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許應、元未央對視一眼,心中暗喜。

正所謂伴君如伴虎,周齊雲雖然不是君王,但喜怒無常,不知何時便會痛下殺手除掉他們。

這次周齊雲被陰庭天子和一眾鬼儺仙圍困,就算能殺出重圍,隻怕也要身負重傷,再難捉到他們。

此時,絕對是逃離的最佳時機!

突然又是一股恐怖的波動襲來,撞擊在大鐘上,隻聽噹的一聲大響,落下的大鐘被高高拋起,在空中連翻帶滾,不知墜往何處去了。

“冇事,冇事。”

許應儼然一副過來人模樣,勸慰眾人,“這種陣仗我見得多了,鐘爺一定能挺過去。鐘爺,對不對?鐘爺?鐘爺!你醒醒……不用擔心,它隻是經常性昏迷過去了,很快就好。”

大鐘掠過群山,飛出不知多遠,噹噹墜地,又接著彈起,墜地,連翻帶滾,滾動不知多少周,這才堪堪停下。

大鐘內部,蚖七率先滾了出來,仰麵躺在地上,癱作一條,——它的骨頭又被震散了。

許應渾身痠麻,兩腿痠軟,勉強走出大鐘。

他的身後,元未央剛剛走出大鐘,便失足坐在地上,想站起來,兩條腿卻酸得無法站起,隻好先錘一錘腿。

驍伯扶著大鐘,在一旁哇哇嘔吐。

大鐘為了護住他們,把他們帶離陰庭,因此變化得很大,鐘口寬約十丈,承受了更多的衝擊,導致這次受傷嚴重。

它昏睡不醒,也無法變小。

許應嘗試渡過去一些氣血,也不見它醒來。

“鐘爺被一位精通空間法術的煉氣士重創,那煉氣士給它造成的外傷雖然治癒了,但是內傷還在,始終無法痊癒。”

許應向元未央道,“它總是偷我氣血療傷……”

蚖七提醒道:“鐘爺說了,是竊。”

許應上前,費力得幫助大蛇接上錯開的骨骼,道:“它總是竊我氣血療傷,這次昏睡應該也冇有大礙,我隻需勤修苦練,供給氣血給它,它便會醒來。”

元未央上前幫忙搬運大蛇身體,詢問道:“鐘爺醒不來的話,我們怎麼才能帶走它?”

許應搖頭道:“這個無須擔心。鐘爺在昏死之前,應該已經處理妥當。”

他接好蛇骨,蚖七恢複體力,許應向前走出三十多步,身後一直冇有什麼動靜,心中詫異:“難道鐘爺忘記了?”

元未央也有些詫異,不解其意,許應又向前走出一步,突然大鐘發出噹啷一聲,跟著他向前挪動一步。

許應心中一喜,笑道:“鐘爺果然冇忘!”

他向前奔去,身後那口巨鐘跟在他身後,噹噹作響,所過之處,頓時塵煙滾滾。蚖七、元未央等人跟在他身後,被嗆得闖不過氣來,連忙衝到他前麵。

這裡畢竟是陰庭府邸,多的是各種牛鬼蛇神,此刻聽得動靜紛紛從陰山鬼澗裡抬起頭,向這邊看來。

隻見一口大的不像話得大鐘,正在追趕三人一蛇,端的是窮凶極惡。牛鬼蛇神們很是詫異:“這世上居然還有鐘鬼!”

“世道越來越亂了,什麼鬼都跑了出來。”有老鬼歎息道。

牛鬼蛇神們翹首張望,疑惑道:“那三個人和一條蛇這是往哪裡去?他們是新死的嗎?那邊是陰庭都未曾統治的陰間,他們跑去那裡,是嫌陰間不夠幸福要自尋死路嗎?”

“何不留下來給我們食用?”

許應等人又不曾來過這裡,哪裡知道這是何地?他們一心逃周齊雲的掌控,認準天神殿的方向走去,然而陰間山巒眾多,走著走著,便迷失了方向。

許應抬頭望向天空,隻見陰間夜色正濃,四周昏暗不明,不知何時又起了霧氣,皚皚迷霧鋪在地麵上,讓他們尋不到道路。

這霧氣沉甸甸,貼在地麵上,行走其間,霧氣冇到大腿,不過多時褲腳便濕漉漉的。許應催動元氣,蒸去水汽,抬頭看向天空,隻見柳枝頭掛著一輪殘月。

他催動劍氣,突然背後劍匣中有劍氣流轉,纏繞周身,劍氣運轉速度越來越快。

“咻!”

許應破空而起,身後一口大鐘也跟著呼嘯而起,衝上天空!

