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大槐樹上,蚖七又爬回樹冠交叉處,一邊呼吸吐納,積蓄力量,準備叩關,一邊靜候二次蛻變的到來。

“臭蛇,這次蛻變你會蛻變成人嗎?”大鐘問道。

蚖七很是期待,笑道:“大妖修成妖王,便可以變化成人。我修成妖王那會兒,因為喝了許多龍血,所以耽擱了。但這次是第二次蛻變,一定可以變成人。”

大鐘頓時來了興致:“阿應雖然傳你太陰元育功,但你確信你參悟透徹了嗎?若是隻參悟出太陰,那就會變成女子。甚至有可能雌雄同體!”

蚖七嚇了一跳,心中惴惴,心神不寧。

大鐘連忙喝道:“你正值叩關期,叩尾閭玄關,心不至誠,玄關不開!快快收心,不要去想變男變女,順其自然!”

蚖七連忙收心。

大鐘圍繞他團團旋轉,輕輕搖動,發出鐘鳴,助他靜心,心道:“這事怪我,若非我提變男變女之事,他也不會胡思亂想。但願此次能化形成功!”

四周花香濃烈,天地元氣充沛得過分,因此無須服用大藥,在槐花香中便可以叩關突破。

不知不覺到了夜間,奈河湧現,大鐘守著蚖七,忽然覺得天氣轉涼,氣溫陡降。自從來到槐花宮之後,它還是頭一次在外麵過夜,因此不知夜間竟然會這麼冷。

它連忙把蚖七往火坑旁邊推了推,免得把蚖七凍僵。

就在這時,大槐樹腳下,奈河的對岸,忽然有點點鬼火聚在一起,飄飄蕩蕩,向大槐樹飄來。

“古怪……”

大鐘仔細感應,鐘體震盪一下。那些向大槐樹湧來的鬼火,竟是無數騎著高頭大馬,身披腐爛鎧甲的陰間鬼兵!

這些陰間鬼兵隊列整齊,不僅騎著白骨馬,還有騎著巨型牛魔的,騎著骨龍、骨鳳的。

又有陰兵挑著破破爛爛的大旗,旗麵迎風飄展,陰風從旗麵透出,便見窟窿裡鑽出許許多多古古怪怪的陰間生物,有著滑膩黝黑的身軀,在旗麵窟窿裡鑽來鑽去。

而在陰間鬼兵的大軍中央,是一麵籠罩數畝地大小的華蓋,像是破破爛爛的大傘,隻是華麗無比,但也四處都是破洞。

華蓋四周,垂下許許多多長長的飄帶,顏色純黑,也被腐蝕了,千瘡百孔,迎風飄蕩。

華蓋下,陰鬼森然,有鬼王捧著鬼頭刀屹立,殺氣騰騰。

而在華蓋靠後的地方,坐著一尊偉岸身姿,頭戴帝王之冠,瓔珞垂珠,身穿金黃龍袍,蟠龍繡於胸口。

隻是這位偉岸存在此刻也是冇有半點血肉,帝王之冠下的麵龐是一具白骨,抓住龍椅的手也是森森白骨!

大鐘當了一嗓子,暗道一聲糟糕:“周齊雲選的地方,風水不好!槐花宮的主人,應該是一尊帝王!難怪槐花宮一直冇有被人占據,原來那帝王死後也居住在這裡!現在,主人回來了!”

它突然明白過來,為何泥丸宮主人遲遲冇有來“收割”周齊雲,原來是在等槐花宮主人的到來。

周齊雲占據槐花宮,槐花宮主人自然不能坐視。

周齊雲與槐花宮主人對決之時,就是泥丸宮主人的收割之時!

“周齊雲若是無法應對此劫,那麼覆巢之下無完卵,阿應隻怕也要糟糕!”

它遙遙相望,心中默默道,“不知這位帝王,是人間的哪位帝王?”

這時,隻見周家老祖周齊雲走來,背後跟著十三位容貌高古的老者,他們蒼老無比,正是一直坐在大殿中央參悟玉簡道書的那十三位周家族老。

許應驚訝,這十三位周家族老參悟玉簡道書,一直不聞天下事,為何這時醒來了?

十三位族老的背後,則是拆大廟世界的周氏子弟,男女老幼都有,一個個麵色凝重,如臨大敵。

“我隻是偷了根柱子,不至於要動這麼大陣仗吧?”許應心底實在發虛。

周齊雲經過他的身邊,腳步不停的走過去,道:“殿內少了根柱子,是誰拿的?”

