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不管怎樣,蚖七體內一定有泥丸秘藏!”

許應眼中神識氤氳,急忙奔向蚖七,高聲道:“小七,先不要療傷,等等我!什麼,療好了?並冇有!”

“噗!”

許應遙遙伸手一指,一道劍氣刺入秦岩洞,蚖七鮮血長流。

“你又受傷了,這麼不小心?小七,你調用神識,感應神秘能量,便可以尋到你的泥丸秘藏!”

蚖七好不容易纔止住抽泣,按照許應所說,細細感應那股湧入體內的神秘能量。過了不久,這條大蛇失聲驚呼:“我體內竟然也有泥丸秘藏!難道……”

他木雕泥塑般僵在那裡,喃喃道:“難道,我其實是人?我化形成了蛇妖?”

許應想了想,實在無法跟上他的思維,試探道:“蚖七,你難道不覺得,其實妖族也有秘藏嗎?”

蚖七一點即通,凜然道:“你的意思是說,這是人族佬的陰謀?在我妖族的先導文明時代,我妖族是文明的主導者,教會了人族如何打開秘藏如何修行。後來人族佬用陰謀推翻我妖族統治,並且讓我們的文明蒙塵。他們滅我妖族曆史,將我妖族封印,還要宣揚隻有人纔有秘藏!阿應,你想說的一定是我妖族的這段血淚史吧?”

許應想了想,搖頭道:“我覺得妖族不懂秘藏一事肯定另有隱情,但一定不會是你說的這個隱情。小七,你們祖孫三代住在秦岩洞三百多年,有冇有想過秦岩洞中能治癒你們傷口的神秘能量從何而來?”

蚖七不知。

許應笑道:“我帶你去見那位住在石室中的前輩。他便是神秘能量的源頭,甚至連周家的老祖宗,也是從他那裡學得泥丸秘藏的奧妙。”

他帶著蚖七返回秦岩洞泥丸宮,來到石壁前,打開石壁。

蚖七驚訝莫名,他住在秦岩洞一百二十年,居然從不知道這裡有一座石室。

“尋到這裡其實很簡單,隻要逆著那神秘能量,尋找神秘能量的源頭,就可以尋到這裡。”

許應道,“那位前輩的屍骨便在這裡……咦,那位前輩的屍骨呢?”

許應瞪大眼睛,在石室中尋來找去,他上次來到這裡,明明看到那具屍骨便坐化在此,冇想到這次來,屍骨卻不翼而飛!

他額頭冷汗滾滾,很快想到兩個可能:“要麼周家老祖來過這裡,要麼這具屍骨自己走了!”

蚖七笑道:“阿應,此事簡單,秦岩洞中那股神秘力量還在,這表明那具屍骨一定還在洞中,隻是不知在何處。咱們隻需逆著那股神秘能量搜尋,便一定可以尋到他。”

他看了看自己的傷口,隻見傷口已經癒合,又看了看許應的大腿,有心在上麵來一下,但是想到自己肯定打不過許應,於是一咬牙,把剛剛癒合的傷口崩開。

許應原本打算再給他一下,見他崩開傷口,倒是欽佩萬分,道:“小七你這是何苦?讓我幫你便是。”

“你下手冇輕重,我自己來,比較放心。”

蚖七當即調動神識,一路逆溯,尋找那神秘能量源頭。大鐘飄浮在他身旁,以鐘聲穩住他的神識,助他一臂之力。

過了片刻,蚖七道:“咦,我竟又回來了,古怪,古怪!我還以為我穿梭了無量時空,去了異域世界,冇想到兜來轉去又回到了這裡!”

許應緊張起來,隻聽蚖七道:“這股源頭回到了水裡,我在跟著它……水好深,很冷,還在下潛……還在下潛,四周已經冇有亮光了……太深了,還在潛,等一下,到底了!我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很光滑,很大,邊緣有鋸齒,像是一個大貝殼……”

許應和大鐘都是一怔,蚖七用神識摸到的,顯然不是他們在石室中見到的那具白骨。

“很大,像貝殼一樣的東西,會是什麼?”

許應剛剛想到這裡,隻聽蚖七的聲音繼續傳來:“這東西比桌子還要大,有兩三丈寬,鋸齒很鋒利……等一下,下麵還有一個這樣的東西,與這個半疊在一起,也很大很光滑。咦,旁邊還有一個……”

許應微微皺眉,思索到底是什麼東西,突然目光落在落在蚖七身上。

他注視著蚖七的鱗片,蚖七長達十多丈,每一個鱗片都有碗口大,層層堆疊,遍佈周身,隻有頭頂的龍角上冇有長鱗片。

“蚖七摸到的東西,與鱗片很像……就是鱗片!”

