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柳林中,許應神識運鏡,打開天眼,頓時將一個個無常鬼真麵目收入眼底!

那些無常鬼,竟然有很多不是真正的無常鬼!

在天眼的注視下,真無常鬼與假無常鬼很好區彆,主要看神魂。

無常是陰間鬼神,一種奇特的陰間生物,也擁有肉身。祂們的形成很複雜,是陰間死掉的魂靈的怨念,依附在至陰之地僵死的屍肉上形成的生物,祂們又具有神性,陽間的人們會奉祂們為神令。

用天眼看去,可以看到真正的無常神魂散亂,在體內並不成形,左一團右一團。

而混在無常群中的,還有另一種無常。

他們的肉身經過無常麵具的改造,本體是由人類的骨骼,經過拉伸生長,變化而成。他們的麵部邊緣,還可以看到銜接的痕跡,想來是無常麵具中生長的無數肉芽鑽入他的臉部,與他們的肌肉結合形成的痕跡!

更為關鍵的是,他們的神魂是人類的神魂。

他們都是人!

是戴著無常麵具的儺師!

元未央也有所發現,低聲道:“有帶著麵具的儺師混跡在無常之中,真假參半!”

許應心中微動,元未央一定也有一種極為獨特的神識運用法門,可以看破真假。

驍伯沉聲道:“公子,這些人混跡在陰間鬼神之中,有些古怪,他們舉止不像善類,咱們還是離開為妙。”

元未央搖頭道:“我們識破他們在這裡采氣,想走恐怕都走不掉了,更彆說回到陽間了。”

說話之間,已經有不少無常向他們聚了過來,這些無常飄飄忽忽,腳不著地,看似與其他無常並無區彆,但實則是儺師戴著無常麵具!

蚖七大惑不解,道:“識破他們采氣,為何就走不掉?剛纔我還被那些鬼娃采氣了,差點被采死。”

許應加快腳步,試圖在他們合圍之前穿過去,倘若與這些假無常動手,驚動那些真無常,恐怕連真無常也要加入到圍剿他們的戰局之中!

“他們做事這麼隱秘,自然不希望被人知曉,而今被我們撞見了,就要滅口,以絕後患。”他壓低嗓音道。

蚖七失聲道:“人也太壞了!”

突然,一個無常手中喪門棍向前一指,喪門棍嗤嗤作響,上麵纏繞的白布條呼嘯暴漲,向許應他們捲來!

那是一種不知用什麼麻腐爛取材,編織而成的粗麻布,帶著森森鬼氣,一看便不是正常的法寶!

那粗麻布條如觸手翻飛,唰地一聲鑽入蚖七體內,鎖住蚖七的魂魄便往外拉!

蚖七體魄龐大,氣血是正常妖怪的千百倍之多,倘若動手起來,招法擁有石破天驚的威力,但麵對那粗麻布條,無論使出多大的力量,都無法阻止那粗麻布條分毫!

眼看蚖七的魂魄便要被拉出體外,驍伯橫身上前,鼓盪元氣,抓向那些粗布條,喝道:“放肆!”

蚖七感動:“青衣老頭平日裡看起來冷冰冰的,但內心火熱,還是關心我的。”

那粗麻布條材質特殊,專門針對魂魄,血肉之軀根本抓不住,驍伯儘管是大儺,黃庭秘藏開啟了五座洞天,也難以握住粗麻布條。

這老者暴喝一聲,將修為提升到極致,總算握住布條,心中大是震驚:“這是什麼儺師法寶?太難應對了!”

忽然隻聽唰地一聲,又有一個無常飄來,手中喪門棍點出,又是一條條粗麻布條飛舞,唰唰冇入驍伯體內,將他的魂魄鎖住,便往體外拉去!

驍伯氣極而笑:“小輩,你們小覷了大儺!以為這樣就可以鎖住我的魂魄,讓我束手就擒?給我撒手!”

蚖七讚道:“驍伯好樣的!”

“唰唰唰!”

一個個無常紛紛揚手,揮動喪門棍,霎時間粗麻布條橫空,蚖七急忙看去,隻見驍伯臉上手上身上腿上紮滿了粗麻布條,將這位老伯的魂魄纏繞得結結實實密不透風!

蚖七嚇了一跳,便見驍伯的魂魄被拽出體外!

“老伯看起來狠,但魂魄好像還不如我。”蚖七心道。

他服用了一枚萬靈丹,雖然被那無常鎖住魂魄,但他魂魄太強,那無常一時間無法將他魂魄拉出。

儺師修煉,則很少有能煉到神魂的。驍伯儘管是元家打開五重洞天的大儺,得到元家的儺法儺術傳承,但魂魄並不如何強大,此刻他被拽出魂魄,心中不禁一片冰涼:“這次栽了……”

就在此時,突然劍氣閃動,一道道劍芒如遊蛇般靈動,在空中咻咻穿行,同時向那些無常鬼攻去!

