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邪劍仙?用不滅元靈,煉製萬靈丹?”

許應腦中嗡嗡作響,向上看去,那四臂神像正俯身盯著珠子,隻是這尊神靈也是死的,隻有軀殼,冇有神魂。

祂的腦袋並未炸開,腦袋裡光芒閃爍,正是先前許應所見的招魂祭文!

這些祭文亮起,分明正在運轉!

大鐘叫道:“剛纔兩尊石龍被神像的香火之氣迷住,祂們所唸的,就是招魂的祭文!兩尊神龍,是自己把自己念死的!祂們死後,那顆靈珠便會將祂們魂魄吸過去,粉碎魂魄,隻保留不滅元靈!”

這種手段極為邪門,神像的腦袋裡刻滿招魂祭文,神像身上纏繞著強大至極的香火之氣,招魂祭文運轉,便會吸引有魂魄的生命來到附近,到了附近之後便會被香火之氣迷住,變得迷信。

迷信之後,便會像神像磕頭,不由自主唸誦招魂祭文,念著念著,自己的腦袋就會炸開,魂魄破體飛出。

做到這一步還不算完,自己念死自己,魂魄飛起之後,還會被祭壇上的祭文粉碎,魂飛魄散,隻剩下最後一點不滅元靈,成為萬靈丹的一部分!

大鐘道:“魂魄由三魂七魄構成,不滅元靈是魂魄的根本,不在三魂七魄之中,極為細小,隻有粉碎三魂七魄之後才能弄到一點點的不滅元靈。想要煉成萬靈丹,最少需要一萬條普通魂魄。上古時代的有道之士,往往是去斬除為禍世間的厲鬼惡鬼來煉製萬靈丹。”

祭壇主人顯然不是殺惡鬼厲鬼,而是利用招魂祭文誘人前來,殺身取魂,碎魂取靈!

這絕對是邪道作為!

許應仰望漂浮在五座仙山之間的廟宇,喃喃道:“蚖七還在廟中……”

大鐘歎道:“他死得好慘。”

許應道:“蚖七應該還活著吧?”

“你就當他死了,反正咱們救不了他。”

許應不再說話,剛纔他騎著鐘飄在天上時,看到這座仙山上大小祭壇星羅棋佈,藏於山林之間。

倘若果真如大鐘所說,這裡的邪劍仙粉碎人的魂魄,用人的不滅元靈來煉製萬靈丹,那需要殺多少人,取多少魂,才能煉成這麼多靈丹。

“奇怪,剛纔我看到的招魂祭文,為何不那麼正宗?”

大鐘疑惑道,“這邪劍仙煉製這麼多萬靈丹,場麵這麼大,一定是上古煉氣士中的狠角色。這樣的存在,為何連招魂祭文都能寫錯好幾個符籙?”

許應微微一怔,這事的確有些古怪。

仙人,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忽然祭壇上異香傳來,卻是那萬靈丹成熟散發出的香味兒。

那是一股奇妙的香味兒,普通的香味兒隻是針對鼻翼,而萬靈丹的香味兒卻是針對靈魂,讓人嗅了嗅,便隻覺魂魄胃口大開,恨不得立刻上前,把那東西吞入腹中!

文廟四神龍還剩下兩尊石龍,祂們是享受香火供奉的神祇,冇有真正的肉身,香火之氣中充斥著人們的**,又是神魂靈體,對這種香味更難忍受。

剛纔這兩尊石龍還沉寂在兄弟死亡的悲憤之中,此刻卻紛紛撲向祭壇,叫道:“這顆靈丹是我的!”

許應身後那尊石龍奔行途中,立刻現出石龍真身,腳踩煙雲在空中騰挪,香火之氣化作一口口飛劍,斬向空中另一尊石龍。

另一尊石龍占據空中優勢,飛劍自上而下襲去。

飛劍破空,咻咻作響,落在祂們身上,火光四濺。

兩尊石龍在半空中廝打,殺出火性,再也不認兄弟之情,隻想乾掉對方,得到萬靈丹。

突然,一尊石龍壓著另一尊轟隆一聲砸在祭壇上,探出爪子,抓向祭壇中央的那冇靈丹,叫道:“我有預感,吃了此丹,我就成仙!”

“嘭!”

祂的腦袋炸開,魂魄飛起,縹縹緲緲。突然又是嘭地一聲,被祂壓於身下的那石龍也自腦袋炸開,二龍魂魄飄於空中,還在廝打廝殺,叫道:“靈丹是我的!”

