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許應聽得頭皮發麻,十七位儺仙隱居在自己隱景潛化之地中,想做一個人間仙人,誰曾想竟無一人存活!

那麼儺師的修行之路,是否還有意義和價值?

“他們生前經曆了大恐怖,我檢視他們的屍體,往往都如這個鬼儺仙一般,隻剩下一張皮囊。”

周齊雲仔細檢查白衣儺仙的人皮,不肯放過任何細節,道,“還有些儺仙的屍體還算完整,隻是缺失了一部分,比如修煉泥丸秘藏的儺仙,缺少了大腦泥丸宮。修煉絳宮秘藏的儺仙,被挖去了心臟,還有人被割去了雙腳,摘下了腦袋等等。”

許應和蚖七禁不住都打了個冷戰。

按照他們的推算,殺死這些儺仙的人,就是傳授他們功法的人,也就是他們的師尊!

但從周齊雲的描述來看,他們更像是被豢養的食物,挑剔的饕客會選擇最美味的部位品嚐,有的泥丸好吃,有的心臟好吃,所以隻吃這些地方。

蚖七忍不住道:“我在書上看到過,有些人飛昇是金蟬脫殼,肉身如蟬蛻,隻是皮囊,拖累我們的俗物,蛻去皮囊方可飛昇。那麼有冇有可能,那些隻剩下皮囊的儺仙,其實已經飛昇了呢?”

周齊雲詫異道:“你倒讀過不少書。”

蚖七得意的仰起頭,語氣略帶謙遜,道:“我老牛家書香門第,藏書甚多,我閒來無事也讀了一些。”

他想起現在家都冇了,那些書多半也被埋在水底,老牛家祖孫三代的榮耀儘付東流,不禁悲從心生。

周齊雲聽到老牛家三字,不禁皺眉,不知為何這家子會姓牛,他卻不知是當年自己無意中留下的那捲象力牛魔拳惹出的事端。

“我也知有這麼一種說法。還有一種說法是羽化飛昇,說他們羽化成蝶,蛻去了原來的外殼,變化成另一種我們無法理解的形態。”

周齊雲道,“但我仔細研究過這些所謂飛昇者剩下的皮囊,發現他們其實是被吃掉的,並無所謂飛昇。”

蚖七道:“還有一種飛昇法門,叫做劫火飛昇,就是儺仙坐化,身上燃起劫火,肉身隻剩下一團灰燼,然而他們真魂卻已經飛昇到仙界去了。”

周齊雲忍不住多看他兩眼,讚道:“你書讀得真多。你知道另一個說法,兵解飛昇嗎?”

蚖七點頭道:“知道。傳說儺仙死亡,又或被人殺死,葬於棺中,開棺一看卻無屍體,隻剩下衣裳指甲等物,傳聞便是兵解飛昇或者屍解飛昇。他們留下指甲衣裳等物,隻是為了障人耳目,不至於驚世駭俗。”

許應一直插不上嘴,隻聽他們談論,心道:“看來讀書也有些用,我便聊不來這些。”

周齊雲道:“倘若這些都是假的呢?倘若這些儺仙並冇有飛昇,而是被人吃得隻剩下衣裳和指甲呢?”

蚖七黑著臉,怒沖沖道:“難道書裡都是騙人的?”

周齊雲笑道:“你要看是誰寫的書。倘若我來寫書,我便拆穿這些騙人的勾當,把血淋漓的事實寫出來,免得後人誤入歧途!”

他丟下白衣儺仙的人皮,邁步走出大廟,道:“這十七位儺仙,他們的老師便是罪魁禍首!這些老東西傳功的目的,不是傳承自己的道統,而是割韭菜!”

他冷笑道:“把天下英豪當成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但是,我偏偏不要做這個韭菜!我要反戈!”

許應跟上他,卻見大廟外站滿了人,密密麻麻,黑壓壓一片。

這些人氣息極為強大,身後混沌海動盪,一座座明亮的洞天扭曲時空,插入海中,汲取能量。

洞天散發出的耀眼光芒,甚至讓大廟世界中的太陽也失去光輝!

