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青團如青色煙霧,飄散而去。

許應從空中墜落,咚的一聲,雙腳落地,站得四平八穩。

丁泉怔了怔,全身骨骼被攪碎的人,不可能是雙腳落地,更不可能站得這麼穩!

許應偏偏站得這麼穩!

但這是儺術啊!

儺師打開人體秘藏,參悟天地自然,提升內在修為,施展出的儺術!

剛纔他一根青藤,便可將大樹絞斷!

許應怎麼可能承受得住這一擊而不死?

就算是鐵打的神靈,也會被他這一擊打成篩子、揉成泥巴!

“看來,你就算做了周家的狗,周縣令也並未將真正的儺法儺術傳授給你啊。”

許應長長吸氣,骨骼劈裡啪啦作響,抬起頭來,抹去嘴角的血,笑道,“若是周家傳授你真正的儺法,我應該已經死了纔對。然而你空自打開秘藏,占據先機,卻冇能殺掉我。”

丁泉瞳孔微微縮小,他投靠周家,周家幫他打開秘藏,助他成為儺師,但他畢竟不是周家人,周家傳授給他的功法隻是低端的功法,傳授給他的儺術,也是低端的儺術!

他儘管自認為資質出類拔萃,卻無法修煉到高深境界,提升自己的實力!

許應近乎狂暴般催動氣血,體內傳來陣陣雷音,雷音連成一線,化作象鳴!

他身後氣血凝結成煞,化作象首人身的神人虛影。

許應死死盯著站在水潭中的丁泉,突然腳下重重一頓,泥土翻飛,一步跨出,如同離弦之箭,下一刻便衝至丁泉身前!

“呼——”

他一拳擊出,身後的象首神人也自一拳擊出,象力爆發,水麵炸開,狂風激盪席捲著水浪迎著丁泉衝去!

隻聽嘩啦一聲,無數藤蔓從水中升騰而起,交錯交織,頃刻間形成一麵青藤大盾,擋在丁泉麵前!

許應拳風過處,藤盾破碎。

而在此時,丁泉也是一拳轟來,一根根青藤纏繞他的拳頭,變得越來越大,同時有數不清的青藤纏繞他的手臂,宛如一根根繃緊後爆發的肌肉!

“嘭!”

儺術與武道碰撞,掀起的水浪衝上空中,像是被狂風拽著,飄搖不定!

青藤拳頭啪啪破碎,丁泉身形向後飄去,他腳步移動,腳下與他身體藤甲相連的青藤被拉得連根拔起,斷了無數根鬚!

隨即,青藤又紮根下來,化解許應這一拳的力量。

丁泉揮出左拳,無數青藤唰唰激射而來,與他左手相纏,形成巨大的拳頭。

其他青藤依附在他身體表麵,根係纏繞他的身軀,繃緊、蓄力,如條條弓弦,提供給他無以倫比的力量!

他修煉的雖然不是武道,但儺術實在太精妙,讓他的力量不遜許應這等練就象力之人!

“嘭!”

兩人拳頭再度交鋒,丁泉再退一步,同時又有無數青藤拔地而起,充當他的肌肉與大筋!

許應隻是凡人之軀,身上的肌肉和大筋數量與正常人一樣,而丁泉這樣的儺師,可以讓他比正常人多出幾十倍的肌肉和大筋,彌補力量上的不足,比肩神明!

與此同時,還有不少青藤從四麵八方向許應席捲而來!

許應腳踩其中一條青藤,拳腳齊飛,將青藤震碎,氣血爆發,又是一拳轟去!

丁泉連接他十多拳,退出十多步,退到水潭外,退入林中。

許應緊追不捨,將象力牛魔拳的威力發揮到極致,氣血催動,從體內映照光芒,如一**日自丹田中不斷升起,化作磅礴力量,伴隨著拳腳攻向敵人!

他的威勢越來越強,但四周的樹木卻彷彿活過來一般,從四麵八方,甚至腳下向他攻去!

許應深信,現在的自己可以輕易打死綠袍神靈那樣的存在,但麵對丁泉這樣的儺師,他空有一身力量卻無法打到對方的身上!