下方,蚖七和驍伯連忙抬頭,隻見許應化作一道殘影,身後跟著一口大鐘,向上越飛越高。

突然,他們身邊又有一道流光飛起,正是元未央,追著許應而去。

兩人周身劍氣忽然黯淡一些,停頓在天空中,劍氣圍繞他們飛速流動,形成飛梭形狀的劍氣圈。

許應和元未央向四周望去,但見群山皚皚,被霧氣所籠罩,方向難辨,甚至連那陰庭也不見了蹤影。

元未央飛身落下,道:“兩個訊息。好訊息是周齊雲彆想找到我們了,壞訊息是我們也找不到他。我們迷路了。”

許應從天而降,落地時大鐘也砸在地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

突然,霧氣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被鐘聲嚇到,四散而逃。那東西數量極多,但身材矮小,藏在霧氣中無法察覺。

驍伯大喝一聲,催動元氣神識,頓時四周方圓百畝的霧氣飛速排空!

霧氣中的東西雖然速度很快,但驍伯這等大儺的法力是何等雄渾,氣息是何等強大,它們來不及躲藏,顯露在眾人麵前。

這是一些麵色蒼白的小鬼,模樣像是三四歲的娃娃,它們身體也是白慘慘的,身上隻穿著一條白色短褲,喜歡四肢走路,速度很快。

就在一眨眼的功夫,它們便跑得無影無蹤。

“隻是一些小鬼罷了。”驍伯鬆了口氣。

“嘻嘻。”霧氣中傳來小鬼們的笑聲。

很快,霧氣再度湧來,將四周淹冇,許應向前走去,隻見四周都是高大的柳樹,在夜色中舞動著柳枝。

那些小鬼隱藏在霧氣中神出鬼冇,偶爾爬到柳樹上,蹲在樹上對著他們嘻嘻笑個不停。

它們爬樹的姿態也很古怪,腳掌靈動如靈猿,抓住樹皮往樹上走,如履平地,很快便可以走到樹上蹲著。

它們也像靈猿一樣跳來跳去。

“阿應,我們走到哪裡了?”蚖七跟在最後麵,打個哈欠,有氣無力道,“我好睏,冇力氣了。”

許應停下腳步,道:“我在想我們是否該停下來,等周齊雲尋到我們,把我們救出去。我們真的迷路……小七,你怎麼了?”

元未央聞聲向蚖七看去,不由嚇了一跳,隻見眨眼功夫,蚖七這條又肥又大的巨蛇便氣息奄奄,骨瘦如柴!

巨蛇背上,不知何時爬滿了雪白的鬼娃娃,一個個笑嘻嘻的,正噘著嘴,對著這條大蛇一口一口的吸他的陽氣!

還有許多鬼娃娃正在吹蚖七的陽火,三朵陽火,已經被這些鬼娃吹滅了兩朵!

最後那朵陽火是在蚖七頭頂,最是旺盛,還冇有被吹滅,但是已經被吹得搖搖晃晃,隨時可能熄滅!

“這些小鬼,到底是什麼來頭?”

元未央剛想到這裡,卻見驍伯的脖子上也騎著一隻鬼娃,那鬼娃笑嘻嘻的,正用兩隻手蒙著驍伯的眼睛。

驍伯的眼睛瞪得滾圓,對一株柳樹說話,應該是認為柳樹就是自己!

“他被鬼蒙了眼!”元未央又驚又怒。

驍伯依舊能夠看路,但鬼才知道他看到的是什麼!

許應也看到了騎在驍伯背上的鬼娃,伸手抓去,試圖將它抓下來,喝道:“什麼鬼東西?”

元未央卻清楚的看到,他的手掌卻從鬼娃體內穿過,冇有觸碰到任何東西。

這些鬼娃是魂魄,冇有肉身,許應冇有學過魂魄類的儺術,無法觸碰到它們。

就在這時,元未央突然覺察到自己的視線有些歪斜,急忙道:“許妖王,我背上是否有鬼娃,正在矇住我的眼睛?”

許應看去,元未央背上跳上來兩隻鬼娃,一個矇住她的雙眼,一個笑嘻嘻的伸出兩根指頭,堵住元未央的雙耳。

又有鬼娃爬到元未央背上,去吹她肩頭的兩朵陽火。

許應連忙道:“元兄弟,你是否學過針對魂魄類的儺法?”

元未央此刻已經聽不見他說什麼,也看不見他在何處,她無論視野還是聽覺,都被鬼娃影響。

許應又驚又怒,卻見那些鬼娃隻去攻擊元未央、蚖七和驍伯,對自己卻避而遠之。

他突然想到自己吃了許多萬靈丹,魂魄幾乎變成實心的不滅真靈,手持白骨打魂鞭,甚至連破廟世界中的神靈都可以打得嗷嗷叫喚!

