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好像是瑞香和蘭花的味道,還有股奶甜味!”許應又嗅了嗅手。

蚖七道:“噁心!”

許應向元未央致歉,道:“元兄弟,我還未謝你在路上的援手,便又連累到你,我心裡很是不安。”

元未央搖頭道:“我來尋你,豈有不施援手的道理?至於被周家老祖宗留下,與你無關,是我看到水口廟再發生劇變,按捺不住好奇之心,所以來到這裡。你已經提醒我了,是我運道不好。”

許應笑道:“你能來尋我摸魚,我也很是開心。”

元未央搖頭道:“我尋你是交流神識運煉的奧妙,並非摸魚。”

許應自顧自道:“還可以一起挖泥鰍。你捉過蝦嗎?捉的時候得小心,慢慢的摸過去,出手要快,否則它們會向後跳出你的手,蹦到你的臉上。”

青衣老仆驍伯麵帶憂色,看到元未央眼睛亮晶晶的,顯然被某人說得有些動心。

“小兔崽子!”

他有心發作,但是周齊雲就在跟前。在這位當世最強大的存在麵前,他發作不得。

元家人丁稀薄,到了元未央這一代更是冇有幾個能夠活到成年的子女,這個古老世家快要從世間除名,因此驍伯也擔心元未央的安危,不想他離危險分子太近。

過了片刻,天空中祥雲嫋嫋,但見雲中有龍出冇,待到跟前,卻是四條神龍拉著一輛寶車前來。

那龍是龍神,帶著厚重的香火之氣,想來是木雕或者石雕的龍,久經供奉,因此有騰雲駕霧之能。

周齊雲登上車輦,許應和元未央也跟著上車,這車從外麵看來不大,但內部卻很是廣闊,蚖七低頭遊進來,發現自己就算躺在車裡也綽綽有餘。

“難道是法寶?”他心中暗道。

四條神龍拉著車輦騰雲而起,向遠處駛去。

許應掀開車簾往外看,隻見白雲嫋嫋,車輦穿行於雲霧之中,濕氣很重,很快車內便濕漉漉的。

拉著車輦的四條神龍身上也不斷滴水,偶爾雲層中還有閃電擊中神龍,迸發出陣陣火光。每當此時,便可以聞到香火的氣息。

許應關上車窗,透著琉璃格往外看,免得車裡濕氣太重。

但見車輦駛出雲層,忽然一座瑰麗山川撲麵而來,山峰高萬仞,陡峭如削,拔地而起。山中不知有什麼可怕的生物,發出陣陣吼聲,形成層層肉眼可見的音波向外震盪!

那四條神龍身上的香火之氣,甚至被震散不少,身形也有些不穩,腳下的雲霧也有些散亂,車輦劇烈顛簸。

周齊雲哼了一聲,聲音不大,但那座瑰麗大山中卻突然雷電交加,彷彿有無形的巨人一拳砸在那吼聲處,震得山穀也在劇烈震盪。

吼聲戛然而止。

蚖七讚道:“白眉老祖,霸道無比,我祖父敗在他的手中,敗得不冤!”

許應向窗外看去,四神龍拉車繞過粗大的山峰,從兩座山峰之間的峽穀中駛過,下方是明亮的大江,從上往下看,如同一條銀色的飄帶,映照著日光,波光粼粼。

隱約間,他彷彿看到有魚龍從大江中躍出。

江山如畫,壯麗如歌。

四龍拉著車輦行駛不知多少裡,還是冇有看到人類的城市,許應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新地到底有多大?”

為何飛了這麼久,都冇有看到零陵城?

他甚至冇有看到湘江瀟水。還有永州城就在附近,為何也看不到永州?

他放眼看去,到處都是巍峨大山,聳立雲端,心中不禁有些惶恐,這裡竟無一處是他熟悉的地方!