那是元未央出劍,她的劍術造詣絲毫不弱於許應,也曾在水口廟外參悟劍意,不過她與許應參悟出的劍意和劍術都略有不同,她的劍術更注重變化。

她出劍的那一刻,劍氣攻向所有敵人,讓每個人生出一種獨自麵對她全力一擊,倘若不抵擋便會被擊殺的感覺。

那些無常紛紛出手抵擋,揮舞喪門棍擋下她的劍氣,一個個被震得氣血浮動。

蚖七和驍伯頓時脫困,蚖七大喜,笑道:“我看出他們的破綻了!他們打他們的,我們打我們的,隻要先一步打死他們,便是安全!”

這些無常擅長攻擊敵人魂魄,但在其他儺術上卻不怎麼高明,擋元未央攻擊時暴露了他們的短板:他們擅長的魂魄類儺法,同樣也很難防備其他人的攻擊!

驍伯也看出這一點,鬆了口氣,然而下一刻便麵色凝重起來。

隻見其他無常紛紛向這邊飄來,殺氣騰騰。

這些無常是真正的無常,不是戴著麵具的冒牌貨,祂們飄在空中,遠遠便將喪門棍催動,一條條粗麻布條呼嘯飛來,靈動如蛇,向許應等人捲去!

這些無常非常團結,那些冒牌無常與許應等人動手,便立刻殺來幫忙!

冒牌無常見狀,一個個露出笑容,也各自催動喪門棍,卷向眾人!

麵對這等攻勢,哪怕是元未央也不禁變了臉色,真正的無常肉身強大,有香火之氣守護,而且是真正的陰間神祇,鎖魂拿魄輕而易舉。

對付一隻兩隻,她還可以應付,但對付這麼多無常,她也束手無策。

至於驍伯、蚖七,更是不堪,他們隻能被這些無常當成靶子!

就在此時,突然許應閃身擋在眾人身前,但見無數布條飛來,唰唰唰冇入他的體內,將他魂魄捲住!

眾多無常,無論真假,紛紛揚起手臂,試圖將他魂魄拉出體外!

“呼——”

許應被拉得整個人身形飛起,向那些無常飛去,他的魂魄根本冇有離體飛出,而是帶著“微不足道”的肉身橫飛過來!

——他服用了十多枚萬靈丹,把魂魄煉得幾乎冇有魂魄,隻剩下不滅真靈,比肉身強大太多。

伴隨著許應一起飛來的還有那口躺下也有十多丈的大鐘,小山一般,向眾多無常砸了過來!

那一眾無常多達數百,見此一幕,也不禁膽寒,紛紛祭起喪門棍便迎上大鐘!

“當!”

劇烈的震盪聲傳來,在陰間廣袤的柳林中悠悠傳蕩,數百無常被震得踉蹌後退,勉強擋住大鐘碾壓之威。

許應落地,抬手一抓,頓時元氣化作體型巨大的巴蛇,一口將一個無常咬住。許應收手,那個無常鬼飛起,身不由己飛到他的身邊,臉被他扣在掌下。

其他無常鬼見狀,無論真假,紛紛祭起喪門棍,一根根柳木棍半白半青,帶著飛舞的布條,呼嘯向許應撞來。

隻聽嘭嘭爆響不絕,許應被喪門棍連續撞擊六七次,魂魄便被打出體外,他的魂魄頓時顯露。

但見灰濛濛的柳林中,突然神光萬丈,拔地而起,光芒璀璨,霎時間便將柳林照耀得暗影婆娑,亮光與柳枝的陰影晃動!

一根根喪門棍嘩啦啦震動,頓在空中,那數以百計的真無常鬼見到他的魂魄,感受到鬼王般的壓迫感,紛紛住手,不敢再攻擊他。

但其他假無常根本不在乎這些,喪門棍繼續向許應撞來!

許應手掌依舊扣在那個假無常的麵目上,被那些喪門棍擊退之時,將那假無常臉上的麵具也自扯了下來。

假無常原本身高丈餘,儺師鬼麵被扯下,一身力量頓時傾瀉,身體飛速縮小,渾身鬼氣也頓時消散,很快從無常變化成人,卻是一個消瘦的中年男子,目光淩厲,眼眶凹陷。

那中年儺師急忙去摸自己的臉,神色驚慌,連忙轉身奔向其他假無常,高聲道:“師兄救我!”

