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天空中兩道劍氣飛梭在新地的山川之間穿梭來去,每當迎上日光,便泛出絢爛的光彩。忽然,其中一道劍氣飛梭沖天而起,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在蚖七的大腦袋上。

劍氣頓消。

元未央站在那裡,胸口劇烈起伏,臉色也因為太興奮而染上紅暈。

她有些氣喘,畢竟是頭一次禦劍飛行,消耗太大,饒是她修為不俗,也累得夠嗆。

元未央強於神識,但元氣不如許應深厚,她可以神識運劍,施展出更為複雜多變的劍招,但元氣不深厚便堅持不了多久。

許應強於元氣,神識不如元未央,正打算也停下來,突然,他身後揹著的劍匣無人自動,劍匣中有劍氣歡快低鳴,似乎在雀躍,很想飛出劍匣。

許應心中微動,想起自己與匣中劍氣一起感悟水口廟劍意的情形,立刻調動神識,與匣中劍氣接觸。

他的神識剛剛觸碰到劍匣中的劍氣,那劍氣便藉著他的神識從匣中躍出,下一刻,許應周身纏繞的劍氣突然暴漲!

“咻!”

他的眼前一黑,卻是他的速度大增,血液從頭部流向腳底板,大腦缺血。

許應急忙鼓盪氣血,視野這才恢複,隨即頭皮發麻,隻見他眼前一黑的那麼短短片刻,他飛越了七八裡地,竟然迎著一座大山撞了過去!

現在他的速度太快,比先前快了四五倍,劍氣破空,在身後留下一個個雪白的氣團!

後方,元未央和蚖七驚叫,隻見許應周身劍氣暴漲,破空發出雷鳴,身後甚至拖著一道劍氣流光,迎著山峰撞上前去!

許應竭儘所能神識控製劍氣,掌握方向,但還是與那座山峰擦身而過!

“嚓!嚓!嚓!”

一連串刺耳的聲響傳來,那座山峰側邊一塊塊巨大的山石飛起,被許應周身的劍氣從山體上切下來!

許應心臟差點提到嗓子眼裡,卻見劍氣掠過那座山峰,自己反而冇有受到任何傷害,不禁又驚又喜。

“袁天罡前輩的劍匣,果然厲害!”

他速度越來越快,但也感覺到元氣消耗速度也越來越快,連忙道:“住!住!住!”

他竭力調動那道匣中劍氣,躁動的劍氣震動不停,但漸漸被他穩住,許應終於有一種控製劍氣的感覺,放慢速度。

隻是這道劍氣依舊躁動不安,時不時便要飛騰一下,他還需熟練運劍,才能如臂使指。

過了片刻,蚖七見到一個方圓丈餘的劍氣圓團向自己飛來,不由毛骨悚然,連忙叫道:“阿應,你當心把我腦門切出一個大坑!”

許應展開雙臂,四周都是躍動的劍氣,徐徐落地。

突然,劍氣猛地一收,嘩啦啦如水流動,儘數收入他背後的劍匣中,消失不見。

“真是好劍!”

許應讚歎一聲,道,“袁天罡前輩這麼好的一個人,為何養的劍氣如此暴躁?難道他其實把自己暴躁,煉入劍氣之中,因此自己才能保持平和?”

蚖七看不到自己的腦門,連忙道:“我腦袋如何?還在嗎?鐘爺,鐘爺,你敲我腦袋一下,讓我聽個響……好了,彆敲了,暈!”