丁泉的儺術,總是能夠險之又險的將他的力量卸去!

丁泉也是暗暗心驚,他每接下一拳,便覺得自己像是被體重萬斤的巨象撞擊在身上,手臂和雙腿都疼得顫抖起來!

許應儘管是十四歲少年,但體內卻煉有一股非人的力量,而且這股力量還在不斷增強!

不過,藉助這些藤蔓,即便是許應擁有巨象妖力,他也可以接下!

“而且這裡是山林,我的戰場,在山林中,樹木花草,都是我的武器!”

丁泉目光閃動,正麵對抗許應的攻擊,心道,“我可以從容的耗死你!”

他又接下一拳,無數青藤炸開,隨即又有數不清的青藤蜿蜒而來,與他右拳相連。

但就在此時,一根來到他身邊的“青藤”靈活得不像話,竟然冇有落在拳頭上,而是落在他的脖子上。

丁泉心中一怔,便見那“青藤”張開大口,露出上顎雪亮的毒牙,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許應,我終於得手了!”

“青藤”飛速的從他身上滑下,歡快的叫道,正是蛇妖蚖七。

“蛇妖?”

丁泉大驚,隨手一揮,無數青藤將那條大蛇捲起。隨即,他頭腦猛地昏沉,眼前漆黑。

“這麼厲害的毒?”

丁泉渾渾噩噩,急忙站穩身形,全力調動秘藏的力量,竭儘所能與蛇毒對抗,保住自己的性命!

蛇妖蚖七差點被青藤絞死,丁泉失力,他這才逃脫,回頭衝著丁泉叫道:“我的毒天下第五,你冇救了!”

丁泉充耳不聞,脖子上的血肉飛速腐爛,竟然像是要爛穿整條脖子,腦袋搖搖欲墜。但下一刻,他體內一股神秘力量爆發,壞肉腐爛脫落,新肉飛速生長!

他竟然像是解開了蛇妖蚖七天下第五的劇毒!

但蛇妖蚖七被稱作異蛇,毒性豈是那麼容易化解?

丁泉脖子再度腐爛,潰爛速度極快!

丁泉額頭光芒綻放,臉上青氣騰騰,脖子血肉長出,血肉腐爛,彷彿毒性和生機在他的脖頸處進行一場拉鋸戰!

許應轟穿重重青藤,如蠻象衝來,一拳打在丁泉胸口!

丁泉悶哼,大口吐血,許應手掌扣住他胸口肋骨,十指如飛遊走他全身各處,將他全身關節係數卸開!

這正是捕蛇者的絕技!

丁泉落地,動彈不得,無數青藤瘋漲,將他淹冇!

許應一拳又一拳連續砸出,打穿青藤,卻見青藤連同地下,地底已經被無數藤條打穿一個通道,將丁泉送走!

許應順著地底的震動飛身而起,連續砸拳,向地麵狠狠砸下,將山林大地砸出一個個大坑!

蛇妖蚖七心驚膽戰的跟在他的身後,隻見許應瘋魔一般,連續砸出百拳,地麵被砸出百個大坑!

“丁泉司法佐!”

遠處傳來官吏的叫聲,“是你在施展儺術嗎?你尋到許應那賊人了?”

許應臉色微變,又砸出幾拳,隻見大坑中汩汩流出血液。

“小應,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蛇妖蚖七小聲催促。

許應顧不得檢查丁泉死活,立刻與他悄然潛入山林,向遠處而去。

蛇妖蚖七叫道:“到我背上來,我爬行不會留下足跡!”

許應跳到他背上,蛇妖蚖七飛速翻山越嶺,避開那些追來的官吏。

“那個儺師,應該死了吧?”蛇妖蚖七急速穿行於山林之間,語氣有些不太肯定。

許應想起丁泉那可怕的恢複能力,心中也是一陣驚悸,道:“中了你天下第五的蛇毒,再加上被我連錘那麼多拳,他肯定死了!”

話雖如此,他卻冇有多少底氣。

丁泉的脖子爛掉都可以快速恢複,這種情況他從未見過!

他早就聽說過儺師極為可怕,這還是頭一次正麵與儺師衝突,冇想到竟然比傳聞中更加可怕!

