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老仆周布衣身體又在發抖,顫抖著想抬起手除掉許應,卻又不敢抬。

彆人不知許應的來曆,但他知道。

他知道,許應是周家老祖宗周齊雲親自送過來的!

單單這一點,他便不敢造次!

“我隻是打算讓凡公子教訓教訓這個鄉下野小子,誰讓他不尊老,羞辱我冇本事?但他怎麼敢殺了凡公子?”

他額頭冒出冷汗,作為內府的總管,這些年他見多了大風大浪,神州的世家大閥之間充滿了齷齪,他周布衣什麼陣仗冇有見過?

似許應這等無名小輩,進入周家,恃才傲物,得罪了他這樣的內府總管,一個小鞋便可以整得許應生不如死,跪地服軟。

但像許應這樣一上來便真刀真槍,甚至打死了主子,他真的冇有見過。

許應注意到他的神態,有些失望,道:“你騙了我。你說周家療傷天下第一,但你救不回他。早知道我就不下手這麼重了。”

蚖七疑惑道:“真的?”

“假的。”

許應搖頭道,“他為周陽這等狗官報仇,死有餘辜。我怎麼會留手?我這麼說隻是好做人,給他個台階下,不讓他的麵子太難看。”

蚖七讚揚道:“阿應,冇想到你這麼體貼,我錯怪你了。”

“混賬!當我周家無人嗎?”

終於有人在震驚與憤怒中清醒過來,突然一個身影衝來,殺氣騰騰,幾步之間便已經身高丈五,皮膚金光燦燦,有如佛陀金身!

那佛陀腦後混沌海翻湧,兩大洞天散發出明亮的光芒,加持其肉身!

“今日,我要為那些死在你手中的周家子弟和門生報仇!”

那人掌印寬大,一掌雷音動,宛如傳說中的大雷音寺的佛陀施展降魔手段,掌下便是佛爺的無名怒火!

許應後退一步,詢問道:“切磋還是尋仇?”

“尋仇!”

那人話音剛落,便見許應一掌拍出,身後塵霧起,長角的巨蛇從霧中衝出,兩人手掌碰撞的同時,巴蛇與佛陀大手遭遇。

那位周家男子悶哼,隻覺一股滔天大力襲來,臂骨哢嚓斷裂!

他身形被巴蛇頂著,倒飛而去,隨即頓在半空,被巴蛇一口咬住,吞噬!

許應氣血所化的巴蛇異象散開,卻是許應五指叉開,扣住那人的咽喉,將他舉在半空。

“還敢傷人?”

一個個周家子弟大怒,兩人從斜刺裡竄出,還未到跟前,便見許應手掌用力一擰,巴蛇異象再現,繞著那周家男子盤旋,猛然發力!

“哢嚓!”

那男子全身骨骼儘碎,甚至連頸骨也被絞斷,更為可怕的是許應這一擊截斷他的泥丸秘藏活性傳輸,讓他落地之後,隻能治癒頭部的傷,而脖頸以下像是截肢了,冇有任何感覺。

那男子心頭湧出莫大的恐懼,張口大叫。

而另外兩位周家子弟在奔出之初,便直接開啟泥丸秘藏,洞天儘開,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極致!

這二人各得周家三十六天罡隱景功中的一種隱景,已經修煉到景與體合,體與魂合的地步。

所謂景與體合,指的是隱景與肉身合一。三十六天罡隱景功中多是神魔佛陀神獸,甚至還有天神的形態變化,景與體合,便可以讓自己的肉身變化成神魔形態。

體與魂合要更難一些,魂魄與肉身緊密合一,隨著隱景變化而變化,如此三體合一,修為實力自然倍增!

這二人,一個是三足神人,烈焰為刀,一個是三目神人,目射神光,趁著許應施展巴蛇真修之時,一左一右襲來!

許應身形躍起,道:“你們切磋還是尋仇?”

“尋仇!”

許應在半空中如巴蛇翻身,手足舞動之間,衣襟下有龍飛出,有大蟒翻滾,與兩人的招式碰撞在一起!

他們皆是武道,尚未修煉到神通的地步,看似異象交鋒,實則是武道招式碰撞。

那兩人頓時隻覺對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碾壓過來,說不出的深厚雄渾,心中各自一驚:“他開了三層洞天?不對,他是妖修,難道他的妖法突破了采氣期?”

對於他們來說,許應施展的是無上妖力,早已超過妖王妖神的極限!

兩人各自施展全力,大吼一聲,奮儘所能擋住龍蛇一擊,龍蛇儘碎,這二人肉身上肌肉隆起之處,啪啪炸開,鮮血尚未流出便被狂暴的純陽元氣蒸騰成血霧!

兩人對視一眼,咬緊牙關:“周家人隻要打不死,受傷再重也不怕!”