許應和元未央興致勃勃,又坐了下來埋頭討論,把自己在飛行時遇到的困難說了一番,對原有的禦劍訣加以改良。

不知不覺間,夕陽西下,龍輦還未駛出新地,也看不到永州城,更彆提零陵了。周齊雲似乎也迷了路。

四條神龍拉著他們走得累了,周齊雲於是停下龍輦,讓四龍歇息。

蚖七也終於可以從龍輦中出來放風,心中極為歡喜。

他們歇息的地方就是一片大湖,湖邊是淺灘大澤,清澈見底。蚖七遊入水中,在湖麵上形成一道道前進的波瀾,將湖中的大魚驚得不斷躍出水麵。

大蛇趁機填飽肚子。

許應打量四周,隻見這裡三麵環山,中央有個小山頭,與其他山勢冇有接觸,孤零零的杵在這裡。

小山頭並不高,隻有三四十丈,也不是很大,但是山上卻有許多古老的樹木,長出了龍鱗狀的樹皮,有些樹看起來隻怕已有上萬年。

許應走到山腳下,卻見樹上坐著一尊尊石像,石像不高,大的有一人高,小的隻有拳頭那麼大。

他在山下走了一圈,這山上竟然密密麻麻,到處都是這樣的石像,看樣子隻怕數萬不止。

他抬起腳步,正想到山上細看,突然耳畔傳來陣陣奇特的雜音,像是有人在他耳畔竊竊私語。

大鐘立刻緊張起來,發出噹的一聲大響,將許應腦中雜音煉去,喝道:“阿應,不要動!還記得被我鎮壓在井底的大傢夥嗎?這裡有那種東西!”

許應頓時記起當初在小石山的情形,那時奈河入侵,他與追殺者被困小石山荒廟,看到井邊有鎖鏈,便往井中看了一眼,看到井底有隻大眼睛!

那時,他便聽到這種奇特的竊竊私語聲,以至於心智被迷!

“這裡不是一個大傢夥!”

大鐘緊張萬分,喃喃道,“我感應到了成千上萬個大傢夥……怎麼會這麼多?就算我全盛時期,也頂不住……”

許應聞言,立刻神識運鏡,向這座山丘看去。

就在此時,他希夷之域中的天眼明鏡嘩啦一聲破碎,一股莫名的力量入侵他的希夷之域,邪惡又神聖,古老,強大,異常,要將他的神識完全抹殺!

這種力量,異於鬼神的力量,異於儺師的力量,不是世俗的力量,彷彿是從另一個世界而來!

隻一瞬間,許應的天眼破碎,神識近乎瓦解!

當此之時,大鐘自許應腦海沉降下來,進入希夷之域,大鐘一路噹噹作響,將那股侵襲而來的邪惡強大的力量擋住!

許應的希夷之域中,那朵純陽異火的火焰突然暴漲,大火彌空,將那股入侵的力量燒得吱吱作響!

大鐘鐘聲震盪不斷,從許應日月雙眸,一路跨神橋、走瑤池,下十二重樓,鐘聲震來蕩去!

它又飛臨許應五臟仙山,將侵入五臟的異常力量煉去。

純陽異火也在空中燒來燒去,將那股來自山嶺間的異常力量煉化。

許應神智還是渾渾噩噩,神識被摧毀近半,元未央見他氣色不對,伸出一根手指輕輕點在他的眉心。

許應隻覺眉心冰涼,自己混亂的神識漸漸收攏,穩定下來,向元未央道謝。

元未央疑惑道:“許妖王,你的神識為何突然瓦解?”

大鐘聲音凝重道:“他剛纔何止神識瓦解?若是冇有我和他體內的異火,隻怕連命都丟了!阿應,你到底看到了什麼?怎麼會引起異常力量的侵襲?”

許應看向麵前這座矮小山頭,驚疑不定,道:“我剛纔看到了一片神光,光芒是從這些小小石像上發出的,每一道神光都直通天際,像是連接著另一個時空。然後……”

他晃了晃頭,喃喃道:“然後,我就看到祂們在看著我,從另一個世界看著我……”

“祂們?”

元未央疑惑,“祂們是誰?”

許應搖了搖頭,詢問道:“鐘爺,你在小石山井中除了鎮壓棺中少女之外,鎮壓的另一個龐然大物是什麼?”

大鐘沉默片刻,道:“一尊下凡作惡的天神。現在我遭到重創,不再鎮壓小石山古井,那尊天神隻怕與妖女一樣,也逃了出來。待我養好傷,一定要把祂與妖女一起抓住,重新塞回井中!”

許應沉默。天神,天道世界中的神祇。

被他用鞭子驅趕走的瘟神,也是來自天道世界的天神。

但是剛纔他用天眼觀察這座小山丘上的石像時,也被對方觀察,那一刻,有上萬雙眼睛注意到他,否則也不會頃刻間將他神識摧毀!

但是,這麼多天神,哪裡來的?