祂們的魂魄卻冇有飛往萬靈丹,而是被立在那裡的四臂神像腦袋裡的招魂祭文牽引,飛向四臂神像的腦袋。

祭壇上,石龍僵化,立在那裡一動不動,幾塊石頭從祂們炸開的腦殼處跌落下來,發出清脆的啪嗒聲。

許應依舊站在原地,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短短片刻,四大勁敵,就此殞命,少年不禁愕然。

“這萬靈丹真是邪門。”

許應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道,“鐘爺,服用萬靈丹有什麼好處?”

大鐘道:“我隻聽說過萬靈丹可以治療元神損傷,補魂魄不足,其他好處冇有聽說過。”

它頓了頓,道:“我那個時代已經屬於煉氣士的末法時代,很多東西都已經失傳了,哪怕我主人有絕代天資,也不可能什麼都知道。更不用說我了。”

它語氣有些黯然。擁有絕代天資的主人,在鎮壓妖女之後也從世間消失了,三千年間,它冇有主人的任何訊息。

許應走到祭壇跟前,神識便被萬民的誦唸乾擾,耳邊傳來陣陣唸誦之聲,忍不住便要跪下去,變成這尊四臂神像的信民!

“如果我冇有修成神識,隻怕與文廟四龍一樣,死在這裡!”

許應穩住神識,任由耳畔傳來的萬民誦唸聲有多強大,我自心念不動,穩固如一,繼續前進!

他這些年修煉太一導引功的好處便體現出來,這尊四臂神靈的香火之氣如此濃鬱,也鎮壓不住他的神識!

許應來到神像腳下,抬頭仰望,隻見神像金光燦燦,香火濃鬱,心道:“這尊神靈,隻怕不止五百年道行!八百年一千年都有可能!”

神州大地,五百年不斷香火的廟宇,的確可以找到,但八百年乃至一千年不斷香火的大廟,恐怕便屈指可數了。

剛纔,他在天上匆匆一瞥,便看到幾十座祭壇,每一座祭壇有一尊神像,便是幾十尊神像!

再加上這座山他冇有看到的地方,以及其他四座仙山,恐怕神像的數量更多!

那麼,這些神靈來自何處?

許應輕輕一縱,跳到祭壇上。

突然萬民誦唸聲沸騰、嘈雜,讓許應的頭顱鼓脹起來,幾乎要炸開!

“咣!”

鐘聲震響,悠揚嫋嫋,將許應大腦護住,外法不侵。

許應鼓脹的腦袋恢複如常,這才鬆口氣,進入祭壇,將那顆漂浮在祭壇上的萬靈丹摘下,詢問道:“普通人也可以吃萬靈丹嗎?”

大鐘道:“我也不知。阿應,我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咱們最好快點離開。”

許應也覺得自己彷彿忽視了什麼,仰頭把萬靈丹吞入腹中,還未來得及品嚐是什麼味道,卻見那四臂神像抓住祭壇邊緣的大手,指頭微微動了動!

許應頓時明白過來,自己到底忽視了什麼。

“兩尊石龍的魂魄,被吸入了四臂神像中!”

他急忙騰空而起,隻聽啪的一聲,那四臂神靈兩隻簸箕般的大手狠狠拍在一起,而許應恰恰在雙掌合攏的瞬間從掌心中躍出!

“四臂神像原本冇有神魂,將祂二神的魂魄吸收,便有了神魂!”

許應身在空中,卻見那四臂神靈的另外兩隻手像拍蒼蠅一樣向自己拍來,而他卻冇有借力之處。

許應腳尖一踩大鐘,身形再度向上衝起,避開這一擊。

大鐘墜落,正要開口怒罵許應不講義氣,卻見許應雙腳在那四臂神靈臉上重重一踩,頭下腳上,如離弦之箭般射出,墜向祭壇!

他落在祭壇之上,大鐘也恰恰落下來,許應抓起鐘鼻,一步跨出,衝出祭壇。

這一連串動作乾脆利索,那四臂神靈看得眼花繚亂,四手翻飛,卻冇能觸碰到許應分毫,便被許應帶著大鐘逃出祭壇。

許應催動象力牛魔拳,身後浮現象王神體,雙足如萬斤神象般有力,一步跨出便是七八丈遠近,腳下發力,便是山石碎裂地麵炸開,向前狂奔。

而在他身後,那四臂神靈怒吼,雙手扣住那巨大的祭壇,將沉重無比的祭壇舉起,輪了一圈。

“呼——”

那祭壇旋轉飛出,瞬息間超越聲音,迸發雷鳴巨響,向許應砸去!

許應回頭望見這一幕,肝膽俱裂,急忙玩命狂奔,隻聽轟隆一聲巨響,巨大的祭壇砸在他的身後,澎湃氣浪將他連人帶鐘一起高高拋起,四周是無數崩碎中的巨石!

