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68e3e55d5a054d465fae016b0c8548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零陵城外,一輛車輦在一眾侍衛的環繞下出城,向水廟口方向駛去。車輦極為華麗,上有金頂,頂上是金鳳,四個簷角掛著金鈴。

車體紅漆描金,轅木尺許粗細,輦下四周各坐著一個侍衛,警覺地看向周圍。前頭拉車的是兩尊妖王,牛首人身,高近兩丈,筋軀猙獰,有著無邊力氣,走起路來妖風滾滾,鼻孔噴煙。

出城不過數裡,突然車輦停下,有侍衛躬身道:“刺史大人,有零陵饑民攔路請願。”

車輦中坐著的便是永州刺史,名叫周衡,是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留著兩縷鬍鬚,從唇邊垂下。

刺史周衡掀開車簾,向外看了看,隻見路邊一眾麵露菜色的饑民跪了十餘裡,一個個叫喚著“青天大老爺”,像鴨群遇到了主人一般。

刺史周衡問道:“他們要請什麼願?本官清正廉明,如果不是太過分,便允了他們。”

侍衛前去打探,回報道:“他們說繳不起賦稅,吃不起飯,又有奈河為禍,新地侵擾良田,鬼魂肆虐,想請大人免今年的賦稅。”

“刁民!”

刺史周衡勃然大怒,氣得額頭青筋綻出,拍案喝道,“真真是一群刁民!他們一群種地的,種的就是糧食,居然還有臉說吃不起飯!就是不想繳賦稅的托詞!奈河入侵,鬼魂肆虐,鬼魂吃糧食麼?真是不要臉!”

他站起身來,冷笑道:“再說了,冇有錢,把你們鬨市的房子租出去不就有錢了?把你們的馬車拉出來跑活兒,不就有錢了?這群老農民放著鬨市裡的房子不租,放著自己養的馬不去做事,跪在官老爺車馬前討飯,居然也有臉!”

他越說越氣,怒道:“今天敢攔路免去賦稅,明天就敢讓官老爺發錢給他們!你給我傳令下去,再擋住本官的去路,統統抄家,家產充公!”

那侍衛慌忙出去,命其他侍衛驅逐民眾。過了片刻,十裡饑民逃得一乾二淨。

刺史周衡笑道:“本官就見不得窮人,現在清爽了。這些刁民聽到抄家,就慌忙跑路,可見家裡還是有錢的。如果冇錢,為何跑得這麼快?”

“大人英明!”眾侍衛歎服。

車馬繼續啟程,一路橫衝直撞,煙塵滾滾,直奔水口廟。

水口廟中,週一航哈哈大笑,聲音洪亮,震得許應氣血浮動:“送我上路?”

周圍其他來新地冒險的儺師多數也被震得立腳不穩,有人頭暈眼花,腳下踩空,直接從仙山上摔下去,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

週一航視而不見,笑聲未落,這老者腰背一躬一挺,身軀暴漲,直接催動金剛不壞身,化作丈六之軀,遍體金光。

他的金剛不壞身煉到四臂,遠勝周陽。周陽並未煉出四臂,隻能算是初步涉獵金剛不壞身,但週一航卻已經將金剛不壞身煉成!

他施展的是東君平天印,掌印之下,有烈火流動。

他的東君平天印造詣也遠超其子周陽,許應曾經見過他與城隍薛靈府硬拚一記,僅僅一招,他便讓薛城隍的金身受創!

當時,週一航練就魂肉一體,肉身與魂魄緊密如一,著實驚豔了許應,給許應一種不可戰勝之感。

現在許應再看週一航施展出金剛不壞身和東君平天印,心中卻生出另一種感覺:“他好像冇有我記憶中的那麼強。”

他調動棺中少女所傳的天眼,觀察週一航的肉身,以及東君平天印的招法,甚至連週一航的隱景,也曆曆在目,清晰無比!

週一航體內,一尊四臂金剛與他緊緊貼合,如同一體,這尊四臂金剛便是他的隱景,是他調動泥丸秘藏之力存想而成。

在天眼的注視下,他可以觀察到週一航的破綻。

週一航踏前一步,四掌次第拍出,掌力有雲火相隨,如旗幟般飄揚,掌力靈動,卻蘊藏著莫大力量。

他如同一尊四臂太陽神,驅趕雲火而行!

這一招便是東君平天印中的雲旗委蛇。

許應頃刻間象力牛魔拳提升到極致,身後純陽元氣凝聚象王神體,一拳擊出,雷音轟鳴,直擊他的功法破綻!

與此同時,蚖七尾尖為拳,白象甩鼻,巨大的身軀甩動,宛如擎天之柱呼嘯掃來。

“嘭!”“嘭!”

沉悶的暴擊聲傳來,許應與週一航碰撞,身後的象王神體如遭重擊,被狂風吹拂得氣血如塵沙般向後散去!

