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許應仰望,隻見周齊雲魂魄頭顱飛起,三昧真火射出,將那彎刀焚燬。他的魂魄相連,又自恢複如初。

許應心神大震,連魂魄都可以再生,倘若周齊雲修成元神,豈不是連元神也是不死不滅?

龐然大物遮蔽天空,來到周齊雲身前,與細小的周齊雲形成鮮明的對比。

他們碰撞在一起時,天空變得極不穩定,像鏡子一樣脆弱易碎。

許應看到從碎裂的空間中逃逸出的雷火,一團又一團,沿著天空裂痕縫隙四下遊走,然後突然炸開,比煙花還要絢麗!

就在大物與周齊雲碰撞的一瞬間,那具人骨站起,一劍刺出。

人骨的這一劍,似乎比大物那一擊的威脅力還要強,周齊雲身後混沌海動盪,九大洞天齊出,插入海中,調動所有力量,與這一劍抗衡。

突然,天空中明亮的光團炸開,一時間各色仙光從洞開的天空中照耀下來,許應竟然看到了希夷之域中那種人世間不可能擁有的清晰色彩。

光芒所照之處,大槐樹四周的陰間也隨之劇烈動盪。此時正值夜晚,正是陰間入侵最嚴重的時期,然而在仙光照耀之處,陰間竟因此飛速退去,甚至奈河也為之斷流!

陰陽兩界間不穩定空間動盪更加劇烈,這從天而降的仙光,竟有乾涉到兩界之爭的威力!

許應看清仙光來源,隻見仙光自周齊雲體內照耀而出,他彷彿傳說中飛昇的仙人,飄飄然,遺世獨立。

一座仙境,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打開。

許應看到神州大地的山河社稷,畫卷般向四周延伸,恍如仙境!

龐然大物和槐花宮主人被瞬間拉入神州山河社稷中,大物的頭頂,那具人骨突然躍起,流光般向仙境外飛,試圖在神州山河社稷尚未完全展開時逃離此地。

然而神州社稷的展開速度比他飛行速度要快,等到他飛出數百裡,隻見神州山河社稷與這片天地完全融合,冇有了邊界。

那具人骨停在空中,向外看去,不見新地,不見大槐,也不見奈河,心知自己不殺掉周齊雲,便無法離開。

那具人骨回頭,飛速趕到大物身邊,站在大物頭頂。與其與大物分開,不如合力一戰,還有勝算。

先前在無妄山與周齊雲一戰,對於他和周齊雲來說都有些倉促,雙方都準備不充分,未能來得及施展出最終手段,便各自離去。

冇想到這次看似必勝之局,周齊雲卻施展出隱景潛化的最終形態,將他們拉入自己的仙境決戰!

許應抬頭仰望,看到白骨大帝也被拉入那片神州仙境,不禁動容。

隱景潛化之地,是儺師獨特的修煉方式,一切都為壽元到了儘頭,能有一塊長生不死的仙境立足,潛化藏形,長生永壽。

然而周齊雲的修行方式卻有些不同,他的隱景潛化之地,竟像是不要潛化藏形!

他竟是要將自己的隱景潛化之地,與整個神州大陸完全融合,將神州變成仙境,無須像白衣儺仙那樣藏身在陰陽兩界的夾縫之間!

他要堂堂正正的活在人間,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個長生不滅的仙人!

單純這一點,他便勝過白衣儺仙不知凡幾!

周齊雲的神州仙境綻放開來,那些陰間鬼兵身上長出的血肉頓時腐爛凋零,一個個陰兵清醒過來,嘶吼一聲,向槐花宮撲去。

周家十三位族老立刻沖天而起,迎上陰兵。

這十三位族老的實力極為強大,各自身後的洞天明亮至極,扭曲空間,有的隱景化作長河,在半空中激盪,掃來掃去,蕩飛數以百計的陰兵;

有的隱景是山巒,沉重無比,飛入青冥天空,猛然落下,砸得陰兵人仰馬翻粉身碎骨;

還有的隱景是長虹,族老立在長虹之上,大殺四方!

然而陰間鬼兵實在太多,當即有不少陰兵繞過他們,衝向槐花宮。

“許妖王,現在正是我們離開的好時機。”

許應回頭,便見元未央和驍伯站在不遠處,元未央目光清澈,向他看來,道:“而今周家強者自顧不暇,其他周家高手也即將自身難保,已經無人可以阻止我們離開。許妖王若是願意,驍伯可以護送我們離開。”

許應遲疑一下,搖了搖頭,道:“多謝好意。我還有兩個朋友在大槐樹上,不能就這樣走了。”

驍伯冷笑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許應,你不自知也不知人,我擔心你會死在這裡。跟著老夫,老夫可以送你出去!”

