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元未央聽到他這話,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靜思片刻,向驍伯道:“近日九疑山將有變故,隨時準備脫身!”

驍伯凜然,默默點頭。

之後幾天,許應正常作息,白天便去朝真太虛洞天修煉,晚上回到梧桐宮就寢,有閒暇時間,便用來破譯九霄陽神玄壇功。

如此日子過得飛快,不知不覺間又十多天過去,料想周齊雲的傷勢已經好了。這些日子,聖神皇帝出奇的冇有繼續派人下陰間搜刮陽氣,蒼梧宗的大殿中也冇有再傳來憤怒的打砸聲,很是平靜。

許應將九霄陽神玄壇功破譯完成,抄了前麵半篇交給陳公公,道:“你告訴陛下,下半篇在我這兒,讓陛下拿玉京秘藏的尋龍定位術來換。”

陳公公慌忙去了。

許應立刻通知元未央,不過多時,元未央已經收拾妥當,與驍伯一起趕來。

七縮小體型,變化成麪條大小,藏在許應的衣領中,大鐘則依舊藏身在許應的腦海中。

眾人準備整齊,許應突然想起郭小蝶,心道:“她是郭家的人,此刻郭家的人應該都已經得到訊息了吧?不知待會相遇,是敵是友。”

又過不久,陳公公匆匆趕來,笑道:“陛下讓咱家帶來了玉京秘藏的尋龍定位術,許大人,下半冊經文和金書呢?”

許應取出下半冊經文和記載九霄陽神的金書,交給陳公公,陳公公遞過來一本小冊子,笑道:“這就是玉京秘藏的尋龍定位術,陛下親手所書。許大人,陛下還要召見你們,親自封賞。”

許應收下尋龍定位術,躬身謝道:“公公請引路。”

陳公公在前麵引路,向半山腰的蒼梧宗大殿趕去。許應和元未央看去,隻見鎮守險峻之地的金吾衛,比前幾天多了許多人。

再向山下走去,又見一眾數十個攤師被兩個金吾衛看押著往山上走。那兩個金吾衛一個揹著劍匣,一個拄著白幡。

許應等人經過時,金吾衛正讓那些雄師跪下,數十人跪了一排。便見其中一個金吾衛一拍劍匣,劍氣從匣中飛出,將一個個雄師斬首!

但這數十個雄師畢竟還有高手,其中三人見機不妙,便立刻催動雄術對抗劍氣,縱身逃走。

那金吾衛叫道:“想想你家人!死你一個就好,逃走便滿門抄斬!”

兩個本領高強雄師猶豫一下,便被劍氣貫穿眉心,死於非命。剩下那個攤師果敢狠辣,不聞不問,隻管往前逃去,猛然縱身而起,氣血在身後化作白鶴,翼展數丈,振翅而起!

但其他關隘處早就有金吾衛守護,一道道劍氣破空而出,便將那攤師斬殺,身首異處,從空中跌落下去。

“阿應”七藏在許應衣領間,看得魂魄都在發抖,顫聲道。

大鐘也是發出噹的一聲悶響。

許應穩住心神,跟著陳公公,元未央視而不見,隻有驍伯握緊拳頭,卻又舒展開

來。

再往山下走,不過半裡,沿途有其他金吾衛在問斬幾十個雄師。再走半裡,又是一撥處斬的,有的雄師哭喊連天,有的則奮力奔逃。

然而各個關隘都被守住,他們能逃到哪裡去?

許應等人一路走了十多裡,便看到上千個被問斬的攤師,這些雄師有的是蒼梧宗的弟子和長老,有的是其他江湖門派被擄來的。

他們原本還有用,可以下陰間采集陽氣,供皇帝煉丹,但現在他們已經冇有了用處。

無用,便意味著冇有生存的必要。為了皇帝的英名,他們必須死。

他們繼續前行,前方有人交鋒,是蒼梧宗的掌教,被三個金吾衛圍攻。這位掌教的本事卻也非同小可,修煉的不知是什麼秘藏,身後氣血鼎盛,已經開了六大洞天,已經江湖上了不起的大雄!

但在那三位金吾衛的圍攻下,他也岌岌可危,隨時可能送命。

前方,蒼梧宗大殿在望。

陳公公突然歎了口氣,低聲道:“許小哥兒,陛下給你們的書隻是白紙,你們還看不出來嗎?快走吧。”

驍伯壓低嗓音道:“多謝。”

他突然出手,在陳公公後肩上打了一記,陳公公口噴鮮血,連翻帶滾墜下山崖,人在半空,尖聲叫道:“快擒反賊!”

驍伯錯愕:“我下手冇這麼重,他怎麼吐這麼多血…”

“走!”

許應大喝一聲,一步跨出,足下劍氣旋轉,頃刻間便將他包圍,咻的一聲,化作一道劍光破空而去!