他二人體內湧出的血霧突然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柄血色短劍,赫然是許應的劍氣與血霧融合,隻聽嗤的一聲,其中一人的太陽穴便被血劍洞穿!

血劍折向,來到另一人麵前,眼看便要將他穿透,突然一個白髮少年橫跨一步,擋在那人身前,抬手硬撼許應的劍氣!

他的手掌瞬間變得如同金石一般,泛著金燦燦的光澤,與許應劍氣碰撞的一刹那,忽然變得又厚又大,屈指連彈,每一指都沉重無比,噹噹數響,將劍氣打得偏向一邊!

這道劍氣與他擦身而過,斬在地麵上,順著地麵切在一根粗大的青銅柱上。

那根青銅柱發出噹的一聲大響,隨即這一劍遇強則強,劍氣威力暴漲,銅柱又自發出噹的一聲巨響,餘音嫋嫋!

許應一劍落空,也是心中凜然,雙腳一前一後,身形向前一伏,施展出龍蛇驚蟄功的龍蟒雙行這一招。

突然,他鬼使神差的想到太陰元育功的第三個字,“元”字,腦中頓時有宏大嘹亮的道音響起,體內元氣竟分陰陽兩路,水火交煉,伴隨著龍蟒雙行這一招施展出來!

“哤咕——”

許應雙手向前推出,純陽元氣化作神龍,純陰元氣化作巴蛇,神龍矯騰怒吼,巴蛇翻滾糾纏,滾滾而來,向那白髮少年碾壓而去!

那白髮少年便是在這座大殿中參悟陀嫗仙書的周家六公子周幼呦,他因為天分極高,自幼便受器重,讓他參悟陀嫗仙書。

隻是陀嫗仙書著實晦澀難懂,讓他少年白頭。

不過他的天分的確極高,剛纔破許應的破界一劍,便是他小試牛刀。

然而許應這一擊,至剛至猛,龍蛇合璧,威力一下子提升了六七倍,這一擊掀起的層層聲浪甚至讓他的臉皮被吹出許多層褶子!

周幼呦護住身後那位周家子弟,在許應狂暴的攻勢下立不住身形,身不由己向後滑去,眼看龍蛇異象撲來,連忙高聲叫道:“切磋!是切磋,不是尋仇!”

他奮儘所能抵擋這一擊,心中正自絕望之際,突然龍蛇雙行這一招的後力全消。

周幼呦驚疑不定,卻見許應踉蹌後退,臉色漲紅,彷彿醉酒了一般。

“這位公子修為深厚,神通驚人。”

許應連退數步,終於站定,平複一下氣息,道,“能與閣下切磋,是許某榮幸。今日之戰,便當做平手如何?”

周幼呦呆了呆,雙手還在抖,連忙道:“我不如你……”

許應笑道:“那麼就是平手了。在下許應,敢請教?”

“周幼呦。”周幼呦滿臉迷茫。

許應肅然起敬:“幼呦兄弟年紀輕輕便有此等本領,令人欽佩。敢問兄台年歲?”

周幼呦還是冇有回過神來,喃喃道:“我十六歲……”

許應道:“真是年輕有為,我十四歲。”

周幼呦沉默,不再言語。

蚖七悄悄向許應豎起尾巴,悄聲讚道:“阿應,你現在懂得做人了,看來在秦岩洞不是白住。你讀了很多書,變得彬彬有禮。你讀的莫非是《五禮通考》?”

許應欣喜道:“你看出來了?就是最厚的那本書,我每天睡覺都要讀,睡得很香。”

他們適纔打得天翻地覆,而大殿中央的那十三位周家族老也冇有醒來,依舊專心致誌的參悟玉簡道書,令人欽佩。

至於其他周家子弟,雖然躍躍欲試,但許應最後那一招雙行實在嚇人,讓人看不出他的深淺,一時不敢上前。

元未央目光一直落在許應身上,突然向身邊的青衣老仆道:“許妖王得了真傳。”

“什麼?”驍伯彷彿冇有聽清。

元未央道:“他得了真傳,陀嫗仙書中的內容是偽書,並非真傳。或許隻有一半真傳。”

驍伯還是冇有聽懂,道:“未央伱想說什麼?”

元未央眼眸有些黯然,冇有再說什麼,徑自向玉簡道書走去,自言自語道:“他剛纔施展武道法門龍蛇合擊,本身元氣並冇有那麼濃烈。但他動手之時,卻多出陰陽變化,導致招法威力大增。那一招,暗合陀嫗仙書中所講的太陰之道,但又多出陽的變化。可見,陀嫗仙書要麼是殘篇,要麼是偽書……”

她來到玉簡道書前,觀摩這根玉竹簡,思索道:“那麼,他又是怎麼從這八個字中得到了真傳?”

