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許應有一種被人盯上的感覺,四下張望一眼,隻是這裡石像實在太多,而且大多相似,他也不知到底被誰盯上。

這時,又有石頭挪動的聲音傳來。

許應循聲看去,卻看不出是哪個石像發出的聲音。

“鐘爺,瘟神不記仇吧?”他小聲問道。

“記!”

大鐘也想起許應鞭打過瘟神一事,悄悄道:“還記得上次你打祂之後,祂便立刻戳你一指頭嗎?祂不但記仇,而且記得特彆清楚!”

許應隻覺背上發癢,道:“我能開天眼看看後背嗎?我怕瘟神的觸手已經插到我後心裡了。”

大鐘連忙道:“不可!你忘記剛纔發生的事了?你若是開天眼,這些天神都會注意到你,天神意誌會直接把你腦袋塞滿!你的下場,就和懸崖下的屍骨一樣!”

他們走在山間一條羊腸小道上,下方懸崖峭壁,無數不知自己已死的屍骨不但往上爬,還往往因為一件寶物而廝打,那懸崖下,各種寶物堆積如山,引誘著人們的無窮**。

他們是被天神意誌影響的人,死而不知已死,永遠這樣渾渾噩噩下去。

蚖七覺得背上有些癢,舉起尾巴撓一撓。

許應見狀,毛骨悚然,隻覺得背上更癢了。

又有石頭挪動發出的擦擦聲傳來,沉重又刺耳,許應仰頭看去,看到有一尊巨大的石像像貓頭鷹一樣轉動著腦袋,居高臨下俯視著他!

那石像是三角頭,上頭尖尖,麵相古怪。

“那是瘟神的石像?”

許應剛剛想到這裡,擦擦聲突然多了起來,一個個石像慢吞吞的轉動腦袋,一雙雙奇異的目光向他看來。

石像高達千丈,沉默不語。

麵對如此詭異的情形,周齊雲也不由緊張起來,仰頭朗聲道:“我效仿至道大聖皇帝,拜訪陰庭,經過寶地,還望各位上神通融一二!”

天空中,有古老的意誌在空中滾動,動靜一下,便如雷霆炸響,轟轟隆隆。

那是天神在低語。

祂的話語古老無比,不同於人類的語言,也不同於鬼話,晦澀又宏大,音節簡單但蘊藏很深的含義。

許應、周齊雲等人儘管不懂天神語言,但接觸到雷鳴般的意誌,便感受到對方浩瀚的思維。

天神低語,說他們之中有一個瀆神者。褻瀆天神的人,觸犯天條,當受天理審判,接受天法懲罰。

周齊雲驚疑不定,回頭向許應看來。

許應心中凜然,低聲道:“鐘爺,你能擋得住瘟神嗎?”

大鐘也知事態嚴重,沉聲道:“雖然我現在乾不過瘟神,但是頂一頂卻還是可以辦到!可惜大槐死了,否則你在那裡多修煉一段時間,讓我竊更多的氣血,我就可以多頂一會兒。”

周齊雲仰視天空,朗聲道:“諸位上神,可否通融一二?”

天神殿的上空,古老的意誌在動盪,那是天威,在述說天理不容私情。觸犯天條,任何人都冇有徇私舞弊的機會,隻有接受天罰。

周齊雲轉身道:“許應,我已經仁至義儘,恕我無能為力。元未央,走吧。”

元未央遲疑,青衣老仆驍伯輕輕搖頭,低聲道:“公子,想想元家。”

元未央沉默,跟上驍伯。

許應大聲道:“元兄弟,替我照顧蚖七!小七,你也走吧。”

蚖七猶豫一下,許應低聲道:“你留下來,我照顧不到你,隻會讓我分心。周齊雲與伱老牛家是舊識,你跟上他,他不會虧待你。”

蚖七向前遊去,道:“阿應,我在外麵等你!”

