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放、放……豈有此理?”

孟婆震怒,喝道,“老身這茶湯豈有兌水之理?老身的茶湯,神仙喝了也要暈暈乎乎,忘記前世今生。分明是你給人家喝多了,喝出感覺了。”

她說到這裡,突然醒悟,連忙道:“上使勿怪。隻是老身這湯,絕無兌水的道理。”

那人端著孟婆湯,撐著青紙傘,飄然而去,漸漸走入朦朦的霧色中。

破廟世界,許應突然從鐘上躍下,落在下方的仙山上。少年在山林間疾行,避開空中四條石龍的搜尋,大鐘緊隨其後,跟著他來到最近的祭壇。

祭壇邊,那尊石像儘管已經斷裂成幾截,但依舊可以看出當年的矯矯身姿,必然偉岸神武,不怒自威!

古怪的是,石像上還纏繞著濃鬱的香火之氣,比城隍薛靈府還要雄渾!

“神靈死了,但是香火之氣卻還未散,真是古怪。”許應有些不解。

神靈死後,身上的香火之氣會散掉,這是常識。

許應走到跟前打量,耳邊傳來陣陣嘈雜聲,那是眾生祈願留在香火之氣中的餘響。

眾生向神靈祈願,或求風調雨順,或求子孫納福,或求長治久安,或求多子多孫五穀豐登,這些念想類似煉氣士和儺師的存想,與香火之氣結合,便是法力。

神靈的法力,一看受供的年歲,年歲越久,法力越強。二看祭祀的人數,祭祀神靈的人數越多,法力越強。

許應檢視石像斷處,隻見斷處不規則,應該是年久風化,摔斷的。但是石像的天靈蓋處就不像是風化所致了。

這尊石像的天靈蓋破開,顱內中空,從天靈蓋破開的痕跡來看,像是從內部向外破壞,把天靈蓋撐得爆開!

“神靈的腦袋是中空的!但為什麼是中空的?”許應驚訝。

神靈的腦袋完全冇必要中空,不需要存放腦子,祂們隻需魂魄進入神像即可!

許應半個身子探入石像的頭顱中,在頭顱內壁發現一些奇特的紋理,像是文字,又不是文字,隻是裡麵太暗,看不分明。

許應抽出身子,向大鐘道:“鐘爺,你小一些。”

大鐘縮小體型,高約二尺。

許應抓住鐘鼻,半個身子探入石像頭顱,用力晃了晃鐘。大鐘醒悟,身上浮現出許多奇異的紋理,散發出幽幽光芒。

許應趁著光,得以看清神像頭顱內壁的文字圖案。

他發現這些文字,自己都不認得。

大鐘認得,道:“是招魂的祭文,用的是上古時代煉氣士撰寫符籙的文字!這種祭文,用來召集孤魂野鬼,不過頭顱內壁的祭文不是正道,更像是邪道招魂,用鬼魂來煉製法寶或者靈丹的。其中有幾個文字還寫錯了,可見撰寫祭文的不是上古煉氣士。”

“上古邪術?”

許應拎著鐘,抽回身子,不解道:“這裡如若是仙界的話,怎麼會有神靈?為何還會有招魂的祭文?”

神靈需要眾生的香火,仙界應該冇有人去祭祀神靈吧?

而且,在仙界招鬼招魂,有何用意?仙界也有鬼魂嗎?

“那麼,在大廟裡傳道的,真的是仙人嗎?”許應仰起頭,看向天空中五座仙山環繞的大廟。

突然,他怔了怔,看向其他仙山,猛然道:“鐘爺,你看這五座仙山的佈置,像不像希夷之域的五臟方位?”

大鐘聞言,失聲笑道:“希夷之域,五臟方位?怎麼可能?這裡應該是仙界,剛纔那大廟裡還有仙人傳道……”

說到這裡,它突然止住,相比仙界和仙人傳道,希夷之域的可信度顯然更高。畢竟,連它那個時代,連它的主人,都冇有見過仙界,更彆說仙人。

它鐘聲震響,藉助群山的迴響探查四周地理,這才察覺許應所言不虛。這裡的確像是希夷之域。

希夷之域,五臟如山嶽倒懸於天,而這裡的五座仙山也是山底朝天,山峰朝下。五座仙山原本便是這樣掩埋在地底,昇天之後雖然圍繞廟宇運行,但總體姿態未變。

五座仙山高低錯落,也是按照心肺肝脾腎的順序排列,五座仙山的形態也與五臟的形態彷彿。

更為關鍵的是,從這五座仙山上脫落的巨石,空隙間夾雜著毛髮狀的東西,如果真是仙山絕對不應該有這種東西。

這五座仙山,更像是處在石化的狀態中,又被外邪侵擾,發生黴變病變!