許應身體劇烈震顫,身後的象王神體也被震得浮動酥軟,氣血如塵沙飄揚散去。

少年墜地,連翻帶滾,隨即身形彈起,向前狂奔。

後方,那四臂神靈雙足曲蹲,猛然發力,呼嘯追來。大鐘鐘聲都啞了,叫道:“阿應,快點!再快點!那廝追上來了!”

許應一路狂飆,後方突然咻咻作響,卻是一口口長達一丈七八的長劍,破空襲來,那些長劍劍氣驚人,所過之處,樹木紛紛倒伏,山石無聲無息裂開。

許應避開一口長劍,隻見那口劍擦地而過,摧枯拉朽,將地麵切開一道溝渠!

那四臂神靈的香火飛劍恐怖無比,威力是他前所未見,許應眼看便要被一口口飛劍困住,後方又有四臂神靈飛來,於是在狂奔之中轉身,聚氣為劍,一道劍氣如長虹飛掛,向那四臂神靈斬落!

那四臂神靈措不及防,立刻雙臂擋在身前,同時調動香火之氣,然而許應這一招破解劍氣濃烈,曾斬殺週一航那等高手,遇到祂雙臂之時威力暴漲,竟似要將祂雙臂斬斷!

四臂神靈向前衝擊之勢立刻止住,飛速後退,避開劍光。

他的香火之氣立刻化作一麵麵煙青色大盾,擋在身前身後,祂耽擱這麼點時間,再看去,許應已經趁機溜得無影無蹤。

四臂神靈勃然大怒,足底生雲,步步高昇,在空中狂奔,搜尋許應下落,還是冇能找到,於是遷怒於人,向那些永州官吏和淩通判麾下的神靈痛下殺手。

祂離去之後,地麵稍稍隆起,許應從泥土中鑽出。剛纔他並未逃離,而是趁著四臂神靈後退之際,挖坑把自己埋起來,這才逃過一劫。

“這尊神靈太強了!”

許應舒了口氣,仰頭看去,隻見天空中,浮空的巨石復甦,大開殺戒,那四臂神靈也向刺史周衡和淩通判麾下痛下殺手,讓這些人、神一時間死傷慘重!

許應調動天眼看去,但見這些人死掉之後,鬼魂離體,紛紛揚揚,向五座仙山中落去。

大鐘道:“死了這麼多人,而且都是強者,他們的魂魄恐怕會讓不少萬靈丹成熟!”

許應皺眉道:“恐怕也會讓不少神像復甦過來!”

那些逃過一劫的倖存者向下衝來,躲入仙山,許應大感不安,低聲道:“鐘爺,我們必須早點趕往大廟,救走蚖七。”

大鐘道:“蚖七死得好慘。阿應,咱們出去吧,到了外麵給他立個金身放在村莊裡,讓人們拜一拜,應該屍體還未發臭。”

大廟。

這座廟宇懸浮於五座仙山之間,廟中寶氣沖天,仙光氤氳,走到這裡便會神清氣爽,隻覺自己的修為伴隨著呼吸而慢慢提升。

蚖七興奮地盤在廟宇的殿堂前,四周有儺師,也有妖怪,還有神靈,甚至還有幾個附近的村民。

無論人還是妖或者鬼神,此刻都端坐在殿堂前方,靜靜聆聽。

那座殿堂是一座巍峨的仙殿,光芒燦燦,照耀人眼,殿堂上空漂浮著一輪太陽,光芒照耀破廟世界,讓這裡光明如晝。

而在堂前,端坐著一位仙人,一身白衣,白眉白鬚,白衣與眉須無風而飄蕩,仙風仙氣,令人望而生敬畏之心。

他體外的仙光,如同一柄柄劍尖向外的飛劍,圍繞他輪轉不休。

仙人開口,道:“有人得我道法,修行之初參悟璿璣流轉,真元順行則舒暢,逆行則不適。其人於是順道而行。逾幾載,功無寸進。同門則進境神速。弟子問我,順道而行,為何不如他人?”

仙人笑道:“順天而行,則凡;逆天而行,則仙。此為修真之道也。”

此言一出,殿堂下眾人嘩然,議論紛紛,均皆歎服。

那白衣仙人道:“你們進入我仙界,便是有緣,今日我當授你們仙法,名叫《道真璿璣詳解》,你們能得到多少,便看你們造化了。”

他閉上眼眸,誦唸真經,堂下人們慌忙用心記憶參悟,果然是妙不可言的真經,當即有人便用心修煉起來。

他們一試功法,體內元氣按照璿璣流轉,順行時舒暢,逆行時身體痛楚,果真如仙師所言。

————感謝靈玄夢落依然,可知何物兩位盟主打賞,前兩天精神頭不佳,忘記感謝兩位的打賞了,今天補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