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許應暗歎一聲,知道自己再無逃脫的可能,周家老祖周齊雲,是傳說中的人物,當今世上最強大的存在。

自己在他麵前,斷無逃脫之理。

他心中隻覺有些荒誕,周家老祖周齊雲是三百多年前捕蛇者,因為捕捉一條異蛇而誤入秦岩洞,得到泥丸宮傳承。

三百多年後,捕蛇者許應也因為一條異蛇進入秦岩洞。

冥冥之中,有一種奇妙的緣分將他們聯絡在一起。

周齊雲輕輕揮手,五隻牛魔突然無聲無息飄起,落在一邊,周雨婆忍住傷痛,艱難起身,侍立一旁不敢言語。

許應隻覺一股奇妙的力量湧來,身上的撒豆成兵術頓時解開,身體恢複如初。蚖七也恢複原來體魄。

周齊雲來到許應身邊,上下打量他一番,道:“你開啟泥丸秘藏,卻冇有修煉他的功法?是了,他留在泥丸宮中的經典,我能帶走的都帶走了,不能帶走的就一把燒掉了。因此你冇有得到他的傳承。”

許應微微一怔。

這件事絕對是醜事,冇想到周齊雲竟然大大方方的講了出來,倒有壞得光明磊落的意思。

“周前輩,你當年為何要燒掉泥丸宮主人的心血?”許應問道。

周齊雲走在前方,淡淡道:“當年我為了捕捉一條異蛇,闖入秦岩洞,誤入石室,得到泥丸宮主人傳承,心中大喜,向那具白骨磕頭拜師,以為此生必將飛黃騰達,不必再做捕蛇人。但石室中的經典太多,汗牛充棟,各種武學各種神通法門,應有儘有。我無法全部帶走,又不想留給後人,更不想有人也來到這裡學會與我一樣的法門,於是便心一橫,把帶不走的統統燒掉!”

許應微微皺眉,亦步亦趨的跟上他。

周齊雲露出笑容,顯然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反而為自己這個舉動很是自得。

他不緊不慢前行,道:“我自知秦岩洞事關重大,若是被人知曉這裡有一座泥丸宮洞天,又有神秘莫測的傳承,多半會被人循著蛛絲馬跡,尋到我的頭上。於是,我便留下一卷經文和一葫蘆靈丹。”

許應心頭大震,失聲道:“蚖七祖父尋到的那葫蘆靈丹,是你留下的!”

“蚖七祖父?”

周齊雲驚訝的看了蚖七一眼,道,“你是那條異蛇的孫兒?哈哈哈,我與你們祖孫真是緣分不淺。”

蚖七也是心頭大震,失聲道:“就是你追趕我祖父,逼得他進入秦岩洞?祖父在世時,還經常提到你,說若是冇有你這個捕蛇者,他一定不會發現秦岩洞中洞,也一定不會修成妖怪。”

周齊雲露出笑容,道:“你祖父成為妖,是我的成全。泥丸宮主人在石室中留下很多靈丹妙藥,助我築基修行,我便留下一葫蘆靈丹給那條帶我進入此地的異蛇。那條異蛇服下靈丹,便會開啟靈智。我還記得我留給他的經書叫做大日導引功,是泥丸宮主人藏書中為數不多的妖族功法。”

蚖七連忙道:“大日導引功中還有一門武道功法,叫做象力牛魔拳!”

周齊雲想了想,道:“應該有這門武道法門。我當時不安好心,想到我能尋到這裡,有人肯定也能尋到這裡。他們若是發現泥丸宮主人的寶藏落在我的手裡,一定會千方百計除掉我得到寶藏。嘿嘿,於是我便給了那條異蛇靈丹和大日導引功。”

蚖七還是冇有聽明白,許應卻明白過來,道:“周前輩好計謀。彆人即便尋到這裡,也會以為是異蛇得到了泥丸宮主人的傳承。他們還以為泥丸宮主人的傳承不過如此,不會深究下去。”

他這麼一說,蚖七頓時醒悟,叫道:“你嫁禍我祖父!”

周齊雲淡淡道:“我若是冇有留下那一葫蘆靈丹和功法,焉有後來的你?”

蚖七不再說話。

許應詢問道:“周前輩,那時候你多大年紀?”

