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許應心生警覺,隻見那體態微胖的少女身後,忽然有一片青天拔地而起,湛藍如洗,又有幾朵浮雲。

“偷看我洗澡的登徒子!”

她嬌喝一聲,一掌拍出,青天白雲呼嘯而來,向許應撲去。還未來到許應身邊,青天白雲突然化作烏雲壓頂,風雷大作,一時間許應周圍四五丈範圍內風雨飄搖!

“打死你!”微胖少女的嬌喝聲,從風雨中傳來。

她這一掌,在青天白雲化作風雨飄搖的一瞬間,威勢暴漲,有天地變色的威力,是許應從前未見。

能夠改變天象,已經可以稱作神通!

“姑娘誤會了,我冇有偷看!我一直站在樹下,從未下山!”許應連忙狡辯道。

他錯步後退,背後就是梧桐樹,無處可退。許應當即以元育八音施展龍蛇雙行,身形退到樹上,雙掌一前一後拍出,迎上那少女這一擊!

“哤咕!”

龍吟蛇嘶,一龍一蛇形成的掌力衝入風雨飄搖的天空!

兩人掌力碰撞,各自道象威力爆發,許應隻覺這少女的元氣並不如何雄渾,但掌力實在太強橫了,強橫得離譜!

他的元氣修為可以壓過對方,但對方那一掌拍過來,肉身中爆發的力量遠比他強橫,將他震得向上彈起。

許應心中一驚:“這是個不遜於我的高手!七爺,今後我若是被人打死,你居首功!哪天我死了,你可提著我的人頭,去縣太爺家領賞!”

那少女身後的風雨忽然又恢覆成湛湛青天,突然青天轉變,化作黑夜,冷笑道:“冇有偷看?你怎麼知道我的、我的……左下邊有顆黑痣?我孃親都不知道!”

她說到這裡,臉色羞紅:“你、你怎可以偷看人家、人家的那裡?你看了多久?”

此時正值白天,少女身後卻是一片黑暗,像是星空,點綴著顆顆星辰。

“這是什麼儺術?”

許應剛想到這裡,便見星空旋轉,伴隨著那少女的攻擊一起襲來,依舊是用無可匹敵的力量,尚未觸碰到,便讓他手掌震動,又酸又麻,一條條肌肉都像是抽筋一般!

許應調動元育八音中的陽字音,頓時體內純陽元氣暴漲,道音震盪下,一拳迎上,兩人拳掌碰撞,許應將對方元氣震得散亂,但右臂卻被對方的力量打得抬不起來!

“一個女子,怎麼力量這麼大?這股力量太純了,比周家的金剛不壞身還要純!”許應心中暗驚。

這是純粹的肉身勁力。

一個少女,哪怕胖了點,也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純粹的肉身力量,但那少女的力量卻偏偏強得離譜!

而且她的武道招法,伴隨著近乎神通般的天地異象,威力之強,實屬罕見!

“難道是秘藏?人體六秘中,多半有一個秘藏可以蘊藏著力量!”

許應剛想到這裡,便見那少女四周浮現出綠野青天,天旋地轉,一番顛倒後,便將許應的元氣碾壓之勢化解。

這一手極為精妙,令人歎爲觀止。

那少女化解他的力量,喝道:“你不是蒼梧宗的儺師,蒼梧宗冇有你這麼精妙的武道功法,你究竟是誰?”

許應向樹上連退數步,借巴蛇真修來化解她的力量,正要說話,卻見這女子身後青天之中升起一輪明月,接著又有一輪太陽從地平線下躍出。

他頓時感覺到排山倒海般的力量侵襲而來,自身的氣血已然被對方壓製,血液運行不暢,呼吸也有些困難。

“的確是一種奇特的秘藏之力,可以開發人體力量潛能!”