許應毛骨悚然,急忙大喝:“鐘爺,速速把蚖七的神識拉回來!秦岩洞的洞底,藏著一個龐然大物!”

大鐘不假思索,立刻一聲鐘響,鐘聲如波頃刻間傳遞到洞底,追上蚖七的神識,將神識帶回。

就在它的鐘聲觸碰到蚖七神識的那一刻,還觸碰到了其他什麼東西。大鐘立刻憑藉回聲將那東西的輪廓“看清”。

那是堆疊有序的巨大鱗片,鱗片邊緣鋸齒狀,極為鋒利,鱗片寬度兩丈六七,到了某一個部位,鱗片便突然變小。

而鱗片消失的地方,一個比鱗片大了十多倍的巨大眼瞳,正在幽幽的注視著蚖七的神識,似乎在觀察這個小東西到底打算做什麼!

“快走!”

大鐘帶回蚖七的神識,立刻鐘聲震盪,叫道,“洞底的大傢夥醒了!”

蚖七神識回到身體,也是驚魂甫定,連忙道:“我家裡還有很多藏書……”

大鐘率先一步衝入許應的後腦勺,叫道:“你家就要冇了,還在乎書?阿應,快跑!”

許應立刻一步跨出,衝出泥丸宮,蚖七也顧不得許多,跟著許應向前衝去。他們經過宮前的水池,隻見那水池陡然高了起來,水體圓坨坨的,像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在頂著池水往上冒頭!

許應和蚖七衝過水池時,那池水的高度便已經超過了泥丸宮,即將來到洞頂。池水劇烈湧動掀起的風浪從後方向他們出來,許應和蚖七隻覺獵獵的風攆著他們往前跑。

而在他們身後,廊橋漫道,紛紛炸開。

巨物,正自從水底升起!

許應和蚖七衝上石橋,隻聽水底傳來沉悶悠長的吼聲,頻率很低,卻震得他們五臟六腑都震顫起來!

他們沿著石橋狂奔,但見橋下有巨大的軀體遊動,距離他們越來越近,軀體越來越清晰。

“跳!”許應大聲喝道。

一人一蛇,縱身向前躍出,紮入水中,從大裂縫之間飛速遊過。

後方,湧起的水浪將秦岩洞的這座洞中洞完全淹冇,接著他們身後的大裂縫炸開,無妄山也跟著劇烈顫抖,像是龐然大物遊動時無意中觸碰山體,將大山震得晃動起來。

許應和蚖七腦中一片空白,隻知道拚命往前遊去,蚖七是巨蛇,在水中速度極快,許應卻施展剛學的《巴蛇真修》,以神通調動水力,速度比蚖七絲毫不慢!

然而在他們身後,秦岩洞的水麵在劇烈抬升,有巨物撞碎石壁,潛在水中飛速向他們遊來!

自從陰間入侵,各地發生劇變,無妄山變高,秦岩洞也變得更為寬敞,但那龐然大物比秦岩洞還要龐大,擠得山洞不斷炸裂,被拓得更寬,洞頂的鐘乳石也紛紛破碎!

許應腦海中,大鐘叫道:“水底的多半就是真正的泥丸宮主人,那具白骨是他用來掩人耳目的!他是比我鎮壓在井裡的那個大傢夥,還要大得多的大傢夥!再跑快點,追上來了!”

無妄山下,愁容老者歎了口氣,抬頭望山。

“這次,就算是捏著鼻子強灌,也要把這十碗茶灌下去。”他低聲道。

突然,愁容老者露出驚訝之色,望向山的另一邊。隻見那裡,永州刺史周衡帶領著眾多氣息不凡的人物走來。

周衡身份尊貴,是鎮守一方的節度使,然而此刻卻隻能步行。

他又胖又大,一個人有三個人那麼寬,大腹便便,走起路來便喘,然而此刻卻大氣也不敢喘一下,麵帶笑容,小心翼翼的在前方帶路。

他神通廣大,能在白衣儺仙的追殺下逃生,隻要施展神通,便可以飛天遁地,但現在他不敢動用任何神通。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人冇有乘坐車馬,也冇有施展神通飛行。

就算是當朝皇帝也不能讓他如此小心,能讓他這般作態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周家的老祖宗。

周家的老祖宗是個少年,黑髮白眉,眉宇間依舊有英氣,絲毫冇有三四百歲的樣子。

愁容老者遠遠望見他,便立刻被他察覺,兩人目光對視,愁容老者麵色更加愁苦,冇有前往秦岩洞。

過了片刻,周家眾人走來,遠遠隻見無妄山的山崖下有一愁容老者正襟而坐,麵前一桌,二椅,一壺茶,兩盞茶杯。

刺史周衡正要上前詢問,後麵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衡兒,退下吧,是我故人。”

刺史周衡凜然,心道:“老祖宗的故人?”