許應正要狡辯,周齊雲身後那十三位周氏族老齊刷刷抬起手來,指向許應。

許應於是不再狡辯,道:“是我拿的。難道這根柱子很重要?”

周齊雲走向宮外,淡淡道:“拿了也就拿了,反正這座行宮也不是我周家之物。”

許應頗為驚訝,周齊雲一向是所過之處,地皮都要刮乾淨的,今日為何如此大方了?

“這座行宮的正主來興師問罪了。”周齊雲淡淡道。

許應跟著他走出槐花宮,抬頭看去,但見無邊無際的陰間鬼兵屹立在空中,隊列整齊,冇有發出任何聲響。

而在大軍的中央,千瘡百孔的華蓋之下,一尊白骨大帝衣冠楚楚坐在那裡,鬼王如文武百官站在下方。

許應心中凜然,道:“為了一根青銅柱,還不至於如此大張旗鼓。周老祖,對方不是來找我的。”

周齊雲歎了口氣,卻露出笑容:“來找我的。想來泥丸宮主人一直在等待這個機會,而今他終於等來了。”

許應明白他的意思,槐花宮之所以無人占據,因為這裡是有主之地。彆人忌憚此地主人,因此不敢來搶占!

而槐花宮主人,便是這位興師動眾的白骨大帝!

泥丸宮主人之所以一直冇有來“品嚐”周齊雲,也是在等待槐花宮主人前來興師問罪!

泥丸宮主人在暗,槐花宮主人在明,他要同時對抗兩人,隻怕凶多吉少。

周齊雲道:“麵對這些老不死,真的不能犯任何錯。任何一個閃失,都有可能死亡。”

他說的錯,是槐花宮。

此宮雖好,但周家不應該在冇有弄清楚來曆便占據此地,也是周家長期跋扈慣了,纔有此疏漏。

“從槐花宮的門額上的文字來看,他是一位上古煉氣士,比鐘爺的主人恐怕還要古老一些。”

許應遙望那位白骨大帝,心道,“那麼他是誰?倘若蚖七在這裡,一定能認出他是哪位人間帝王。”

周齊雲身後一片清光,清光如潮,向上湧動,悠然道:“但也可以讓泥丸宮主人放心出手,給了我格殺他以絕後患的機會。”

許應聞言,心中微動:“他有信心同時對抗兩大儺仙般的存在?”

天空風雲湧動,雷霆交加,無邊無際的烏雲籠罩槐花宮,沉沉壓下,突然電閃雷鳴間,烏雲中飛出一隻漆黑大手,手下業火熊熊,壓向槐花宮!

這隻黑手遭遇到周齊雲身後的清光,猛然頓住,雷火形成一道薄薄的光幕,如利刃般四麵八方掃去。

許應立刻察覺到空間微微震動一下,然後便見大槐樹上多出一道傷口,深入樹身。

而在不遠處,一座山頭無聲無息飛起,像是被無形的鋒刃將山頭切了下來。那山頭飛出數十裡斜斜墜落,卻又遭遇餘波的衝擊,突然炸開。

這一幕無聲無息,待過了一個呼吸的時間,纔有沉悶的巨響傳到眾人耳中。

許應急忙調運神識,催動天眼,這纔看清天空中的景象。

隻見周齊雲身後還有一個周齊雲,坐鎮在無量空間之中,看似不大,實則無邊廣闊,周身散發著青光。

那如潮水般湧動,不斷上升的清光,便是從這個周齊雲體內散發而出!

“元神?”

許應頓時想起棺中少女的元神,但隨即察覺到不對。

棺中少女的元神強大,有如實質,但肉眼卻無法看見,甚至連元神散發出的光芒,也是寸寸毫光。

而周齊雲的“元神”雖然更為龐大,但總有些虛,而且光芒肉眼可見,不是毫光。

許應仔細打量,才發現周齊雲的“元神”的頭頂有一團火,那是魂魄上的陽火。

“魂魄應該有三朵陽火,左右兩肩,頭頂百彙。周齊雲怎麼隻有一朵……是三昧真火!”許應突然醒悟過來,隻覺難以置信。

周齊雲竟然合魂魄三朵陽火,煉成三昧真火,天分天資真是高得可怕!

“他不懂煉氣士的功法,應該是挖掘煉氣士和儺仙大墓,從那裡得到的一些殘缺傳承。他憑藉殘缺傳承,煉成三昧真火,並且把自己的魂魄修煉到這般強大地步!”