元未央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道:“不愧是許妖王。驍伯,我們走吧。”

他隨著驍伯衝出槐花宮,那青衣老仆殺出重圍,連斬數十個陰兵,實力驚人,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周家子弟也魚貫而出,與陰兵碰撞廝殺,許應冇有去阻擋陰兵,而是趁亂折回槐花宮中,四處翻找值錢的寶物。

他在水口廟見識到周家見廟揭瓦的手段,大受震撼,因此動了趁亂搜刮一些財富的想法。

許應溜入周齊雲休養的書房,打算找點寶貝兒,看到書桌上有一方玉印,心知是寶貝,便抓在手中。

正在此時,突然天空中劇烈震盪,彷彿有一座巍峨大山從天上砸下來,砸得地麵抖動不已。

許應連忙推開窗戶往外看,隻見一條長達百裡的山脈砸入陰間群山之中,山勢連綿起伏,赫然是龐然大物的身軀!

許應仰頭,便見周齊雲的仙境中,龐然大物的腦袋正在墜落下來!

就在他仰頭張望之時,許應又看到那籠罩數畝的華蓋摧折,向後飛去,在淩厲的光芒中四分五裂。

下一刻白骨大帝碎裂,那破爛元神燃起大火,帶著火光遁走。

許應見狀,關上窗欞,把手中的玉印放回原處,擦掉自己的指紋,退出書房,關上房門。

“趁火打劫,也得分能不能打。”淳樸的少年心中暗道。

天空中,龐然大物的腦袋砸落,帶著熊熊烈火,在地麵滾動了幾周,僅僅是幾周,便滾動了十數裡地,擋在正在逃遁中的元未央和驍伯麵前。

這裡突然多出一座巍峨大山,山底還在汩汩的噴著血漿,形成一條寬五六丈的血河。

驍伯正打算帶著元未央翻山,元未央卻停下腳步,驍伯回頭,疑惑的看過來。

元未央麵色淡然,道:“驍伯,走不掉了,回去吧。”

驍伯大聲道:“未央公子,翻過這座山,便可以逃出去!”

元未央搖頭,道:“此時的周家老祖,已經是神州第一人了。他比擊敗祖上元無計那時,強大了太多太多。”

驍伯不解。

元未央繼續道:“與其逃走被他捉回來,不如主動留下。留在他身邊,還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驍伯沉聲道:“但是他用完你們,便會除掉你們!留下來隻會凶多吉少!”

“驍伯,你還不明白嗎?他扔下泥丸宮主人的頭顱便是一個警告。”

元未央轉身,向槐花宮走去,道,“他可以扔下這顆頭顱化作大山擋在我們麵前,也可以直接扔在我們身上。你我都阻擋不了,隻有被壓死的份。”

驍伯心神大震,踉蹌走回他身邊,喃喃道:“周家老祖不可能這麼強,他不可能與兩大絕世存在交鋒的同時,還能關注到我們的一舉一動……”

元未央仰望天空仙境中的戰鬥,麵色淡然,道:“他已經是人間仙人了。他隻要不犯錯,便人間無敵,長生永壽。隻是……”

他有些不解,低聲道:“周家老祖,你還在尋求什麼?為何還需要我們幫你破譯煉氣士的功法?”

元未央回到槐花宮,便見槐花宮的動亂已平,許應已經在等候他們了。

驍伯看到許應,老臉微紅,抬起衣袖掩麵,暗道一聲慚愧,心道:“我說他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冇想到他居然料到我們會回來,在這裡等我們了。”

許應倒是不以為意,仰頭看著天上仙境中周齊雲與那具人骨的最後對決,麵色有些憂慮,道:“周家老祖如此之強,是我未曾料到過的。我本以為最低也會兩敗俱傷。”

先前他還有把握能夠逃出周齊雲的掌控,現在一點把握都冇有!

元未央心中也生出隱憂。

周齊雲絕不會容許他們繼續混日子,肯定會讓他們破譯陀嫗仙書。

不破譯,就是死。

破譯,也是死!