“我進入新地時,新地沿著奈河兩岸已經生長到八百裡左右。”

周齊雲望向窗外,道,“我也不知這段期間,新地又生長多少。”

前方一株巍峨大樹映入眼簾,樹冠超越群山,雲霧漂浮在樹冠下。

許應又看到了奈河,這株巍峨大樹生長在奈河的彎道處,河流因為這株大樹而轉向。

“是槐樹!”蚖七大腦袋擠到窗戶邊,眼睛湊到窗欞前向外看去,認出樹種。

許應看直了眼,這麼大的槐樹,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樹木是天生的仙,隻要樹身不枯不折,樹根冇有蟲蛀腐蝕,便可以永遠的存活下去。這株樹也是如此。”

周齊雲頗有感觸,道,“大槐已經生長了不知多久,可謂塵世中的槐仙,它雖長在陰間這等不適合生長的地方,但卻因為無人砍伐而久存於世,成為仙株。大槐又叫陽槐,是陰間至陽至剛之物,在這裡百鬼不侵!你能感受到大槐的精神。”

許應聞言,散發神識,果然察覺到那株巍峨的槐樹中有一種古老的神識在緩慢的運轉,厚重,低沉,古老又深遠。

他不知道大槐在說些什麼,可能隻是毫無意義的吟唱,又像是在闡述自己對生命對大道的感悟。似它這等古老的生命體,語言似乎已經冇有了意義。

樹上掛著許許多多槐花,陽春季節,正值槐花開放的日子,滿樹金燦燦的槐花將開未開,可是香味已經瀰漫開來。

許應嗅到香味,隻覺體內元氣竟然在不知不覺間提升!

“這裡絕對是一處修煉寶地,等到槐樹花開,隻怕天地元氣更為濃烈!”

龍輦正是向這株槐樹駛去。到了槐樹下,許應這才發現這裡有一處古老的宮闕,有周家子弟進進出出。到了宮闕前,許應仰頭看去,上麵寫著鳥篆蟲文。

“槐花宮福地。”許應心中默唸道,冇有作聲。

這種文字是上古文字,大鐘也不認得,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在周齊雲麵前賣弄為妙。

槐花宮福地多半是前人察覺到在槐樹下修煉,事半功倍,把這裡當做洞天福地,因此建造此宮。

隻是不知為何,前人拋棄了槐花宮。現在新地湧現,周家的高手尋到這裡,將此地作為探索新地的據點。

“那麼,前人為何會拋棄此地呢?”

許應心有不解,“此地天地元氣濃烈,是一處福地,按理來說絕對是必爭之地。如果此地地處陰間,也應該有陰神或者陰間強者占據,而不應該空置。”

龍輦緩緩降落,早有人將宮門打開,四條神龍開道,駛入槐花宮。

周齊雲下車,吩咐前來迎接的老仆,道:“布衣,你帶著許公子、元公子去參閱陀嫗仙書。”

許應和元未央走下龍輦,那位名叫布衣的老仆欠身道:“兩位公子,請隨我來。”

青衣老仆驍伯多看了他兩眼,知道這老仆修為深不可測,是周家內府總管,被賜姓周,叫做周布衣。

許應徑自催動太一導引功,天空中頓時奇特花香滾滾而來,蘊藏著豐富的元氣,在空中化作畝許道田,不斷有道種飛入許應體內。

蚖七見狀,也自催動大日導引功,隻覺修為不斷提升,心中暗讚:“其他地方修煉,隻有早上才能修煉一段時間,而這株大槐樹下卻可以日夜不斷修煉。隻可惜槐花開放的時間隻有小半個月。”

但即便小半個月時間,也相當於在外修煉一年之久了。更何況,花開濃烈之日尚未到來!

更何況大槐樹的槐花中蘊藏元氣,幾乎是純陽元氣,省去不知多少淬鍊元氣的步驟。

老仆周布衣見一人一蛇如此張揚,心中冷笑道:“妖修!”

元未央詫異的望向許應頭頂的畝許道田,很快看出妙處,道:“許妖王,伱的這門功法很是奇特,我看你修煉,與其他妖修已經有所不同,好像是另一條極為不凡的道路。”

許應道:“此為種道之法,我無意中領悟出來的。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元未央想了想,道:“我需要問過母上,才能答覆你。”

許應大為不解,不知道為何學種道之法還需要詢問爹孃。

驍伯卻是心頭微震:“未央是打算與他交換功法?隻有交換功法這等大事,才需要詢問主母!但元家的功法豈能輕示與人?什麼種道之法能與元家的祖傳功法媲美?”

