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周齊雲麵色緩和下來,道:“來看看你是否懈怠了。你很好,把我的事放在心上了。”

許應微微欠身,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豈敢怠慢?”

周齊雲道:“如果你不是光說不做,那就更好了。”

許應臉色微紅,他這幾天隻顧著與元未央、郭小蝶等人廝混,又偷會鳳仙兒,哪裡有時間破譯陀嫗仙書?

周齊雲說出這話,目的也是為了敲打他,讓他不至於懈怠,道:“來找你麻煩的那個愁眉不展的老者,已經被我教訓一通,他近期大抵是不會再尋你了。我此來,就是為了告訴你這件事。”

許應驚訝的看過來,過了片刻,道:“周老祖還是當初那個永州捕蛇少年嗎?”

周齊雲迎上他的目光,漠然道:“並不是。彆瞎想,我對你並非惺惺相惜,隻是你對我有用而已。”

他轉身離去,道:“不要讓我等太久。”

許應笑道:“恭送周老祖。”

周齊雲走後,許應也靜下心來,提筆逐字逐句破譯陀嫗仙書,很是認真。冇多久,元未央尋來,見狀與他一起破譯。

又過不久,郭小蝶探頭探腦,見兩人正忙於破譯仙書,便在一旁等候,等了片刻,便坐臥不安。

她湊到元未央身邊,看元未央寫書,心中暗讚:“未央哥哥的字真秀氣。”又來到許應身邊,心道:“這也叫字?彷彿小蟲兒亂爬。”

許應和元未央隻用了兩日時間,便將陀嫗仙書剩下的部分完全破譯出來,元未央道:“此書交出去,我們可能便會死。”

許應望向陀嫗仙書,沉吟片刻,道:“未必,周齊雲已經知道陀嫗仙書並不完整,他強行修煉仙書,隻會變成女子。他這麼驕傲這麼自大的一個人,又擁有這麼

強的掌控欲,肯定不會讓一門功法主宰自己的命運。”

元未央來到他的身邊,道:“許妖王,你的意思莫非是?”

她目光閃動,提筆在紙上寫了三個字。

許應看去,輕輕點頭。

郭小蝶、七和大鐘也湊到跟前來看,隻見元未央在紙上寫的是“周萁芸”三個字。

他們想笑又不敢笑,驍伯見狀,也湊到跟前看了一眼,忍不住笑道:“公子,周齊雲三個字不是這麼寫的…”

他隨即醒悟過來,哈哈大笑:“這不是女人名字”

他又醒悟過來,連忙住嘴,本著臉不再言語,額頭冷汗直冒,心道:“若是周老祖在這裡,我隻怕要形神俱滅。”

許應道:“他要補全陀嫗仙書,從陀嫗仙書中跳出去,他自信他能夠跳出去。我們與他接觸這麼久,都可以看得出來他極

度驕傲,極度自信。因此,他必會修煉陀嫗仙書!”

眾人既驚又駭,難以置信。

陀嫗仙書雖然的確是煉氣士中的頂級功法,但是有著致命的弱點,那就是缺少對陽的闡釋。修煉陀嫗仙書,女子隻會變得更加妖嬈動人,但男子修煉,便隻會變成女子!

周齊雲這麼驕傲的人,怎麼會容忍陀嫗仙書改變自己的性彆?

許應目光閃爍,繼續推測道:“他修煉了。不僅修煉了,而且他還感應到自己元陽漸去,身體也發生了異樣的變化。但他畢竟是周家老祖,泥丸秘藏開啟到第九重天的攤仙,他控製肉身活性,可以任意改變身體構造。”

元未央雖然冇有修煉陀嫗仙書,但是對這門功法的見解極為高深,蹙眉道:“他就算改變肉身構造,把自己換成男身,也難改太陰之體。畢竟按照陀嫗仙書修煉,體內的太陰真元是不會變的。”

許應笑道:“我們的生機就在這裡。”

元未央醒悟,道:“他自己無法解決的時候,就會來尋我們,讓我們幫他解決。”

許應道:“他這麼謹慎的一個人,謀略算計數一數二,肯定要留著我們的性命,以備後患。”

兩人相視一笑。

郭小蝶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便將性命攸關的大事分析透徹,心中既是欽佩又有些酸楚,心道:“兩個男人這麼親密,我反倒像是多餘的。不過他們倆都很出色,這個許妖王也是不壞,很有魅力。”

許應和元未央先後把破譯後的陀嫗仙書交上去,等了半日,不見周齊雲來殺人,便知自己性命無憂,各自都舒了口氣。

他們又前往朝真太虛洞天,在這座洞天中修煉。

許應等人的腳步冇有止步於那座孤立的山崖,眾人下山,坐在大蛇七的額頭上,大蛇遊動,載著他們遊曆這片洞天,不知不覺來到那道飛昇霞光下。

許應道:“我喝茶之後,隱隱約約聽到

那個麵容愁苦的老丈說,這道霞光不是飛昇霞光,而是在這裡渡劫的煉氣士被劈碎了,肉身和元神碎成齏粉,形成了這道霞光。”

眾人聽得駭然。

許應繼續道:“人們誤以為它是飛昇霞光,於是有很多煉氣士來到這裡,競相渡劫,結果都死在這座洞天中,無一倖免。”

郭小蝶問道:“許妖王,那愁老漢給你喝的是什麼茶?”

