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629b1d8ab91d1c3e2363b8b79b7dd1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天空中,雷雲還在動盪。

愁容老者、紅裳女子架著白衣老人化作流光,速度極快,他們乃是頂級煉氣士,各有所長,也知道自己被人盯上,再不走的話,隻怕便走不掉了。

然而,他們真的走不掉了。

一口黑棺飛來,落在他們前方,少女青人未到,棺先至。那黑棺豎在空中,兩條鎖鏈垂下,給人以無比神秘之感。

愁容老者、紅裳女子和白衣老人立刻分頭飛去,那白衣老人受傷最重,速度較慢,猶自掙紮遁走。過了片刻,他心中一涼,看到前方出現一口黑棺。

黑棺的另一邊,一道紅光飛來,來到黑棺前頓住,正是那紅裳女子。

紅女子驚疑不定,又聽到呼嘯聲,卻是愁容老者從另一個方向趕來。新筆趣閣

三人對視,心中大驚,立刻各自轉身而去。

白衣老人鼓盪殘存法力,飛出上千裡地,遠遠便見前方一口黑棺立在空中,兩條鎖鏈垂蕩,心中大恐。8

他立刻折向,然而他的視野中還有一口黑棺!

他再度換一個方向,前麵還是一口黑棺!

他的世界,彷彿一切方向都指向那口黑棺!

“這神通·……”

他麵色頹然,嘴角動了動,無助的向黑棺飛去,“我不懂。”

他麵色頹然,嘴角動了動,無助的向黑棺飛去,“我不懂。”

他的對麵,愁容老者和紅裳女子出現,垂頭喪氣,向黑棺走去。

終乾,三人又在黑棺前碰麵,對視一眼,還未來得及說話,少女青的聲音傳來,很是溫和:“三位,現在可以談談了吧?”

愁容老者滿臉愁苦,道:“煉氣士的末法時代,依舊能修煉到這等層次,姑孃的天分真是高得可怕。不知姑娘想談什麼?”

少女青從黑棺的後方走出,輕聲道:“不老神仙,以及雄師崛起,煉氣士消失之謎。”

三人對視一眼,紅裳女子正色道:“姑娘,不老神仙是我們三人經手的,但我們有過誓約,違背誓言便會形神俱滅,能夠告訴姑孃的不多。至於攤師崛起和煉氣十消失,與我們無關,我們隻管不老神仙,其他事情知道得不多。”

少女青性格溫柔,輕聲道:“我把我知道的先說出來,你們先聽著,然後你們把你們能告訴我的說出來,我不會為難你們。”

紅裳女子鬆了口氣,道:“兩個老傢夥,待會咱們一句一句試驗,若是哪個因為誓言死了,就不要繼續往下說。”

愁容老者和白衣老人稱是。

少女青道:“我第一次見他,是在四千年前,我那時還是一個小小的煉氣士,剛剛入門,跟隨師父參加泰山封禪大典。祖龍皇帝一統神州,威震元狩,四海臣服,威加海內,於泰山祭天封禪。泰山

典。祖龍皇帝一統神州,威震元狩,四海臣服,威加海內,於泰山祭天封禪。泰山腳下,是我第一次見到他,他是一個少年。”

愁容老者等人默默對視,紅裳女子道:“他去過封禪。之所以去,是因為當時他被選為童男,跟著徐福去了海外搜尋仙山,隻有他一個人回來。祖龍皇帝帶他封禪,希望能獻祭他,與上蒼溝通。但祖龍並不知曉其中的奧妙,冇能將他獻祭。”

少女青道:“師父告訴我,看,那個人,是遊蕩在人間不死的鬼。師父說,他小時候就見過他,還是這樣的少年。他一直在世上遊蕩,記憶一片空白。他的記憶為何會空白?”

白衣老人斟酌言辭,小心翼翼的避開言音,道.我們仔任於世的價值,就定讓他的記憶空白。”

少女青道:“然後呢?”

愁容老者道:“不能說。”

少女青道:“他活了多久?”2

三人對視一眼,齊齊搖頭:“不能說。”

“他為何會變成這樣?”

“不能說。”

“你們監視他,到底是為誰辦事?”

三人麵色緊張,閉緊嘴巴,一個字也不說。

少女青見狀,冇有為難他們,揮了揮手,任由他們離去。

待到三人走遠,她才幽幽的歎了口氣,低聲道:“之後的一千年,我有時候還

能再遇到他。那時,師父也不在了,他壽命耗儘了,黯然死去。他一輩子都想渡劫,卻始終不敢邁出那一步。隻有不老神仙還懵懵懂懂的活在世上。他改變了很多身份,像不死的鬼一樣活在這個世上。”

她靠在黑棺上,安安靜靜地出神,自言自語道:“變故前夕,我在九疑山下又看到了他,還是那個少年。他不記得我,看著我像看一個陌生人。但是他身上,承載著我很多回憶。”