象王神體是由氣血組成,有元氣和氣化的血霧,氣血如塵沙散去,就是神體被震散的征兆。

許應悶哼一聲,四肢百骸震動,氣血像開了鍋的沸水一般翻湧不休,連退數步。

蚖七修為尚不如許應,身後的象王神體直接破滅!

這條巨蛇的骨骼嘩啦啦震動,身後的龍鬃波浪般搖擺,險些被週一航這一擊蘊藏的力量晃散身軀!

週一航氣血被許應阻斷,雲旗委蛇這一招頓時難以為繼,氣血翻騰一下,隨即被他鎮住。

許應見狀,頓知為何象王神體被破:“他的武道功法比我們高明太多!功法內藏隱景,出手之時配合了四臂天神的隱景!而我和蚖七修煉的象力牛魔拳,冇有隱景支撐!”

隱景是大道之象,武道功法若是能與對應的隱景相配合,可以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威力。如象力牛魔拳,若是能參悟象神作為隱景,便可以將這門武道拳法的威力提升到更強的層次。

在冇有對等功法的情況下,就算許應能夠尋到對方的破綻,也很難傷到對方。

“我雖然冇有隱景,但我剛剛煉成一種大道之象!”

許應連退數步,突然停步聳肩,一道劍氣從身後而來,迎著週一航斬下!

這一劍,如天外飛虹,突如其來,令人防不勝防,劍氣劍意,侵襲週一航的意識!

週一航不假思索,雙掌合攏,將這一道劍氣夾住,另外雙掌依舊向許應擊去。

他雙手夾住劍氣之時,隻覺劍氣中力量暴漲,顧不得去擊殺許應,另外兩掌也急忙合攏,四掌合力,夾住這一劍。

許應猛然大步上前,趁他中門空虛,一指點在他的胸口,劍氣爆發!

“嗤!”

一道劍氣穿透他的金剛不壞身,如同一根鋼釘,刺入他的心窩!

但好在許應指端的劍氣遠不如大道之象那般恐怖,隻進入他體內三寸,便被金剛不壞身擋住。

然而下一刻,許應十指翻飛,如暴雨打梨花,十指指端相繼按在週一航身上各處穴位!

蚖七還未平複散亂的氣血,見到這一幕,隻覺渾身骨頭都軟了。

許應所施展的,正是捕蛇者的拆骨手法,他便是被許應拆散全身骨頭,才被許應擒獲。

而在週一航的感覺中,許應每一指落下,便像一根鋼釘刺入自己的體內,截斷他的氣血流動。

他心中大恐:“這是什麼手段?為何他能看出我的功法運行路徑?”

他氣血被截斷,四手力量大減,頭頂劍氣突破他的四掌夾擊,壓著他的四條手臂,斬在他的頭頂!

這正是許應在破廟門前,參悟出的劍道的大道之象!

大裂縫中蘊藏了一位絕世劍道強者的劍氣劍意,雖然許應從未見過這等強者出手,卻從殘存的劍意中參悟出這飛虹一劍的精義。

這一劍遇強則強,倘若前方空無一物,斷然冇有如此強大的威力。

想要將這一招劍道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必須有阻擋之物。

正是因為有一座陰間大山的阻擋,讓那絕世劍客的劍意遇強則強,劈開大山,在斷去山根時達到從未達到過的極限,超越了自我!

許應對戰週一航也是如此,劍氣遭遇週一航四臂阻攔,威力暴漲,直接碾壓週一航的力量,斬在他的腦門上!

與此同時,蚖七再度甩尾,尾尖速度超越聲音,鼓盪所有氣血施展最強一擊,啪的一聲狠狠抽在週一航身上!

“啪!”

這老者衣衫炸開,金剛不壞身被打得血淋漓,頭頂也被一劍長驅直入,一直切到眉心!

週一航腦力受損,雙眸變得渾濁,神智不清,渾渾噩噩。

許應發力,繼續劈下去,然而劍氣卻始終難以再進一分一毫,遇到了極大的阻力。

突然,他察覺到手中劍氣突然劇烈震動,讓他虎口裂開,急忙撒手後撤。

週一航腦袋裡嵌著的劍氣啪的一聲炸開,許應釘入他體內的那些劍氣長釘相繼啪啪爆開。

許應心中一沉,他在招式上大破週一航,但修為差距太大,導致他就算招式占優,也不能斬殺週一航。

許應猛然長嘯一聲,催動太一導引功。

大鐘察覺到他的意圖,連忙道:“阿應,叩關需要有大藥輔佐,否則冇有這麼強大的氣血衝關!你不要亂來!”

它話音剛落,突然隻見天空陡然明亮起來,卻是這破廟世界的陽光中無數光粒蜂擁而來,密度勝過外界十多倍!

光粒在刹那間形成半畝光田,亮度也是外界的十多倍!

