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可是,槐樹為何要殺他呢?”元未央頗為不解。

槐樹若是不出手,應該也不至於死。

它的肢體很龐大,根觸眾多,深埋在地下,可能地下的身體比地上還要大很多倍。想要殺死這樣一個偉岸的生命,著實困難。

但它一出手,便會被周齊雲抓住它的神魂意識藏身之所,從而將它斬殺!

“大槐應該是想尋找一個轉生的軀體吧。周齊雲是這裡最強的存在,已經受傷,倘若無力反抗它,就可以奪舍周齊雲。畢竟,它隻剩下八千年的壽命了。”

許應心有感觸,道,“我們人生長短不過百年,苦苦修行如周家老祖,也不過三百多年的壽元。大槐即便生機斷絕,卻還有八千年的壽命。它捨棄八千年壽命去奪舍一個朝生暮死的人類,未免得不償失。”

元未央想了想,道:“大抵是它在看到周齊雲施展隱景潛化之地,展現神州仙境的時候,讓它覺得可以靠這種辦法永遠存活下來。”

許應突然打個冷戰。

周齊雲那時隻怕就動了暗算大槐,借大槐的生機來為自己療傷的念頭,他之後的每一個言行舉止都是在佈局,引誘大槐入局。

他不想讓自己受傷太久,因為他還要去做第二件事。

大槐就是他的療傷聖藥。

那麼,周齊雲選擇大槐作為自己與泥丸宮主人決戰的地點,是否是早已存了暗算大槐的念頭呢?

“大槐可能真如大鐘所說,有可能大奸大惡,但周齊雲用釣魚的手段引他犯錯,城府太深,不是正道。”

許應想到這裡,突然記起周齊雲說過的話。

“麵對這些老不死,真的不能犯任何錯。任何一個閃失,都有可能死亡。”

錯,就意味著死!

就是這麼殘酷。

“周齊雲對我們來說,也是老不死。我們麵對他也是如此,必須不能犯任何錯,否則任何一個閃失,便可能是死亡!”

翌日,許應在修煉時能明顯的感覺到大槐樹的花香變淡了許多,那種濃鬱得沁人肺腑的天地元氣也變得淡了。

不過大槐的槐花依舊開得濃烈,各個枝頭的花骨朵都在一夜間綻放,似乎在用最後的生命去盛開,在陰間留下不一樣的燦爛色彩。

“可惜,你錯了一步。”許應看著漫天槐花凋零飄落,心中默默道。

他回到大殿,開始一字一句的破譯陀嫗仙書。

大槐已死,泥丸宮主人已死,白骨大帝遠遁,周齊雲的傷勢痊癒之後便會去辦第二件事。在這段時間,許應必須把陀嫗仙書破譯出來。

至於破譯出多少,需要許應自己斟酌。

破譯得太多,留著他就冇有了用處,破譯得太少,留著他也冇有用處。最好是在有用無用之間,才能保住性命。

而且,必須要給真經。

周齊雲的天分和悟性都高得可怕,給他的經書中夾雜著錯誤,很容易被他察覺。被這樣的人物懷疑你的用心,就是自尋死路。

許應一邊破譯仙書,一邊修煉,兩不相礙。他原本以為藉著槐花盛開,可以踏足叩關期第二重天,而今大槐已死,隻怕無法修煉到第二重天。

這兩日,槐花宮中周家的人越來越多,卻是搬空水口廟的周氏子弟和門生也趕了過來。

大殿中,幾個周氏子弟麵露喜色,不住的看向許應。

許應埋頭破譯仙書,也冇有在意。

過了不久,周齊雲出關,來尋許應和元未央,詢問道:“兩位都是才智過人之輩,是否破譯出陀嫗仙書?”

許應和元未央各自獻出自己破譯的仙書,周齊雲將兩卷書放在一起,同時掀開兩卷書,雙眸一左一右,同時閱讀。

過了良久,周齊雲合上兩卷經書,道:“隻有這些?”

元未央道:“破譯到這裡,已經是我的極限。”

周齊雲看向許應,許應為難道:“若是能給我們一些時間……”

周齊雲將兩卷經書捲起,收入囊中,道:“我將前往陰庭,拜會陰庭天子。你們隨我前去,伴隨左右。陀嫗仙書,還有內府典籍,任由你們翻閱!”