他們飛速遠去,長長的山道上隻剩下許應一人,兩旁都是峭壁,腳下萬丈深淵。

天神殿內突然一片黑暗,隻剩下一束天光從上方照耀下來,落在許應身上。許應看不到四周的景象,隻能仰起頭,看到天光的四周隱約有一尊尊巨大的石像隱藏在黑暗中,若隱若現。

擦擦的石頭挪動聲還在傳來,天威越來越厚重,一個個千丈石象紛紛向許應看來。古老的意誌還在天神殿的上空動盪不休,那是萬餘尊天神在審計許應的罪責。

許應仰頭看去,隻見空中有天光照耀,漸漸形成一卷書籍,有筆無人自動,在書上書寫他的罪惡。

“三月初一,陰庭報,案犯許某於零陵蔣家田弑神,當誅;”

“三月初二,官府報,案犯許某於零陵石山殺人,當誅;”

“三月初三,陰庭報,案犯許某於零陵澗山村弑神,當誅;”

“三月初四,陰庭報,案犯許某於零陵曉山弑神十二尊,當誅;”

“三月初四,官府報,案犯許某於零陵曉山殺四人,當誅;”

……

許應仰起頭,大聲道:“不用唸了!都是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問心無愧!你們這些掌管天道的天神,無非因為我鞭笞火燒瘟神,這纔要懲罰我,與我以前做過的事有何關係?我許應爛命一條,你們要殺我,儘管來,無須惺惺作態!”

那一尊尊千丈石像麵目冇有任何表情,依舊坐於樹枝之上,紋絲不動。古舊的意誌還在天神殿上空滾動,述說著許應所犯下的一樁樁罪行,一直數到他鞭笞陰間牛魔,這才止住。

天空中,一個更為古老的意誌轟隆炸響:“此子罪孽深重,查他三世書,一起清算。”

一個個古舊的意誌動盪,調動許應前三世的所作所為。

“上世,無權檢視。”

“上上世,無權檢視。”

“上三世,無權檢視。”

天神殿中一片沉默,安靜得可怕,一個個冇有表情的石像,各自露出驚訝的神態。一種微妙的氛圍在天神殿上萬尊天神石像間漸漸散開。

大鐘隨時準備暴起,拚了命送許應衝出天神殿,也算一儘兄弟之誼,然而此刻,它也不禁呆住。

“天道世界,掌握天道的天神,也無權檢視許應的前三世?”它有些懵,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這時,天道世界中有一股厚重的意誌降臨,這股意誌比其他意誌更為強大,散發出更古老的氣息,化作滾動的雷聲在天神殿上空炸響。

那個古老的意誌用天道語言蓋棺定論,雷聲轟鳴:“不追三世,隻念今生。尋他今世之惡,施以天罰,以正天綱天律!”

隨即,天神殿的空中一個個意誌炸響:“天條無權降罰。”

“天綱無權降罰。”

“天律無權降罰。”

“天理無權降罰。”

“天法無權降罰。”

“天權無權降罰。”

……

一聲聲滾動的雷音過後,天神殿中又是一片沉默。

可怕的沉默。

過了良久,天空中一個更為滄桑的意誌在空中滾動:“銷案。”

天神殿上空,那一卷天書上的文字飛速消失,很快整卷罪孽便統統隱去,消失不見。那天書與天筆也自飛入天道世界,隱匿無蹤。

還是那個充滿滄桑的意誌發話,雷音滾滾:“送公子出殿。”

天空中一道天光打出,照耀許應前方的道路,指明方向。

許應一腳高一腳低的往前走去,腦中渾渾噩噩,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大鐘也是渾渾噩噩,天神殿的諸神此番一共向上請示了三次,請出的天神地位一個比一個高,最後請出的那尊天神,隻怕是天道世界的領袖!

然而,這尊天道世界的領袖竟然說出“銷案”二字,直接便把許應從前弑神殺官的案件一筆勾銷!

“連天道世界的天神,也無權檢視他的前三世,更無權施加天罰,阿應身上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

大鐘想了想,詢問道:“阿應,你覺得太陰元育功,比你的太一導引功如何?”

許應從震驚中醒過來,不知道它為何突然扯到太陰元育功的話題上,道:“太陰元育功用最簡單的方式淬鍊肉身、魂魄、元氣、神識、血脈,甚至無視境界。修煉這門功法,可以提昇天資天分,突破各個境界,都是水到渠成!太一導引功雖然功法殘缺,但與太陰元育相比,也絲毫不差。我現在同時修煉兩門功法,煉得越久,便越是覺得太一導引功的不凡。”

大鐘循循善誘道:“阿應,你覺得太一導引功是藏在你記憶中的,還是藏在你血脈中的?為何你修煉到一定層次,便會覺醒太一導引功的記憶?”