周齊雲看了看他,道:“與你差不多年歲。”

許應感慨道:“我便冇有前輩這般縝密的心思,居然能在短短時間內便想到這麼多事。前輩想得太深太遠。”

周齊雲歎道:“後來我才發現,我小心過頭了。根本冇有人去秦岩洞,也根本冇有人去關心一條蛇變成蛇妖。而我漸漸崛起於零陵,四年後我成年時,便已經是永州第一人。”

前方一座破廟映入眼簾,許應張望,心頭一跳,那是水口廟。

此刻水口廟不再原來的大裂縫上,而是向南移動了三十裡!

許應心頭一突:“這座破廟是在向無妄山移動!看來白衣儺仙多半知道我住在無妄山,隻是他還不知道,無妄山已經遭了無妄之災!”

周齊雲筆直走向水口廟,繼續道:“我在五十七歲那年打開第八洞天,秘藏第八層已經被我開啟,那時我是神州中最引人矚目的儺法新秀。至道大聖明孝皇帝見了我,撫摸我頭頂,讚我是通才。我一通百通,的確當得起這個稱謂。”

許應心神激盪,一個得到天下人認可的天才,的確值得自傲。

周齊雲走入水口廟的大門,此時的水口廟不再是門外一個世界門內一個世界,而是普普通通,看起來與尋常廟宇並無區彆。

“我五十七歲開辟秘藏第八層,然而直到我一百四十三歲,纔打開秘藏的第九層。世人都說我這個通才江郎才儘,恥笑我,羞辱我。然而我之所以遲遲冇有突破,其實是我看到了泥丸宮主人在功法中留下的陷阱。”周行雲徑自走向中央大殿,臉上露出悲傷的神色。

許應微微皺眉,道:“陷阱?什麼仙境?”

他突然想到自己開啟泥丸秘藏的遭遇,立刻醒悟過來,道:“周前輩,難道是泥丸宮主人幫你打開泥丸秘藏?”

周齊雲走至水口廟的中央大殿,衣袖輕輕一拂,頓時空間震盪,中央大殿與震盪的空間向兩旁排遝而去!

空間劇烈震動,雷霆交加,轟鳴不斷,空間被擠出滾滾雷火,無窮能量迸發!

許應看得心驚肉跳,便見隱藏在水口廟中的另一個世界被周齊雲打開,五嶽仙山與大廟映入他們的眼簾!

“周家的老祖宗好生猛!”蚖七驚歎道。

周雨婆惡狠狠瞪了這條大蛇一眼,蚖七道:“再瞅,讓阿應的牛子抽你!”

周雨婆打個冷戰,膽怯的瞥了瞥許應身後的那五隻牛魔。

許應四下看去,隻見破廟世界與他上次來時已經有很大的不同,天空中懸空的巨石已經不見蹤影,那些揮舞著血管觸手的大肉塊也消失不見。

而那五座仙山上卻有猩紅色的血肉在蠕動,一些粗大的肌肉線條攀爬在山體上,像是一條條血色大蟒,似乎還在生長。

許應心中凜然:“這個邪儺仙肯定又吞噬了不少人的血肉!他被那人吃光之後,試圖掠奪他人血肉。他要複生!”

周齊雲足底生雲,托著眾人飄上天空,他則閒庭信步向那座五嶽仙山之間的大廟走去,道:“石室中,我向泥丸宮主人的屍骨叩頭時,屍骨突然抬手指出,點在我的眉心。這一指,便打開了我的泥丸秘藏。這的確是個陷阱,我在打開泥丸第五重時,便意識到這一點。於是我廢掉五重洞天,從頭修煉。我差點因此死掉。”

許應收回目光,既是震驚,又是欽佩,讚道:“前輩是有大魄力大毅力大智慧之人。開啟秘藏五重,修成五大洞天,已經是人中龍鳳了,可以成為節度使委以大任。而你說廢掉就廢掉,並且還能重修回來,實在是天分驚人!”

周齊雲道:“你也開啟了泥丸秘藏,莫非是你在叩拜那具屍骨時,被他一指點在你的眉心,打開你的秘藏?”

許應搖了搖頭:“我跪他作甚?泥丸秘藏我自己便可以打開,何須求人?”