許應遲疑一下,道:“我曾在奈何橋上見過孟婆湯,顏色與他給我喝的茶差不多。”

眾人都嚇一跳,驍伯失聲道:“喝孟婆湯那還得?隻怕連前世今生統統都忘記了!你喝的多半不是孟婆湯!”

許應稱是,道:“我喝了愁老漢給我的茶,隻覺上頭,勁很大,喝的多了,後勁更大,讓我頭疼欲裂。不過味道很好,回甘,潤喉,生液。”

大鐘突然道:“阿應,你喝下的那一壺茶,如果真是孟婆湯的話,那麼你的魂魄

的問題,便不是十幾顆萬靈丹就能解釋的了。”

許應不解其意。

大鐘道:“萬靈丹儘管厲害,可補魂魄,但也不能抵抗孟婆湯。你能喝下孟婆湯還保留記憶,絕非萬靈丹的功效。”

郭小蝶笑道:“所以許妖王喝的,絕非孟婆湯!我喜歡品茶,下次人家再請你,叫上我,我也蹭一杯嚐嚐味道。”

許應滿口答應下來。

眾人一邊修煉,一邊繼續欣賞這座洞天的風景,七載著他們爬到一隻太古巨獸的身上,在巨獸背上的山峰間穿梭。

七雖然龐大,但相比太古巨獸便顯得微不足道,這隻巨獸甚至懶得理會他們。

七遊到這頭太古巨獸的頭頂,巨獸頭上有山嶽,還有幾棟古老的房子,坍塌了一半,好在還有涼亭尚在。

他們打掃一番,在涼亭中坐下。

想來這裡的房屋應該是幾千年前的上

古煉氣士所建,而今幾千年過去,古人已經成了神話傳說,他們的蹤影消失在時光長河之中。

不曾想,巨獸依然在。它們纔是這片洞天的主人,依舊徜徉在太虛洞天中。

郭小蝶取來茶具燒茶,笑道:“嚐嚐我從宮裡帶來的貢茶,未必便比孟婆湯遜色。”

眾人各自落座,便是七也縮小形體,變成一條不大的異蛇,盤在石凳上,等著喝茶。

等茶期間,許應說起那天晚上的經曆,隻是隱去了郭小蝶跑到自己被窩裡的事情,關於鳳仙兒三千年前見過自己的事情也隱去不談。

“小鳳仙說她看到天地異變,天地扭曲旋轉起來,然後她便陷入黑暗,失去意識。再度醒來,已是三千年後的今天。”

許應道,“這件事總讓我覺得有些古怪,三千年前的天地,是誰封印?誰有這麼大能力封印?還有,這次奈河入侵,然後便是陰間入侵,奈河兩岸憑空多出許多

新地,莫非這些新地,便是當年被封印的那片天地?”

他這麼一說,元未央也頓時察覺到古怪之處,道:“許妖王,我左思右想,會不會是鳳仙兒口中的那次天地大封印,造成了煉氣士的滅絕?”

她一句話點醒夢中人,先前無論是許應還是大鐘和七,都忽略了這一點。

煉氣士的冇落髮生在更為古老的時代,但煉氣士的滅絕,卻多半和那次天地大封印有關!

“我家主人便是在那次大封印之後,冇有了蹤跡,之後三千年,我再未感應到他的氣息。”

大鐘興奮道,“這麼說來,我家主人有可能也被封印了!我和他,一定還會再遇!阿應,到那時便讓你見識一下,何謂真正的天才!”

許應哈哈大笑,恭維道:“鐘爺的主人一定厲害得很,我拍馬不及。”

大鐘卻有些心虛,心道:“我家主人的天分,說不得真的比他差了那麼一點點

兒,不過也不多,就隻一點點兒。”

郭小蝶為他們斟茶,笑道:“若是三千年前煉氣士也統統被封印了,那麼隨著新地的湧現,那些上古煉氣士豈不是都要回來了?”

她此話一出,眾人都是一怔。

許應站起身來,端著茶杯,看向太虛洞天的廣袤天地,低聲道:“三千年的煉氣士,真的還活著嗎?”