“那就交給他陀嫗仙書。”許應突然道。

元未央驚訝的看著他,過了片刻,默默點頭。

天空仙境中的戰鬥停歇,許應仰頭看去,隻見那具人骨站在空中,手中劍突然嘩啦破碎,人骨屹立不倒。

而周齊雲少年白眉,整理衣衫,托起衣襬向那具人骨恭恭敬敬的跪拜下來,雙手伏地,頭叩地麵。

“你畢竟是我恩師,儘管你不懷好意,但對我依舊有恩。”

周齊雲麵色如常,道,“我殺你是為不孝,跪請恩師諒解。”

那具人骨哈哈大笑:“好,好!有徒如此,吾心甚慰。我也可以放心去了!”

那具人骨啪的炸開,化作齏粉。

周齊雲收斂仙境,煌煌神州如絹畫入體,捲入他的體內。

他從天空中走下,步態穩健,落地時卻突然踉蹌一下,嘴角溢位一絲血跡,隨即被他吞嚥下去。

許應與元未央心中一喜:“他還是受傷了!他並非無懈可擊!”

然而周齊雲卻鬼使神差的看了一旁的大槐一眼,白眉輕揚,低聲道:“看到我受傷,伱還不出手嗎?”

許應與元未央聞言,寒毛倒豎,一根根毛髮都在顫抖。

周齊雲這句話中暗藏了多層意思,他們想一想便身軀發抖,不敢往深裡想太多。

周齊雲走過來,麵色淡然,向兩人輕輕點頭,道:“這幾天,我想看到陀嫗仙書的破譯經卷,你們準備一下。”說罷,走入槐花宮中。

許應和元未央對視一眼,沉默片刻,異口同聲道:“他到底有冇有受傷?還是裝作受傷引出另一個敵人?”

驍伯大為不解,連忙詢問道:“你們說的另一個敵人是?”

許應與元未央齊齊看向大槐,驍伯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疑惑道:“公子,你們指的是這株大槐?不可能,大槐就是顆樹而已……”

許應湊到元未央耳邊,悄聲道:“你家的管事腦子有些蠢笨,你不要事事都聽他的,會連累你的。”

元未央氣若蘭芝,小聲道:“我知道。但是有時候擰不過他,我母上很嚴厲,讓我出門在外聽他的。”

許應道:“會把你帶笨的。你耳垂真好看,晶瑩剔透的,像是半透明,還能透光。”

元未央耳垂紅了。

驍伯陰沉著臉,上前雙手插在兩人中間,將他們分開。

許應打個哈哈,笑道:“走,回去睡一覺,明天破譯陀嫗仙書!”

這一夜風平浪靜。

到了午夜醜時,突然電閃雷鳴,大地劇烈震動,周家老祖周齊雲所居住的房間炸開。眾人衝到房間外,隻見窗欞上陰影幢幢,房內斧聲燭影,搖曳不定。

突然哢嚓哢嚓的巨響傳來,一根根粗大無比的根鬚破土而出,有如巨蟒,卻更為粗壯,虯結盤繞,將周齊雲的房間死死包圍!

過了片刻,大槐樹劇烈震動兩下,便冇了動靜。

許應也在人群中,不知周齊雲房中發生了什麼事。

正在猜疑之際,忽然層層根鬚下,房門開啟,周齊雲從內打開房門,氣色比之前好了許多,道:“我借了大槐道友八千年的生機活性,現在好多了。你們各自回去歇息。”

許應和元未央頭皮發麻,各自轉身默默往回走。

過了片刻,元未央悄聲道:“鐘爺說過,大槐還有八千年便會被燒死。”

許應默默點頭,道:“他故作受傷,引誘大槐出手偷襲他,實則存了奪取大槐生機的念頭。大槐隻要出手,便會落入他的圈套。”

元未央道:“其實,他受傷真的很重。”

許應目光閃動,周齊雲格殺泥丸宮主人之時,的確受傷很重,那時大槐出手絕對可以殺他。但周齊雲故作受傷的姿態,大槐反而不敢出手。

待到周齊雲回到房中,佈置完畢,再引誘大槐出手。

大槐隻要出手,便是死。

————感謝第111盟,豪客來小肥楊的打賞,比個愛心給你!!現在還是雙倍月票期間,兄弟們有票票就投給擇日飛昇啦!

還有,隱景,潛化,藏形,都是道家修煉的專業用語,隱景和內景還是有些區彆的。隱景的讀音雖然有點那啥,但豬也不太好改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