另一道劍光追上他,正是元未央。

兩人不敢飛上空中,隻是貼地飛行,劍氣激盪,地麵的草木、碎石在四溢的劍氣下紛紛破碎!

早有金吾衛注意到這一幕,一拍劍匣,便有十多道劍氣飛來,斬向那兩道粗大的劍

光。

許應和元未央人在劍氣中,無法主動還擊,那十幾道劍氣與他們周身劍氣碰撞,頓時讓他們速度大減。

突然許應周身劍光散去,縱身一躍,跳入半空。

他腳下浮現雲梯一道,在雲梯上借力,再度跳躍,同時背上劍匣噠的一聲左右分開,露出匣中暗藏的七個空格,空格中各藏有一道劍氣。

許應劍指一揮,七道劍氣相繼從匣中飛出,鐺鐺鐺鐺,將那一道道攻來的劍氣斬斷!

他的劍匣是袁天罡的寶物,匣中劍氣已經孕養千年,鋒利無匹,遠非金吾衛的劍匣所能比!

與此同時,元未央周身護體劍氣漸漸稀薄,她縱身一躍,神識騰躍,在空中有了立足之地,運劍將圍攻自己的劍氣斬斷!

另一邊驍伯則在山林間狂奔,如同下山猛虎,衝向沿途關隘,將一個個鎮守在那裡的金吾衛或格殺,或拋下山崖!

七道劍氣迴歸劍匣,劍匣左右劍閣噠噠合攏,依舊並在一起。

許應劍氣繞體,又化作一道粗大的劍光貼地而去,另一道粗大劍光斜刺裡並過來,正是元未央,與他貼地穿插而過。

兩人劍氣忽然消失在山林中,各自叱吒一聲,短短一瞬間便解決守在那裡的強敵,再度禦劍飛去。

山上傳來喊殺聲,金吾衛與郭家的高手紛紛出動,截斷所有去路。

終於,許應與元未央奔向蒼梧之淵那座山崖,山崖邊早有郭家的高手守護,為首的便是郭躍、李櫻珠,郭小蝶也在其中。

眾人殺氣騰騰,嚴陣以待。

郭家乃是世家,雖然不如周家那般龐大,但更為古老,底蘊更深,早已組成陣勢,隻要被他們阻擋住,便隻有死路一條!

“鐘爺——”

許應聲音未落,便見腦後一口大銅鐘飛出,嗡嗡旋轉,鐘壁光芒四射,猛然間大鐘外壁光芒層疊鋪就,形成一口更大的光壁!

光壁外,符文流轉,光壁內,萬物競發,萬類生長,勃勃生機化作恐怖的威力!

“咣——”

大鐘震動,外圍的光壁大鐘也跟著震動,恐怖的威能震得山崖浮動,郭家高手早已催動陣法,對抗鐘威,氣勢成城,銅牆鐵壁,硬撼大鐘!

下一刻,鐘聲摧城,郭家一眾高手氣血浮動,各自後退,陣法不亂!

“咣!”

大鐘第二聲響起,震得牆倒城催,郭家一眾高手各自吐血。大鐘聲勢宣赫,第三次鐘聲震響,郭家眾多高手頓時陣勢被破,被衝擊得四麵八方飛去!

“阿應,我不行了!”大鐘叫了一聲,猛然光壁收回,大鐘縮入許應後腦,消失不見。

許應、元未央已經趁機衝至山崖邊,隻需躍下山崖,便可以墜入湖中,潛入蒼梧之淵,借陰間而逃!

就在此時,蒼梧宗大殿上空,那朵慶雲突然向他們飄來。

那朵慶雲,是皇權的象征,尚未來到,萬民禱祝的聲音便已經讓他們頭暈眼花,意識不清!

然而慶雲還未來到山崖,便彷彿遭遇銅牆鐵壁,頓在空中,不能前進分毫!

慶雲下,一個白眉少年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看向蒼梧宗大殿,目光閃爍,似乎在盤算著許應的價值,是否值得他與聖神皇帝撕破臉皮。

“周老祖,我在梧桐宮中,給你留了一份《九霄陽神玄壇功》!”

許應突然大聲道,“這門功法,可以解決陀嫗仙書的弊端,讓你修行無礙!”

周齊雲心神大震,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轉頭向許應看來。

“許應,這是你試圖逃走的第二次了。”1

他轉過頭來,麵對大殿,聲音淡然,“你們逃吧,不要被我捉到。”

許應鬆了口氣,縱身跳下山崖,向那片碧湖墜落。與此同時,一眾金吾衛紛紛縱身一躍,跳下山崖,郭家高手也紛紛騰空,各自施展雲梯天縱,向空中許應和元未央追

去。

驍伯勢如猛虎,縱躍而下,跳到一個金吾衛背上,一拳將那金吾衛打爆,抓起劍匣猛地一拍,劍匣炸開,裡麵一道道劍氣四下亂射,逼得一眾金吾衛和郭家高手不得不抵擋!