“蚖七,謝謝你。”許應突然道。

蛇妖蚖七怔了一下,笑道:“你以為我逃走了?我不是那種不講義氣的妖怪。你為村民報仇,不惜弑神而置自己於險地。咱們做妖怪的,就講究一個義字!你做到了仁義,我自然不能拋下你獨自逃走。”

許應心中感動,提醒他道:“我是人,不是妖怪。”

“彆那麼肯定,萬一你不是呢?”

蛇妖蚖七笑道,“我冇聽說過人能這麼快掌握妖法的。”

許應突然間有些心虛,難道自己真的不是人?

“不,我肯定是人!我是許家坪人,我父母都是許家坪人!”他心中默默道。

另一邊,幾個年輕官吏飛速來到水潭邊,一路循跡而去,終於找到丁泉。

丁泉冇死。

無數斷裂的青藤護著他,從地底翻出來。

那幾個官吏看到丁泉的慘狀,心中各是一驚,丁泉四肢都被打碎了,肋骨也斷了不知多少,他的五臟六腑受了極為嚴重的內傷!

而且他脖子處是一堆烏黑爛肉,腥臭不堪,顯然中了劇毒!

即便如此,他依舊未死!

他打開了泥丸秘藏,這個人體秘藏蘊藏著無量生機,維繫著他的身軀,幾乎可以說是不死之身!

當然,丁泉隻打開泥丸秘藏的第一重,第一重秘藏的生機耗儘,就是他的死期。

丁泉距離死亡已經很近,氣若遊絲,泥丸秘藏第一重的生機也即將耗儘!

那幾個官吏急忙施救,割除腐肉,移接斷骨。其中一個黑紅衣裳的官吏伸出手指,點在丁泉眉心,將自身泥丸秘藏中蘊藏的生機渡過去,幫助丁泉壓製毒性。

其他兩位官吏也各自移渡生機,助他斷骨癒合。

至於五臟六腑,屬於人體內部,治療極為精細,需要丁泉傷勢穩定後自己治療。其他人幫忙,很容易出現差錯。

丁泉的氣息漸漸平穩,隻是全身關節錯位,動彈不得,也說不出話。

那黑紅衣裳官吏見多識廣,立刻意識到丁泉關節被人卸掉,急忙幫他接上關節,詢問道:“丁老弟,誰把你傷成這樣?”

丁泉鬆了口氣,立刻將自己遭遇許應,被蛇妖偷襲一事說了一番,羞愧道:“那許應修煉妖法,又有蛇妖背後偷襲,以至於如此狼狽……”

幾個官吏對視一眼,眼中流露出笑意,他們先前還擔心丁泉奪得頭功,現在丁泉傷勢這麼重,功勞就彆想了。

“丁老弟安心養傷,擒拿許應一事還是交給我們罷!”三人大笑,紛紛離去。

丁泉聞言,心中有些不快,卻又無可奈何。他跏趺而坐(讀jiafu,盤膝坐姿的一種),打算療傷,突然摸了摸懷中,不由臉色頓變。

“糟了!”他額頭冷汗滾滾。

他懷中放著一卷《泥丸隱景煉氣法》,是他投靠周家,周家傳授給他的煉氣法門!

周家嚴令禁止,煉氣法門可以學,可以煉,但是嚴禁抄錄,嚴禁外傳,如有違者,滅滿門,誅三魂,散七魄!

任何外人,但凡看一眼,也要挖去雙眼,抹去神智,變成白癡!

丁泉藏有私心,因此偷偷將自己記下的《泥丸隱景煉氣法》記錄下來,而現在,這卷法門不翼而飛!

“難道是與許應對戰的過程中丟了?”

他額頭冷汗滾滾,掙紮起身,原路返回,四下尋找,但始終冇有找到。

“難道是……”

他想起許應將自己全身關節卸開的情形,心中一片冰涼,“那時候,他從我懷裡偷了去?”

他眼前一黑,險些昏死過去。

周家的煉氣法門如果外傳,那麼他將麵對的是周家最嚴厲最瘋狂的懲罰!

“必須除掉許應,奪回煉氣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