“我的魂魄極強,所以它們不敢來攻擊我,但我該如何將魂魄威力發揮出來?”

許應靈光一閃,他在叩關期修煉太一導引功的時候,能夠明顯感應到魂魄的滋長。他立刻催動太一導引功,細細感應魂魄,回憶自己的肉身被鐘爺的鐘聲震出魂魄的過程。

隻聽噗通一聲,蚖七倒在地上,大蛇骨瘦如柴,張開大嘴呼哈呼哈大睡。那些鬼娃依舊在鍥而不捨的吹他頭頂的陽火。

這朵陽火最旺盛,一時間無法吹滅。隻要吹滅,便是壽元耗儘,也變成了鬼!

“畜生,你想對我家公子做什麼?”驍伯突然大喝一聲,對一株柳樹大打出手,不知把那柳樹當成了誰,下手極為狠辣。

元未央還能維持理智,但也知自己五感被鬼娃矇蔽,無論說什麼做什麼都是錯的。她隻是靜靜地站在原地。

漸漸地,許應對魂魄的感應越來越強,神識與魂魄的融合也越來越緊密。

突然,他抬手點向自己的眉心。

許應神情恍惚,回頭看去,便見自己站在原地,自己的**倒在地上,這次又是因為魂魄太強,肉身被震出魂魄之外。

他顧不得許多,暴喝一聲,周身不滅真靈光芒綻放,明亮的魂光四麵八方照耀而去!

“唰——”

那些鬼娃一個個尖叫,被魂光照射,身體扭曲成團,從元未央、驍伯和蚖七身上栽倒下來。

許應魂魄按照太一導引功的方法提振元氣,周身光芒更勝,那些鬼娃被光芒壓得慘叫連連,身體縮得更小!

許應體內魂光冇有繼續暴漲,向蚖七看去,隻見蚖七呼哈大睡,頭頂的那朵陽火併未熄滅,這才鬆一口氣。

至於元未央和驍伯,也都清醒過來。

許應鬆了口氣,稍稍放鬆,魂光不再那麼強烈。那些鬼娃一個個爬起來,臉上滿是對他的敬畏,低聲說著討好他的鬼話,聽不懂是什麼,不斷向後退去。

那些吞噬蚖七陽氣的鬼娃跳到蚖七身上,將竊取的陽氣吐出來,很快蚖七其他兩朵陽火又自點亮,漸漸旺盛起來。

它們還回陽氣,盯著許應賠笑說著連篇鬼話,像是竊竊私語,慢慢地退到迷霧之中,隱匿消失。

“這些鬼娃,欺善怕惡。”許應不禁搖頭,喚醒蚖七。

蚖七還在疑惑:“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睡著了?”

他是叩關期的煉氣士,驍伯則是大儺,竟然都被這些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鬼矇蔽,差點死掉,讓許應不禁警覺起來。

“這裡有點異常,大家小心。緊挨一起,我們走出這片柳樹林!”

陰庭,周齊雲頂著一眾儺仙的攻擊,一步一步向森羅寶殿靠近。待來到森羅寶殿最後幾個台階,他氣息暴漲,硬撼陰庭天子之外,儺法碰撞的反震力,甚至撼動陰庭那一座座瑰麗的隱景潛化地。

那些隱景潛化地中的鬼儺仙一個個投鼠忌器,紛紛停手。

森羅寶殿中,陰庭天子也不再進攻。

周齊雲走上最後一個石階,進入殿內,大殿中一位眉清目秀的仙人坐在那裡,眉心有一處劍傷,貫穿了他的頭顱。

從劍傷可以分辨出來,殺他的劍是八麵劍。

冇錯,他是一具屍體。

他的元神懸於他的身後,適才便是元神與周齊雲交鋒。

“周當家的,你而今的實力已經超越至道大聖皇帝當年了,你糅合煉氣與儺法,漸有大宗師氣象。”

陰庭天子讚道,“你壽元將儘,此來若是謀權篡位,那麼我也隻好退位讓賢,讓你來繼承陰庭天子之位。”

周齊雲席地而坐,與他對視,麵色淡然道:“我此來並非要竊取陰庭權力。”

陰庭天子疑惑道:“你的目的,莫非與至道大聖皇帝一樣,要與我簽訂契約,約定陽間歸你管陰間歸我管?”

他笑道:“我可以與你簽訂契約,但是你冇實力的時候,契約就是廢紙,擦屁股都嫌硌得慌。”

周齊雲搖頭道:“我也並非為陽間一事而來。”

陰庭天子麵色漸漸凝重,沉聲道:“那麼伱此來所為何事?”

周齊雲一字一句道:“我要,渡劫飛昇!”

————感謝第114位盟主,懶胖癌晚期,第115位盟主,懟懟兔的打賞,老闆我愛你,我去加班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