許應不再猶豫,存想九嶷,身如山嶽。

他立在梧桐樹上,給人一種一嶽不動,八峰拱衛,萬山來朝的莫名震撼。

這正是他此次入道,領悟出的神通。

許應抬手,迎上那少女的招法,那少女身後青天劇烈震盪,隨即青天破滅,明月化作齏粉,大日裂開,熊熊真火四下奔流!

那少女隻覺萬千大山伴隨著許應的手掌旋轉,向自己碾壓而來,掌力還未落實,便將她的元氣碾壓得潰敗,周身力量也被震得散亂!

這一掌的力量太強,掌力所及之處,形成山體籠罩,給她一種退無可退,避無可避,逃無可逃的感覺!

她心中一驚,急忙身形一縱,一道雲梯從天而降!

那少女腳踩雲梯,又是一縱,騰空而起,隨即落在另一道雲梯上。

她體態輕盈,幾番連縱,消失在雲層中,聲音從上空傳來:“登徒子偷看我洗澡,我一定告訴娘娘,送你進宮當太監!二姨,二姨,有人偷看我洗澡!”

高空中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驚訝道:“竟有此事?小蝶不要慌,待會讓陳公公閹割好了,送進宮裡當太監。”

另一個聲音傳來:“小蝶來得正好。這些神禽凶惡,你到這裡來。我與伱介紹,這位是元家的未央公子……”

許應其實已經收力,並未痛下殺手,聞言勃然大怒,喝道:“蚖七,我們老蔣家和老許家若是斷了後,都是你害的!”

蚖七訥訥道:“鐘爺也說了……”

大鐘道:“我是神識傳音,外人聽不到。阿應不要驚慌,你打開了泥丸秘藏,就算真的做了太監,也可以長出來。”

蚖七也是連連點頭:“區區小傷,不足掛齒。”

許應冇有理睬二貨,仰頭上望,低聲道:“元兄弟曾說,飛行之術中,以郭家的雲梯天縱之術最為精妙,莫非這就是雲梯天縱?”

忽聽一聲慘叫,有人從梧桐樹上跌落下來,摔得粉身碎骨。上方又有人叫道:“不要試圖捕捉雛鳳,那些神鳥會殺人!”

又有幾人跌落,跌落途中也不掙紮,分明是死人!

“不要捕捉鳳凰!混賬,你們讓大家都無法參悟!”

樹上又安分下來,許應悄悄登上梧桐樹,這梧桐樹雖然不如大槐那般壯觀,但也非同小可,枝條寬大,四通八達。

梧桐樹上有梧桐花,喇叭狀,已經盛開,十幾個幾十個梧桐花湊在一起,像是聚在一起吹喇叭,很是喜人。

那花朵極大,許應看到有幾人坐在花裡,描摹遠處的神禽。

那神禽長著兩條脖子,兩個腦袋,四張翅膀,周身瀰漫著太古凶氣,極為罕見。它的羽毛展開時,有獨特的紋理,蘊藏著玄妙的氣息,這是一種大道之象!

“神物擁有道象,參悟可化作神通。”

大鐘道,“它們與小七一樣,是血脈覺醒的神物。它們從前可能是不起眼的異鳥,但是最近體內的太古血脈開始覺醒,化作大鵬、角雕、畢方等神禽!”

許應聞言,連忙壓低嗓音道:“鐘爺,我在零陵這麼久,為何一直冇有遇到過這些血脈覺醒的神禽?怎麼最近便冒出來這麼多?”

大鐘猜測道:“多半與鳳凰現世有關。鳳凰年幼時,還很弱小,需要有護道的神禽,守護鳳凰成長。待到鳳凰成年,便再無天敵,就不需要神禽護道了。”

它推測道:“多半是這隻鳳凰的原因,它察覺到自己有危險,便喚醒這些異鳥的太古血脈,讓它們來守護自己。我曾經聽主人說過,鳳凰有這種喚醒其他異鳥血脈的能力。”

許應看到元未央和驍伯,正打算過去,卻見他們身邊還有剛纔與自己大打出手的微胖少女,便立刻打消這個念頭。

元未央身邊,還有一位美貌婦人和一個玉樹臨風的年輕男子,像是夫婦,應該就是剛纔那個叫小蝶的少女的二姨。

許應調頭就走,離他們遠遠的。泥丸秘藏雖然擁有著無邊的人體活性,但萬一人家有什麼秘術讓你長不出來,那豈不是欲哭無淚?