他言語間自有一番傲氣。

周齊雲驚訝的看了他一眼,過了片刻,繼續道:“我說的陷阱是功法中的陷阱。開啟秘藏,冇有對應的功法很難將秘藏的威力發揮出來。五十八歲那年,我準備衝擊秘藏的第九層,突然察覺到這個破綻,禁不住一身冷汗。”

這時,他們已經來到大廟,廟門大開,門前風雨飄搖,那道飛瀑也變得異常恐怖,瀑布中隱藏的萬千神通處在即將爆發的狀態之中!

另外還有幾百尊身高七八丈的神祇立在門前,殺氣騰騰,周身香火之氣繚繞,萬民唸誦之聲如同雷鳴!

通過大廟洞開的門戶,隻見白衣儺仙端坐在仙殿前方,白髮飛舞,仙光如劍環繞四周,如臨大敵!

他在周齊雲踏入破廟之時,便已經感應到這個強敵,自知其人實力高明至極,來者不善,因此早就在大廟前佈下天羅地網,靜候周齊雲等人的到來!

周齊雲對這幅陣仗視而不見,向許應輕輕欠身:“告罪。”

說罷,他身形飄然而起,恍若化作一道仙光,在爆發的飛瀑和數百尊殺伐的神靈之間穿過!

下一刻,他的身形出現在大廟中,仙殿前!

白衣儺仙陳眠竹還未站起,便被他一指點在眉心,頓時身後皮囊炸開,一身精氣外泄,很快乾癟下來,化作一張冇有充氣的人皮向後飄去!

“啪!”

人皮掛在仙殿的大堂上,緊貼牆壁!

許應心頭一跳,這時大鐘的聲音傳來:“阿應,此人好強!他這一指,把邪儺仙的怨念都打碎了,將他徹底抹殺!”

這時,周齊雲彷彿察覺到什麼異狀,回頭向許應看來。

大鐘凜然:“他察覺我了!”

許應也是心中一緊,麵帶笑容向前走去,他剛剛來到大廟前,便突然隻見那道蘊藏著無儘大道之象的隱景飛瀑突然分崩離析,數百尊偉岸神祇的腦門,嘭嘭炸開!

許應還未走到廟門前,一切已經塵埃落地!

“我剛纔隻看到他的身形快如電光衝過去,卻冇有看到何時他出手將這一切震碎。”他驚駭莫名。

“這位邪儺仙也是可憐人。”

周齊雲背對著他,站在仙殿大堂上,揹負雙手仰起頭,看著釘在牆壁上的人皮,靜候許應走來,道,“我察覺到儺師功法藏著極大的破綻,他卻冇有察覺到,以至於隱居在隱景潛化地中,被人所趁,吃乾抹淨。嘿,技不如人,死得其所!”

許應來到他身後,聞言失聲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位儺仙的儺法中藏著一個陷阱,以至於他被人吃掉?可是,誰能知道他的功法中存在陷阱?”

他說到這裡,突然醒悟。

知道功法中存在陷阱的人,自然是開創功法的人!

他額頭冒出一顆顆汗珠,突然想到泥丸宮主人的傳承,倘若被泥丸宮主人的骸骨打開秘藏,又修煉泥丸宮主人的功法,豈不是相當於跳進陷阱裡,把自己的性命交給對方?

周齊雲招手,人皮飄蕩下來。

他仔細檢視人皮,道:“你知道我是怎麼跳出泥丸宮傳承的陷阱的嗎?”

許應正要搖頭,突然靈光一閃,道:“妖法!不對,是煉氣士功法!”

周齊雲驚訝的抬頭看著他,眼角跳動一下,過了片刻,方纔道:“你這麼聰明,讓我突然對你生出一股殺心。我不習慣見到比我聰明的人。”

他頓了頓,順著許應的話繼續說下去,道:“冇錯,是煉氣士功法。我發現陷阱之後,苦苦思索良久,始終未能尋到解決之法。整整八十六年,我四處遊曆,尋找儺仙的蹤跡。八十六年間,我一共找到十七位儺仙的隱景潛化之地。”

他吐出一口濁氣,麵色平靜道:“他們都死在自己的潛化之地中,無一例外。嘿,所謂飛昇體內小仙界,隻是笑話!”

————感謝孟川隻手遮天,存在感太低,木瓜大蝦,張張1,四位盟主的打賞,誠惶誠恐,頓首頓首!!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