變故發生,她被鎮壓三千年,從井裡出來的那一刻,她又看到了那個少年。

她還得這個少年,但時隔三千年,少年又一次忘記了她。

她釋然一笑,飛身而去,尋遍天下,卻發現江山已改,物非人非,這世上竟然隻剩下了她和他。

當她站在故人的泥丸宮洞天中,仰望玉璧,察覺到他與一條蛇也來到泥丸宮,這才吟哦道:“瀟湘之南,蒼梧之淵;九疑山下,不老神仙。”

這是一句感慨,說的是她對世事的變遷和不老神仙的感慨。

奈河飄蕩,陰庭天子的樓船逆行,駛向陰間。

不久後,樓船停下,來到奈何橋畔。

陰庭天子下船,元神飄飄蕩蕩,來到奈河橋上,在一眾鬼魂後麵排隊。前麵的鬼魂在喝茶,後麵的鬼魂時不時向前挪動一步。

過了不知多久,終於輪到陰庭天子,接住遞來的茶碗,正欲飲下時,突然心中警覺:“差點中招!”

陰庭天子畢竟神通廣大,立刻止住孟婆湯的誘惑,放下茶碗,哈哈笑道:“孟婆,你這個玩笑有些過分!”

老太婆顫巍巍抬起頭來,嘿嘿笑道:“天子不坐朝堂,到老身這裡,莫非想去投胎?投胎的話,必須要喝一碗老身的茶,就算是天子也不能例外。”

陰庭天子知道她素來不聽調也不聽宣,不是陰庭勢力,另有來曆,道:“孟婆,朕不與你計較這些。朕此來隻想知道,那個撐著青紙傘的老頭,隔三差五便會來到你這裡討孟婆湯。此人是什麼來頭?”那個掙有紙平的花頭,隔二差五使雲米到你這裡討孟婆湯。此人是什麼來頭?”

孟婆挑了挑眼角,斜眼看他,道:“陛下,你是在蜉撼大樹,問一些自己不三

該知道的東西。老身若是告訴你,便是害了你。”

陰庭天子震怒,冷冷道:“你是說連朕也冇有資格知道?”

他周身仙光如焰火,熾烈旺盛,有如仙人親臨,高深莫測

奈何橋上,那些渾渾噩噩的鬼魂哪裡見過這種陣仗,早就被嚇得跪伏在地,不敢動彈!

陰庭天子氣息愈發高漲,冷冷道:朕乃仙人之體,謫落凡間,享人間香火,受萬世崇拜!朕掌控陰間天庭,陽間神道,麾下神靈何止百萬?朕,冇有資格?”

孟婆淡淡道:“冇錯。”

她彷彿冇有感受到陰庭天子那可怕的壓迫感,幽幽道:“陛下一個偽仙,半死不活,在老身這邊裝腔作勢,冇用。讓你背後的人出來,老身便如實相告。陛下還是回去請示一下罷。”

“你!”

陰庭天子大怒,想要動手,但這個老太婆給他的感覺,竟是深不可測!

他轉身,揮袖離去,心道:“那個喂許應孟婆湯的老人,來頭竟然如此大麼?他是煉氣士,但他的實力,未必就比我更高明。為何孟婆對他諱莫如深,不願提他的背景?”

無妄山上,許應遙望,隻見在三百六十尊天神賣命相幫的情況下,這場針對周齊雲的天劫有驚無險,天空中的劫雲也在漸漸變得稀薄。

這場令世人矚目的天劫,終於要結束了。

許應心神激盪,向大鐘笑道:“周齊雲渡劫飛仙,將會成為第一個飛昇的難仙,到那時,塵埃已定,即便泥丸宮主人出手,也奈何不得他分毫。”

他雖然與周齊雲的關係並不好,周齊雲屢次威脅他的性命,但周齊雲始終未曾動手,許應也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他對周齊雲固然有恨,但更多的是欽佩和欣賞。

天空中的劫雲在飛速收縮,最後一擊終於到來!

許應望著那落下的足有九疑山主峰那麼粗的雷霆,心潮澎湃,笑道:“周老祖最後一封信中說,他若是飛昇,我性命無憂。看來我無須擔心性命了。”

大鐘感慨道:“此人,真梟雄也。”

他們話音剛落,便見天空中劫雲消散,一道飛昇霞光從天而降,灑在九疑山上。

那光芒聖潔,色彩絢麗,蘊藏著無法解讀的奧妙,向站在九疑山頂的周齊雲灑下。

他嘴角露出笑容。這場飛昇之劫,

他嘴角露出笑容。這場飛昇之劫,他終是渡過了。

這次渡劫,耗儘了他這二百年積累的財富,無數天材地寶,不計其數的上古煉氣士的法寶,古老生物血肉!

三百六十尊天神,在保護他渡劫,甚至連這些高高在上的天道化身,也因此遭到重創!

周齊雲也身受重創。

他的泥丸秘藏,九大洞天破破爛爛,他的肉身希夷之域,千瘡百孔,他的元神也被劈得險些破碎。

但是他終於贏了,終於活下來,渡過這場大劫。

這個時候,他特彆想找人傾訴,想找一個朋友談心,想抒發胸中的意氣,想一吐心中的痛快!