許應不打算冒這個險。

元未央也注意到他,有些驚訝:“許妖王怎麼不往這邊來?我還打算介紹幾個熟人給他認識。”

那美貌婦人覺察到許應的目光,向那微胖少女努了努嘴,悄聲道:“小蝶,是不是那個登徒子?”

那微胖少女看到許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便要殺過去。那美婦人連忙道:“不要輕舉妄動。這裡神禽太多,敵意很大,若是在這裡動手,被它們誤會便會攻擊你。這麼多神禽,我們自身難保。”

那俊朗男子笑道:“等到他下樹後再說。”

元未央聽在耳中,心中詫異。

驍伯小聲道:“公子最好打消化解誤會的念頭。”

元未央也壓低嗓音,道:“我隻是在納悶,這才短短時間,許妖王居然又犯下一案。他作案速度真快。”

許應繼續向上攀登,上方神禽漸多,也越來越凶,身軀不動,一個個巨大的腦袋轉過來,盯著往上攀登的許應。

這些神禽氣息凶悍無比,一個個看起來極不好惹。

來到這裡觀摩的人也漸漸少了,許多儺師躲進梧桐花的花房裡,不敢露頭。

許應心中納悶,便見一隻神禽抬起爪子,爪子下是一個蒼梧宗的儺師,已經斷氣了。那神禽把這個儺師插在斷掉的樹枝上,看著都疼。

不過,從這些神禽的體型來看,它們應該與蚖七一樣,都是剛覺醒血脈冇有多久。不同的是,蚖七是修煉之後自然而然的覺醒血脈,覺醒得並不完整,而它們則是被鳳凰喚醒血脈,血脈徹底覺醒!

它們不像蚖七,蚖七是妖,通靈智,更像人。

它們強大而凶悍,帶著野性。

“阿應,有些不太對勁。”

大鐘連忙震盪一聲,道,“護道的神禽太多了,而且這些神禽冇有覺醒靈智,隻知道保護鳳凰!鳳凰來不及給它們開啟靈智,隻能說明鳳凰遇到了敵人,這個敵人太強,導致鳳凰不得不儘可能尋到異鳥,開啟它們的血脈!”

許應心中微動,立刻止步。

鳳凰用自己僅存的力量開啟更多異鳥的血脈,這是保命之舉。

而鳳凰帶著這麼多神禽聚集在梧桐樹上,則是選擇一個最有利的地形,與敵人決戰!

因此這裡,絕對會成為一個血鬥的戰場!

“退!不能趟這趟渾水!”

許應剛想到這裡,突然耳畔傳來一個悅耳動聽的聲音:“是你麼?你剛纔駕著風來到我身邊。我請求閣下的幫助。”

許應心頭一突,仰起頭來,隻見層層的梧桐葉和梧桐花之間,一隻七彩雛鳳高踞在枝頭,側頭向他看來,目光靈動,富含智慧。

許應大聲道:“我自身難保,幫不了你。告辭了。”

他轉身向下跳去,突然,那雛鳳的聲音傳來,幽幽道:“三千年前,我剛剛孵化的時候,見過你。”

許應落在一根梧桐枝,身軀僵住,艱難的回過頭來,澀聲道:“三千年前,你見過我?”

“是啊,你的容貌,一直冇有變過。”那雙智慧的眼睛看著他。

————感謝總盟宅菜的又一次白銀打賞,感謝老闆,我去加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