上古煉氣士,倘若也隨著那片天地一起被封印,那麼他們回來之後,當今的世界割據,會隨之而改變嗎?

當今高高在上的世家,統治天下的皇權,統治陰間的神權,又會發生什麼變化?

大鐘發出悠揚的鐘鳴,悠悠道:“倘若三千年前煉氣士隨著這片天地一起被封印,那麼就可以解釋煉氣士消失之秘了。他們纔是那個時代的主人,當新的主人遇到舊主迴歸,會發生什麼事?”

元未央雙手捧著茶杯,淺淺抿茶,麵色平靜道:“更為可怕的是,誰把上古的天

地封印,又是誰把上古的天地釋放?”

郭小蝶扯一扯抹胸,扇扇體內的燥熱,把杯中茶一飲而儘,覺得不過癮,又抓起茶壺對著嘴痛飲。

她抹了一把嘴唇,撩起裙子一腳踩在茶桌上,大聲道:“這背後一定有大陰謀!”

至於什麼大陰謀,她也說不清。

七連連點頭,很是嫻靜的飲著茶,斯斯文文道:“這背後攪混水的人,纔是最可怕的。我懷疑這一切,都是”

他頓了頓,小聲道:“人族佬針對我妖族上古煉氣士的陰謀!他們借封印煉氣士的同時,毀掉了我妖族的曆史,讓我們變成隻能修煉到采氣期的可憐蟲,受人奴役歧視。直到許妖王橫空出世,打破采氣,勇於叩關,率領我妖族走上一條反抗人類暴政的道…”

他說到這裡,突然住嘴,隻見郭小蝶、元未央、驍伯和許應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七咳嗽一聲,繼續若無其事的飲茶,小聲嘀咕道:“遲早有一天,真相會大

白於天下。”

眾人又看了過來,麵色古怪。

七咳嗽一聲,正襟危坐,眼觀鼻鼻觀心,竊竊私語道:“正義不會遲到,隻會缺席。遲早有一天…”

眾人不再理會這條蛇妖的碎念,一邊飲茶一邊修煉,有說有笑,頗為閒適。

郭小蝶從前未曾煉氣,此刻修煉陀嫗仙書,修為也是突飛猛進。

許應則與元未央一起研究,是否能幫七打開泥丸秘藏,兩人為人體是否隻能打開一個秘藏而吵得不可開交。

至於七則在被人研究,一邊竊取許應的道種。

大鐘和驍伯一起擺爛,一個掛在許應的道田中,等道種落在自己身上才竊,一個不住的飲茶,欣賞夕陽。

不知不覺到了傍晚,還剩下兩輪太陽掛在西山上,他們這才向九疑山的另一半山崖走去。

許應突然想起那天提醒他們當心天黑

白於天下。”

眾人又看了過來,麵色古怪。

七咳嗽一聲,正襟危坐,眼觀鼻鼻觀心,竊竊私語道:“正義不會遲到,隻會缺席。遲早有一天…”

眾人不再理會這條蛇妖的碎念,一邊飲茶一邊修煉,有說有笑,頗為閒適。

郭小蝶從前未曾煉氣,此刻修煉陀嫗仙書,修為也是突飛猛進。

許應則與元未央一起研究,是否能幫七打開泥丸秘藏,兩人為人體是否隻能打開一個秘藏而吵得不可開交。

至於七則在被人研究,一邊竊取許應的道種。

大鐘和驍伯一起擺爛,一個掛在許應的道田中,等道種落在自己身上才竊,一個不住的飲茶,欣賞夕陽。

不知不覺到了傍晚,還剩下兩輪太陽掛在西山上,他們這才向九疑山的另一半山崖走去。

許應突然想起那天提醒他們當心天黑

的拄杖老者,笑道:“還記得那位善良的老先生嗎?他還提醒我們,要小心夜間這裡的厲鬼煉氣士呢!”

眾人記起來,紛紛感慨道:“大善人啊!”

七道:“我們曆經險惡,怕的是鬼,但鬼從未害過我們,反倒是人心險惡。”

大鐘笑道:“你忘記被鬼娃娃吸乾陽氣,吹滅兩朵鬼火了?”

許應詢問道:“鐘爺,你傷勢好了幾分?”

“一分了!”大鐘開心的說道。

此刻,鎮魔殿中,那拄杖老者坐在神龕上,柺杖放在一旁,盯著水缸目光閃動,嗬嗬笑道:“這些小鬼頭果然又來了。”

他站起身來,目光凶狠:“今天,吃個獨食!”

作家

第四更!!又是四千字大章!!感謝宅菜大佬的億-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