他仰望天外從另一個世界落下的飛昇霞光,眼前突然浮現出許應的身影,低聲笑道:“他也在看我渡劫吧?不知為何,我竟想向他傾訴。難道是因為他也是一個捕蛇者?”

難道他也是來自零陵,與自己有著相同的際遇?

“或許不是。”

他心中默默道,“應該隻是對他的欣賞。這麼出色的少年,已經很少見了,看到他,就想看到當年的我一樣。”

天空中,一尊尊天神趁著飛昇霞光的落下,紛紛飛上高空,順著霞光返迴天道世界。仙界,在天道世界之上。

對於仙界和人間來說,天道世界是兩界之間的夾層。

周齊雲仰望,這些天神巨大的身軀擋住了霞光,不過他並不擔心。

“我對許應的欣賞,起因隻是我的自戀。”他麵帶笑容,心道。

天神們的身軀將霞光完全遮住,九盞山與四周的十萬大山完全陷入黑暗之中。

這時,一個陰影映入他的眼簾。

無妄山上,許應遙望九疑。雖然飛昇霞光被天神的身軀擋住,導致九疑山陷入黑暗,但那飛昇霞光還是從那些巨大軀體的縫隙間,偶有一兩道灑落在十萬大山之中。

隱約間,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軀體在黑暗中向九疑山飛去。包

許應心臟劇烈跳動,張了張嘴,想要呼喊小心,卻叫不出來。

太遠了,這裡距離九疑山太遠了。

他的聲音根本不可能傳遞到那裡去。

他的心臟揪成一團,瞪大眼睛,甚至催動天眼,死死盯著籠罩九山的那片黑暗,心中默默道:“周齊雲已經冇有破綻了,已經度過仙劫了,他是仙人,他不會敗……”

隱約間,他似乎看到九疑山上偶爾有一兩道微弱的光芒傳來,像是有人在搏殺

“鐘爺!七!”

許應大聲道,“我們去九疑!”

大鐘、七被驚動,一個飛入許應的後腦,一個藏身在許應的衣領間。牛震牛乾也要跟來,許應搖頭,道:“你們守護好泥丸宮洞天,等我回來!”

兩兄弟躬身稱是。

許應周身劍氣起,圍繞周身穿梭,霎時破空而去,在空中留下一道雷音。

無妄山距離九疑山有上千裡,這段路程多險惡,大山大澤之間,有古老的生物潛伏,非強者不可逾越。

然而許應卻不管不顧,直接從上空飛躍。

每當山川大澤中有恐怖的生物在興風作浪,試圖攔截,鐘聲便會響起,自然一切臣服,不再有什麼動靜。包

“阿應,你這番去九疑,便是自投羅網。”

大鐘提醒道,“他一直冇有完全消去對你的殺意,甚至還有些嫉妒你。”

許應冇有做聲,繼續衝向九疑。

他與周齊雲雖有不快,但隱隱覺得對方把自己當成朋友,一次次對話,更像是朋友之間的傾訴。

他的速度極快,超越了聲音,以這個速度,隻需要兩刻鐘,他便可以飛到九疑。

兩刻鐘很短,隻要周齊雲堅持兩刻鐘,大鐘說不定便能救他一命!

許應接近九疑山時,天空中最後一尊天神巨大的身軀已經從飛昇霞光中縮迴天道世界,霞光照耀下來,讓這個夜色格外美麗。包

許應踉蹌落在九疑山梧桐樹下,他的修為幾乎耗儘。

梧桐樹下,飛昇霞光灑在一個白眉少年的身上。

白眉少年坐在梧桐樹下,麵朝東方。

東方,旭日的光芒已現。

他轉過頭來,看向許應,臉上露出笑容:“你來送我了。”

他又轉回頭看向東方,平靜道:“我在臨終前想到了你,我知道你一定回來。捕蛇者,許應。我輸了。”

他依舊是那樣平靜,低聲道:“我好想不死,好想不死,我捨不得啊…··”

許應站在他的身後,看到他的後腦裂開,裡麵有光從他體內照出來。

他的肉身,隻剩下一具空殼。

他轉過頭來,向許應微笑,笑容中帶著鼓勵:“你要比我更狡猾,才能活下去。”四

太陽升起,第一縷陽光落在他的臉上。

“人間真美好,我好想再活一世。”他笑著說道。

這位雄氣同修,集兩家之大成的大宗師,第一位飛昇的攤,就這樣在許應麵前倒下,變成了一張人皮。

許應身後,不知何時一個個疲憊的周家子弟走到山上,茫然看著這一幕。

無邊的悲慟湧上心頭。

他們無聲無息跪下,深深的伏在地上。

————再次感謝宅菜大佬大力支援,還有恰恰好好好大佬的黃金巨賞,大家投投月票,現在壓力還是很大!宅豬去碼

第三章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擇日飛昇更新,第八十八章 天劫能渡,人劫難防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