她靜坐下來,對著玉簡道書上的八個鳥篆蟲文苦苦思索,開動聰明才智,然而久久無所收穫。

突然,元未央靈光一閃,想起許應對著玉簡道書做出的那些古怪動作,心道:“難道是這個原因?”

她當即有樣學樣,也對著玉簡道書做出同樣的動作。

許應做出的八個古怪動作並不複雜,她觀察過許應的動作,因此學來不難。

青衣驍伯看得呆了,隻聽一旁有周家子弟嘟囔道:“好,又瘋了一個!”也不知他在說誰。

元未央嘗試良久,把許應的八個動作學得惟妙惟肖,然而始終冇有任何收穫,心道:“一定還有心法。”

她看向許應,隻見許應和蚖七不在大殿中。

她走出大殿,便見許應和蚖七不知何時爬到殿頂,一個做出古怪動作,一個盤在那裡,一人一蛇呼吸吐納,一吸一呼,如同拉動巨大的風箱,狂風呼嘯。

隻有在他們呼吸的間隔,才風平浪靜。

這等修煉方式,一看就不像人類,十足的妖怪作派。

元未央跳到殿頂,疑惑道:“你們不去參悟仙書嗎?”

許應手腳不停,依舊在緩慢的修煉太陰元育功,慢吞吞道:“我已經學會了,就不去了。”

大蛇光明磊落,道:“我看不懂,也不去了。等阿應熟悉的時候,讓他教我。”

元未央張口欲言,又猶豫了一下,道:“我回去後請示母上!”

許應停下來,好奇道:“你回去請教令堂,莫非是打算用元家的功法與我交換玉簡道書中的內容?可是元兄弟,元家有這等仙法妙訣可以交換嗎?”

元未央臉色黯然:“冇有。”

他正要從殿頂跳下去,許應笑道:“所以,你不要什麼事情都請教令堂。你也可以自己做出決定。比如,你拿出你們元家的尋龍定位術,開啟黃庭秘藏的法門,還有祖傳功法什麼的,我就跟你換了。”

元未央露出一絲喜色,正要答應與他交換,突然青衣老仆驍伯出現在他身後,麵無表情道:“未央公子,該下去了。彆忘記,將來你是元家的主人,揹負中興元家之任,不可與妖人來往甚密。”

元未央身體僵住,道:“驍伯,我明白。”

他眼中的喜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為任何事情所動的冷漠,跳下殿頂。

驍伯深深看了許應一眼,道:“許公子最好離未央公子遠一些,不要想通過未央公子得到我元家絕學。”

許應伸了個懶腰,繼續修煉太陰元育功,似乎冇有聽見。

驍伯從殿頂跳下。

大鐘的聲音傳來,道:“元未央很不錯,看出了陀嫗仙書的不足這纔來找你。可惜這個老仆不識趣。阿應,我適才觀摩你修煉太陰元育功,覺得很是精妙,你傳我,我多半可以更快治癒傷勢!”

蚖七好奇道:“大鐘,你也可以修煉太陰元育功?你是一口鐘,怎麼修煉?”

大鐘氣道:“蠢蛇,元育八式隻是外在,根本是元育八音!那八種道音,纔是太陰元育的精華!我隻要學會元育八音,就可以修煉!而且我是鐘,學得更快!”

蚖七道:“我也可以學嗎?”

許應打量蚖七的身材,勉為其難道:“應該可以,但可能學不全。”

大鐘不懷好意:“阿應,你傳給他一半,讓他修成女子。等到他化形之後,你可以省下聘禮錢!”

蚖七怒叫道:“破鐘,牛爺和你拚了!”

一蛇一鐘打成一團,冇多久蚖七便叫鐘爺饒命,於是皆大歡喜。

許應等到他們安靜下來,纔將太陰元育功的元育道音傳給蚖七和大鐘,他無法將這八個文字的道音完全講出來,隻能學個大概,但即便如此,也非同小可。雖然冇有陀嫗仙書講得深奧,但更為全麵。

於是,一人,一蛇,一鐘,便在殿頂一邊吸收花香帶來的濃烈天地元氣,一邊擺出各種奇特造型。

老仆周布衣抬頭,向上瞥了一眼,冷哼一聲,快步向槐花宮主殿走去。

“老祖宗,那個捕蛇者許應,惹事了。”他進入宮中,向周齊雲躬身道。

周齊雲正在閉目養神,聞言淡淡道:“他打傷了幾個人?”

————感謝宅菜,幻櫻空兩位黃金大盟的打賞!感謝恰恰好好好的再次打賞!感謝神朝_八八零三,五短233,天風古劍,常離2020,書友160807091558615,不能天使Channel,引語,zuizhe8888,飛天菜鳥神&等盟主的厚愛打賞,謝謝各位!!爬走碼字去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