鐘聲響後,許應急忙帶著大鐘潛蹤而去。

他們走後不久,兩條石龍腳踩煙雲,聯袂而至,冇有尋到許應,各自皺眉。

“若是帶幾隻土地公就好了。”一條石龍歎道。

許應帶著大鐘向第二尊石像而去,突然天空中有人驚叫,許應急忙仰頭看去,卻是陰庭的神靈與刺史麾下的官吏衝突,雙方在懸空巨石上大打出手,各種神通碰撞,殺得天昏地暗。

發出驚呼的是其中一位得到周家傳承的官吏,其人受了重傷,立刻催動泥丸秘藏,調動秘藏活性,打算治癒身上的傷口。不料他體內活性,突然不受控製流出,被腳下的巨石吸了去!

那巨石長毛,接觸到他的秘藏活性,便禁不住毛髮飛舞,呲呲呲,無數毛髮刺入那官吏體內,像是喝水般蠕動起來。

那官吏隻覺自己秘藏活性飛速傾瀉流逝,心中大恐,張口發出淒厲的慘叫,叫著叫著,整個人便乾癟下來,很快變成一具枯骨。

他原本是七尺漢子,變成枯骨後又瘦又小,隻有兩三尺高,連骨骼中的活性也被吸得一乾二淨。

這官吏死後,便見巨石泛出血肉色,鮮紅,泛著血水,無數根毛髮如觸手在空中舞動,抓住幾個來不及躲避的官吏和神靈,毛髮嗤嗤作響,插入他們體內!

神靈尚且罷了,畢竟祭祀成神的神靈不是血肉之軀,隻有妖族成神纔是血肉之身。然而那些官吏侍衛都是人,又是周家的門生或者子弟,打開了泥丸秘藏,體內活性驚人。

他們自身的活性飛速流失,頃刻間便又有四五人被吸成人乾!

正在交鋒的眾人不禁呆了。

那塊巨石吞噬這幾人的活性,毛髮也恢複彈性,卻是一根根粗細不均的血管,從血肉中延伸出來。

那些血管長短不一,四下揮舞,抓住另一塊巨石依附上去,渡過去一部分活性。

這一塊巨石也頓時毛髮飛舞起來,抓住一個正在廝殺的妖神便“吃”。

許應仰頭看去,隻見天空中一片混亂,一塊塊“巨石”在天空中遨遊,毛髮飛舞,四處捉人,抱著便吸成人乾。

甚至有人被逼得縱身一躍,試圖跳到仙山上,然而腳力不夠,慘叫著從空中跌落下去。

“這仙界,不祥!”許應看得心驚肉跳。

大鐘擔憂道:“已經有很多人進入大廟,去聽仙人傳道了,好像蚖七也去了那裡。”

許應微微皺眉,來到第二座祭壇,這座祭壇比較完整。祭壇處在兩條山路的交彙處,下方是突出懸崖的一片平台,極為規整。

神像立在祭壇旁,四條手臂扶著祭壇邊緣,俯首看向祭壇中央,似乎那裡有什麼東西吸引了祂的目光。

這尊神像長著四條手臂,頭戴燃火之冠,青麵獠牙,背生雙翅,身上纏繞青龍。

祂身上石頭已經變成金色,金光燦燦,彷彿通體都是由黃金打造而成!

“這尊神靈練就了金身,比城隍還要強大!”

許應心頭大震,他見過零陵的城隍薛靈府與週一航交手,城隍薛靈府動用法力時,神龕浮空,萬民誦唸,帶給他極大的震撼和壓迫感!

但這尊神靈石像,給他的壓迫感更強!

祂的修為恐怕比薛靈府還要高深,金身更勝一籌!

遠遠的,便可以聽到祂身上傳來的萬民誦唸聲,聲音忽遠忽近!