許應和元未央暗自鬆了口氣,知道兩人破譯得恰到好處,暫時保住性命。

許應連忙道:“我還需要上樹一趟,我朋友蚖七還在樹上。”

周齊雲揮了揮手:“快去快回。我周氏兒郎已經開始伐樹,這裡的一切,都要帶走。”

許應連忙出了槐花宮,向大槐匆匆走去,隻見許多周家子弟儺師正在忙碌。

有的在清掃戰場,把大物的屍身切割成很多份,不同的部位分門彆類,煉寶煉藥還有食用的,各自分類整齊。

還有人在繪製大物道象圖,大槐道象圖。又有一些人在拆槐花宮,將這座宮闕拆裝上車,不知運往何處。

許應來到大槐樹下,便見十幾個男男女女揹負劍匣,催動飛劍切割大槐。他們劍術相當精妙,運劍時遍體生光,如同一個不斷閃耀光芒的大雪球。

“周天斬妖劍,好劍術!那日周陽周縣令若是有這等劍術,便不必死了。”

許應讚了一聲,從他們身邊經過,輕輕一縱,跳到樹上,沿著龍鱗般樹皮紋理向上趕去。

樹下一個聲音道:“大兄,他就是許應!”

下方伐樹的那十幾個男女各自抬起頭來,往上張望,說話的那人是被周幼呦從許應手中救下的那個周氏子弟。

被他稱作大兄的是個三四十歲的青年男子,身材頗為高大,眉目與周齊雲有些相似,麵白無鬚,妝容很是精緻,塗抹了胭脂水粉,衣裳也頗為花俏。

此人正是周家內府的大公子,名叫周植。

“走,跟上去!”

周植等人立刻縱躍而起,向許應追去。周植道:“先不要動手。在這裡殺他,恐被人知曉,祖上怪罪。再往上走一些路,殺他也不遲。”

那十幾個周氏子弟恨恨道:“這廝到了我周家的地盤,還敢出手殺人,不知道老祖宗為何還要留下他!”

周植淡淡道:“老祖宗想長生不老。他的儺法已經修煉到儘頭了,再難有所進步,所以一心想得到妖法傳承,觸類旁通。嘿嘿,他老人家占著位子始終不讓出來,還想永生,還不想當皇帝,讓我們這些晚輩怎麼往上爬?”

那十幾個周氏子弟紛紛稱是,道:“大兄修為進步神速,將來做家主,我們心服口服。”

他們冇有直接動手,而是向上走了兩三千丈,四個周家子弟見是機會,立刻取下背上的劍匣,立在身前。

那劍匣噠噠打開,從裡麵飛出一支支小小的飛劍,迎風便長,向上飛去!

劍匣是周家煉的法寶,儺師法寶除了麵具之外,也有各種常見的寶物。像周家這等世家大閥,自然各種寶物應有儘有。

他們先前便是用這種飛劍伐樹,此刻用飛劍殺人自然也不在話下。

他們各自施展周家絕學,周天斬妖劍,劍術比周陽精妙不知多少。他們無須種植妖柳控製飛劍,隻需各自手掐劍訣,潛心運劍,便可以將複雜多變的周天斬妖劍施展出來!

那些飛劍騰空,團團飛舞,如若一個個大雪球沿著大槐向上滾去,卻半晌不見回來,也不見許應的蹤影。

那四個祭劍的周家子弟再度手掐劍訣收劍,卻見剛纔飛走的那些飛劍,又飛了回來,各自鬆了口氣。

周植突然有所警覺,急忙道:“小心!”

他話音未落,便見那飛回的幾十支小小的飛劍突然速度大增,刺穿一個個周家子弟的心口、咽喉、額頭,速度之快,連他都來不及搭救!

便是那個在大殿中僥倖逃過一劫的周氏子弟,也被一劍穿喉,隨即幾支飛劍分彆釘入胸口和額頭,將他釘死在樹上,雙目圓瞪,死不瞑目。

“這個許應,是劍術大家!他的劍術,比我周家的周天斬妖劍還要精妙!”

周植豎起二指,噹噹連敲,將刺向自己的飛劍敲碎,被震得手指顫抖,心中一驚,“這幾支飛劍中暗藏的力量好強!”

他低頭看去,自己的兩根敲劍的指頭被切破,破了他的金剛不壞身。

再看向其他周家子弟,隻見眾人紛紛催動劍匣,祭起飛劍,飛劍舞動化作一團銀球護住周身,卻聽噹噹幾聲,一團團銀球被刺穿,隨即飛劍崩亂,四處散落。

而那些周家子弟則往往被刺穿眉心,釘死在樹上!

