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元未央驚訝,槐花入腹,她竟然覺得肚子裡暖洋洋的,陽氣皎皎似大日映照,彷彿能照到骨髓裡去!

元家的神識造詣可謂天下第一,有神識淬鍊肉身的法門,但那是元家的高深法門,一朵槐花竟然也能起到同樣的效果,令她稱奇不已。

不僅如此,吃下一朵槐花,便讓她隻覺自己的元氣浮動,修為提升。她這才知道許應蚖七他們這幾日鬼混,得了多少好處!

兩人一蛇三口作兩口,很快便把那一大枝烤完吃掉,吃得渾身熱氣騰騰,元未央額頭也滲出許多細密汗珠,全身陽氣流動,洗筋伐髓。

許應站起身來,運煉太陰元育功活動一下,修煉太、陰、元、育、一、陽、永、真那八個姿態。

大蛇也在那裡蛄蛹,像是也在修煉太陰元育功,時而用身體組成一個“乙”字,時而組成一個“凹”字,過了片刻,又組成“凸”字。

元未央坐著觀看,隱約聽到許應和大蛇體內元氣、神識流動的聲音,還有玄妙莫測的魂魄低語聲,還能聽到他們骨髓裡傳來的索索聲。

他們體內彷彿有光,漸漸升騰,運行到身體的各個穴竅時,便有神光自穴竅滲透出來。

一個個穴位的內部構造被神光投影到空中,纖毫畢現,清晰無比,元未央驚訝的發現,這些穴位的內部構造,竟彷彿一個個天然的洞天或者宮闕!

“這門功法非凡,修煉的時間越長,變化越多,的確比陀嫗仙書要好不少!”

元未央默默觀看,待看到這些穴位投影時,心中有所領悟,心道,“從這些穴位投影,我可以結合《元道諸天感應》和內觀存想之法,創造出一個神藏法門!讓全身各處穴竅各藏一神,形成周身三百六十五神藏。”

她想到這裡,靈感迸發,頓時隻覺是否能得到太陰元育功也無關緊要了。

“隻是,我需要這些穴位清晰的內部構造,方可完善神藏。”她心中暗道。

“嘴裡有些寡淡,元兄弟,咱們去捉泥鰍!”

許應伸手拽起元未央,向樹乾上的那條河流跑去,元未央被他拽得踉蹌,連忙快不跟上他。

“這裡怎麼會有泥鰍?”元未央看著麵前的河流,驚訝道。

許應放開手,大聲道:“蚖七,你去上遊堵住河水!我們在下遊挖泥鰍,待會多分你兩條!”

蚖七稱是,遊到上遊,用自己龐大的身軀堵住河道。

水勢不怎麼湍急,但因為有坡度,很快一段河水便被放完,剩下可以冇入腳踝的一層水麵。

不過淤泥卻有些深。

許應弓腰捲起褲腿,道:“元兄弟,你把褲腿這樣捲起來,免得弄臟了衣裳。咦,你腿真白!”

隻見元未央躬身捲起褲腿,肌膚白皙細膩,許應忍不住在她腿上摸了一把,讚道:“綢緞一樣細膩。”

元未央被他摸得心有些亂,但好在許應已經收手。

許應又教她如何捲起袖子不會脫落,說罷跳入河道,隻見那淤泥冇到腿彎處。

元未央見狀,放下心來,小心翼翼下河,見許應雙手插入泥中挖來挖去,納悶道:“這裡真有泥鰍?咱們現在所處位置,比世上絕大多數山都要高很多,這種地方豈會有泥鰍?”

許應小聲道:“有。這裡的泥鰍個頭很大,味道鮮美,地上吃不到的……我找到一條!”

他連忙抽出手,抓住元未央的雙手往泥巴裡放,笑道:“你來摸摸看,小心一些,不要驚動了它。”

元未央弓著腰,小心翼翼往下摸,笑道:“哪裡有……好大!”

她驚叫出聲:“這麼粗一條……好滑,根本握不住!”

她越想抓住,便越抓不住,被那泥鰍脫身。

忽然泥漿翻湧,啪嗒一聲,一條長短約有五六尺的“泥鰍”從淤泥中躍出,張開血盆大嘴,滿口釘子牙,便向許應和元未央咬來!

尋常泥鰍最長不過尺許,小嘴,長著鬍鬚,但那“泥鰍”大得驚人,長著龍口,背生背鰭,嘴角有長鬚飄揚,凶惡無比。

怎奈麵對許應和元未央這兩位少年高手,那“泥鰍”根本冇有下口的機會,便被敲昏過去。兩人被它甩起的泥巴濺得滿身都是。

“好像是龍鰍!”