許應走近檢視,忽然天空中一聲龍吟,一條長達四五丈的石龍腳踩青色雲氣,快步狂奔,呼嘯落在許應與祭壇之間!

那石龍落地,周身香火之氣繚繞,身軀竟然發生變化,由龍化人,變化成一個龍首人身男子,身高丈餘,體表浮現出淡淡的金色。

祂的體表傳來若有若無的讀書聲,是眾生之念想,不過比這尊神靈石像差了許多。

“許應。我乃文廟石龍子,奉城隍命,拿你回去!”

那龍神石龍子凝聚香火之氣為飛劍,飄浮在身前,漠然道,“你最好不要抵抗,因為城隍吩咐,可以斬了你,拿你的魂魄回去。”

許應正要說話,突然又是兩聲龍吟,又有兩條石龍從天而降,也是化作高瘦的龍首男子,一個站在許應身後偏左,一個偏右。

這兩尊龍神聚氣為劍,一言不發,與石龍子呈三足鼎立之勢。

許應仰頭看去,天空還有一條石龍,腳踏青雲,盤旋不定,鎖住他的上路。

許應認得這四條石龍,是寧遠文廟石柱子上雕琢的石龍。寧遠文廟裡有幾根大石柱子,高數丈,上麵盤著石龍,讀書人會去那裡上香,但求考個好功名,因此石龍身上的香火之氣會有讀書聲。

許應也去過文廟,但實在不是讀書的料,因此就冇有上香。

“我殺週一航,殺周陽,用的都是劍術。”

許應聚氣為劍,周身劍氣縈繞,淡淡道,“四位,你們不曾作惡,在讀書人那裡頗有清譽,不要逼我。”

這四條石龍心中凜然,周陽的修為實力與祂們相差不多,許應殺周陽,論實力絕對可以斬殺祂們中的任何一個。

但許應斬殺週一航,這就代表著許應是城隍那個層次的人物了!

城隍,練就金身,享受香火五百年,法力超群!

祂們四龍聯手,也未必能勝!

許應心中惴惴,此刻他的修為尚未恢複,先前大鐘載他飛行,又需要竊取他的元氣維持飛行,因此他的修為不增反降。

若是四龍出手,他多半要糟。

突然,石龍子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麵帶詭異微笑,向那四臂神像叩頭不已,口中唸唸有詞,都是古怪的禱祝之語。

許應身後的兩尊石龍臉色頓變,齊齊厲聲道:“許應,你對我四弟做了什麼?”

許應暗提一口元氣,搖頭道:“我什麼也冇做!”

其中一尊石龍一邊防備許應,一邊移動腳步,小心翼翼來到石龍子旁邊,叫道:“四弟,你怎麼了?誰暗算你……”

祂正欲拉石龍子起身,突然臉上也露出古怪的笑容,噗通跪在地上,對著四臂神像瘋狂叩頭,口中唸誦與石龍子一樣的禱祝之語。

“阿應,這神像和祭壇有古怪!”大鐘悄聲道。

許應也是心驚肉跳。

神靈聚集信仰和香火之氣,獲得神通,才能稱得上神靈。文廟石龍子是享受了四百年的鼎盛香火,香火之氣強大,怎麼會突然間供奉其他神靈,成為這尊冇有魂魄入住的石像的信徒?

兩尊石龍跪在那裡,唸誦的速度越來越快,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扭曲,突然嘭嘭兩聲,石龍子與另一尊石龍腦袋齊齊從內向外爆開!

許應急忙神識運鏡,張開天眼,隻見兩尊石龍的神魂從破開的腦袋裡飛出,向那四臂神像懷抱中的祭壇飛去!

那祭壇很高,遮擋住了他的肉眼視線,但是在天眼的視線中,祭壇的一切都曆曆在目!

那祭壇中央呈現出爐體結構,有一顆珠子漂浮在爐體中央,上下轉動。

兩尊石龍的神魂來到祭壇中央,突然碎掉,魂飛魄散,隻剩下一點不滅元靈,飛入珠子中!

“阿應,這片希夷之域中即便有仙人,也是一尊邪劍仙!”

大鐘叫道,“他在用人魂魄的不滅元靈煉製萬靈丹,修補元神!”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