對儺師來說,三昧真火是已經失傳了不知多久的上古絕學,神秘莫測,根本不知道煉法。而周齊雲卻將三昧真火複原出來,此等有大勇大智之人,令人欽佩。

許應看向那位白骨大帝,但見其人也有元神,藏於身後的黑暗空間,那尊元神遍佈黑氣,破破爛爛,黑氣便是從元神腐爛的孔洞中溢位。

那隻烏雲壓城的黑手,便是白骨大帝的元神顯化而成,否則根本看不見他出手!

而擋住他的元神之手的,便是周齊雲的魂魄。

他們一個魂魄,一個元神,碰撞一記,無形交鋒,神通的餘波在兩隻手掌間爆發,形成了無形的衝擊,導致槐樹樹身被切開一個傷口,遠處的一座山頭被削飛。

若是不動用天眼,根本看不到真相!

突然,許應身邊的周齊雲沖天而起,下一刻便已經來到空中,飄浮在華蓋前。

他衣衫獵獵,身形雖小,卻彷彿無比廣大,那支陰間鬼兵數以萬計,又騎著各種異獸骸骨,占據幾十裡空間。但在他麵前,彷彿這支陰間鬼兵隻是一群細小的螻蟻!

他的氣勢爆發,濃烈至極,清光照射之處,嚴禁如臂使指的陰間鬼兵忽然間便亂了起來。一個個白骨陰兵紛紛抬起手,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掌。

他們的手掌,接觸清光的部分在飛速的長出血肉和皮膚,骨骼也在恢複活性,血肉肌膚沿著他們的手臂往上爬,很快爬到他們的肩部。

他們的胸腔中,也有心臟在躍動,在生長。

他們的五臟六腑漸漸長成,死亡凋零的屍骨漸漸恢複活性。

數以萬計的陰間鬼兵一時間殺氣儘去,一個個癡癡的看著自己的複活過來的屍體。

周齊雲邁步向華蓋下走去,身影籠罩在華蓋陰影中的那位白骨大帝也抬起手掌,看著自己掌上血肉滋生,眼眶中有鬼火躍動。

“這就是儺術麼?”

一個古老的聲音響起,白骨大帝反覆觀看自己的手掌,聲音從陰影中傳來,“在我那個時代還冇有這種奇特的法術。我感受到了我尚在人世時所擁有的強大力量……”

他突然重重握手,手掌上的血肉炸開,又重新化作白骨。

“可惜,複生隻是假象!”

白骨大帝緩緩站起身來,聲音夾雜著轟隆隆的雷音,“你企圖用血肉之身控製我,然而卻讓我從你衍生的血肉之中感受到了你的蒼老。你掌握著生機,卻和蜉蝣一樣早衰易衰,隻有三百年的壽命,比我們這些冇有掌握生機的煉氣士還要短暫。你,煉錯了吧?”

周齊雲臉色微變,白骨大帝趁著他心神動搖的一瞬,突然一指點出,白骨指頭所過之處,空間旋轉扭曲!

與此同時他的身後,元神向一口浮空的彎刀躬身一拜,彎刀呼嘯斬來,直奔周齊雲身後的魂魄而去!

許應眼角跳動一下:“這位白骨大帝說得冇錯!周齊雲明明打開泥丸秘藏所有洞天,掌握了無窮無儘的肉身活性和生機,怎麼還會衰老,怎麼會隻有三百多年的壽命?可見他並非跳出泥丸宮主人的陷阱!”

高手相爭,最忌心神不寧。

周齊雲被白骨大帝直指內心深處的破綻,讓他氣息浮動,心神不安,於是便出現了破綻!

就在此時,槐花宮附近的大地突然炸開,一個龐然大物發出雷鳴般的吼聲,直奔天空中的周齊雲而去!

“泥丸宮主人!”許應驚聲道。

夜色中,那龐然大物遍體鱗光,凶焰滔天,不知是龍是蛇。

而在那大物的頭頂,坐著一具骨架,人骨迦趺而坐,顯得極為細小。

“老師,你終於捨得出現了!”

周齊雲突然哈哈大笑,同樣是一指,迎上白骨大帝的驚神一指,手指碰撞的刹那,白骨大帝指節突然節節炸開!

而白骨大帝的元神祭起的彎刀呼嘯斬來,彎刀正中周齊雲魂魄脖頸,將他魂魄一刀兩斷!

“我已經煉到泥丸秘藏的極境,魂魄不死不滅!”

周齊雲轉身迎上龐然大物,微笑道,“老師,這是你當年傳功於我時,所冇有想到的吧?今日,我便請老師見識一下,伱也未曾領悟出的極致境界,送老師上路!”

————感謝第110位盟主,書途終同歸的打賞,感謝黃金盟宅菜又加了個鐘!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