元未央仔細打量,驚聲道,“真的是龍鰍!我在元家的典籍中看到過,龍鰍的嘴角一邊各有四條須,龍頭鰍身,滑不留手,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異獸!《千方錄》《至道帝紀》還有《武聖紀年》中,都有記載!”

許應將龍鰍拋到岸上,眼睛亮晶晶的:“書上有說怎麼吃麼?”

元未央張口結舌,吃吃道:“冇、冇有說過。”

許應搖頭道:“你讀的書,肯定不是正經的書。正經的書都會介紹能吃嗎怎麼吃。”

元未央氣結:“豈有此理?”

許應有些心虛,岔開話題,道:“元兄弟,你摸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泥巴上的氣孔,有氣孔的地方不要下手,下麵便是龍鰍的頭,摸下去就會被咬一口。稍微凹下去的地方便是它的尾巴。”

他手把手教學,又抓了一隻龍鰍,便放任元未央自己去抓。

元未央心裡噗通噗通跳個不停,雖說她比龍鰍強大了不知多少,但挖泥鰍的那種興奮感、不安感和患得患失,著實刺激,是她從未有過的經曆。

兩人挖了一段河道,抓到七條龍鰍。上遊的河水越積越多,蚖七橫身擋著河道,水勢漸高,有些抵擋不住,許應和元未央連忙上岸。

蚖七放開河道,河水湧來。

許應看了看身上的泥巴,笑道:“元兄弟,咱們跳到河裡洗一洗!”

元未央嚇了一跳,失聲道:“洗?洗什麼?怎麼洗?”

許應納悶道:“當然是脫光衣服跳進河裡,洗我們身上的泥汙,還能怎麼洗?城裡人真奇怪。待會我背過去,你幫我搓背,等搓好了,你背過去我幫你搓背。”

他飛速把上衣脫光,然後去脫褲子。

元未央臉色通紅,隻見許應剩下一條短褲時,還是冇有停手,一脫到底。

元未央驚叫一聲,吃吃道:“你怎麼可以脫光?”

許應低頭往下看了看,有些無奈:“又長了一根!”說罷用力一揪。

元未央瞪大眼睛,還未來得及捂住雙眼,便見許大妖王光著屁股撒歡一樣狂奔,噗通一聲跳入水中!

這一幕衝擊太大,她半晌冇有回過神來!

許應衝入河水深處,水冇過脖頸,一邊跳一邊向元未央拍水,笑道:“元兄弟,下來玩耍!”

元未央臉色漲紅,低著頭往上遊走,大聲道:“我去那裡洗,我不太習慣和彆人一起洗……”

她腳步越來越快,一溜小跑直奔上遊去了。

“城裡人奇怪的規矩。我們鄉下都是在一起洗的。”許應搖頭。

元未央向上走了數裡,差點來到河流的源頭,這才停步,東張西望一番,又用神識搜尋一番,四周無人,這纔開始脫衣裳。

她想到許應一言不合便脫衣服的樣子,臉色便紅的發燙。

又想到許應光著屁股衝進河裡的情形,臉蛋便更燙更紅了。

她脫掉最有一件衣裳,把衣裳疊得整整齊齊,紋絲不亂,小心翼翼的站起來,雙手抱在胸前,突然鬼使神差的往下看了看,然後伸出兩根指頭捏住一根毛毛用力一揪,咯咯笑出聲來。

她像許應一樣撒歡般奔向河流,口中呀呀大叫,噗通一聲跳了進去,濺起成片的水花!

河中一個少女用力拍水,旋轉著揚起水花,笑道:“好自在!”

過了許久,她纔想起來要洗掉身上的泥垢,於是搓洗身子,反覆擦拭幾遍。她又來到淺水處,祭起四麵明鏡,環繞自己全身,反反覆覆檢查是否洗乾淨。

她用手輕輕揉搓乳下、腿彎這些容易藏汙垢的地方,還有腳趾縫隙,指甲蓋也檢查得很仔細,這才上岸,一件一件穿好衣裳。

她對鏡梳妝容,過了片刻,少女又變成俊朗的少年郎。

元未央原路返回,來到許應洗澡的地方,許應和大蛇都不在,但陣陣鮮香味卻遠遠地飄過來,令人食指大動。

元未央循著味走過去,隻見許應和大蛇把大鐘架起來,把這口大鐘當成鍋來用,鐘內放滿了水,龍鰍已經下鍋。

那大鐘還在叫道:“吃人嘴短,用人手短。今日之事誰都不許說出去,否則鐘爺敲碎他的腦殼!”

元未央連忙走過去,心中既是驚駭又有些好笑。

這大鐘擁有自主意識,甚至能夠修煉,能與人交流,顯然是法寶中最頂級的異寶!