他還未衝到同門身邊,便見一道道布條飛來,插入他的體內。

那中年儺師呆了呆,魂魄隨即被拉出肉身,被那些布條撕得粉碎!

“暴露身份,死路一條!”

那些假無常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殺光他們,速戰速決,不要耽誤正事!”

一根根喪門棍繼續砸向許應魂魄,許應突然轉身,那口小山般的大鐘頓時呼的一聲,橫掃而來。

大鐘摧枯拉朽,所過之處樹倒山搖,那一個個假無常紛紛暴喝,鼓盪所有力氣抵擋,一個個被撞得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許應魂魄迴歸肉身,縱身躍起,身形與一個個假無常交錯而過,將一張張麵具摘下!

那些假無常麵具離體,立刻飛速變回人身,一個個驚慌莫名,旋即便被突如其來的粗麻布條穿過身體,將魂魄撕得粉碎!

“咣!”

突然一雙手掌擋住大鐘,大鐘碾壓之勢頓時被擋住,許應身形也頓時止住。大鐘與他肉身行止合一,他動,鐘動,他止,鐘止。

但是,鐘動他也會動,鐘止他也會止。

因此麵對敵人,轉動身形掄起大鐘一頓狂砸,絕對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但是當敵人太強,能夠擋住大鐘,甚至抓起大鐘一頓狂砸,那就絕對是一件悲傷的事情了!

青衣驍伯急忙飛身衝來,高聲喝道:“許妖王當心,他們之中有大儺!”

那擋住大鐘的大儺也帶著無常鬼麵,擋住大鐘之時,便立刻察覺到大鐘與許應的關係,冷笑道:“你這是找死!”

他正要出手,卻見許應手掐劍指,周身劍光閃爍,猛然間破空而起,帶著大鐘飛上天空。

他臉色頓變,急忙高聲喝道:“快走!”

天空中,炫目的劍光帶著那口大得不像話的大鐘從天而降,向他們激射而來!

在那劍光即將撞擊到地麵時,那團團劍光咻的一聲折向,緊貼地麵呼嘯前行,而在劍光後,大鐘狠狠砸下,十幾個假無常被砸得粉身碎骨!

那位戴著無常麵具的大儺傾儘所能抵擋,被砸得口吐鮮血,釘在地底,仰頭看去,隻見許應再度禦劍而起,戴著大鐘砸來,心中絕望。

驍伯衝到跟前,便見許應再度衝下,又是咣地一聲巨響,那位大儺被砸得肉身儘碎,血肉模糊,不禁駭然。

其他假無常紛紛逃走,一時間柳林空蕩蕩的,隻聽有人叫道:“敵人厲害,殺了裘師叔,快回師門!”

許應降落,散去劍氣,拋給驍伯一張麵具:“戴上。”

驍伯一怔,不解其意,卻見許應又給了元未央一張無常麵具,元未央不用吩咐便戴在臉上。

“這個少年比我聰明,讓我戴,我便戴上就是。”驍伯心中暗道。

他剛剛戴上無常鬼麵,便覺麵具中一股奇特詭異的力量湧來,改變他的肉身結構,讓他身形節節暴漲,很快長到兩丈多高,變成白麪無常,吐著長長的猩紅舌頭。

元未央也變成這幅樣子,隻是個頭稍矮一些。

許應跳到蚖七頭頂,嘗試著將無常麵具戴在大蛇的臉上,蚖七叫道:“阿應,我這麼大,麵具這麼小,有用嗎?”

那無常鬼麵剛剛接觸到大蛇的臉頰,便見無數肉芽飛舞,鑽入大蛇的鱗片中。

過了片刻,蚖七身形扭曲,匍匐在地,竟然緩緩的生出四肢,化作一個蛇臉怪人!

“咦咦!我也變成無常了!”蚖七驚叫。

一個假無常飄在地麵上,飛速前行,忽然左邊跟過來一個無常,那假無常舒了口氣,低聲道:“師兄,你也活著逃出來了?剛纔好嚇人……嗯?哪來的鐘聲?”

他的右邊也飄過來一個無常,那無常身後不遠處跟著一口小山般的大鐘。

他回頭看去,背後還有一個無常,身材頗高。

而在那個無常後麵,還有一個蛇麵無常,體魄極大,長達二十多丈,卻不站起來,而是在地上拱動爬行,像蛇一樣。

那假無常臉皮劇烈抖動一下,被兩個無常一左一右夾在中央,瑟瑟發抖。

“不想死的話,帶我們離開這裡!”他的耳邊傳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

那假無常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