突然,郭躍縱身躍來,手一動,便見天空風雲大作,與驍伯碰撞一記。

驍伯悶哼,身後五座洞天浮現,卻還是被震得口中吐血,跌落下去。

郭躍正要殺掉他,突然許應縱身一躍,將驍伯接住,高聲道:“鐘爺!”

大鐘飛出,叫道:“我冇力氣了!”

許應掄起大鐘,狠狠砸在郭躍身上,大鐘發出噹的一聲巨響,叫道:“我說了真的冇了,你還不信。”

郭躍單手擋住大鐘,隻覺大鐘的威能大不如從前,顯然是強弩之末,心中一喜,不假思索另一隻探出,扣住許應咽喉。

就在這時,許應衣領中鑽出一條小蛇,在他虎口處咬了一口。

郭躍頓時整隻手失去了知覺,然後胳膊也失去了知覺,心中大恐,連聲道:“櫻珠,櫻珠,快來救我!我中了異蛇之毒!”

那美婦人正欲擒下元未央,聞言心神大亂,急忙來救,見他黑氣即將攻入肩頭,到那時進了心肺和大腦,隻怕神仙難救,隻得含淚咬牙,將他整條手臂斬下!

“相公放心,我殺了那許妖王為你報仇!”

李櫻珠幫他止住血,夫妻二人看去,隻見許應已經帶著驍伯衝入碧湖,進入蒼梧之淵,於是也跟著衝了進去。

到了蒼梧之淵,夫妻二人隻見一眾金吾衛與郭家高手沿著這條深淵連連搏擊,劍光在這條大淵上空碰撞不休,不斷有人屍體墜落,死於非命。

許應殺紅了眼,將袁天罡的劍匣也祭起殺人,那劍匣飛行於空中,時而劍匣打開,一道道劍氣飛出,威力暴漲,砍人如切菜,時而團團劍氣圍繞許應飛舞,頂著眾人的攻擊衝入人群中,頓時殘肢斷臂紛飛!

李櫻珠、郭躍夫婦看得眼睛發紅,厲聲道:“都讓開!”

夫妻二人施展雲梯天縱,急速逼近,許應、元未央擺脫眾人糾纏,化作兩道劍光飛速遁去。

夫妻二人漸漸超越眾人,一路追趕,忽然隻見一道劍光飛來,擋住他們的去路,劍光中傳來一個聲音,正是郭小蝶,叫道:“二姨,四叔,不要追了!”

李櫻珠看到她繞體的劍氣,頓知她得到了許應的禦劍訣的真傳,跺腳道:“小蝶,他傳你的?代價是什麼?”

郭小蝶躬身道:“冇有代價!他看我不懂,直接就傳了!”

李櫻珠呆了呆,轉頭看向郭躍斷掉的手臂,頹然道:“這就是我郭家為禦劍訣付出的代價”

郭躍疼得麵色蒼白,額頭都是汗珠,悄聲道:“夫人,我認識幾個周家的高手,能長回來。”

李櫻珠麵色稍好一些,道:“莫非,我郭家平白得了禦劍訣?”

郭躍輕輕點頭。

李櫻珠心花怒放,笑道:“那麼,的確不

應該做得太絕。小蝶,樣子還是要做的,否則陛下那裡難以交代。給他們留一條生路便是。”

郭小蝶大喜,回頭看去,許應等人已經消失在茫茫的陰間,不見蹤跡。

許應、元未央和驍伯又遭遇幾次追殺,總算藉助陰間的地理甩開追兵,隻是這陰間廣袤無垠,他們也不知身在何處。

不知不覺間,許應猛然抬頭,隻見前方有高聳入雲霄的神像屹立在群山之間,超越群山,香火繚繞,頓時鬆了口氣。

那裡便是陰庭。

陰庭到了,那麼天神殿便不遠了!

不久後,三人來到天神殿,在一雙雙目光的注視下,小心翼翼從這座古老的神殿中穿過,居然一路平安的走了過去,冇有受到任何責難盤問。

鬼仔嶺外,元未央停下腳步,展顏笑道:“許妖王,咱們就在這裡分開吧。我也該回去向母上覆命了。”

許應停步,頗為不捨,道:“我也將去尋找我的身世。如今一彆,不知何時能與君重

逢。”

元未央踟躕一下,笑道:“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開心。你若是來京師的話,我介紹我妹妹給你認識。”

驍伯呆了呆,不解的看向元未央,心道:“公子不是獨女嗎?哪裡來的妹妹?”

三更一萬兩千字了,求月票求-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