“周家的高手,多如天上繁星!”許應禁不住驚歎。

這是何等龐大的世家,何等龐大的勢力!

周齊雲站在廟門前,聲音傳遍群山:“周氏子弟、門生,聽我號令。逢廟拆門,見房揭瓦,但凡是根棺材釘都要撬出來,將這處隱景潛化之地,給我搬空!”

一眾周家高手紛紛躬身:“是!”

他們四麵八方而去,但凡有用的東西,統統拆下帶走,哪怕是白衣儺仙留下的隱景,也被強大的儺師煉化,裝入一個個奇特的器皿中。

許應還看到白衣儺仙的人皮,也被他們捲了起來。

甚至還有人去五嶽仙山,將那些血肉一塊一塊的切下來,放在器皿中培養,不知打算做什麼。

至於那些已經化石的神靈,也被他們扛走,一個不剩。

從他們井然有序的行動來看,他們應該不是頭一次做這種事情,而是已經做過了很多遍。

周齊雲依舊走在前方,許應和蚖七足下雲氣自生,一人一蛇站在雲上,不由自主的跟著他。

“周前輩,你八十多年來尋找到這麼多儺仙,便冇有一個存活下來的嗎?”許應詢問道。

周齊雲停下腳步,思索片刻,道:“我尋到十七個死掉的儺仙,但還有一些隱景潛化之地,裡麵空空如也。既冇有儺仙的屍體,也冇有灰燼。我也不敢肯定他們是否活著,不過希望渺茫。”

許應明白他的意思。

進入隱景潛化之地的儺仙,基本上已經壽元告罄,就算識破陷阱逃出去,恐怕也活不了幾年。

“我在看出功法的陷阱之後,搜尋五嶽三山,尋到這些死於自己隱景潛化地的儺仙,雖然內心失望,卻也不是冇有收穫。”

周齊雲向破廟世界的入口走去,繼續之前的話題,道,“能夠成為儺仙的人,也都不是庸才,他們也或多或少意識到儺師功法中存在的問題。有些儺仙甚至已經走了很遠,他們嘗試著從更古老的修煉體係中尋找出解決之道。我在他們的遺物中尋找到了一些妖法。”

蚖七張口欲言,但還是冇有說出自己關於妖族先導文明的猜測,心道:“姓周的畢竟是人族,我就算揭穿人族佬的陰謀,也隻是打草驚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許應道:“所謂妖法,其實是上古煉氣士的功法,但是不知為何失傳,變成了妖物的功法。他們從這方麵入手,提醒了周前輩?”

周齊雲悠然道:“他們雖然失敗了,但他們的經驗很難得。”

許應目光閃動,試探道:“而你這次來永州新地,為的是尋到我,讓我幫你破譯煉氣士功法,解決你功法中的陷阱?”

周齊雲哈哈大笑,搖頭道:“我功法中的陷阱,早已被我解決,否則一百七十年前我便不敢突破,開啟秘藏第九層。”

他言語中帶著強大的信念和自負,道:“我此次來新地,隻為三件事!第一件事也是最小的一件事,便是斬殺泥丸宮主人,以絕後患!”

許應心神大震,看著他的背影。

周齊雲絕非善類,但不知為何卻非常有魅力。

周齊雲揹負雙手,仰頭看著天空,目光明亮:“他雖然對我有師恩,但存心要吃掉我,我不能坐以待斃。從前我冇有這個把握除掉他,但現在我有了。無妄山一戰,是我與他的初戰,我因為要防備另外一人,被他遁走。但他一定會再來。”

他從容不迫,悠然道:“下次,我便不會給他任何機會。”

許應詢問道:“第二件事呢?”

周齊雲微微一笑,道:“第二件事,我要效仿至道大聖明孝皇帝,親自去一趟陰間,和陰庭天子談一談。我不希望在我全力以赴的時候,有人在背後捅我刀子。”

許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前往陰庭與陰庭天子談判,難道周齊雲已經有了至道大聖皇帝般的戰力?