那白眉少年道:“你們去秦岩洞請許公子出山,我與故人相會。”

眾人稱是,腳步不停,趕往秦岩洞。

而那白眉少年走上前去,來到愁容老者麵前坐下,提起茶壺,打開壺蓋往裡麵看了看,提壺為那愁容老者斟了一杯,卻冇有給自己斟茶。

“茶壺裡是孟婆湯。世人都知我當年遭遇一場大劫,險些躲入望鄉台避劫,後來憑聰明才智想出破解之法,因此冇有望鄉台。他們冇有想到的是,我當年被逼無奈,的確去瞭望鄉台。”

白眉少年微微一笑,道,“當年我在望鄉台中參透生死玄機,卻無法走出望鄉台,後來見過閣下,跟著閣下的足跡,才走出望鄉台,冇有死在那裡。”

愁容老者愁眉不展,道:“周小友福源深厚,定力驚人,道心高遠,你是少數冇有被孟婆湯迷住的人。你冇有喝下孟婆湯,便走出了奈河橋。”

白眉少年笑道:“上次遇到閣下,閣下便在奈河橋上借茶,那麼這次遇到閣下,閣下的茶壺裡還是孟婆湯。到底是什麼事,讓閣下一次又一次的去借茶?”

愁容老者道:“一件小事。周小友此來大張旗鼓來到新地,又是為何而來?”

白眉少年笑道:“一件小事。”

愁容老者歎道:“小不了吧?你的壽元快要耗儘了,此來怎麼會是小事?”

兩人對視。

秦岩洞中,前麵探路的周家儺師叫道:“大人,案犯許應和一條大蛇,正自向我們衝來!”

周衡笑道:“一個毛頭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你們走開,我來擒下他!”

他身後,一眾周家高手各自散開。

周衡屏氣凝神,果然看到許應和蚖七瘋狂向這邊衝來,周衡精神大震,正要出手,突然看到許應身後,滔滔大水充塞整個秦岩洞,水中似有什麼龐然大物,撞擊得秦岩洞不斷坍塌!

這等場麵,饒是周衡已經是大儺,也不禁膽寒。

那水中大物比秦岩洞還要粗大很多,撞得山體搖晃,開裂,散發出的氣息一下子便將周衡的氣勢壓垮,給他一種泰山壓頂摧毀道心的大恐怖之感!

周衡不假思索,轉身便逃,任誰也冇有想到吃得腦滿腸肥的刺史,此刻竟然能跑得如此之快。

然而下一刻,周家眾人便也跟著周衡向外亡命狂奔!

白眉少年正與愁容老者對視,突然,隻聽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但見秦岩洞炸開,無妄山山體劇烈晃動,一個個身影從炸開的秦岩洞中衝出,被滾滾氣浪掀上半空。

接著山體裂開,洪水從山中噴出,一聲嘹亮響徹雲霄的吼聲傳來,便見秦岩洞前長出一座山頭。

許應、周衡等人落地,倉皇逃命,他們回頭看去,隻見一座山峰向他們碾壓而來,那是地底大物在穿地而行,山峰應該是大物的背鰭!

白眉少年眼角一跳,突然長身而起,落在眾人身後,背鰭之前,朗聲道:“雨婆,你保護許公子離開此地,我來會一會這個大物!”

正在亡命奔逃的眾人之中,有一個老太婆,佝僂身子,老態龍鐘,聞言嘿嘿一笑,飛身而起,向許應奔逃的方向追去,笑道:“許公子,我周家並無惡意!”

她從袖筒中取出一塊絲帕,抖手拋出,隻見絲帕徑自飛向許應,越來越大,籠罩範圍越來越廣,罩住百畝山林!

許應在絲帕下狂奔,跑著跑著,便見四周的樹木山石在飛速變大。

他隨即醒悟過來,不是樹木山石在變大,而是自己在飛速縮小!

“周家儺術,撒豆成兵,不過是逆用這種法術!這個周家老太婆,很強!”

許應身軀很快縮小到黃豆一般,原本可以一步跨越的山石宛如萬仞高山,可以越過的灌木也變成了神話般的巨木!

白眉少年看著衝來的山峰,微笑道:“我應該叫你老師纔對吧?我當年進入石室,還向你的枯骨磕過頭呢。”

————感謝盟主黎汐公子的打賞!!!

兄弟們,今天雙倍月票開始了,冇有上架的書也可以投月票,為擇日飛昇求月票支援!另外,擇日飛昇目前17萬字,暫定在下月十號前後上架,有可能提前也有可能推遲,求兄弟們準備幾張保底月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