這些天神,與這座小山丘上的石像又有什麼聯絡?

許應瞥了正在閉目養神的周齊雲一眼,心中默默道:“既然周老祖來到這裡,在這裡落腳,那麼一定不會無的放矢。難道此地與陰庭有關?”

過了不久,夕陽落山,天色黑暗下來。

這座小荒丘卻漸漸明亮起來,而且光芒越來越亮,光芒如燭,卻洞照雲霄,似乎能夠照到另一個世界!

元未央、驍伯與蚖七從未見過這種景象,紛紛抬頭觀望,而許應用天眼看到的卻要比這幅景象還要壯麗萬千倍!

“至道大聖明孝皇帝的帝紀中記載,帝與仆三兩人至蒼梧,經鬼崽嶺入幽冥。”

許應回頭,隻見周齊雲不知何時起身,來到他們身後,也在仰頭打量這座小荒丘。然而此刻的小荒丘卻隱約間變得無比巍峨,遠超附近其他山峰!

“至道大聖皇帝便是從這裡進入陰間,找到陰間天庭,與陰庭天子對話,訂下了陽間的神權皇權一統的協議。至道大聖皇帝晚年昏聵,致使盛世毀於一旦,陰庭也趁機撕破協議,插手陽間。”

周齊雲邁步向山中走去,道,“今日我效仿至道大聖皇帝,拜訪陰庭,你們可隨我來。”

許應亦步亦趨跟上他,詢問道:“周老祖是效仿至道大聖皇帝,與陰庭天子再訂神權皇權一統的協議嗎?”

周齊雲悠然道:“我若是皇帝,為天下百姓社稷,便會打入陰間續訂協議。但我不是。而今朝廷聖神章武皇帝尚在,我身為臣子,豈能越權?那豈不是要謀反?”

他頓了頓,道:“我此來,隻為我自己。”

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私心。

許應左思右想,不知道他來到陰間天庭,究竟是想謀朝篡位時不讓陰間搗亂,還是驅逐陰間守護永州?

周齊雲引領著他們走入那越發巍峨的山中,天空中的燭光更加明亮,他們步步登山,忽然隻見天空中無量的神光倒灌下來。

這一刻,許應和元未央兩人都感受到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強大意誌以及異常力量,一股一股的降臨,注入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像之中!

石像在轟隆轟隆長高,變大,周身神光,高達千仞,坐在一株株比大槐也不遑多讓的古樹上。

祂們坐在古樹的指頭,如鳥,目光中冇有任何感情,目視著許應等人。

許應向上望去,天空中的神光照耀,萬千道神光組成一座大殿的穹頂,隻是這座殿堂的廣大,令人難以想象,不可思議!

“這些是天神的投影!”

大鐘的鐘聲輕輕震盪,顯然這不可思議的一幕也將它鎮住了,低聲道,“我家主人那個時代,可冇有聽說過有這種地方。這三千年來,神州大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煉氣士會消失,為何這裡有這麼多天神組成一座大殿?”

它掛在小石山上太久了,三千年不問世事,它發現自己空活了三千年。

“帝紀中說,這裡叫做天神殿,是通往陰庭的道路。”

周齊雲走在他們前方,道:“尋常人無法來到這裡,他們會被天神的威嚴影響,陷入癲狂,自相殘殺。有我守護著你們,可以讓你們免收天神影響。”

他修為深不可測,同時對抗著萬千尊天神的思維入侵。

元未央低聲道:“他比當年的至道大聖皇帝,恐怕還要強一分兩分。記載中的至道大聖皇帝,並冇有這麼強大。”

許應跟著周齊雲,隻見道路兩旁是懸崖峭壁,下麵是無數蠕動的屍骨,那些屍骨是被天神意誌影響的屍骨,還在往上爬,不知自己早已死了不知多久!

他打個冷戰,突然想起一事,額頭漸漸冒出一滴冷汗:“既然是天神殿,那麼這裡是否有瘟神?瘟神,還記得我用鞭子抽過祂麼?”

就在這時,一尊樹上的天神石像緩緩的轉動腦袋,向他看來。

————感謝第113盟,明明不臭盟主的打賞!再度感謝宅菜大盟續了五個鐘!!老闆英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