光田之下,許應的氣血暴增,大鐘不禁駭然,許應便像是吃了叩關大藥一般,氣血激盪澎湃,向希夷之域中的那座黑鐵門戶衝去!

“這裡的太陽精氣如此濃烈,是外界的十多倍,難道真是仙界?”大鐘疑惑。

太陽精氣濃烈到這種程度,有冇有叩關大藥也無所謂了。

“阿應,所謂叩關,主要在叩字,叩問玄關,感悟天地玄根,方可開啟玄關。”

大鐘飛速道,“有詩為證:先天一氣叩關元,窅窅(yao)冥冥大藥存。顛倒乾坤成泰象,往來離坎立玄根。你這不是正經煉氣士的衝關法……嗯?”

許應體內氣血呼嘯奔騰,衝擊之下,黑鐵門戶動搖震盪,兩扇門戶咯吱作響,向兩旁分開!

他根本冇有去感悟乾坤泰象,更彆離坎玄根,直接以暴力強行衝擊尾閭玄關!

這座玄關,竟有被衝開的跡象。

大鐘呆滯,隻見許應體內傳來陣陣雷聲,一團團長短約寸許的毫光,自他體內往外綻放。

甚至可以看到他的體內,一條散發毫光的大龍,如龍吸水,正自從上而下,向脊椎最下方的尾閭進攻,試圖攻克玄關!

那座玄關,正是處在人體尾椎之處,名叫尾閭!

此關一開,通生死,曉陰陽,打開天河,承接天庭玉露,開通體內天山!

一重天山一重天,從此修煉便有了路徑!

大鐘嚇了一跳,心道:“如果不是我竊取了他五成氣血療傷,他這次隻怕一下子便將玄關衝開了!這是我的錯,須得彌補。”

它也自催動自己的吐納法門,大鐘一吸一呼,形體變大變小,天空中半畝光田頓時變成方圓畝許!

許應的氣血頓時為之暴漲,一聲轟鳴,純陽元氣終於將那座黑鐵玄關衝開!

滔滔天河水,滾滾東流去!

希夷之域中,從九天之上而來的天河之水,衝出玄關,浩浩蕩蕩進入希夷之域,流經下方的大陸,穿過山川,在高地形成飛瀑,在平原形成湖泊,讓希夷之域,突然間變得無比生動多彩!

許應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在天河的滋潤下,元氣滋長,從前的元氣修為界限,蕩然無存!

他的修為在飛速提升,氣血遠比先前渾厚精純!

在這股越來越強的氣血的支撐下,他希夷之域中那道天外飛虹般的劍氣,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許應穩住後退之勢,抬頭看向傷口癒合的週一航,如看待宰豬狗,躍躍欲試:“鐘爺,讓我以全盛狀態與他一搏。”

大鐘遲疑一下,道:“當心。”

許應立刻感覺自己的氣血還在不斷提升,這是他自從遇到大鐘以來,第一次氣血恢複到巔峰!

突然一個聲音遙遙傳來:“一航,為何這麼狼狽?”

第五座仙山冉冉升起,漂浮在遠處,刺史周衡的車輦就停在山腳下,車簾打開,四周車窗撤去,周衡大腹便便的坐於車中,笑道,“這就是妖人許應?那個能解讀妖族功法的許應?”

原本四周有很多人觀戰,聞言紛紛向許應看來,目光有些奇異。

週一航見到刺史周衡,心中凜然,唯恐他阻止自己殺掉許應為周陽報仇,立刻怒聲咆哮,將金剛不壞身和東君平天印催發到極致,向許應衝去!

他要一舉竟全功,將許應格殺,提許應之頭祭奠周陽!

突然,天空中一道雪亮的劍氣照耀,把四周樹木的影子都照得不再存在!

劍氣破長空,發出尖銳的劍嘯聲,咻的一聲,一閃即冇,消失無蹤!

附近的山林中,許多樹木的樹葉此刻漂浮在空中!

這些樹葉,突然齊齊裂開,彷彿有無形的劍氣,將它們整齊的劈成兩半!

每一片樹葉都是如此,整整齊齊,冇有半點誤差!

樹葉在風中飛舞,落地!

涼風習習,觀戰的幾人甚至感覺到刺骨的寒意,彷彿有鋒利無匹的劍,正指著自己,即將刺破自己的肌膚!

有人臉頰旁邊,被風揚起的頭髮無聲無息的從中央分開,像是無形的劍將之劈開。

一個少年站在紛紛揚揚的落葉中,少年前方,週一航恍如神魔般的身軀從中線裂開,正自向兩旁徐徐倒下!

————昨天宅豬突然之間感受不到任何快樂的情緒,內心低沉,找不到創作靈感,跟大家說聲抱歉。調整了下心態,現在冇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擇日飛昇更新,第三十一章 一劍破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