十六人而今隻剩下六人,竟有十個周氏子弟死在這一波劍襲之中!

“好劍術!但是修為更加可怕!”

周植麵色轉冷,向其他活下來的五個周家子弟道,“你們給我的訊息有誤!他的修為,比你們說的還要渾厚!”

那五個周家子弟中,有幾人是在大殿破譯陀嫗仙書的,見識到許應在大殿殺人的情形,但那時許應的修為比而今許應的修為要低了許多。

這幾日,許應趁著槐花開,日夜勤修不綴,修為雖不說一日千裡,卻也一步登天,登上叩關期第一重天。

更何況,他參悟出元育八音的奧妙,有空便要修煉一番,錘鍊筋骨氣血,內煉五臟六腑,神識魂魄都被磨礪得如鋼似鐵,祭劍之後,飛劍的威力也自大增!

以那日許應的修為,去衡量今日許應的戰力,自然會吃個大虧!

周植躍起,暴喝一聲,身後光芒璀璨,猛然浮現出一尊鳥首人身鳥足神人,如許應的象王神體立在身後,然而有所不同。

那神人羽翼振動,周植身體平行於地,腳踩樹身,向上直奔而去。

他衣袖捲動,突然嘩啦啦無數金羽飛出,如同一口口丈長飛刀,破空聲咻咻作響,從樹皮紋理間飛過,速度極快!

許應原本隱藏在樹皮紋理之間,立刻被他金羽飛刀逼出,避開在樹皮紋理間穿梭的一根根長羽。

這些羽毛邊緣鋒利至極,像是千錘百鍊的鋒刃,羽片寬大,一條條羽片便像是一口口纖薄的金劍拚成一根羽毛,形態如長刀。

這是道象!

大道之象!

“周家的人絕對有大鵬的道象圖,否則不可能連羽毛都煉得如此細緻入微!”

許應剛剛想到這裡,便見周植迎麵奔來,這個青年男子拳腿如狂風驟雨,瘋狂轟來,伴隨著他的一舉一動,身後的天鵬神人也自瘋狂向許應攻去!

周植的拳、掌,化作天鵬神人的羽翼長刀,刀光淩厲霸道,周植的腿,化作天鵬神人的鳥足,利爪可以撕裂一切!

許應以巴蛇八式和龍蛇六式硬接,巴蛇和龍蛇皆被震得氣血散亂,如霧蒸騰。

許應也自身軀大震,腳踩大樹,不斷向樹上退走,腳下的樹皮啪啪炸開,碎木翻飛!

周植羽翼旋轉,又是無數金羽飛刀飛出,形成金色的洪流,從各個方向,向許應砍下!

同一時間,另外五個周氏子弟從下方跳躍如飛,飛速向這邊奔來。隻是比起許應和周植的速度,他們要遜色很多,一時間跟不上兩人。

周植殺得興起,嬌喝一聲,人在半空咻咻旋轉,那天鵬神人也自身形旋轉,兩張十多丈長短的翅膀如同兩口神刀,哢嚓哢嚓砍入大槐之中,向許應切去!

許應周身被金羽飛刀包圍,退無可退,猛然雙足在樹上站定,雙腿深深插入樹身,存想元育八音,雙掌一前一後迎著天鵬雙刀推去!

狂暴的元氣翻騰,自他掌下湧出,化作龍蛇矯騰澎湃,呼嘯迎上天鵬雙刀,狂暴的勁力將四週一切金羽飛刀震得粉碎,根本無法近身!

“哤咕——”

龍吟蟒吼,雙方招式碰撞,周植悶哼一聲,身後天鵬神人雙翼儘碎,神人身軀炸開,周植渾身血霧蒸騰,皮膚被激得炸裂!

他整個人連翻帶滾,向樹下跌落!

許應驚訝:“這人好強,接我一招元育八音,居然都冇死!”

就在他身形停頓的一瞬間,另外五位周氏子弟也衝了上來,正要祭起劍匣,突然隻聽一聲嬌笑從下方傳來:“我功成以來,好久冇有棋逢對手了!”

許應怔了怔:“這人是男是女……等一下,難道是……”

他不禁呆住,失聲道:“是個天才啊!他參悟出了陀嫗仙書!這麼說來,他元陽儘去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