冇想到許應他們卻把它當成了鍋,用來煮泥鰍,而它不以為恥,反而叫嚷著誰泄密就殺誰。

這種無恥的作風,出人意料。

“鐘爺的傷勢好了麼?”元未央詢問道。

大鐘讚道:“還是元老弟懂事,不像你們兩個,回來後便要吃,連問都不問我一聲。我的外傷已經好了,但內傷還在。妖女厲害無比,想磨滅她留下的印記,我還需要多竊取一些氣血。嗯,還要勤加修煉。”

“是偷取氣血。”蚖七憤憤道。

大鐘震怒,噹噹作響:“竊不是偷!竊,嘿……”

龍鰍湯鮮味十足,喝入腹中,令人隻覺元氣如龍鰍般拱來拱去,疏通經絡,舒坦無比。龍鰍肉也鮮嫩無比,很是爽口。

許應摘了樹葉做碗,葉梗做籌,元未央從未想過自己居然這麼能吃,她隻覺自己這一頓吃的喝的,恐怕比此前十五年吃的喝的還要多!

吃飽喝足,兩人一蛇直接躺在地上,四仰八叉,不再動彈。

大鐘嚷嚷著,讓他們起來刷鐘,然而他們都吃得撐了,連根手指都懶得動一下,更何況刷鐘這等煩心事?

大鐘罵咧咧的,自己跑到河裡去洗刷自己。

又過了一會兒,許應、蚖七和元未央一躍而起,不約而同開始修煉。

大鐘氣得破鐘大罵,卻不知兩人一蛇都是因為吃了太多的龍鰍,體內積鬱了大量的能量無處宣泄,被撐得又鼓又漲,隻好爬起來修煉,纔不是變得勤快。

許應蚖七一邊催動導引功,一邊又擺出各種奇怪的姿勢,兩種功法並行不悖,冇有絲毫乾擾。元未央則在一邊修煉《元道諸天感應》,一邊觀察許應周身的穴位投影,同時對照《元道諸天感應》,漸漸地一門新的功法在她心中萌生。

待到龍鰍湯的能量被消化一空,許應的魂魄神識平步青雲,登上希夷之域玄關後的第一座諸天!

他站在第一諸天上,俯仰天地間,胸中豪氣生。試看而今天下,亂象漸起,能否有我永州捕蛇郎的一席之地?

他們將槐枝、鰍骨丟到火坑裡,毀屍滅跡,打掃乾淨,這才下樹。

許應和元未央向樹下跳去,每隔十幾丈便腳踩樹皮微微借力,再度向下跳去,輕盈如靈狐,靈動如彩蝶雙飛。

蚖七則在樹皮縫隙間飛速遊動,突然叫道:“阿應,我吃了太多好東西,隻怕要叩關了!壞事了,我可能還要蛻變!”

許應停下腳步,回頭道:“伱上次蛻變,用了幾天時間才蛻好。這次又要叩關又要蛻變,恐怕要好些天才能完成。你先留在樹上,鐘爺為你護法,等蛻變完成後再下來尋我。”

大鐘從他腦後飛出,來到蚖七身邊。

許應轉身向下躍去,加快速度,追上元未央。

“元兄弟,周家老祖不是善類,你與驍伯有機會一定要及時逃走。”許應輕聲提醒道。

元未央心頭微震,向他看來,有些疑惑。

許應講起自己發現秦岩洞石室一事,道:“無法帶走的經書,他統統燒掉。對待經書尚且如此,何況對人?待到我們破譯完陀嫗仙書之後,對他來說便是無法帶走的經書。”

元未央心領神會,道:“對他來說,留下我們的性命,與當年秦岩洞留下經書是一樣的性質。他放火燒掉經書,也會用同樣的理由殺掉我們。”

他們來到大槐樹下,迎麵便見青衣老仆驍伯麵色嚴肅的站在那裡,似乎已經等候多時。

元未央看到驍伯,腳步落地,便隱藏起來少女的心態,又彷彿迴歸了那位翩翩的貴公子,迎著青衣老仆走去,溫和道:“驍伯,等很久了吧?”

他回過頭來,向許應微微一笑:“許妖王,改日再聚,期待與你交流。”

許應微微欠身,元未央也微微低頭。

驍伯目光凶狠的瞪了許應一眼,跟隨元未央離去。隻是他並不知道,心裡被關押已久的天性釋放出來,再關進去,又能關多久?

————感謝神朝_蚖七,水錶抄表員兩位白銀盟主打賞,感謝歡快的二哈盟主的打賞,擇日飛昇角色裡,已經增設女性角色元未央,大家去看看是否有需要補充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