他看向許應的目光充滿警惕:“小騙子!若是冇有我跟在身邊,元家功法隻怕都要被他騙了去!”

許應跟著周布衣走入一座大殿,隻見殿內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站或坐或臥,千姿百態。

有人長出三顆腦袋六條胳膊,脖子伸得老長,身前身後捧著三本書,拿著三支筆,盯著書本寫寫畫畫。

還有人額頭長出眼睛,雙手也長出眼睛,似乎要以奇怪的角度去審視漂浮在空中的經文。

又有人仰頭大睡,鼾聲如雷,腦海中卻有神識溢位,如氣泡一般漂浮在空中。其人魂魄坐在氣泡中,盯著空中浮動的經文,一遍又一遍的嘗試各種功法。

還有人身邊到處都是書籍紙張,堆疊如山,把自己圍在中央,他的手臂足有十八條,不斷翻閱各種典籍,查證經文。

有人愁白了頭,有人喃喃自語,神態瘋癲,還有人大把大把的揪著自己的頭髮,已然禿了。

突然有人哈哈大笑,叫道:“我悟了!我悟了!”

然後便大口大口的吐血,被人扇一巴掌,喝道:“畜生,你悟了什麼?”這才清醒過來。

漂浮在空中的經文,是一張張金紙,上麵有手書文字,看字跡應該是女子的筆跡,很是秀氣。

這些金紙有光芒滲出,光芒將文字映照在空中,殿內每一個人都可以參閱。

蚖七興奮莫名,向許應道:“這裡有書看!過去一百年,我家裡的書都被我看完了!我書讀得多,你們有不懂的,可以問我!”

老仆布衣道:“許公子,元公子,這些文字便是陀嫗仙書的內容。”

許應仰頭看去,陀嫗仙書的內容是從基礎的導引功開始,采氣,叩關,交煉,二叩關,重樓,瑤池,神橋,三叩關,然後飛昇。

這是一套完整的“妖族功法”!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內容,應該是法術神通以及丹方經文。

“這有何可破解的?”許應大惑不解。

在他看來,陀嫗仙書已經將修煉步驟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每一步該如何修煉,都清晰無比的寫出來。隻要按部就班修煉,應該不會出多大問題。

然而這座大殿中,周家一眾天才人物卻窮經皓首,苦苦蔘悟領會,甚至查閱各種典籍,似乎很難破解。

“陀嫗仙書,是女子修煉的煉氣功法,男子若是修煉,恐怕會先去元陽。”

許應大致瀏覽一遍,便看出問題,修煉陀嫗仙書,要不了多久便會元陽儘去,化作元陰,變成男相女身。

若是女子修煉,那就冇問題了,反而精進神速。隻是這門功法似乎有些地方也語焉不詳,好像不太完整。

他又大致看了一下仙書中的法術神通,也多是配合功法才能施展的法術神通,不學功法,恐怕無法施展出威力。

不過,元未央對陀嫗仙書很有興趣,從開篇開始看起,看得很是仔細。

許應來到她身邊,悄聲道:“元兄弟,這是女子修煉的功法,男子不能修煉。”

元未央悄聲道:“我覺得這門功法似乎很適合我,與我元家儺法似有互補之處。”

驍伯麵色陰沉,出現在他們身後,伸手將兩人分開:“公子,你們倆的頭快湊到一起了,注意分寸。”

這時,許應注意到另有十幾位老者,白髮皓首,坐在大殿中央,冇有去看那些浮空的經文,而是盯著大殿中央祭台上漂浮的一根翠竹。

這是一根綠玉簡。

玉簡長約一尺,翠綠通透,彷彿美玉雕琢而成,又像是剛剛破土而出的竹子,似乎還能嗅到若有若無的竹香。

這根玉竹上寫著一列文字,是鳥篆蟲文!

許應心臟劇烈跳動一下:“這纔是真正陀嫗仙書!不對,不是陀嫗仙書。這玉竹上的文字,寫的是太陰元育功!”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