周齊雲微微一笑:“第三件事,纔是重中之重。我做前兩件事,隻不過是為第三件事鋪路。”

許應定了定神,問道:“那麼,第三件事又是什麼?”

周齊雲笑道:“等到我斬殺泥丸宮主人之後再說,現在還為時尚早。許應,你留在我身邊,幫我破譯《陀嫗仙書》。”

“《陀嫗仙書》?”許應疑惑。

“我周家從都嶠山的上古洞天中得到一卷仙書,極為玄妙,晦澀難懂。洞天主人叫做陀嫗,因此稱作陀嫗仙書。”

周齊雲道,“我周家已經有不少才俊在破譯仙書,破解出不少有用的內容。許應,你有破譯仙書的才乾,我周家便不會虧待你。”

許應眼角跳動一下,道:“周前輩盛情邀請,又是我的前輩,我自然不會拒絕。隻是我殺過周陽、週一航,隻怕到了周家會有一些誤會。”

周齊雲搖頭道:“他們不敢對你太過分。”

“前輩誤會了。”

許應麵色平靜道,“我的意思是說,我會還手。”

周齊雲深深看他一眼,笑道:“敢於弑神的人,的確無法無天。你儘管還手。”

他們走出破廟世界,回到水口廟中,卻見水口廟中居然有人。為首的少年眉清目秀,白衣青黛,正是元未央。他身後的是青衣老仆驍伯。

兩人原本就在水口廟附近,為了搭救許應而與周雨婆衝突,後被周雨婆逃脫。二人追擊良久,冇能尋到許應和周雨婆。

恰逢周齊雲強行撕開水口廟的偽裝,顯露出五嶽仙山,二人便急匆匆趕到水口廟,冇想到便遇到許應一行人。

元未央目光落在周齊雲身上,眉頭微蹙,又看了看許應。

驍伯跟在他身後,看了看周齊雲,冇能認出來他便是周家老祖。

周齊雲在兩百多年前功成名就,之後便一直深居淺出,很少拋頭露麵,因此驍伯並未見過他。

元未央正欲說話,突然許應哈哈笑道:“未央,你也來了?好久不見!”

他走上前來,拉住元未央的手,悄悄捏了捏,笑道:“周前輩,這位是我零陵城的故人。未央,這位是周家的周前輩,在周家首屈一指的人物。”

他又捏了捏元未央的手,心中納悶:“他的手怎麼這麼柔軟?皮膚也比我細膩很多,好滑。城裡的男孩子,保養得真好,不像我們鄉下的老爺們糙得很。”

驍伯盯著他的手,眼中險些噴出火來。

許應又捏了捏,確認很滑。

元未央不動聲色抽出手來,輕聲道:“既然你不方便,那麼未央便先告退了。”

他轉身離去。驍伯惡狠狠的瞪了許應兩眼,連忙跟上他。

就在此時,周齊雲的聲音傳來:“你姓元?你們元家的元無計本事不壞,我與他交過手,他惜敗我一招。”

元未央停步,驍伯臉色頓變,這才知許應剛纔是好意。

元無計是元家的老祖宗,一身修為通天徹地,高深莫測,早已是元家的神話!

而這個白眉少年卻說元無計惜敗於他,那麼此人隻能是周家的老祖宗!

周齊雲語氣不容反駁,道:“破譯陀嫗仙書,需要天分極高之人,你們元家的人天分都很高,你留下吧。”

驍伯正欲發怒,卻被元未央抬手擋住。元未央躬身道:“敢不從命?”

他來到許應身旁,靜靜站在那裡,一言不發,似乎自己的遭遇與自己無關。

蚖七突然注意到,許應總是在嗅自己的右手,麵色古怪,連忙悄聲詢問:“阿應,你手怎麼了?”

許應又嗅了嗅自己的指尖,低聲道:“奇怪,我剛纔捏了元兄弟的手,現在手上染上了一股香味兒。你聞聞!”

蚖七嗅了嗅,鄙夷道:“這老爺們娘裡娘氣的,手這麼香!”

————感謝會說話的怪燈,神朝_紫魂兩位大佬的打賞!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