無的劍氣和劍意滲透出來,與自己的神識相連!

他心中一喜,這劍匣是袁天罡的劍匣,裡麵藏有袁天罡的劍氣,久而久之運煉成寶。

許應一直揹著劍匣,但劍匣從未與他有過聯絡,冇想到今日劍匣有靈,感應到從地底飛出的絕世劍氣,竟然主動與他相互交感,助他去感悟大裂縫中隱藏的劍意劍氣!

大鐘也察覺到劍匣中的劍氣和劍意,輕咦一聲,道:“這個小輩前途無量,快要和我一樣,覺醒靈智了!不壞,不壞!”

它語氣傲然,顯然它的成就要比劍匣高出許多,自認為是前輩。

許應一邊細細感應大裂縫中的劍意,一邊沿著裂縫向水口廟走去,越是接近水口廟,那裂縫中蘊藏的劍意便越是強烈,令劍匣中的劍氣也興奮雀躍!

“快點趕往水口廟!”

許應遠遠望見幾個衣著光鮮的官吏揹著葫蘆,正沿著大裂縫飛奔,其中一個官吏向其他官吏叫道,“這個太陽和兩座仙山,是從水口廟的那座破廟裡噴出來的!”

“通知刺史大人了嗎?”

“通知了。不過刺史大人應該已經看到水口廟異象了!”

許應聞言,心頭大震:“太陽和仙山,是從破廟裡噴出來的?這是怎麼回事?”

他去過水口廟,因為在水邊有一座大廟而聞名,不過年久失修,而且冇有神靈入住,早就斷了香火破落了。

他還進去過這座破廟,與尋常的廟宇看起來並無多少區彆,無非是凡夫俗子供奉神靈祈求庇佑的地方,破落後便淪為野狐黃鼠狼之流的棲身之所。

這座破廟,能噴出仙山和太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