許應怔住,他冇有想過這個問題。

“阿應,我覺得你應該去一趟許家坪。”大鐘道。

許應麵色黯然,惆悵道:“許家坪隻是永州附近的一個小村鎮,毀於大火,這次陰間入侵,新地湧現,恐怕許家坪已經尋不到了。”

“你還記得去許家坪的路嗎?”

“我怎麼會忘記?”

“那麼,擺脫了周齊雲之後,咱們就去一趟許家坪,無論如何都要找到這個地方!”

許應稱是,沉默了片刻,道:“鐘爺,謝謝。”

大鐘愕然,笑道:“咱們是朋友,何須言謝?你總是默默用氣血資助我療傷,從未有過怨言,也從未要我謝你。你又何須謝我?”

許應斟酌言辭,道:“鐘爺,你不覺得我資助你氣血,其實是被你碰瓷脅迫的嗎?”

“哈哈哈,你這個玩笑真好笑。下次不要開這種玩笑了!”

天神殿外,周齊雲元未央等人走出天神殿,再向前便是陰庭,然而元未央和蚖七卻紛紛停下,冇有跟著周齊雲繼續向前。

周齊雲皺眉,停步道:“不用等了,他出不來了。天神殿乃是飛昇地,天神可以順著飛昇地降臨,有掌握世間善惡賞罰的能力,萬神彙聚一堂,就算仙人也救不了他。”

蚖七搖頭道:“阿應一向機靈得很,肯定可以逃出來。”

周齊雲搖了搖頭,萬神審判,這種場麵便是他也無法生還,怎麼可能逃出?

眾人站在天神殿外,靜靜等候,默默無語。

周齊雲皺眉,正要強行帶走他們,元未央輕聲道:“周老祖,我聽聞天神降臨,需要下界有人獻上祭品,方可溝通天道世界,用祭品打開一條連接天道世界的橋梁。為何天神冇有人獻祭,就可以在這裡降臨?”

周齊雲暫且放下強行帶走他們的心思,道:“這就是飛昇地的妙用。”

蚖七有些詫異,他也聽說過飛昇地。當日在無妄山秦岩洞,棺中少女麵對泥丸宮玉璧時吟誦的一句話中,便有飛昇地的字樣。

棺中少女口中的飛昇地,指的應該是無妄山秦岩洞。

周齊雲說這裡是飛昇地,那麼飛昇地到底是什麼?

周齊雲道:“我在探索儺仙隱景潛化之地,和上古煉氣士的洞天福地,遇到過一些有趣的典籍,記載了這個世界存在許多處飛昇地。有傳聞飛昇地是煉氣士渡劫飛仙的地方,也有傳聞說飛昇地是天道世界的碎片所形成。這種地方,擁有奇妙的力量,世界的壁壘也變得纖薄,是修煉的聖地。因此,天神能透過薄弱的壁壘降臨。”

這時,一個聲音從天神殿中傳來,詢問道:“周老祖,天神降臨飛昇地,應該無法走出飛昇地吧?”

周齊雲眼角跳動,難以置信的揚起頭看向天神殿的後殿出口,隻見一束天光打在前方出口處,一個熟悉的身影踩著天光走了出來。

周齊雲腦中轟然,一時間忘記回答他的問題。

許應問出自己第二個疑惑,道:“飛昇地會不會因為時間久遠而發生變質?”

他適纔在天神殿中聽到周齊雲說起飛昇地的事情,也想到了秦岩洞,心裡有些疑惑,倘若秦岩洞是飛昇地,那麼為何秦岩洞冇有世界壁壘變薄的現象?

他們在秦岩洞中修煉,雖然察覺到洞中有一股神秘能量可以激發泥丸秘藏,但神秘能量來自泥丸宮主人,並非來自天道世界或者仙人飛昇的殘留!

“飛昇地如果是仙人飛昇的地方,或是天道世界的碎片,那麼所有飛昇地的特征應該都是一樣。不過秦岩洞泥丸宮的特征,與天神殿的特征,完全不一樣!”

許應隱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但又想不明白,隻好先將此事放下。

“你怎麼出來的?”周齊雲終於鎮定下來,詢問道。

許應微微一笑:“走出來的。天神殿大公無私,賞罰分明,查了一番,發現我冇有作惡,就送我走出來了。”

————得到確切訊息,擇日飛昇的上架日期,在五月十三號。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